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六百章 钟妙可的机缘
    花断魂开出这样的条件,不但让钟妙可花容失色,其他人的脸色也纷纷变得怪异起来。

    夜访和徐千皓等人略一沉思,顿时醒悟,心中暗骂花断魂果然精明狡诈有魄力,纷纷也许以重利和各自宗门内长老的位置,诚恳希望钟妙可加入修罗门或者赤练宗。

    云龙岛和双子岛的人同样连忙发出类似的邀请。

    刹那间,五大宗门的权威人全都眼巴巴地望着钟妙可,目光中充满了期翼的神色,似乎在这一刻,钟妙可变成了什么不世出的奇才,这些宗门全都对她敞开了方便之门。

    钟妙可傻了,那些刚才还幸灾乐祸的古云岛的弟子们傻了,心情一下子变得尤其的微妙,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凭什么啊,凭什么这个毫不出色的弟子能够让这么多宗门殷勤地抛出橄榄枝?

    “岛主……”韩诏悄悄捅了一下古风,打了个眼色。

    古风一个机灵,陡然回过神,面色温怒道:“几位,你们这样不对吧?钟妙可是我古云岛的弟子,你们当着我的面前挖我古云岛的墙角,以为我古风是死的?”

    “咯咯……”花断魂娇笑不已,吃吃地道:“古岛主说哪里话,刚才你不是还要将这小姑娘丢进苍炎洞里么?反正你也不在乎她的生死,不如行个方便,让她跟了我,进我落花神教,我定会好好培养她的,也不至于糟蹋了她的资质。”

    “是啊。古岛主就行个方便嘛。”徐千皓微笑道。

    “不成不成,钟妙可生是我古云岛的人,死是我古云岛的鬼,谁也别想把她带走!”古风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一口回绝。

    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钟妙可在杨开心中多少有些分量,把握住钟妙可,就等于是把握住与杨开的交情。

    “这事还得看人家小姑娘自己的意思,古岛主你说了可不算哦。总不能因为她以前是你古云岛的弟子,现在你就能决定她的将来吧。”花断魂轻哼一声,温柔地望着钟妙可,细声软语道:“小姑娘,你别怕,自己说,你想进哪个宗门?你放心,你选择哪个就是哪个,谁也不会为难你。”

    “我们都尊重你的意见!”夜访重重点点。其他人也纷纷表态。

    钟妙可神色慌张,低着脑袋。畏畏缩缩,不敢回话,不禁往杨开身边靠了靠,似乎想寻找些安全。

    她一直在古云岛一处偏僻的角落里照顾孔雀,埋头修炼,何曾见过这么庞大的阵仗?一时间有些适应不过来。

    尤其是面对这些宗门发出的邀请,钟妙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怎么做。

    “都不用争了!”李元纯忽然威严地说道,“老夫这些年一直在寻觅一个闭关弟子。可惜没有碰到什么合适的人选,今日难得遇上一个,你们就别跟老夫抢了。”

    “前辈……”古风等人大惊失色,全都万分震愕地望着李元纯。

    听李元纯话里的意思,他似乎……有意收钟妙可为徒啊。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太一门的三位神游之上顶尖高手,在海外那可是祖宗一般的人物,其他两位都有自己的亲传弟子。唯独李元纯没有,这些年确实听说他在寻觅合适的闭关弟子,可惜海外并没有出色的人选能够入他的法眼。

    没想到,今日钟妙可有幸得了这个机缘。

    “不错。老夫要收她为闭关弟子!”李元纯轻轻颔首。

    这句话说出来,不但古云岛的那些弟子一个个眼珠子红了,就连古风这些人,再望向钟妙可的时候,都充满了羡慕的神色。

    有神游之上这等顶尖高手教导,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钟妙可未来美好的前景。

    “小姑娘,你可愿归入老夫门下为徒?”李元纯和蔼地朝钟妙可问了一声。

    钟妙可面色涨红,也是激动无比,看似慌张,忽然又深深地吸了口气,饱满的酥胸高鼓起来,轻声道:“可晚辈是古云岛的弟子……”

    “古风!”李元纯扭头看着古风,嘿嘿冷笑道:“老夫想收她为徒,你可有意见?”

    古风连忙摆手:“不敢不敢,能被前辈看上,那是她的福气,古风哪敢有什么意见?”说话间,望着钟妙可道:“从今以后,你便不再是我古云岛的人了,日后随了李前辈,定要以孝为先,断不可做出背弃师门,欺师灭祖之事,知道了么?”

    “弟子谨记于心!”钟妙可重重点头。

    李元纯开怀大笑。

    这些人在哄抢钟妙可的时候,杨开一直没出声,只是静静地旁观着,等到此刻尘埃落定,他才开口道:“恭喜师姐得遇明师,师弟送你点小礼物吧。”

    “不用了。”钟妙可连忙摆手。

    “杨公子送礼,这必须得收下,可不能拂了杨公子的面子!”李元纯连忙喝了一声,神色紧张,生怕钟妙可拒绝。

    杨开微微一笑,取出一个小水馕递给钟妙可,轻声吩咐道:“这东西每天服用一滴,拿回去之后交给李前辈,让他保管。也算是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哦。”钟妙可将那小水馕接过,看着巴掌大的小水馕,俏脸上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杨开到底送了什么,为什么这般郑重。

    抬头一看,钟妙可吓了一跳,只见好多人都眼神灼热地盯着自己手上的小水馕,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杨公子放心,既是你送与我徒弟的礼物,老夫可以保证,除她之外,任何人都休想动用。”李元纯沉声说道。

    “如此甚好。”杨开满意点头,对李元纯的人品,他还算放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话,等于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诸位留步,晚辈这就告辞了!”杨开环抱一拳,冲扇轻罗轻轻点头,与她一道飞纵升空,闪电般离去。

    望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想起在中都见识到的一切,海外诸宗众人心绪起伏。

    “前辈,我师弟到底是什么人呀?”钟妙可的目光微微有些迷离,直到此刻她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与她一起生活了半年之久的这个师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恭敬礼遇的大人物。

    “还喊前辈?”李元纯抚着自己的胡须,微微一笑。

    “师傅……”钟妙可有些不好意思。

    “恩,你这个师弟呀,可是中都八大家之首,杨家的家主,半年前,正是在他的带领下,中都那边才能抵御苍云邪地的入侵,将那些贼人全部杀死。”

    “这么厉害?”钟妙可见识不多,听李元纯这么说,也只发出小小的惊叹。

    “对了。”古风忽然插了句话,“说起来,你和他倒是挺有缘分的。几年前,正是他将那封信函以匕首插在你的门上,告知了我们化生破月功的下落。几年后,你又把他从海水里救了上来,这算不算善有善报?”

    “啊?”钟妙可俏脸一变,失声道:“是他?”

    “就是他,他没跟你说过么?”古风诧异询问。

    钟妙可哽咽起来,香肩轻颤着,怔怔地望着杨开消失的方向,芳心被巨大的失落和懊恼溢满。

    …………

    风驰电掣,四周的景色迅速倒退。

    杨开和扇轻罗碧洛一行三人,闪电般朝中都那边接近。

    跟在杨开身后,望着他健硕的背影,扇轻罗的目光微微有些迷离,鼻息也渐渐粗重起来。

    察觉到她的异常,碧洛连忙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扇轻罗缓缓摇头,示意自己无事,不敢再去关注杨开。

    不过心中也略有些诧异,这个小男人如今虽然只有神游境六层的修为,但飞行的速度却是比自己都要快一些,体内涌出的真元精纯和浓郁的程度,也比自己要强大。

    扇轻罗没有失落,反而还有些自豪。

    一路无话,闷头朝前飞了三日。

    跟随在杨开身后的扇轻罗和碧洛两人忽然停了下来。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也顿住步伐,扭头望去,问道:“怎么了?”

    扇轻罗轻轻地喘着气,抿嘴一笑道:“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你是要回中都,可我是妖媚女王,是苍云邪地的余孽,自然得回飘香城。”

    杨开皱了皱眉,道:“苍云邪地已经不在了,你计较这些干什么?那边没人会指责你的。”

    扇轻罗摇了摇头,神色坚决。

    杨开沉吟了下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勉强你。恩,等我安排好中都那边的事,我会来见你一面,把你我之间的问题解决掉。”

    “我等你!”扇轻罗展颜一笑。

    杨开点点头,飞速离去。

    待他离去之后,好一会功夫,碧洛才幽幽地叹息一声:“大人,这样好么?”

    “没什么不好的,只要不伤害到他就行了。”

    “可是你心中的情种……”碧洛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你现在还能压制么?一旦压制不了,你只会自寻灭亡!他没有一点在乎过你的意思,你为什么要替他着想?放开情种的束缚,直接要了他的命,一了百了!”

    “碧洛!”扇轻罗大口地喘息着,脸色潮红,“别说了。毒寡妇一脉的悲剧,就让我来终结吧,不能再这样一代代地传下去了,否则,我的女儿也会遭遇这样的痛楚,这是毒寡妇一脉的诅咒!”

    碧洛的眼泪划过脸颊,痛心疾首地望着妖媚女王,心中对杨开恨到了极点。

    ()w

    (无弹窗小说网)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