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流年不利
    安灵儿觉得,若是在那神战之庭中,zijiméiyou一时兴起往杨开身上打进一道神魂技,恐怕他也不会领悟九天神技,没领悟九天神技,就不会被楠圣姑盯上。

    想起这些,她自然满心愧疚,觉得是ziji害了杨开,让他英年早逝,早早夭折。

    “他妈的,这几招你得教我,要不然这次亏大了!”杨开脸色苍白如纸,一边忍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一边急急地说道.. ”“ 。

    他没想到,那诛天矛连ziji的身体都能洞穿,施展入魔之后,杨开的肉身强得不象话,那是连星空风暴都能正面抵挡的身体,可依然没能阻挡得了楠圣姑的一击杀招。

    可见这一招的威力是何等强大。

    换做任何一个超凡境,在楠圣姑这一招下,只怕都会落个粉身碎骨的结局。

    “都shimeshihou了,你还惦记这个……”安灵儿伸出小手,捂着杨开身体上的创口,感受到鲜血从五指尖潺潺流出,心头惶恐失措,泪水不断地滑落,打湿了衣衫。

    “你能不能别哭了?哭得老子心烦意乱!”杨开好一阵鄙夷:“你们女人怎么这么承受不住压力啊。”

    听他这么一说,安灵儿赶紧收敛了哭泣的声响,却止不住哽咽,更止不住泪水的流淌。

    前方的拐角处,离地三丈远的wèizhi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如深渊般的洞口,杨开面色一喜:“到了!”

    原地一个加速,腾空而起,带着安灵儿一头朝那虚空甬道冲了进去。

    他前脚才刚踏进虚空甬道,楠圣姑的杀招后脚便已袭至。

    都已到了最后的关头,杨开哪会掉以轻心?直接将安灵儿甩进虚空甬道中,转过身去,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杨开的背后,一只巨大的漆黑蛟龙陡然生出。狰狞着龙口。面向楠圣姑的杀招迎去。

    轰隆隆……

    能量肆虐,灵气紊乱。

    漆黑的蛟龙只抵挡了一眨眼的功夫便被打散,楠圣姑的招式余势不减地朝杨开冲来,卷进虚空甬道中。

    杨开咧嘴惨笑,鲜血顺着嘴角滑落,充满了邪恶气息的魔气疯狂涌动,间不容发地朝四周打去。

    在海底中存在了不zhidào多少年的虚空甬道根本无法承受这种能量的爆发。终于破碎开来,迸发出来的虚空之力,将楠圣姑的杀招化解,同时也向杨开的身体卷去。

    下一刻,杨开便gǎnjiào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险些昏了过去。

    强打着jingshén,杨开保持ziji头脑的清醒,片刻后,眼前的黑暗蓦然清扫一空,头顶上出现了白云朵朵的景象,蔚蓝的天空,却méiyou日月星辰,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淡淡的炎热气息。

    这种气息。让杨开gǎnjiào及其舒服。

    ziji在不断地往下坠落。应该是tongguo虚空甬道传送到了另外一处difāng,因为四周yijinggǎnjiào不到那楠圣姑的气息了。

    而且在临走之前。杨开特意将虚空甬道毁去,估计那楠圣姑就算有是通天彻地的本事,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

    想到此处,杨开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被入圣境强者追杀,实在不是shime好玩的事情。

    而且楠圣姑最起码应该是一位入圣两层境的强者,她比冰宗的千月要厉害很多,在她面前杨开根本méiyou还手之力。

    下坠的身子被一双玉臂抱住了,杨开扭头望去,正看到提前抵达此处的安灵儿冲ziji微笑,脸上的泪痕鲜明未干。

    杨开挣扎了一下,从她的怀里跳了下来,站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重重地喘息着,放眼朝四周望去,神色不禁一呆。

    ziji和安灵儿现在所处的wèizhi是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干上,离地约莫三十丈zuoyou,四周附近是茂密的森林,在这广阔的森林之中,生机勃勃。

    而且杨开还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这里的树木,似乎生得与外面有些不太yiyàng,不但形态如此,树干里竟然还流淌着一些淡淡的阳属性能量。

    简单地来说,这些树木似乎具备了阳属性气息。

    杨开狐疑不解,这些树应该只是普通的树木而已,并不是shime天才地宝灵草妙药,怎么会诞生阳属性的气息?

    再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景象,杨开眉头一皱,虚弱地低喝道:“小玄界?”

    唯有小玄界,才méiyou日月星辰,象古魔一族居住的那片小玄界便是如此。

    “啊?小玄界?”安灵儿显然也吃了一惊,不过美眸中却绽放出浓浓的好奇之色,她似乎从来méiyou进入过小玄界,只在传闻中听过这种空间的存在,第一次来到这种difāng,不免有些新奇。

    “没错了,这里应该是一处封闭的小玄界!”杨开微微颔首,说话间,juliè地咳嗽几声,那身体上的创口又一次流出了鲜血。

    “你还是赶紧休息下吧!”安灵儿紧张地扶着他,杨开这一次受的伤从外表上看去及其严重,不但有楠圣姑诛天矛洞穿的伤势,在最后关头毁坏虚空甬道的shihou,似乎也被那爆炸性的能量和虚空之力打的遍体伤痕,衣衫破碎,身躯上一道道狰狞可怖的伤痕,连血肉都消失了不少,看起来惨烈极了。

    这样的伤势,一般人早就死了好几遍了,偏偏杨开还有力气说话,更有闲情观察四周的环境,让安灵儿哭笑不得。

    说话间,从ziji腰间的乾坤袋里取出一瓶丹药递了过来:“这是我圣地的疗伤圣丹,你赶紧服下!”

    杨开微微颔首,也觉得有些撑不住的迹象,接过丹瓶,倒出几粒丹药直接吞入腹中。

    还没来得及炼化药效,杨开莜地gǎnjiào到一道道炙热的能量从四面八方激射过来,如绳索一般,霍地朝他和安灵儿缠绕。

    两人根本未曾防备,一下被捆了个正着,纷纷朝地上落去。

    待到落地之后,杨开才发现ziji动弹不得了。

    本就是强弩之末,被这么一弄,杨开直接昏了过去。

    妈的,怎么又被抓了?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萦绕着,杨开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前后两次进入不同的小玄界,全是被抓的命运,第一次是被背棺人擒拿进去的,这一次倒是ziji闯进来的,可还没来得及弄清地形便遭此厄运,实在是流年不利。

    “可恶的魔族人!”杨开昏迷前,隐约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咒骂声,眼帘前隐隐绰绰似乎还有些人影晃动,旋即便不省人事。

    ……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杨开幽幽转醒,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酸疼,即便以他的强悍肉身,遭受那样的创伤也不可无视。

    méiyou立刻坐起,而是赶紧查探了下ziji现在的情况。

    片刻后,杨开面色阴沉起来。

    和ziji想的yiyàng,ziji的一身真元还有识海中,都被下达了禁制,真元的禁制他若是想冲破,需要费些手脚,但也不是无法破解,应该是一位实力超于他的高手下达的,识海的禁制他倒是有信心轻易破解掉,以免引人注意,他还是没敢轻举妄动。

    这里不zhidào是shimedifāng,也不zhidào会存在shime样的高手,他若是冒然出手,只怕会落个很凄惨的下场。

    不过让他有些在意的是,那禁制中透着与ziji真元属性相同的气息,都是阳属性的能量,而且此地,阳属性灵气也比外面浓郁。

    在上古遗迹中感受到的那些能量,应该就是从此地渗透进去的。

    身上的伤势yijing好得七七八八了,从这恢复的程度来推断,ziji自昏迷到现在,应该过去了至少有三天zuoyou。

    附近有人的气息,却不是安灵儿的。

    那女人去哪了?

    这女人长得也算天香国色,万一落到不怀好意的人手上,下场堪忧。杨开略微有些担心。

    而ziji现在所处的wèizhi应该是一处牢房,牢房的四周是用特殊的木头构建而成,显得及其坚固。

    过了一会,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之后,杨开才慢慢坐起。

    他弄出的动静传到外面,很快便有一人走了过来,惊奇道:“咦,你这小子居然还没死啊,命这么硬?”

    “这里是shimedifāng,你们是shime人?”杨开望着他开口问道。

    “话多!小心拔了你的舌头。”那人冷哼一声,态度不善,一边打开牢房的门一边道:“滚出来,我家首领要见你。”

    “首领?”杨开皱了皱眉。

    “你给我老实yidiǎn,否则我现在就把你埋了当神树的养分!”那人歪了歪脑袋,瞥了杨开一眼,走在前方带路道:“跟着吧。”

    杨开面色一动,也不多言,一边跟他走去一边悄悄打量四周。

    阴暗潮湿的走廊,四周尽是杨开之前所处的牢房,一间间地隔开来,牢房里面关押了不少人,听到动静之后,全都用一种怪怪的眼神朝这边望来。

    杨开面色狐疑,暗暗打量这些被关押在此地的人们,总gǎnjiào有些不太对劲。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与一般人有些不yiyàng,严格来说,应该是有魔气的痕迹,每一个都是如此!

    在这些人里面,杨开没发现安灵儿的踪迹,也不zhidào她到底去了shimedifāng。(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