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清理门户
    阳柏神色凛然,望着杨开的目光终于变得凝重了些,诧异道:“师侄你居然可以拥有这等力量,不错,看样子你是有外力可以借用。但只是神游境五层,还是太弱了。”

    “是嘛。”地魔往前踏出一步,守护在杨开身边,同样浓郁无比的邪煞魔气从体内涌将出来,与阳柏身上的气息如出一辙,冥冥之中相吸相引着。

    八位老家伙同时厉喝,将自身的力量提升至十二成,神情激愤,同仇敌忾,一副要与阳柏拼命的架势。

    阳柏大笑:“依仗人多就想打赢我?你们太天真了,也罢,在我临走之前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超凡三层境!仁兄,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却不领情,你这一身邪魔之气,今日便由我收下了。”

    最后这番话,却是对地魔说的。

    当初阳柏从困龙涧下出关时,修为还不到超凡三层境,无法将那魔头尸身中的能量全部吸纳,本想等一段日子,修为精进后再去吸收,却不想便宜了后来赶去的地魔。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他自然想将本属于自己的力量取回来。

    这般说着,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层七彩的光膜如宝甲般将他周身覆盖。

    八大家的老家主们的武技和秘宝光华已经绽放了出来,轰击在阳柏身上,这本应能翻江倒海般的攻击,却只让阳柏体外的光膜泛起一层层淡淡的涟漪,连他的防御都破除不了。

    尽管已经知道阳柏手段通天。实力强大,可见到这一幕之后,八位老家主依然有些不敢相信,个个面色骇然,神色震愕。

    地魔也闪电般地出手,一团血光化为血雾朝阳柏覆盖了过去,将其包裹着,那血光中蕴藏了地魔多年的感悟和修为的力量,诡秘难防,足以侵蚀掉世上任何东西。

    但阳柏只是轻轻震了震身躯。便将血雾震散。

    地魔冷哼一声,倒退三步,神色凝重至极。

    境界上的绝对差距,不是他的经验能够弥补过来的,如果此地有大量鲜血的话他还可以施展魔影圣法,但这些日子死伤之人流出的鲜血,已全被阳柏动用,地魔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高亢的龙吟声传了出来,杨开身后浮现出一只巨大的龙头。摇头摆尾,张开血盆大口朝阳柏咬了过去。

    “蛟龙?”阳柏不屑一顾。左手虚空一握,一只巨大的七彩毒蟒凭空出现,那毒蟒色彩斑斓,龇牙咧嘴,凶猛地朝黑色蛟龙迎了上去,张口就喷出一缕缕七彩的光线,那光线中蕴藏了可怕的邪能,一瞬间便将蛟龙轰击的支离破碎。

    “不过如此!”阳柏讥讽一笑,神态从容。森冷道:“你们尽情的释放力量吧,我倒要看看,有谁能挡我?我阳柏一世凄苦,所追求的不过是力量的提升,正又如何,邪又如何,只要能让我强大。谁挡我就杀谁!”

    “即便是养你教你的师尊?”杨开冷眼望着他,虽然局面危急,可他却不见丝毫慌乱之象,反而一脸淡然。

    地魔察言观色。虽不知道杨开到底有什么依仗,但跟了他这么久,地魔也知道杨开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连忙按捺住逃窜的心,静静地守护在杨开身旁,以防不测。

    “师尊?”阳柏冷笑,“我已经没有师尊了。”

    一边说着,一边又驱动体内的邪能,八大家的老家主们齐齐闷哼,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一张张脸庞全都变成了七彩的颜色,真元和体力迅速流逝,疯狂地朝阳柏的身体汇聚过去。

    境界上的绝对压制,让他们深刻理解到了阳柏的可怕之处,也意识到只凭借自己这些人,是不可能把对方怎么样的。

    “杨开,你快走。我们怕是逃不掉了……”杨应豪忽然出声,说话间,声音越来越小。

    若早知阳柏的实力如此恐怖,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只有八个人下来。

    他们本以为凭借自己八人,即便战死,最起码也能拖着阳柏陪葬,却不料这个想法在现实面前是如此的可笑。

    如今只能拼了性命,保下杨开。

    “没人可以走!”阳柏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淡淡摇头,伸手一指,一道凌厉的劲风冲击出去,打穿了杨应豪的肩胛,鲜血顿时流淌出来。

    “阳柏,你欺师灭祖,让宗门受辱,今日我便代师公清理门户!”杨开如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忽然暴戾异常,厉喝起来。

    阳柏愕然,奇怪地瞥了他一眼,轻蔑道:“区区神游境五层也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师侄,一会儿你就要死了,你是准备化为厉鬼来替那老不死的清理门户么?”

    虽同出一门,可他压根就看不起杨开,认为对方有现在这样的力量,不过是借助了外力的缘故。

    “呵呵……”杨开怪笑不已,笑容一敛,沉喝道:“地魔!”

    地魔应声出动,毫不迟疑,状若疯癫般冲向阳柏。

    阳柏神色不屑,挥手朝地魔打去,狂暴的能量涌出,地魔一身真元忽明忽暗,很快湮灭,倒飞了回来,重重跌落在地,不过立刻又满不在乎地爬了起来。

    毫发无伤!

    这一幕不但让八大家的老家主们呆住了,就连阳柏也神色惊疑不定,回过神后,才点头道:“这躯壳果然了得。”

    地魔大笑:“虽然老夫现在打不赢你,但是你也打不死老夫,这躯壳可不是你能够撼动的。”

    地魔拥有的这具肉身,遗留在困龙涧下几百年,肉身不坏,显然已经被当初那个魔头淬炼到了一种极限。

    单凭阳柏如今的修为,确实无法撼动这具肉身。

    “我当你们有什么依仗,原来只是这个。”阳柏哼道:“如果仅是如此的话,那我就不陪你们玩了。”

    地魔闷声不吭,又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阳柏冲了过去。

    阳柏不屑的撇了撇嘴,冷声道:“只是一个莽夫罢了,空有一具躯壳,却发挥不出它的作用,你还是还给我吧。”

    说话间,一股比刚才还要凶猛的气劲爆发出来,阳柏单手成爪,直接抓向地魔的脑袋。

    出乎他的意料,地魔居然没闪没避,任由他将自己抓住。

    “自寻死路!”阳柏大喜,赶紧运功,疯狂地吸收地魔体内的力量,这些邪魔之气与他修炼的功法同出一源,可以毫无顾忌地将其吸收,一旦吸纳了地魔的力量,那阳柏的实力必定会再次提升。

    甚至,他还可以动用秘法,将地魔现在的肉身据为己有,炼制出傀儡。

    “少主!”地魔艰辛抵挡,却依然阻止不了体内力量的流逝,不得不张口喊了一声。

    无论杨开在打什么主意,现在该是出手的时候了。正是因为无条件地信任着杨开,地魔才显得这么鲁莽狂躁。

    一道金灿灿的锁链忽然诡异地出现,伴随着锁链的出现,一股至刚至阳的气息轰然降临,无论是地魔还是阳柏,体内的邪魔之气就如遇到了克星般,全都躁动不安。

    那锁链并不长,却有一种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力量,直接朝阳柏缠绕了过去。

    “锁魔链?”阳柏大惊失色,脸色仓皇失措,赶紧松开地魔,急步后退。

    杨开冷笑,意志驱动间,那金灿灿的锁魔链如有了生命般,瞬间将阳柏缠绕,死死地捆缚着。

    刺啦啦……

    一阵如热油里撒进盐巴般的声响传出,阳柏体内的邪能疯狂反抗,却依然破解不了锁魔链的捆绑,不断地从体内冒出一股股黑烟。

    反倒是金灿灿的锁魔链,变得如无实体般,渐渐隐没入阳柏的体内,只有一丝丝明晃晃的光亮时隐时现。

    “师叔,你大意了呢。”杨开讥讽地嘲笑着,“我们既然已经得到了那魔头的尸身,捆缚魔头尸身的锁魔链又怎会不在我手上,这东西,应该是你的克星吧。”

    阳柏神色愤怒,眼神仇视地望着杨开,脸庞都扭曲了。

    锁魔链,克制的就是邪魔之气。

    它连那魔头的尸身都能锁住,更何况是如今的阳柏,无论阳柏还是地魔,现在的成就都是继承了那魔头尸身的缘故。

    似乎是受到了锁魔链的压制,阳柏一身傲人的气息迅速收敛,大半力量被压制在体内无法动用。

    局势急转而下,所有人都惊喜交加,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地魔又是惊恐又是欣然地望着杨开,暗想相信少主果然是没错的。

    他甚至都已经忘记锁魔链的存在了,却不想杨开在这个时候将它拿了出来。

    “师叔,你现在又可以动用几成力量?”杨开往前迈出一步,气势节节攀升,“因为你,偌大的凌霄阁如今凄惨无比,师公更是险些丧命,我爹更是顽疾缠身多年,你毁了中都城没关系,但你毁了凌霄阁,就得付出代价,现在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

    “痴心妄想!”阳柏怒吼,歇斯底里般,“你以为区区一道锁魔链便能封住我?或许等你实力再强点可以做到,但以你如今的实力还是不够看!秘宝之威是以人为根基才能发挥出来的,这一点没人教过你嘛?”

    这般说着,阳柏双手虚握,七彩的光芒再一次绽放,如狂风暴雨般朝前覆盖,同时,身形往后一纵,朝洞开的虚空甬道跳去。

    他显然是想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了。

    (无弹窗小说网)w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