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被打击了
    杨诏府前,鸦雀无声。

    无数双眼球都紧盯着杨开,表情极为的精彩。

    杨开这一次晋升给众人带来的震撼,简直难以言喻。

    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着巨大的疑惑,目视着杨开,神色呆滞。

    晋升神游境,能牵引出如浩劫来临般的天地异象?一个刚突破到神游境,开辟出自己识海的武者,能拥有那么强大浓郁如实质的神识力量?

    见识到这一切的人,几乎都无法理解。

    向来古井不波的中都第一公子柳轻摇,终于苦笑起来,他发现,此刻的杨开给了他一种巨大无匹的压力,让他竟生出一种不可与之对抗的心情,似乎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连触碰到他衣角的资格都没有。

    神情苦涩,柳轻摇轻声对站在他身旁的杨威道:“大少,你说对了,你们家老九的成就比我要大的多。”

    说完,又摇头道:“真是个怪物!”

    杨威一脸傲然之色。

    八大家的强者们眉头紧锁着,神色凝重至极。

    他们若不是知道杨开刚刚突破至神游境一层,甚至还看不出他的深浅,那强横的神识力量,隔绝了所有人的窥探,这个发现,让他们悚然动容。

    能隔绝他们的窥探,这就说明杨开此刻具备的神识力量,不比他们差,最起码也是半斤八两,甚至还要强上一丝。

    怎么做到的?

    怎么修炼的?

    他们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百多岁高龄,修炼神识无数年,如今在神识力量的比较上却跟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旗鼓相当。

    八人无论是谁,都不禁生出一种羞臊的感觉。

    “这小子现在是人还是邪魔,我想杨兄应该能看得出来吧?”凌太虚笑眯眯地噎了杨立庭一句。

    杨开此刻,身上的气息平淡无奇,没有丝毫真元波动流出,也没有之前的那些邪气满身的状态了,双眸清澈,黑白分明,再正常不过——除了他那很不正常的力量之外。

    如果还要强将走火入魔的恶名冠在他头上,那杨立庭就真是瞎子了。

    冷哼一声,杨立庭道:“现在他能恢复神智,恐怕也只是运气使然,总有一天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到那时候,休怪老夫出手不留情!”

    说罢,化为一道流光,朝封神殿的位置冲去。

    他已不想再留下来了,身为杨家的太上长老,这一次却有一种当了大恶人的感觉。

    他也只是为了家族荣誉考虑,不想杨家出现邪魔之徒,可清理门户不成,反倒被不少人厌恶。

    杨立庭就算心态再好,也有些失衡!

    杨立庭一走,其他七人也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纷纷离去。

    秋道人在临走之前皱眉望了杨开一眼,淡淡道:“别再修炼邪功了。”

    那胖老者同样警醒了杨开一句:“听话,修炼邪功对你没好处,以你的资质,修炼任何功法,日后都大有前途,没必要追求一些速成的方法。”

    胖老者显然是以为杨开之所以年纪轻轻便这么强大,乃是因为修炼邪功的缘故。

    虽然事实不是如此,可他说到底也是好心,杨开只能轻轻点头,不去解释什么。

    他没有修炼过邪功,身体内的邪恶能量也仅仅只是因为傲骨金身的缘故。

    更何况,他并不想把正邪分的那么清楚,那只是每个人的道不同!

    力量,始终是自己修炼来的,将这力量用于何处,才是最重要的。

    “杨开,恭喜你了。”秋忆梦笑容满面地走上前来,开口说道。

    其他人也连忙上前,一片道贺声响起。

    杨开微笑地望着众人,恳切道:“谢谢你们。”

    纵然是在晋升中,意识不是很清楚,杨开也能察觉这里的人为自己做出怎样的努力,面对杨开的道谢,众人都心安理得地受了。

    目光越过众人,杨开冲八位血侍也轻轻点了点头。

    八位原本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血侍们,此刻全都神色苍白,气血虚浮。

    这是施展了霸血狂术的代价!虽然他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最后也没能与杨立庭等人打起来,但那毫不迟疑势要守护杨开到底的强硬姿态,却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如果他们不表现的那般强硬,杨立庭等人也不会退让。

    尽管虚弱,可八位血侍依然笑的很开心。

    最后,杨开才面向凌太虚和梦无涯,恭敬地行了个大礼:“师公,梦掌柜!”

    “起来起来。”凌太虚伸手一托,抚着长须道:“你平安就好。”

    梦掌柜轻哼一声:“你这臭小子,以后可别再给老夫惹麻烦了。”

    “一定一定。”杨开连连点头,这段时间也麻烦了梦无涯不少次,让他心中确实有些愧疚。

    转向凌太虚,杨开问道:“师公不走了吧?”

    杨开一直不知道凌太虚就隐藏在战城内,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事恐怕只有梦无涯才稍微了解一点,这么长时间没有他的半点音讯,此刻见到,杨开也放下心来。

    凌太虚点点头:“暂时没打算走。”

    “那好。”杨开笑了起来,“弟子也在日前找到了苏颜他们,只怕他们不日便能抵达战城,有您在这里,那我就放心了。凌霄阁的弟子,还得由您教导才成。”

    “莫要怕我马屁,老夫是留下来与梦兄作伴的。”凌太虚微微一笑,扭头看了一眼秋忆梦,忽然道:“我记得你这丫头的气息,就是你带人放火烧了我的宗门。”

    秋忆梦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情急间,一把将骆小曼拉了过来,脸红道:“她也有份!”

    骆小曼快哭了……

    好一阵手足无措。

    凌太虚哈哈大笑,并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秋忆梦这才明白对方压根就没打算找自己算账,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

    杨开嘿嘿笑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深吸一口气道:“二哥,告辞了。”

    那边,杨诏一脸灰败之色,仿佛失了魂魄般无动于衷,直到杨开这边的人马全数离去,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杨威瞥了他一眼,缓缓摇了摇头,心中知道老2这次是被打击的有些惨,一时半会恐怕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南笙,向楚,他没能保得住,杨开就在他的府邸前,当着他的面,击杀那两人。

    这还是其次,老九这次表现出来的人格魅力和本身潜质,才是最让人感觉恐怖的。

    一人落难,无数人为之出头,谁能做到?即便面对神游之上的强者,那些人从始至终也没退缩过一步!

    杨诏府那些武者们不会为杨诏付出到这种程度,杨威觉得自己府上那些人,也不可能。

    这一次何止是杨诏被打击了,杨威也被狠狠地打击了一番,只不过比较起来,他的承受能力还算不错,至少没有直接垮下去。

    这夺嫡之战……还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么?杨威向来坚毅的神色,忽然迷惘起来。

    历时八、九个月,从现在来看,无论是个人手段,实力资质,还是人际关系,都是老九遥遥领先。

    其他兄弟,根本没有与他相提并论的资格。

    或许,在前期,众兄弟还领先着杨开,比他强,聚集的武者比他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府邸已经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在他的领导下,那些武者们拥有无可匹敌的凝聚力!

    杨家,正是需要这样的人来当家主。

    在现在这样的环境和实力对比下,夺嫡之战,确实已经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一声叹息,杨威忽然也觉得有些心灰意冷,与柳轻摇道了个别,带着自己的血侍匆匆离去。

    “二公子,回府吧!”之前与唐雨仙单挑的那位血侍抿了抿嘴,劝慰道。

    杨诏一动不动,脸色苍白万分。

    “二公子,这次夺嫡之战,请恕我派无法再参加下去了。”有一个年轻人面色艰辛,走到杨诏面前开口道,神色羞愧。

    南笙和向楚只是打伤了杨开手下一个人,居然就硬生生地被杀掉了,这夺嫡之战还参加什么?谁敢再与杨开为敌?

    两位血侍神色一冷,正欲开口怒喝,却又忽然忍了下来。

    站在他们的立场上,两位血侍也能理解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何其艰辛。这么长时间的付出,在这最后关头退出,不但没有拿到任何好处,甚至还要背负骂名,但与自己的性命比较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两位血侍可以看不起他们的软弱,却无法开口指责他们落井下石,在杨诏如此落魄的情况下还选择离他而去。

    “告辞了。”那人说完,也没脸面再留下来,领着自己的人马匆匆离开。

    “二公子,抱歉,我们也不能参加了。”又有人走上前,告罪一声,旋即离开。

    前后不到盏茶功夫,杨诏府上的武者势力便大幅度缩水,足足走了一半左右。

    每一个势力离去之前,都会跟杨诏打个招呼,但他一声不吭,似乎没有听到。

    “还有谁要走的?要走赶紧走!”其中一位血侍强忍着怒火,冷声喝道。

    立刻又几个一直迟疑不决的势力离开。

    “没有要走的了么?”两位血侍扫视着众人,目光冷厉。

    众人都站得笔直。

    “好。”那两位血侍轻轻点头,面上涌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对愿意留下来的人也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

    可杨诏却依然还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未完待续)

    ()k

    (无弹窗小说网)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