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六百七十七章 树欲静,风不止
    再仔细查探一番,杨开的表情不禁错愕起来,他发现,自己似乎认识这个人,因为她的生命气息让杨开有些熟悉的感觉。

    这般想着,走到那人所处的屋舍前,推门而入。

    咯吱一声轻响,屋内正在打坐的那人明显受了惊吓,连忙弹跳起来,一脸警惕地朝外望来,待看清杨开的面容之后,又是讶然又是奇怪地低喝道:“怎么是你?”

    “又见面了啊。”杨开笑望着对方。

    他没想到,段海派过来的帮手,居然是自己在雪山中遇到的那个女子,姬梦。

    金黄的衣衫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无可挑剔的窈窕身高,波澜壮阔的酥胸,修长笔直的美腿,脑后束着马尾辫,漆黑柔顺,直达腰臀,显得青春靓丽,光彩照人。

    此刻,姬梦一脸惊讶地望着杨开,似乎没想到居然还能再见到这个人。

    蓦然,她神色一变,警惕地打量了下四周,急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不是你能随便能进来的地方!”

    “恩?”杨开愕然。

    姬梦二话不说,已经冲了过来,扯着杨开的衣服道:“你不是我神教弟子,这里是我神教一位客卿所居的地方,你赶紧走,要是被他看到了,恐怕不太好。”

    “客卿?”杨开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什么样的客卿?”

    看她这样子,好像对自己的到来一无所知。只知道这里入住了一位新的客卿。

    “似乎是一位灵级炼丹师,很有来头的。段长老让我来服侍照顾他。”说话间,见杨开顿在原地没动作,姬梦不禁有些焦急,跺脚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呀,你想死不成?”

    “没这么严重吧?”杨开笑得越发有意思了。

    “很严重!擅闯我神教客卿居住之地,任何神教弟子都可以将你诛杀,那群守山的弟子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会放你进来的?”

    “那你怎么不动手?”

    “我干嘛要对你动手。你这人好奇怪,快走吧,趁他还没回来之前,他要是看到你了,那就麻烦了。”

    这般说着,一个劲地将杨开往外推搡出去,面上一片焦灼。

    “你这么着急赶我走。是怕那位客卿看到了误会?那人是个男的?”杨开挑了挑眉头,调侃道。

    姬梦脸一红,娇喝道:“关你什么事,你管得也太宽了吧?”

    “随口问问而已。”杨开耸了耸肩膀,嘿嘿笑道:“听说你们雷光神教客卿身边的帮手,会满足那些客卿的一切要求。甚至有很大可能会结为连理,你就不怕那位客卿是个遭老头子?”

    姬梦娇躯不禁一颤,美眸中溢出些惊恐,摇头道:“不会的,段长老说了。那人并不老,要不然我才不会来这里呢。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肯定不是什么遭老头子,你真是可恶啊,干嘛平白污蔑别人?”

    杨开深深地凝视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你走不走啊,别逼我对你动手!”姬梦神色不悦,杨开在这边胡搅蛮缠,实在让她很是郁闷,语气也变得有些不耐烦。

    “行了,不跟你胡闹了。”杨开缓缓摇头,也没有继续逗她的兴致,伸手将段海临走之前给自己的那块漆黑铭牌取了出来,递到姬梦面前:“认得这是什么吧?段海似乎没跟你说太多啊。”

    “客卿铭牌?”姬梦不禁捂住了小嘴,惊愕地望着杨开:“你怎么会……”

    美眸中忽然又迸发出复杂的光芒,不可置信道:“你不会就是那位新来的客卿吧!”

    “恩。”杨开点点头,又将铭牌收了起来。

    姬梦怔在原地,她在此地等了两天,也一直在想新来的这位客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有多大年纪,却没想到居然就是杨开——他太年轻了!

    “见过客卿大人!”姬梦脸上表情纠结,连忙行礼。

    “不用这么见外。”杨开摇了摇,姬梦在洞悉自己的身份之后,一瞬间就变得恭敬起来,这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就是段长老说的那位……我还以为你是偷偷闯进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姬梦急忙辩解着。

    “无妨。”杨开微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了进去。

    屋外,姬梦张了张,欲言又止,一脸的懊恼和欲哭无泪,本指望能给这位新来的客卿留下点好印象,却不想弄巧成拙,不但没给他留什么好印象,反而将原本的关系也破坏了。

    想起刚才自己无意中透露的心声,姬梦满心懊悔,这下不知道他要怎么想自己了,恐怕在他的心中,自己定是变成了一个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女人了。

    …………

    雷光神教总部。

    一座行宫中,刚安顿下来的段海还没来得及歇息片刻,外面便急匆匆地走进一人。

    段海抬头望去,呵呵笑了起来,招呼道:“许师弟!”

    “段师兄,之前跟你说的那事怎样?”许奇连忙询问,隐隐有些急切的意思。

    段海满面笑容:“许师弟平时不是不怎么关注神教的事么?怎么这一次这么上心?不过你倒是给了我一个好消息,我也不负所托,将那人请了过来。”

    “当真?”许奇闻言大喜。

    “自然,三日前他便已到了我神教,如今便在客卿所居的那几座山峰中,我已派了一位相貌资质都属上上之选的女弟子前去服侍他,相信他很快就会流连忘返的。”段海这般说着,站了起来。走过来亲自给许奇倒了杯茶,赞许道:“师弟啊。这次可多亏了你,我神教难得能拉拢到这样的好苗子,日后他必有大用,我会将这事上报教主,定少不了你的恩赏。”

    许奇神色怪异,听道这番话没有表现出丝毫开心的意思,段海看在眼中,不禁奇道:“怎么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师兄。不瞒你说,我让你亲自出山,将他请过来,并非是因为他炼丹师的身份。”

    “那是因为什么?”

    许奇略微放出神识,查探了下四周,待发现附近并没有别人之后,才冲段海招了招手。

    见他这般郑重其事。段海也不禁严肃起来,迅速意识到一些问题,附耳过去倾听起来。

    “是因为背棺人!”

    段海身躯一震,愕然地盯着许奇。

    好半晌,才压低了声音询问道:“什么意思?他和背棺人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师兄还记得上次我带人出去的时候。不小心遇到了背棺人出世吧?”

    “当然记得。”

    “我与其他弟子一路尾随背棺人,抵达了独傲盟的烈火城,在那里,背棺人停了下来,随后的事师兄也应该有所耳闻。”

    “我听说了。背棺人擒了一个独傲盟的弟子,然后消失不见。”

    “他并不是独傲盟的弟子。事后经过我们打探发现,这个人来历不清不楚,不过和独傲盟的两个女弟子有些淡薄的交情。而那个被背棺人擒走的人,就是师兄你请回来的客卿!”

    “什么?”段海勃然变色,“果真是他,你没有看错?”

    许奇也摇头不已:“老实说,我真以为我看错了,那天在巨石城无意中看到他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他就是被背棺人擒走的那个人。”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大家都以为被背棺人擒走,是有死无生,但现在杨开居然完好无损地又出现了,这自然让人许奇在意。

    “师兄你也知道背棺人意味着什么,有传言,背棺人守护着一个惊天的宝藏,那是足以让任何一个势力成长为庞然大物的财富,这个人能从背棺人手下活下命,说不定知道些什么,最起码,背棺人的隐藏之处,他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若是我神教能够得手,便可以扫清附近的天霄宗,罗生门和古月洞天,独霸这一方天地!”

    “这只是个传说……”段海缓缓摇头。

    “但值得一试。”

    “他还是个灵级下品炼丹师!”

    “这么厉害?”许奇也震惊了。

    “恩,而且巨石城的杜老还及其看好他,在他与我离开之前,杜老还说让我不要怠慢了他,说他的来历可能非比寻常!”

    “杜老这么评价他的?”许奇惊讶无比,“可是根据我们一年多前打探出来的情报,他的来历虽然不清楚,但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清楚,就很值得让人在意了!”段海深深地吸了口气。

    许奇也似乎被泼了一头的冷水,蠢蠢欲动的表情急速收敛,再仔细想想之前探听到有关杨开的情报,忽然发现,确实疑点重重。

    “到底要怎么做,师兄自己斟酌吧,是极力栽培他成为我神教的栋梁还是说放手一搏,师弟都听你的。”许奇也不再劝说,而是将决定权交给了段海。

    这么年轻的灵级炼丹师,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好不容易将他请来,真要是得罪了他,对神教来说未免也不是一个损失。

    段海微微点头,挥了挥手。

    许奇缓缓退去。

    等许奇离去之后,段海才闭上双眸,陷入了沉思中,表情犹豫不决,颇为艰辛。

    背棺人这个传奇的名字,在大陆上已经流传了无数年,有关他的传言,数之不尽。但很多强者都相信,背棺人身上,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他背后的血棺,也是及其让人在意的东西。

    若非如此,当初也不会有那么多超凡境强者尾随在背棺人身后了,这些人都想一窥其中奥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