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对我来说,他们跟阿猫阿狗没区别。”杨开扭头望向开口说话之人,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猖狂!”那人冷哼,其他人也都缓缓摇头,面上浮现出失望之sè。

    他们一直在中都,但也每天都在关注战城这边的局势,从杨开以往的种种表现来看,这些人都当他是能够继承家主之位的可靠人选。

    可现在见了面,才忽然发现,这居然是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的小子!难免会产生失望的心情。

    杨家虽然嚣张跋扈,可也不会做触犯众怒的事,杨开这次在夺嫡战中杀了两个一等世家的继承人,无疑就是触犯了禁忌!

    这样一来,以后杨家再主持夺嫡战,哪个家族敢派人参加?正是因为大世家的公子小姐们参与进来不会有生命危险,又能磨练己身又有投资的价值,所以每一次夺嫡战都会有无数势力争先恐后地拥挤进来。

    现在被杨开这样一秀,若不给世人一个解释,以后怕也没人敢来林场了,那还有什么夺嫡之战的产生?

    “依仗杨家嫡系弟子的身份就敢对其他世家继承人生杀予夺,你这样的做法,让家族很寒心,也很被动!”一个看着有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冷冷地盯着杨开,沙哑着声音说道。她人长得不丑,虽徐娘半老,可也颇有风韵,唯独就是这声音,不知道怎么搞的,所在耳中让人感觉特别难受。

    “就算我不是杨家嫡系弟子,那两人若惹到了我,也得死!”杨开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

    几位长老都不断摇头,那妇人道:“看样子跟你是完全说不通,镇长老,你来说吧。”

    杨镇轻轻点头,把话接了过去,开口道:“杨开,你这次做得确实太过了,你年轻气威,我理解,老夫也曾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所以我也不准备指责你什么,但身为男人,就得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要我怎么负责?”杨开笑了,“难不成那两家要我偿命?”

    杨镇微微颔首:“南家和向家的人几天前已经抵达中都,进了杨家,他们确实是这个意思。”

    “家族的意思呢?”杨开的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家族自然不可能答应这种无礼的请求。”杨镇冷哼一声,“他们也不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居然想要我杨家子弟偿命,可笑至极。”

    杨开面无表情,家族拒绝他们的要求并非是要保下自己,而是关乎家族的荣誉,这一点杨开何尝不清楚。

    如果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杨家子弟犯下这种事,杨家也会保。

    所以杨开并没有要感激的意思。

    “不过这事总是要处理的,否则杨家对外也站不住脚跟。”杨镇沉声道,“家族命你向那两家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杨开眼睛眯起。

    “不错!”

    “我若拒绝呢?”

    “这是家族的命令!”那穿着蓝sè衣衫的男子沉声喝道,“你敢拒绝?”

    “家族的命令又如何?”杨开斜睨了他一眼。

    “反了你了!”那男子冷笑连连,“早就听闻你桀骜不驯,没想到比传闻中要更甚一筹,我等今次特意前来,已经给足了你颜面,莫要玩火**。”

    说话间,一身气息陡然散开,怒视着杨开。

    下一刻,无数道神识和强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袭来,将整个偏殿全数笼罩。

    哗啦啦……

    偏殿一阵摇晃,顶部簌簌而下许多泥沙。

    那蓝衫男子散发出来的气息在这些神识和威压下,就如骄阳下的chūn雪,瞬间支离破碎。

    几位长老勃然变sè,似乎忽然想起,杨开府上可是汇聚了很多强大的武者,在这里用武力示威,有些班门弄斧的感觉啊…

    “都退下!”杨开怒喝一句。

    恐怖的压力瞬间消散,那些道神识也全部被收回。

    那位身穿蓝sè衣衫的男子,额头上不禁渗出冷汗,神sè复杂地望着梅开。

    他是杨家的长老,手握大权,几乎可以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他的地位,本以为来杨开府给他传令只是个轻松的活,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件相当危险的事。

    面前这个小子在府中那些强者心里的威望,似乎已经达到了一种无人可及的程度。

    怪不得家主下令好几位长老一司前来,本来他还觉得有些小题大做,现在看来,是家主高瞻远瞩了。

    若是让自己一个人过来传令,这小子会不会搭理自己还不一定。

    “这位长老怎么称呼?”杨开凝视着他询问。

    “卫青!”不知觉地,这位长老顺着杨开的话接了下来,待回过神来之后,脸sè顿时一红。

    其他几位长老不禁翻了个白眼,心中对卫青的评价大幅度降低。“卫长老..杨开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冷声道:“请不要在我府上展露你那微妙的实力,我府上这些人都是些危险份子,你懂的。”

    卫青的面sè变换不停,尤其的jīng彩。

    “够了!”杨镇怒喝,yīn冷着神sè盯着杨开:“卫长老虽然不是出身我杨家,但这些年也立下过许多汗马功劳,否则也坐不上长老这个位置,由不得你来诋毁轻视于他,诋毁轻视他,就等于是诋毁轻视长老殿,这责任你担当的起?”

    杨开不再说话,神sè淡漠。

    “说事要紧。”那妇人赶紧开口提醒,本来众人这次来,在路上都已经商量好了要如何给杨开施加压力,有人唱红脸,有人唱黑脸,几大长老同时出马,还怕达不到预期的目的么?

    没想到三两句话说下来,居然就被杨开将话题扯到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再继续下去,只怕很难收场。

    这小子,真会牵着别人的鼻子走。妇人不禁有些感兴趣地看了杨开一眼不过他这态度,确实让人火大,怪不得卫青按捺不住。

    身为杨家弟子,居然敢无视家族命令,敢顶撞族中长老,这还是杨家弟子么?

    “对说事要紧。”杨镇也猛然一惊,顿时jǐng惕起来,沉着脸道:“先不说向南两家的事,杨开我问你你府上有一位实力高深的邪魔之徒吧?”

    “光”

    “他可是出身苍云邪地?”

    “不是,这一点,我已经跟封神殿的那位太长老言明过。”

    杨镇点点头:“这我自然知道,我们也曾派人去苍云邪地打探过,虽然从得到的消息来看,他确实不是苍云邪地的人,但消息可以伪造当不得真,你说他不是苍云邪地的人,那他出身何处?”

    “我不清楚。”杨开摇了摇头。

    卫青不再做声,倒是另外一个身穿黄sè衣服的人冷哼道:“不清楚居然还接纳了他?我可是听说他与你是主仆的关系。”

    “我不是喜欢窥探别人**的人,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长老难道没有?我现在若是问,你愿意将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么?”

    “放肆!”那人一阵火大怒拍椅面。

    杨镇伸手虚按了一下,他算是看出来了,来的这几位长老单在言辞交锋上,没有一个是杨开的对手,这小子只要一两句话,就能让这些平rì高高在上的杨家长老心态失衡。

    “这点暂且不提,杨开你确实出身凌霄阁吧?”

    “是!”杨开眉头紧皱着,有些意识到杨镇到底想干什么了。

    “凌霄阁残存的余孽……咳….“那些人现在都在你府上?”

    “在。”

    “凌霄阁是邪宗你府上聚集了如此多的邪宗人士,包括了一些鬼王谷的人,这些我也暂且不提,我再问你……你可曾修炼过邪功?”说到最后,杨镇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咄咄逼人地望向杨开。

    杨开嘴角上扬,玩味道:“我若是说没有修炼过长老们信么?”

    几人全都缓缓摇头。

    不到十rì前,杨开晋升神游境,从体内迸发出来的邪恶能量蔓延战城,让无数人为之心悸惶恐,心神受到牵连。

    所有人都认为杨开修炼了邪功,就算他现在矢口否认,也没有任何效果。

    “那我就不用回答了。

    他们已经认定自己修炼邪功,说再多也无济于事,只会浪费口水。

    “我就当你默认了..杨镇深深地吸引口气,脸sè有些黯然,道:“杨开,说句实话,夺嫡战,老夫最开始并不是很看好你,因为你表现出来的力量和助力实在太微小了,但是你屡屡创造了振奋人心的奇迹,老夫也越来越觉得下一任杨家之主,理当由你来继承才对,杨家庞大,但是臃肿,只有在出sè的人手上,才能走的更远,而你,就是这种人。”

    “长老抬爱了。”杨开微微动容。

    “但是现在,老夫不得不问上一句,杨镇轻轻地吸引一口气,喝道:“杨开你到底想干什么?”

    杨开平静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杨镇站了起来,一步步地朝杨开走来,口上道:“收留凌霄阁的弟子,与鬼王谷的人关系亲密,身边还有一位来历不明的邪魔奴仆,本身修炼邪功,险些走火入魔,可依然冥顽不灵,几rì前,你才刚晋升,如今,却已到神游境两层,你这速成的邪功..当真了得。”

    “杨开,你告诉老夫,你到底意yù何为?是不是要翻了这中都,反了这八大家?”杨镇一步步地行来,一条条一桩桩地数着,待到杨开面前时,双眸如鹰隼般逼视过来,夺人心神。

    (无弹窗小说网)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