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全来了
    九弟妹就跟找到kao山一样的冲九弟一挑眉,我们笑成了一团,这突然的喜讯九弟并没有到处去说,也就是我们几个知道,他很清楚这孩子能否安全出生和保密工作很有关系。

    消息是好的,弘昼也开始慢慢学说话了,可是那是相对的好,因为坏消息就是四嫂让中秋告诉我,最近少过去府里,府里现在很乱。

    他看了一眼袖子,三两把把衣服一拖,也不再跟我说话,收拾着包袱,就跟打劫一样把能带的银子银票都带到了身上,换了身衣服拉着我就走。

    “好,咱们走,离开这个是非圈子,什么也不管了。我就跟着你就对了。”老十这么做也是因为我,我不能让他失望,管你谁伤了?老十没伤就行,我抱着他,钻到他怀里。

    “我砍伤四哥的事情,当时只有八哥在场,如果皇阿玛说起来,八哥会帮我挡一下的,我带你走,咱们走的远远的,我不会让了你,我打不过我还躲不过吗?”我看着他的表情那叫一脸的无赖啊,反正就是不让人。

    我转过身抱着他:“我心里特别不踏实,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稳当一样,常远呢?他人呢?”

    她笑着点点头,九弟在边上忙说:“咱吃酸的吧,吃酸的生儿子,好不好啊?”那语气里全是撒娇。

    我想问什么,全让他瞪了回来,他眼神现在很吓人,甚至有些充血,中秋给我们把马牵好,老十没容得我再说什么就带着我一路狂奔的出了京。

    四嫂走到他边上笑着说:“看你这一回来还没休息下就过来了,刚才五阿哥哭闹了,谁也哄不住,你先进去换件衣服吧。”

    老十把孩子抱过去,看了看说:“宝儿叫叔,给你糖吃。”他说完我们笑开了,孩子好像听懂一样看着他,也不笑闹了。

    不会这孩子笨到这份上吧?看他在我怀里一跳一跳的样子,我感觉这孩子很健康啊,大眼睛看着我,不时的咯咯笑出声来。

    “这孩子怎么还不会说话啊?”老十摸了摸他的小脸,奇怪的问四嫂。

    “嘿嘿,不能白告诉你,给我点儿好处啊。”他特不要脸的往有跟前一伸手,得到了我的现成好处,一大巴掌。

    耿氏看孩子哭的凶,还不停的喊着我也是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第一声妈是对着我叫的,而不是对她这个亲妈。

    “四哥跟我说,让我把你让给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可是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我让人,我说不可能。可是他却很坚定的说就是让我把你让给他,他还说什么把你放在我身边是浪费,你在他身边才是能发挥你长处的地方,我听着火大冲他出了剑,谁知道寸劲把他胳膊砍伤了。”他说这些的时候,越说越无奈。

    我突然看到他那马蹄袖上好像黑了一块,我问他:“你怎么了啊?这么急着走什么呢?你袖子上的是什么?”

    他哈哈大笑起来:“告诉你为啥在你家吃饭吧,你那九弟妹一会儿也来,小声说,她有了,嘿嘿四个月了。”

    我被吐沫呛到了,一个劲的咳嗽起来,这臭小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他看我这咳嗽劲儿忙给我拍着后背。

    我猛的睁大了眼睛:“真的吗?真的有了?哇,不错不错,不过之前真没看出来,你怎么也不早说啊,咱们上你家吧,别让她来回跑了,不好。”

    她并没有说怎么个乱法,反正这门禁算是给我了,走在自己家的庭院里高声喊道:“哪家的大门都冲我关上才好呢,我就在我家待着了,谁也别叫我去串门子。”

    他把车停到路边钻到车里,这才搂着我说:“我把四哥的胳膊伤了。”语气里全是愤怒,很怒那种的。

    九弟一脸的无奈,老十在他们身后说:“我说你怎么今天早早跑了,闹半天拖家带口的跑我家吃饭来了?九嫂,别听九哥的,喜欢什么吃什么就是了。”

    “那四嫂怎么说的?你打听到没有?”我现在向他求救了。

    回到府里,我一直心神不宁,一为那孩子,更为四哥那让人害怕的眼神,老十从后面抱住我,让我吓的一哆嗦。

    我现在变的有些神经质,好像一下子看不到谁就永远看不到一样,老十忙说:“皇阿玛给了他份差事,让他去趟东北,怎么了?看这紧张的样子。”

    打从出了弘昼乱叫妈的事情后,我不太敢往四哥家跑了,不过经常会让中秋去那边打听点儿消息之类的,是主要的是弘昼会不会说话了。

    他出去赶车了,我是躺下了,可是哪睡得着啊,又起来把他整理来的东西看了下,我的天啊,他是不是把家当都带出来了,不打算回府里了啊?

    他今天来的就够突然了,还要在我家混饭,我家的饭好吃吗?

    我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当是四嫂嫌了我呢,放下心来了,四哥居然为了我打了耿氏一个嘴巴子,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寻思下。

    “你咋知道的?你耳朵怎么那么长啊?再说了,人家四嫂是说家里乱,是不是装修呢啊?”我还得帮着四嫂说着话,怕人家说我说闲话,唉。

    静下来了,大人们都长出了一口气,四哥站在门外看我哄着弘昼的样子,眉头皱在一起说:“我这刚回府就听到孩子哭的惨的,你们怎么着他了?”

    我点了点头,现在这时候,出去反倒比在京里安全些。

    这不用各家的走动,我天天在府里一闷,常远不在我更不去办差了,我就跟皇上说是自己出去不放心,跟着老十不安心,看着人多就闹多,皇上直说自己很堵心,你堵吧,我现在不堵,嘿嘿。

    我只能告诉自己我叫不紧张,别的我什么也做不了了:“什么时候能回来?去东北干吗啊?”

    我还茫然着呢,他已经跟中秋交待着府里和小院那边的事情,还说让小福留在小院先不要回来了。

    “去东北了?我怎么不知道?他怎么没跟我说?”我很不高兴的问他。

    我也傻了,不知道是接好还是不接好,这妈字咬的清清楚楚的,耿氏在边上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她忙上前去接孩子。

    他一脸的不高兴弄的本来就有些尴尬的气氛更紧张了,我忙把孩子交还给耿氏,坐在了老十的边上,一声不出。

    我却完全吓到了:“你说什么?你怎么伤了他了?今天不是去内务府吗?”

    刚出了京没多久,他换了辆马车,这才算安生下来,而我的心还在嗓子眼上呢。

    我惊叫出来,老十这暴脾气的,怎么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现在是紧张时期,兄弟间再出这种问题,这不是要命的吗?

    我kao,这才放出话不到三天呢,他怎么都知道了?我都没敢跟老十说,怕老十觉得四哥家里人小气,不过真的很小气啊。

    四嫂一向的好脾气,四哥对她的话还是很听的,向内院走去,出门的时候还狠狠的看我一眼,让我背后一凉,老十适时的握住了我的手。

    我笑起来:“笑话你什么,这菜有人爱吃我还高兴呢,我现在就让他们去准备去,你现在喜欢吃辣的?”

    他笑着坐到我边上,中秋把水已经送到了这亭子里,看着远景,近景,喝口功夫茶,是很享受的,特别是在我家这江南山水中。

    看着这些我们全部的积蓄,我的脑门子上那叫一个瀑布汗啊,他把我们的剑也都拿了来,看着我那好久不用的承影剑,别说谁在谁身边有没有作用,那要这么说,我这把天下无双的剑,在我身边不就是一把废铁吗?

    我站起身来回的走着:“消息准不准啊?中秋真笨,这么大的事儿,你都知道了,他天天去打听都不知道,请你吃饭,不过你为啥在我家吃啊?”

    我抱着那哭的音都变了的孩子,根本不会哄,不停的摇着,孩子还是哭,可是像是没劲了一样,慢慢的睡着了。

    他笑着说:“本来我也是这么说的啊,可是她非要上你家来吃怎么办啊?她说特别想吃你那个什么菜来着,哦夫妻肺片,她说特想吃那一口,看,这不是前后脚,说她她就来了。”

    过了一会儿,孩子伸手向我,哭着说:“妈妈妈妈。”所有的人都傻了一样看着这孩子。

    正无聊的拿着本书来来回回的翻着看的时候,看到老十风风火火的冲了回来,气还没喘顺呢就对我说:“快,收拾东西,咱们今天就出京。”

    看着山下已经有些发胖的九弟妹,我俩冲她招招手,向山下走去,她向我俩迎过来,边上的小丫鬟那叫一个小心。

    老十看着我,点点头,他高兴的眼都成条缝了:“你好好休息下,刚才太急了,我想你也吓到了,我去赶车,咱们往南走,他们一时是不会追咱们的。”

    我又想去看弘昼了,可是这雍亲王府我是去不了了,唉,四嫂话都说到那份上了,再去真的是十分的不合适。

    四嫂看不过去了,怕也是听孩子哭的心烦,一把抱过了孩子放到我怀里,耿氏想说什么,让四嫂生生给看了回去。

    九弟妹撅着嘴摇摇头:“人家喜欢女儿,而且真的想吃辣啊。”

    他笑着说:“四嫂无所谓,她待见你,巴不得你没事儿过府里呢,只是这耿氏说什么你有妖法,怕你害了孩子,因为这话,四哥抽了耿氏一个嘴巴子,耿氏不干了,要死要活的。这一次交待全了吧?我要的好处是今天晚上在你家吃饭。”

    孩子到她手里哭的更凶了,还是伸着手找我,嘴里还是不停的叫着,这样子一闹我真不敢接这孩子回府了。

    我才喊完就听到九弟的声音:“喊什么呢?有你这么接待客人的吗?”

    他看我想问话,又问不出来的样子笑着说:“听说四嫂放话不让你去他们家府上了是不是啊?”

    四嫂也是一脸的愁容:“这谁知道呢,弘历那孩子已经会说整句了,可是这孩子连人都不叫。

    走到身边,九弟立马上前去扶,看着这俩一脸的幸福,真为他们高兴,九弟的孩子不少,可是没见他重视过哪个,和自己爱的人的孩子是不一样的待遇。

    “这就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我啊是来告诉你为什么说他们府里乱的,中秋打听不到吧?我知道。因为他们府里因为你的事情快闹翻了天了,那耿氏平时低调的不行,如今说什么不让弘昼跟你了,呵呵,乱是这个乱。”他是一脸的高深,我是一脸的郁闷。

    “哥,我今天仗着这肚子来你家混饭吃,你不会笑话我吧?”九弟妹冲着我微微一笑,她其实挺好玩的,就是让这些人说的大家闺秀的不行。

    我看看现在才不过四点来钟,老十都没回来呢,他怎么来了啊?

    这是咋了啊?我不知所摸的看着他忙东忙西,还交待了府里最近一段的收支什么的,我看他总算坐到床边上,却又冲我喊开了:“让你收拾东西呢,干吗呢?快点儿啊。”

    老十说着走到我背后,搂住我肩,他是不是看到我一脸羡慕的看着九弟妹那肚子了,唉,郁闷啊,郁闷大了,现在连弘昼我都见不着。

    “昨天才说的,你看你昨天一脸的沉重样子,谁敢跟你提啊,这一大早他就走了,你还说呢,着急看孩子去,连常远不见了现在才发现。”他拼命的想办法逗我开心些。

    他看我好些了,坐到我边上说:“说是三个月吧,时间不短,让去看下齐齐哈尔那边的情况,算是巡查下国境吧,皇阿玛也是重视他不是?”

    “弘昼来,让叔叔抱抱啊。”我把弘昼抱到怀里,这一岁多不足两岁的孩子一脸的兴奋看着我,呀呀的说着什么,可是谁也听不懂。

    他揉着手,我也揉着,打的太用力了,真疼:“快说,疼死了,你们那手怎么都这么硬啊。”

    “好了,还想什么呢?那孩子家乱叫,谁还管得了不成?乖乖的哦,看刚才还给吓着了。”老十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

    (无弹窗小说网)t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