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柳暗花明
    从那个方向上,一股凌厉的气势升腾而起,显然是有强者正在飞驰而来。

    这个程家在水蓝城也算是一方势力,家族中自然是有超凡境强者的,gǎnjiào到花园这边的战斗波动,立刻便要赶来看看。

    人还未到,厉喝声便已传来:“谁在我程家撒野?”

    杨开扬了扬眉,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并méiyǒu要逃跑的意思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来人有着超凡一层境的修为,与如今的杨开修为相当,虽然人数有两个,但杨开也是丝毫不惧。

    同等级的战斗,没人能胜得了他。

    片刻后,zuǒyòu两方,两个老者同时降临,一人穿着土huángsè的衣衫,一人穿着淡蓝色的衣衫,待看到花园里的惨状之后,皆都是神色一凛。

    杨开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两个老者都是肢体不全,一个断了一只臂膀,一个断了一条左腿,如今那臂膀和左腿的wèizhì上,也不zhīdào是用shíme秘宝替换上了,看上去栩栩如生,却透着一股金属的冰冷感。

    “小子,这些人是你杀的?”那黄衫老者当即怒喝一声,睚眦欲裂。

    杨开微微点头,并不否认。

    “你为shíme要杀我程家人,我程家与你何冤何仇?”蓝衫老者fènnù地嘶吼。

    “无冤,也无仇!”

    “那你还下此毒手?当我程家是好欺负的不成?”说话间,两个老者的真元凝聚了起来,显然是欲准备动手,替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杨开的从容淡定,让他们zhīdào对方显然是有些本事的,而且神识探查过去,对方也如无底洞般,根本查探不出shíme端倪,这让他们不免有些忌惮,不知这小子到底shíme出身。年纪轻轻的实力却如此高深莫测。

    “今日你若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程家便与你誓不两立!”黄衫老者脸色涨得通红,咬牙吼着。

    “誓不两立么?”杨开低低地冷笑着,“也好,先打了再说,我还有些事要问你们!”

    死去的那个青年不zhīdào梦无涯和夏凝裳的去处,但是这两个老者kěnéngzhīdào。

    说话间,灼热的神识忽然迸发了出来。卷起焚尽一切的意境,已在无影无形之中,轰向那两个老者。

    对方的年纪不小,修炼的时日不短,识海的防御自然不是nàme脆弱,而且他们身上也佩戴了防御用的神魂秘宝。

    但直到身上的神魂秘宝闪烁起光辉。他们才反应过来,感受到那灼热的气息,纷纷面色大变,惊恐莫名。

    得了李老的指点,对于神识之火的运用,杨开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神识之火,不但用在炼丹中异常好使,在战斗之中也是如此。

    这是他晋升超凡境之后的第一战。对手还是两个同等级的武者。自然是有心要好好检验下zìjǐ现在的战力。

    所以出手也是毫不留情。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两人居然如此不堪。识海的防御轻易地被撕毁,若不是那两件防御秘宝起了作用,只此一击,杨开便能将他们的神魂焚烧掉。

    绕是如此,两个老者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纷纷施展手段,守住周身。

    杨开的神识之火已莜地收回,身形如电,奔袭到两人面前。

    轰轰两掌,两个老者的身体如纸鸢般飞了出去,半空中呕血不断。

    跌落地面,还没爬起来,杨开的身影已印入他们的眼帘中,如高山般不可攀越,遮蔽了他们头顶的阳光,让他们的眼前一片灰暗。

    毫无反抗之力!

    两个老者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杨开也有些不mǎnyì,他觉得zìjǐ找同等级的武者试手,似乎是做错了。

    危险的气息笼罩这两个老者,让他们根本不敢妄动,只能躺在地上,心中泛起一股子凉意,心神如坠深渊,黑暗不见五指。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黄衫老者还算硬气,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想探听杨开的来历。

    杨开摇了摇头:“我是谁你们不用管,我问你们一些事,回答的让我mǎnyì了,我可以放了你们,若是不mǎnyì,嘿嘿……你们程家今日就在这里灭门吧!”

    冷酷无情的话语,让他们胆战心惊,连忙点头不迭,从杨开对付他们的手段来看,对方确实有将程家灭门的本事。

    “两年前,你们程家是不是接待过一个老者和一个着面纱的女子?”杨开直视他们的双眼,沉声询问。

    此言一出,两个老者脸色陡然一白,似乎是回忆起了shíme恐怖的事情般,眼眸里溢满了仓惶之色。

    那黄衫老者道:“原来你跟他们是一起的!小兄弟,程家逆子做错了事,他也付出了代价,就连我们二人,也为此受到了惩罚,如今事隔两年,何必要赶尽杀绝?”

    那蓝衫老者也是连忙点头:“我们程家yǐjīng得到了教训,这事应该完了吧?”

    杨开眉头皱了皱,他发现对方似乎误会了zìjǐ。

    目光闪了闪,道:“你们的手和腿,是被那老家伙斩掉的?”

    两人都点了点头,一脸的心有余悸,有些不太愿意回想起两年前的事。

    杨开咧嘴一笑,心中对梦掌柜的不满这才消除不少。

    有人敢对夏凝裳下药,以梦无涯的个性,确实不会只打断那青年两条腿nàme简单,原来程家的两位超凡境,也受到了惩罚。

    黄衫老者开口道:“那位前辈似乎与我程家一位祖上有些交情,来这水蓝城,便进了我程家,做客的那几日,我程家以礼相待,却不想……哎,我程家逆子竟打起了他那徒儿的主意,竟在她的饭食中下了药物,那前辈一怒之下便动起了手。当时若不是水神殿的一位长老出面,我程家只怕也早就被灭门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后那位前辈念及与我程家的祖上的交情,才绕了我们一命的!”

    “水神殿?”杨开眼前一亮,“你说水神殿?”

    “怎么了?”黄衫老者一脸的迷茫,不míngbái杨开怎么tūrán看起来有些兴奋的样子。

    “那老者和着面纱的女子,是不是去过水神殿?”杨开急切地询问。

    “应该是吧,因为当时是那位水神殿的长老领着他们来到水蓝城的,而且,这城池本就是水神殿的地盘,我程家也算是依附在水神殿下的一股势力。”

    杨开一拍脑袋,怔怔地站在原地想了起来,神色变换不已,观其脸色变化,两个老者心惊胆战。

    许久,杨开才忽然大笑起来:“原来是这样!”

    这一刻,他豁然开朗。

    这可真是车到山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小兄弟,你……”黄衫老者战战兢兢地询问,生怕杨开一个不高兴,真的把他程家给灭门了。

    “没你们的事了,既然那老家伙没将你们灭门,那你们祖上跟他的guānxì定然不浅,我也不好越俎代庖,不过……我杀了你们这么多手下,而且还有个看着象是少爷般人,这事怎么说?”

    “那逆子死不足惜!”黄衫老者忽然冷哼了一声,“若不是他瞎了狗眼,我们二人又如何会落到如此境地?”

    说话间,脸上一片戾气,看样子是真气得不轻。

    “好。”杨开微微颔首,也收了斩草除根的念头,淡淡道:“水神殿在哪个方向?指于我看。”

    “那边,就在那无尽的海域中,诸岛全是水神殿的根基。”黄衫老者连忙给杨开指了个方向。

    话音刚路,杨开便已窜了出去,闪电般逝去。

    在原地等了许久,确定杨开yǐjīng走远,两个老者才忽视一眼,慢腾腾地爬了起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被一个毛头小子轻松放倒,简直丢死人了,幸亏méiyǒu人看到这一幕,要不然他们恐怕也得杀人灭口。

    真是造孽啊!

    出了水蓝城,杨开急匆匆地往前飞驰着,根本不顾忌真元的消耗。

    水神殿,是水灵所在的那个势力。

    与水灵一起tōngguò废土中的虚空甬道,来到通玄大陆差不多有三年了,当时在独傲城分开的shíhòu,水灵还邀请他前往水神殿,不过杨开拒绝了。

    若是那个shíhòu没拒绝就好了,杨开不禁有些后悔。

    杨开敢肯定,梦无涯和夏凝裳去水神殿就是找水灵的,或许梦掌柜留下了shíme信息,让水灵转达给zìjǐ!

    bìjìng在中都的shíhòu,梦无涯就zhīdào了水灵的出身,而他也猜测到,zìjǐkěnéng是来到了这边,却寻觅不到zìjǐ的踪影,只能去水神殿。

    这是杨开的推测,却很kěnéng就是事实。

    程家那两个老者的话,也让杨开证实了这yīdiǎn。

    当时可是水神殿的一位长老领着梦无涯来到水蓝城的,这么说,在那之前他就yǐjīng去过水神殿,见到过水灵了。

    见过水灵,就代表他确实zhīdàozìjǐ到了通玄大陆!

    心急如焚,杨开如一道闪电划过海面,带起的劲风似乎将大海切成了两半。

    一日夜后,远方影影绰绰出现了一些岛屿的痕迹,这些岛屿分布的及散,入目所见,就如一枚枚棋子,不规则地散落在大海这面棋盘上。

    岛屿有大有小,小的只有方圆十几里,大的却占dìfāng圆几百里甚至上千里。

    杨开jīngshén一震,zhīdào这定然就是水神殿所在的dìfāng了。

    在接近岛屿的海面上,大大小小的船只进进出出,正在为水神殿输运物资,场面恢宏壮阔,彰显水神殿的不凡。(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