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别让她把你吃的骨头都不剩
    府邸外,向天笑领着自己家族的武者,与杨开和秋忆梦告别。

    夕阳西下,向二公子的脊梁挺得笔直,大步流星,朝前方走去。

    他无愧无疚。

    他的身后,只跟着不到十人。

    当日他来投靠杨开的时候,带了装满四口箱子的物资,二十多武者,但这么长时间,大大小小的战斗打下来,人数只剩下这么点了。

    其他人,都已战死,用自己的血肉铸就了杨开府一次次辉煌的胜利。

    目送他和向家众人的背影消失,杨开才收回目光。

    那些人,他知道名字的,只有向天笑一个人,其他人,他连话都没与之说过一句,可依然不可抹杀他心中的敬意和感谢。

    对向家是如此,对府邸上其他势力的武者们同样如此,杨开很感激他们,如果没有这些人汇聚在一起,单凭他一个,就算实力再强,在夺嫡战中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秋忆梦忽然觉得有些伤感。

    这是第一批离开杨开府的武者,不是因为利益纠纷,不是因为生死仇怨,而是因为道德和家族的束缚。

    “向家有向天笑领导,应该会好很多。”杨开深吸一口气。

    最起码,他比向楚那种人要可靠,如果向家日后是由他来继承,杨开不介意与向家联盟,化干戈为玉帛。

    秋忆梦捋了下耳边的秀发,轻笑道:“如此说来。你倒算为向家干了一件好事。”

    “可惜向家是不会领情的。”杨开自嘲一笑,“回吧。”

    转过身。还没来得及走进府中,神色忽然一冷,伸手朝旁边抓去。

    那一只手,似乎在无形之间变长了,一道肉眼看不见的能量,如绳索般冲击出去。

    一声娇呼传来,秋忆梦一怔,循着声音望去。不禁黛眉微皱。

    十几丈外,一个被黑衣黑袍包裹的人,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正在挣扎着,她的颈脖处,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着,任由她双脚乱蹬。也摆不脱杨开的束缚。

    “咦?”秋忆梦讶然,刚才这人的惊呼传入耳中,让她感觉有些熟悉,定眼望去,却看不见她的面貌,不禁有些好奇。

    杨开冷哼一声。挥手打出一道能量,将被抓之人遮蔽面容的斗笠掀飞了出去。

    待看到她的真面容之后,杨开不禁眼睛眯起,一道冷冽的寒光,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逝。

    秋忆梦却是神态从容。好整以暇地望着面前这个人挣扎的姿态,咯咯娇笑:“怎么是你啊?”

    “还不放开?”那人咬着殷红的薄唇。没理会秋忆梦的揶揄,怒视着杨开,脸色涨得通红,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荡出一层层勾魂夺魄的诱惑。

    杨开皱了皱眉,也没想做的太过分,他刚才只是感觉到有人不打招呼就迅速接近自己,才忽然动手的。

    随手一挥,松开了对方,那女子惊呼一声,毫无形象的一屁股跌坐在地,待站起身之后,恨恨地盯着杨开。

    眼中隐藏了一丝怨毒,很隐蔽。

    她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待遇。

    “叶大小姐。”秋忆梦窈窈窕窕,风姿卓越地站在杨开身边,促狭地望着对面的叶新柔,语气说不出的怪异,“你不好好在杨诏府里待着,伺候二公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听出她的话外之音,叶新柔芳心暗恨,面上却不表露分毫,只是轻轻笑了笑,娇滴滴道:“秋姐姐说哪里话,妹妹我只是二公子的盟友,怎么会要服侍他?那是府上奴婢们的事情,还无需我去插手。”

    “是嘛。”秋忆梦一脸惊讶的表情,“怎么我听说妹妹自从与二公子结盟之后,关系就越来越好,简直都要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了呢?”

    叶新柔娇笑不已,捂着嘴道:“姐姐定是听错了,妹妹我可不是随便就把自己给嫁了的人,倒是姐姐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考虑找个好归宿了?若是姐姐有意,妹妹可以代姐姐在二公子那边说几句哦,最近二公子也挺失落的,若是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重新振作起来吧?”

    “不必了。”秋忆梦轻笑着,扭头看了一眼杨开:“要嫁人的话,我身边就有一个人选。”

    叶新柔愕然,没想到秋忆梦这般大胆,当着杨开的面直接示爱,愣了一会才一脸佩服道:“姐姐果然非比寻常,这种话妹妹可不好意思说出口,妹妹脸皮薄着呢。”

    秋忆梦神色和煦,叶新柔浅笑吟吟,两妞的目光碰在一起,擦出一串看不见的火花。

    府邸门口处,站着不知道出身哪个势力的两个门卫,听两人一口一声姐姐,一口一声妹妹,喊得比谁都要亲热,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万分,好似真如姐妹一般融洽,却不知怎么搞的,还是感觉到一种刀光剑影的错觉,忍不住冒了一身冷汗。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没时间听你们在这里打嘴仗。”杨开不耐烦地打断了她们言语上的交锋,他心里惦记着一件事,可一直没时间去处理,自然有些着急。

    “小公子待人这么冷淡的?”叶新柔有些不满道,“不过我既然来,肯定是有事要说。”

    杨开直直地望着她,没有过多的表示。

    叶新柔怔住了:“你不会让我在这里说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么?”

    “当然不方便了。”叶新柔一脸郁闷。她本来就是偷偷摸摸过来的,真要是被有心人看到她在这里与杨开接触,对她也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她是杨诏那边的人。

    秋忆梦显然也顾虑到了这一点,踮起脚尖,在杨开耳边说了一句。

    她担心这次与叶新柔见面的事传扬出去,会不会被人利用,到时候不但对叶新柔不好,对杨开的名声也不好。

    听了秋忆梦的话,杨开纵然有些不太愿意,也只能道:“那就进来说吧。”

    话刚说完,叶新柔就裹着一股香风,冲进府邸中,走过杨开身边的时候,还咯咯轻笑一声,得意地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杨开神色怪异,忽然觉得这个叶新柔,与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你以为她是个清纯的女子?”秋忆梦冷哼一声。

    “我是这么认为的。”杨开点了点头,不管是叶新柔的名字,长相还是之前接触过的几次,都让杨开觉得她虽是敌人,可也还不错。

    现在看来,是自己看走眼了。

    “哼,小心点,别让她把你给吃的骨头都不剩。”秋忆梦语气酸酸地警告道。

    “我是那种人?”杨开瞥了她一眼,神色淡然。

    秋忆梦哑然失笑,也觉得自己多虑了。

    杨开若真是如霍星辰那样的色痞流氓,她可能还需要担心下别招架不住叶新柔的诱惑,可杨开虽然有些很可恶,也很色迷迷的,但说到底他还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若是自己去诱惑杨开,估计杨开会来者不拒,将自己吃掉,但叶新柔……她还没那个本事!

    秋忆梦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子傲然。

    走进府内,在偏殿外,秋忆梦顿住了步伐,轻笑道:“你自己与她说去吧,我跟她有些不对付,见了面肯定要吵起来,还不如不见的好。”

    杨开微微颔首,他刚才也领教过了,知道秋忆梦所说不假。

    两人都是中都八大家出身的千金小姐,自然是会有互相攀比的意思,只不过秋忆梦的名气无疑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叶新柔在这一点上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偏殿内,叶新柔已脱下了自己的伪装,大口地喘着气,脸上一片放松,看的出来,她是精心打扮过一番,人本来长的就漂亮,此刻再看,颇有一些光彩照人的感觉。

    两只雪白皓臂裸露在外,肌肤洁白,欺霜赛雪,胸前饱满,不大不小,恰到好处,腰肢曼妙,臀部圆润挺翘,双腿修长。

    那两只玉足的脚踝处,还有一些铃铛般的装饰,虽不发出任何声音,看起来却是小巧可爱。

    而且她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也是那种小鸟依人,温顺娇柔的感觉。

    但杨开此刻再看她,却能发现她清澈双眸中蕴藏的媚意。

    “有什么事,就说吧。”杨开面露不耐之色。

    “小公子果然是个冷淡的人呢。”叶新柔娇滴滴地笑着。

    “那你可错了。”杨开邪笑起来,“我这人可不冷淡,对美女也比较感兴趣,只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做,不想浪费时间。”

    “小公子这是称赞人家是美女么?”叶新柔脸上浮现出一抹容光,贝齿轻咬着询问。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在我看来,你是美女。”杨开颔了颔首,“但就算你是美女,也不能浪费我的时间。”

    “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叶新柔也不多做纠缠,杨开的性格,她多少了解一点,知道这个人比较强势,强势的人都不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再顾左右而言他,只怕得不偿失。

    杨开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七日前一战,二公子已彻底失去斗志,虽然我是二公子的盟友,理当在这个时候去扶持他,重振他的信心,但我想就算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也就是说,二公子在夺嫡战中,注定会出局了。”

    “什么意思?”杨开笑容玩味,嘴角上扬,“难不成你想背弃我二哥,来投靠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