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三十章 你会落魄么


    今天要出去一趟,中午回不来,中午那更不用等了。
    ************************
    人群中,叶新柔望着杨诏的目光充满了失望之色,没想到这个杨家二公子在经历一次打击之后居然变成这样。
    没来由地,心中一阵厌烦,芳心暗恨不已。
    为了博取杨诏的欢心,她可是付出了不少,却不想,现在居然一点也看不到他赢得夺嫡战胜利的希望了。
    抬头望向杨开府的方向,叶新柔的双眸泛起了异样的光芒,俏脸上一片蠢蠢欲动,轻咬着薄唇,似乎想到了什么,双腮微红。
    杨开府,众人才回来不到半日,便有人来禀,凌霄阁百多人已经抵达!
    杨开大喜过望,连忙出去迎接。
    苏颜等人果然已经来了,夏凝裳得到消息之后,也兴奋的小脸红扑扑,从丹房里跑了出来。
    两个少女许久未曾见过面,此刻久别重逢,自然有许多话要说,尤其是她们中间还有一个共同的男人,话题说着说着,便转移到了杨开身上,一边低声说笑一边对杨开指指点点。
    药王谷的秦泽火烧屁股般地追了出来,本想把夏凝裳抓回去炼丹,待看她开心的表情之后,又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他也不忍心打扰夏凝裳与熟人聊天,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年纪不大炼丹之术超绝的师叔,似乎也没几个朋友。平日里除了在丹房炼丹之外,就再没其他的事了。
    这么年轻的少女,除了炼丹,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啊,秦泽唏嘘不已。
    府上热热闹闹,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本就与凌霄阁相熟,众人很快就打成一片。
    杨开偷偷地瞥了站在一旁说话的苏颜和夏凝裳两人,顿时觉得有些赏心悦目,心满意足。
    “姐夫。”苏木窜了过来,他已经没有大碍了。服用了万药灵乳之后,那样的伤势很快就已经痊愈,悄悄来到杨开身边,低声问道:“我怎么看夏师姐跟你的关系好像也不一般啊?”
    杨开哼了一声,斜睨着他道:“小孩子别打听这些,这是大人的世界。”
    苏木不禁撇了撇嘴:“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正了正脸色,杨开淡淡道:“伤你的人,已经死完了,以后再遇到这种事。能忍就忍,刚则易折。懂嘛?”
    苏木嘿嘿笑了一声:“知道啦。”
    又摇头晃脑道:“可惜了,本来我想努力修炼,亲自去找他们报仇的,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那两个家伙也不是多厉害的样子。”
    “你在传承洞天里是不是得到过一些机缘?”杨开歪着脑袋望向他,嘴角噙着一抹笑容。
    自己和苏颜在传承洞天里得到了最终的传承,胡家姐妹在那里也获得了同气连枝神功,甚至是蓝初蝶,也有一些收获。
    要说苏木没有在那里遇到机缘。杨开也不相信,他这几年修炼的速度很快,跟以前判若两人。
    苏木低笑几声,挠着脑袋,点点头:“是有一点,我也跟姐姐说过了。”
    杨开微微颔首,没有打听的太详细:“好好努力。别辜负了你的机缘,传承洞天里的机缘……不一般。”
    “什么意思?”苏木不明白。
    “没什么,你记着就行。”杨开摇了摇头,不去解释。
    他也是这段时间才隐隐感觉到的。传承洞天里的东西,似乎已经超脱了这个世界的层次,不管是自己和苏颜的合欢功还是胡家姐妹的同气连枝神功,都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武者能够创造出来的。
    而且这段时间,杨开也见识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眼界大为的开阔,自然可以判断出一些超常规的信息。
    凌霄阁的人,被秋忆梦安排在府上住下了。
    战城内,不仅仅只有凌太虚一人,宗门内硕果仅存的四大长老,同样也在战城,在凌太虚的庇护下,一直未曾被人发现。
    凌太虚此番露面之后,那四人也一并来到府上。
    喧闹了两三天,杨开府才渐渐平静下来,众人各司其职,有条不紊。
    经历几天前的磨难和患难与共,府上的势力越发凝聚,纵然宗门不同,却也如兄弟姐妹般平和相处,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大动干戈的事情。
    遇到一些情况,比如说新的一批丹药出炉的时候,众人都是彼此推让,气氛融洽。
    这几日,杨开只做了一件事。
    清理竹节帮!
    凌霄阁弟子藏身之地的消息,是竹节帮的人泄露出去的,庞迟回到中都之后,立刻将罪魁祸首沐南斗揪了出来。
    隔天,沐南斗的人头便被庞迟亲自送到了杨开府上。
    据庞迟所说,沐南斗之所以会出卖情报,仅仅只是因为叶家叶新柔许诺了他一些好处,并且送了他两个叶家年轻貌美的婢女而已。
    那两个婢女因为是叶家出身,庞迟倒没敢造次,只是将人送了过来,让杨开发落处理。
    对沐南斗这种鼠目寸光之人,杨开也不想太费心,人都已经杀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两个婢女杨开也没杀,只是扣了下来在府上使唤。
    她们毕竟身不由己,在这一场是非漩涡中只是被当成吸引沐南斗的筹码而已,本身并没有错。
    庞迟又立刻返回中都,替杨开聚敛物资。
    待庞迟走后,秋忆梦才找上杨开,将他拉进房间里,关好门窗,神态凝重。
    看着她一脸的紧张之色,杨开不禁哑然失笑,这要是被旁人看到。指不定会误会些什么。
    秋忆梦也是忙了好几天,大战过后,许多事都要处理,人员的伤亡统计,安抚补偿,给凌霄阁众人安排住处等等,直到现在才有空闲。
    两人在她的房间中落座之后,杨开伸手给她倒了杯茶,秋忆梦一饮而尽,大口地喘息一声。似乎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有什么话要说?”杨开抿着自己的茶水轻声问道。
    秋忆梦叹息一声,开口道:“关于南笙和向楚……”
    “觉得我做的太过了?”杨开打断了她。
    秋忆梦轻轻点头,实话实说道:“他们毕竟是一等世家的未来继承人,你就这么草率的把他们杀了,你要如何收场,你觉得向南两家会善罢甘休?”
    “他们不会的。”杨开摇了摇头,杀向楚和南笙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些,但他还是杀了。
    “但是向南两家。拿我也没办法!”杨开轻笑一声,“若他们真敢对我动手。我倒是佩服他们的胆量,可他们不敢。”
    且不说杨家这庞然大物不是向南两家能够抗衡的,就说杨开府上现在聚集了这么多强者,也绝非向南两家能够匹敌。
    八位血侍,一位神游之上,两大神游境顶峰高手……向南两家纵然要为死去的继承人报仇雪恨,也得掂量下自己是否够分量。
    “你呀……”秋忆梦用一种又爱又恨的目光望着杨开,忽然莞尔一笑:“不过跟你说实话,向楚和南笙被你杀了。我也感觉很爽快!那两人实在是有些阴险卑鄙,向南两家真要是被他们给继承了,也永无出头之日。”
    杨开哼了一声:“他们那种人,就算我这次不杀,日后也会被别人所杀。”
    “哎,说是这么说,可问题是现在向南两家绝对不可能妥协的。杨家那边。大概要被施加压力了,夺嫡之战,可从来没死过一等世家的继承人,这事可大可小。不过依我看。以杨家的跋扈嚣张,未必会理会他们,但也不可能包庇你,也就是说,那两家跟你的恩怨,杨家是不会插手的。”
    “这一点我自然知道。”
    秋忆梦神色凝重:“如果我是他们,那就得等待机会……等你落魄的时候,去落井下石……你可能会落魄么?”
    “这事可说不准。”杨开摇了摇头。
    秋忆梦抬起头,直视杨开的双眸深处,轻声道:“看样子,我们在担心同一个问题。”
    杨开微微一笑:“女人太聪明了可不招人喜欢。”
    “你喜欢笨笨的?”秋忆梦站了起来,转了个身,“小曼就笨笨的,也不见得你喜欢她。”
    “我喜欢啊,胸脯那么大,有你两个大。”杨开说得毫不避讳,说话间,凝视着秋忆梦的胸口处,忽然沉思起来,摸着下巴喃喃道:“把脑袋埋在里面,不知道会不会被闷死……”
    秋忆梦脸一黑,赶紧横起胳膊,挡在胸前,气恼道:“正经点!”
    杨开的脸色顿时肃然,无奈道:“这次的事,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晋升神游境的时候会闹出那么大动静。”
    暴露出自己的一些实力和底蕴也就罢了,关键是引起了封神殿那八人的警惕,这不是杨开希望看到的。
    “哎,你也太不小心了。”秋忆梦也是苦笑不已,她与杨开共同担心的,正是这件事。
    八大家与邪魔水火不容,杨开的邪恶一面自然让他们忌惮万分,八大家的人一旦出现修炼邪功的人,要么被直接毁灭要么就是被废去修为,这次杨开能够幸免于难,也是多亏了凌太虚他们,并非杨立庭顾忌血脉亲情。
    “瞒不住的。”杨开摇了摇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能隐藏到现在,杨开已经很知足了。根据当时的情景来看,就算自己之前没有施展入魔,在晋升神游境的时候,傲骨金身内的能量一样会不受控制地喷发出来,到时候那八人同样会知道这一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