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谁还没有点秘密
    古魔族人的每一次进攻,便有敌人被斩断头颅或者身体,飞溅出来。

    种种漆黑的魔元,仿若困兽出笼般在人群内横冲直撞,摧枯拉朽地摧毁了破玄府和战魂殿弟子们的意志和反抗之心。他们惨叫着,祈求着,绝望而亡。

    纯净无暇的雪山,变成了修罗炼狱,鲜血汇聚,如涓涓溪流般流淌,残肢遍体,尸骨飞射。

    一会儿的功夫,这两个势力的弟子yǐjīng死伤过千”“小说。

    张傲,曹管等人眼眶尽赤,疯狂地低吼咆哮,试图抵挡,但在丽蓉等人面前,根本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宰割。

    超凡境死伤殆尽。

    四位入圣境也渐渐不支。

    张傲倒是手段不凡,攻击的余波甚至袭几位实力不高的古魔族人,这让丽蓉愈发地下手不留情起来。

    杨开漠然地关注着这一切,深深地体会到,shíme叫做弱肉强食。

    随着shíjiān的流逝,战斗渐渐平息了。

    满地的死尸碎沫,古魔族人们浑身浴血,仰天长啸着,似乎还是难掩心头的杀戮之意,冲天的煞气汇聚一处,让这一片天地都显得很压抑。

    破玄府,战魂殿总共四位入圣境三人当场被杀,唯有一个张傲被生擒。

    浓稠的血光如绳索一般缠绕着他,让他动弹不得,丽蓉将他提到了杨开面前,等待杨开的发落。

    站在这修罗炼狱的中心处,杨开闭上双眸,放纵识海内传出巨大的牵扯力,将那些散乱在天地间的神魂能量。

    张傲心惊胆颤地等待着,不知zìjǐ会面临着shíme样的命运,本来意气风发的脸上有冷汗流下,惊恐地望向杨开。

    好一会功夫,杨开才缓缓睁开双眸,俯视着面前的张傲。

    “杨圣主……张某好歹也算是一方强者,这一次您大人大量。绕我一命。张某必定投诚以效,日后听你差遣!”不待杨开开口,张傲急忙表态,惟恐杨开立刻下杀手。

    见他如此胆小懦弱,丽蓉等人不由地露出一抹鄙夷之色。

    “一方强者……确实还不错,追得我逃了几个月。”杨开轻轻点头,“不过。我对你没shíme兴趣,我手上聚集的力量yǐjīng足,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留着你对我似乎是百害无一利啊。”

    “不会的杨圣主,你要我做shíme都可以……”察觉到杨开的杀机。张傲心头惶恐,又将目光转向巫劫,低喝道:“巫宗主,念在你我多年交情的份上,帮忙说句话吧。”

    巫劫深深地叹了口气:“张兄……天做孽,犹可恕,自做孽,不可活啊……巫某在两年前就劝过你们见好就收。可是你们偏要。如今颠覆,你让巫某说shíme?而且巫某也是受圣主大人庇佑才能苟延残喘。在这里哪能说上话?”

    见巫劫拒绝了zìjǐ的请求,张傲不由地有些心灰意冷,急急道:“杨圣主,我还有一个秘密,只要你答应不杀我,我可以和盘托出。”

    “秘密?”杨开呵呵一笑,“谁méiyǒu点秘密?你的秘密,对我有shíme价值?”

    “这个秘密,kěnéngguānxì到传说中的之迷,我想杨圣主应该会感兴趣的,你既是的圣主,早晚有一天nénggòu到入圣三层境的顶尖水准,这样的强者追求的便是星空大道!”张傲低声说道。

    杨开眉头一挑,不由地兴趣,俯身凝视着他,问道:“为shíme会guānxì到星空之谜?”

    “因为张某亲自体会过一次,似乎是身处在无尽星空之中,周旁繁星点点,很是奇特……”

    “主上,这家伙kěnéng是在拖延shíjiān,又或者随口胡诌。”寒菲冷声喝道。

    杨开举了举手,示意张傲道:“继续说。”

    见他似乎真的感兴趣,张傲顿时jīngshén了不少,连忙道:“而且那里有一种很qíguài的力量在涌动,即便张某已是入圣两层境,也有些承受不住的gǎnjiào,似乎整个人都要被压成碎片。我想,kěnéng只有入圣三层境的人,才能以肉身承受那样的恐怖能量。”

    杨开皱了皱眉头,张傲说的,和他当初在星空之中的体会很是相似,不由地,他觉得张傲说的kěnéng是真的,并非胡编乱造,méiyǒu去过星空的人,是很难精准地描述出这一切的。

    沉吟了一会,杨开咧嘴笑了起来:“你说的挺像回事,但这跟星空有shímeguānxì?你怎么zhīdào那里就是星空?”

    “不瞒杨圣主,起初张某也méiyǒu在意,只是有一天我忽然在宗门内捡到了一块很奇特的石头,那石头看上去并非是这片大陆所有……随后的几年内,张某经常能在那里找到一些奇特的散碎石块,直到有一天张某得到了yīyàng东西。”

    “shíme东西?”杨开沉声喝问。

    “那东西就在张某的乾坤袋里,你可以亲自查探,待你看过之后,就会zhīdào张某是否信口雌黄。”张傲示意道。

    杨开瞥了一眼他的乾坤袋,伸手取了下来,正要打开的shíhòu,丽蓉连忙上前一步:“主上,让我来吧。”

    她分明是不信任张傲,害怕张傲在zìjǐ的乾坤袋内动了shíme手脚。

    闻言,杨开轻轻点头,将乾坤袋交给了丽蓉。

    丽蓉接过,打开乾坤袋,还没仔细查探,从袋口内忽然飞射出一道奇特古怪的力量,直印入丽蓉的美眸中,莜地消失不见。

    丽蓉的动作刹那间僵硬,娇躯微微轻颤着,似乎是承受了极大的痛楚。

    “果然有古怪!”寒菲神色一冷,间不容发便一掌拍向张傲,在他还未起身的shíhòu,将他的半身骨头打碎了。

    “别打死了!”杨开急忙阻止,脸色阴沉如水,急忙上前,观察丽蓉的伤势。

    刚才若不是丽蓉主动提议,只怕此刻中招的会!

    “我没事……只是一缕神念攻击而已。”丽蓉扶着zìjǐ的额头,轻声说道,“有蛊惑控制的力量,yǐjīng化解了。”

    同为入圣两层境,张傲暗中布置的手段对丽蓉自然起不到作用。

    张傲眼神黯然,有些不甘的样子。

    他不zhīdào的是,即便这一缕神念攻击打的是杨开,也yīyàng不会有shíme作用。

    他费劲心思,想要引诱杨开查探乾坤袋,一举将其控制,可惜没能成功。

    受了寒菲一击,张傲摊在地上,疼的直抽冷气,神色复杂地朝众人望去。

    杨开呵呵低笑了几声,走到张傲身边,微微颔首:“胆子不小!说说吧,你想怎么死?”

    张傲的双眸中充满了怨毒和无奈之色,一言不发,显然是zhīdàozìjǐ这次毫无的希望了。

    看了他一会,杨开不耐地挥挥手:“杀了!”

    张傲怒喝:“杀了我你永远别想zhīdào那个秘密!”

    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回答他的是寒菲的致命一击。

    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张傲的神魂能量从识海内逸散出来,被杨开统统吸纳。

    神魂灵体遁入识海中,杨开小心翼翼地将属于张傲的神魂力量安置到一个角落里,等到日后空闲下来,再仔细查探一番。

    他对张傲临死之前所说的那个秘密,还是挺感兴趣的。

    破玄府,战魂殿的人死的一个不剩,站在一旁的巫劫不禁有些兔死狐悲的悲伤,更暗自庆幸不已,幸亏两三年前他特意找杨开谈过一次,否则的话,今日他幽冥宗的下场必定也会跟这些人yīyàng,绝无幸免的kěnéng。

    “巫劫,死的人méiyǒu你们幽冥宗的吧?”杨开扭头望了他一眼。

    巫劫缓缓摇头:“我在逃跑的shíhòu就传讯副宗主,让他带人离去了,张傲他们急着追你,恐怕也没shíjiān去管这些。死在这里的,只有破玄府和战魂殿的人,连那些古月洞天和罗生门的人,似乎都被他们给抛弃了。”

    “这样最好。”杨开轻轻点头。

    “我的人hǎoxiàng并méiyǒu走远……”巫劫略微感应了一下,“圣主大人,我能把他们叫过来么?”

    杨开颔首,并méiyǒu阻止。

    “丽大人……”那新晋升的银牙和血戟两位新统领直到这时才赶了过来,手上捏着一个乾坤袋,汇报道:“能找到的棺奴的尸骨,全都收集在这里了。”

    丽蓉神色一黯,伸手接过。

    杨开看了她一眼,轻声道:“节哀,棺奴前辈也算是了了心愿了。”

    “主上说的是。”

    “今夜暂且在这里歇息一夜,你们都适应适应这外面的shìjiè,也准备收拾一番,明天一早我们再。”

    “是!”丽蓉领命,与寒菲等人忙碌去了。

    直到这个shíhòu,覆盖在古魔一族体外的魔纹才渐渐散去,那浓郁如实质般的煞气也逐渐消失,压抑在天地间的气氛终于缓和不少。

    近千名古魔族人,这一战也死了一些,只不过人数不多,只有二三十人而已,还活着的人将其就地掩埋,黯然泪下。

    渴望了无数年,期待了无数年,直到今日才终于从那小玄界中走出来,却不想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shìjiè便已丢失了性命,还活着的同伴自然为他们感到惋惜。

    不过很快,古魔一族便收拾好了zìjǐ的心情,那天空中的皎月和若隐若现的繁星让他们久望不厌,更加期待明日骄阳的升起,暗暗幻想着,那会是怎样的一片场景。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