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七百零四章 炼丹术的较量
    今天两更……

    *****************

    惨叫声传来,聂从踉跄后退,鲜血止不住地从伤口处迸发,喷泉一般壮观。

    围观的人们也齐齐发出一声惊呼,似乎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杨开那一拳,虽带有杀意,却只是警告对方,并没有痛下杀手,聂从的手腕被砍断,直接原因是那个年轻人下的手,没了真元的保护,断掉的手腕在杨开力量的作用下,直接爆开。

    卖主更是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们……你们胆敢伤我?你们该死!”聂从蓦然回过神,手捂着断腕处,睚眦欲裂,冲杨开和那年轻人嘶吼连连,歇斯底里。

    杨开神色淡然,冷冷地盯着他。

    那年轻人却是森冷道:“我说过吧,再敢伸出手,就把它给剁了。”

    聂从神色一呆,忍不住全身冰凉,心中泛起一股子寒意,眼珠子颤抖起来。

    “你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杀了你!”年轻人又冷冰冰地抛出一句话。

    聂从神色变幻起来,强忍着钻心的剧痛,忽然怒吼道:“你们等着!”

    撂下一句狠话,聂从腾空飞起,沿路鲜血洒落。

    杨开的目光闪了闪,按捺住斩草除根的念头,瞥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一眼。

    现场一片静谧,针落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杨开和那年轻人身上,表情不一,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怜悯的,也有人若有所思,认为这两人是不是也有什么强大的靠山,并不惧怕入圣境强者。

    “两位小哥,你们……哎!”那卖主也无语了,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卖些药材,居然就引出了这么大的风波。

    “不好意思。稍微有些激动。”那年轻人讪讪一笑,又看了看杨开:“惹出这么大的事,你不怕?”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杨开嘿嘿一笑。

    “有意思,我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上你了。”

    杨开脸一黑:“我对男人没兴趣。”

    那年轻人也迅速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歧义,连忙摆手:“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很对我的胃口,交个朋友怎样?”

    “好啊,先把地火胆让给我。”

    对方不禁咬了咬牙。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么争下去。我们怕是谁也不会退让。”

    杨开轻轻点头,严格来说,他也察觉了,自己与对方的性格有些象,性格相象的人在遇到争执的时候,往往很难解决达成统一的意见,因为大家都会认准一个方向行事,但也有时候会很有默契,比如说刚才同时出手对付聂从。再比如说刚才想斩草除根,不但杨开有这个念头,对方也有。

    “朋友是炼丹师吧?”那人笑吟吟地询问。

    “你也是。”

    “既然都是炼丹师,又因为药材而起纷争,不妨切磋一下如何?”那人眯起眼睛,轻声提议。

    “可以!”杨开微微点头,脸上洋溢出自信的神采。

    “痛快!”对方重重点头。大笑起来,“不过咱们先说好,谁赢了,这地火胆就归谁。在此之前,这东西就先由这美丽的姑娘保管着。”

    这般说着,看了绯雨一眼。

    绯雨咯咯娇笑,捂嘴小嘴道:“你这年轻人,真会说话。”

    “事实如此!”

    绯雨笑得更开心了。

    向那卖主询问了下地火胆的价格,杨开与对方各出一半的晶石,从卖主那将地火胆购买了回来,绯雨郑重接过,开口道:“小师侄,虽然师叔很想帮你,但既然这是你跟人家约定好的比试,那么谁赢得最后的胜利,师叔就会把这东西给谁。到时候你若是输了,可不要怪师叔哦,男人嘛,说话就要算话。”

    “恩。”杨开点点头,“先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这里人似乎有点多。”

    对方也表示赞同。

    卖主一脸无语道:“两位小哥,你们还是赶紧离开浮云城吧,伤了聂从公子,再不走的话,只怕是走不了了,他现在回去,定是会搬来救兵的。”

    “无妨。”那年轻人淡淡摇头,冲杨开道:“去你们那吧,我住的地方有些不太方便。”

    杨开神色淡然,与绯雨两人领路而去。

    直到一行三人离去,那卖主才摇了摇头:“这两个疯子。”

    “你担心什么?他们这般有恃无恐,定是有所依仗了,聂从这次恐怕要载个跟头,嘿嘿,好想去看看啊。”卖主的同伴,轻声狞笑起来,显然是对聂从也没什么好感,心中期待这两个年轻人好好教训下他。

    这话引起不少人的赞同,当下便有无聊之人,跟着三人的方向而去,准备静待好戏登场。

    客栈内,杨开和绯雨的屋子中。

    进来之后,那年轻人四下打量了一番,微微点头,随即冲杨开伸出一只手,自报家门道:“翟耀,朋友怎么称呼?”

    “杨开。”杨开并没有隐藏自己的姓名,又看了一眼绯雨道:“这是我师叔绯雨。”

    “你们是为千年魔花而来的吧?”

    “恩,你也是?”

    “算是吧,不过目的跟你们不一样,所以不用担心我会跟你抢千年魔花,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合作一番。”

    “合作?”杨开的眉头皱了皱,“怎么合作?”

    “这事暂且不提,到时候再说吧。说不定你上不了望天崖呢。”翟耀微微一笑,“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

    “你想怎么比?”杨开盘膝坐了下来,取出自己的香炉。

    这个香炉是从黑书第三页中获得的。杨开现在炼丹,一般都是用它作为炉鼎。

    一见到这香炉,翟耀不禁眼前一亮:“朋友果然是高手,这么小的丹炉可不多见。”

    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需要在丹炉里刻画各种灵阵,辅助炼丹,丹炉越大,刻画灵阵自然就越容易,反之则越难。

    所以一个技艺娴熟的炼丹师,是不需要太大的丹炉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炼丹师用的丹炉越小,就说明这个炼丹师的手段越高超。

    说话间,翟耀也随手招出了自己的丹炉。

    他的丹炉很精致,雕龙画凤,做工精良,显然是出自炼器大师之手。而且个头与杨开所用的,相差无几。

    杨开的丹炉与之一比较,就显得有些古朴无华了。但任谁都看出来,杨开这个香炉。档次要比对方的高。

    翟耀一脸艳羡地望着杨开的香炉,啧啧称奇。

    他的丹炉是老师送给他的,乃是天下间有名的丹炉,是老师年轻的时候炼丹所用,他本以为世上不可能再有比自己的还好的丹炉,现在却是发现了。

    “一颗定胜负。不管炼制什么丹,咱们只看丹药的档次和品质,还有所用的时间。”翟耀收敛心神,说出了规则。

    “好。”杨开爽快应战。

    “那便开始吧。”翟耀歪了歪脑袋。下一刻,神色一正,迅速取出好些样药材。

    与此同时,杨开的手也动了起来,各种珍稀的药材从黑书空间里源源不断地被取出,无论是分量还是年份,都恰到好处。

    无形的力量萦绕在这房间中。两个年轻人全都神色一丝不苟,运转真元,包裹着自己的丹炉,在丹炉内刻画灵阵。

    绯雨的美眸一霎不霎。紧盯着他们的动作,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小嘴,一脸赞叹的表情。

    她发现,面前这两个小伙子,动作出奇的一致,在刻画灵阵的速度上,不分上下。

    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在炼丹术上与小师侄一较高下?这翟耀到底是什么人?

    绯雨惊呆了,全神贯注地观看起来,屏气凝声。

    前后不过十息的功夫,灵阵便已完美地被刻画在丹炉中,两人同时取出自己的一味药材,手上真元吞吐不定。

    杨开的真元,是至刚至阳的元气,而对方的真元,跟苍炎一样,是灼热的火焰,两种都很适合炼丹。

    药材在真元中翻滚,药液迅速被激发凝练出来,一缕缕杂质肉眼可见地被剔除出去,蒸发干净。

    药液如雨滴一般在那真元里翩跹起舞,每一次浮动,都能让药液变得更加精纯,更加凝练。

    两人的手都是微微一抖,凝练好的药液精准地落入彼此的丹炉中。

    第二味药材被取了过来,如法炮制。

    绯雨美眸中泛着异样的光芒,紧密关注。

    她发现,面前这两个年轻人的心神已经全部沉浸在炼丹之中,对四周的一切都不再有反应,认真的程度无可挑刺。

    男人认真起来,都有一种别样的风采。

    绯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中一动,顿时明白,这两人在未来都必定会有一番大作为,那是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时间缓缓流逝,房间内渐渐地弥漫起诱人的丹香。

    两人的真元包裹着各自的丹炉,在做最后的炼制。

    蓦然,翟耀神色一喜,嘴角噙着一抹微笑,伸手一拍丹炉,一枚金黄色的滚圆丹药应声飞出,被他一把抓在手上。

    查探了下丹药的品质和档次,翟耀满意点头,虽然很仓促很紧张,但他完美地发挥出了自己的炼丹水准。

    反观杨开,似乎也已经进行到了最后关头。

    绯雨也不禁紧张起来,在时间上杨开已经落后,如果无法在品质上超越这个翟耀的话,杨开必输无疑。

    这两个年轻炼丹师之间的较量,暗藏着惊涛骇浪,让绯雨几乎喘不过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