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一十二章 你没这个胆子
    “没什么意思。”面对康斩的询问,南笙阴冷一笑“我只想说,只要我们手上有筹码,就算四位前辈失败了,也依然可以占据主导地位,杨开会不会因为他们而投降我不知道,估计多半不太可能,但我们却可以全身而退,康公子也见识到他那件玄级秘宝的威力了,他要是下定决心把我们留在这里,谁能挡得住?”

    康斩神色一变,细细品味南笙的话,也不禁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

    可以看得出来,杨开确实是很在意凌霄阁这批人的,否则也不会跟自己商量,以他的性子,谁若敢拦路,只怕早就不容分说打了过来。

    以这些人为筹码,逼迫杨开就范么?再不济,也可以从容退去!

    “康公子不会还在顾虑你与杨开的口头约定吧?”南笙看出他的犹豫,讥笑一声。

    康斩面色难看,并未否认。虽然刚才的约定只是口头上的,但是对于中都的公子来说,还是及其在意自己的承诺的,既然和杨开说好了,不动凌霄阁的人,若是自己出尔反尔,只怕不妥。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啊康公子,难道你就想看着杨开用那件秘宝将我们这里的人全部留下来?”南笙趁热打铁,继续劝说。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向楚也道:“康公子,还请三思,或许你觉得我们这样做是想公报私仇,我不否认痛恨杨开到了极点,但我与南大哥也是为了所有人做打算。”

    深深地吸了口气,康斩的犹豫转为坚定,点点头道;“就这么办吧!”

    他也实在是怕了杨开,对四位神游境并不报什么期望。

    南笙和向楚闻言大喜,神色振奋起来。

    自参与夺嫡之战到现在,他们总算是抓到一次机会,能够好好报复杨开了,自然心中快意。

    “不要做得太狠,抓两个人就行了。”康斩皱了皱眉头,吩咐一声。

    “好。”南笙点点头,狞笑一声,目光在凌霄阁众人身上扫视着,伸手指了一位凌霄阁上一代的弟子,立马便有人冲进去将其抓了出来。

    那师叔也没有反抗,甚至还制止了年轻一代弟子的蠢蠢欲动,冲众人缓缓摇头。

    眼下敌强我弱,真要打起来,他们这些人全军覆没在这里也不奇怪,忍一时风平浪静。

    看到凌霄阁众人居然没有反抗,南笙和向楚不禁露出一抹失望失色,鄙夷地唾弃一声:“孬种!”

    康斩眉头一皱,心中不喜他们这样刺激凌霄阁的人,却也没多说什么。

    南笙的双眼继续在人群中游荡着,寻找适合的目标,忽然察觉到一道狠戾的目光朝自己望来,不禁冷笑一声,指着那人道:“把他也抓过来!”

    话音落,便有南家强者将那年轻一代的凌霄阁弟子擒了过来。

    这人看着年纪不大,甚至比杨开还要小一些,实力也不算多高,只有真元境五层,显然资质不错。

    正是因为这个,南笙才选择了他。

    一老一少,两个凌霄阁弟子被擒到南笙面前,那老一代的弟子倒是神色平和,不卑不亢,反倒是那小一点的弟子,却是嘿嘿冷笑,倔强而傲然地注视着南笙。

    “眼神不错!”南笙点点头,忽然甩手就是一巴掌打了出去。

    啪地一声,那年轻弟子脸上多了一道五指印,牙齿磕飞了一颗,嘴角溢出鲜血,被打的脑袋一偏。

    转过头,依然用那种阴狠的目光盯着南笙,一言不发。

    南笙额头上青筋跳动着,万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硬气,心中恼火,又是一巴掌甩出去,冷笑道:“不知所谓!”

    两巴掌甩下来,那年轻弟子的脸颊肿起老高,一嘴的污血,但那一双眼睛的神色却依然没有丝毫改变,甚至都没有流露出胆怯,只有一种可杀不可辱的坚决!

    康斩不禁微微动容,似乎对凌霄阁这个弟子的表现很意外。

    “你叫什么?”康斩询问一声。

    那年轻弟子淡淡地瞥了一他一眼,傲然道:“苏木!”

    “苏木……”康斩深吸一口气,喃喃一声,点头道:“凌霄阁,果然非比寻常。”

    一个普通的年轻弟子都有这等骨气,其他人呢?这些人,恐怕即便将他们杀了,他们也不会屈服求饶吧?

    不知道为什么,康斩很确定这一点。

    苏木冷笑道:“你们也就只能在我面前耍狠了,待会等我杨师兄出来,你耍个给他看看!”

    康斩脸色一黑,诚如苏木所言,他确实不敢在杨开面前耍狠。

    南笙更是恼羞成怒,狠狠一脚踹向苏木的膝盖,苏木没有反抗,应声跪倒在地,下一刻,南笙狂风暴雨般的巴掌便扇了下来。

    康斩甚至没来得及制止,苏木便又被扇了十几次。

    啪啪啪的声响,是如此的刺耳。

    凌霄阁所有人都没有动,只有那呼吸声渐渐地粗重起来,每个人都双目赤红,如吃人的猛兽般,盯着南笙不放。

    沉默平静的氛围,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夕,让康斩不寒而栗,连忙怒喝道:“够了!”

    南笙这才停手,喘了一口气,伸手捏住苏木的嘴巴,抽出身旁一人的利剑,横在苏木的脖子上,冷森森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没这个胆子的。”苏木一嘴的鲜血,却在冷笑讥讽,仿佛嫌弃自己活的够长了。

    南笙的神色陡然变幻,尤其的精彩,神色犹豫挣扎着,手上的利剑慢慢加重力道,在苏木的颈脖上拉出一道殷红的血线,却始终没胆量直接切下去。

    杀苏木,不费什么事。

    但紧接而来杨开的报复,南笙就得考虑是不是能承受得起了。

    反倒是苏木,神色笃定,不见丝毫恐惧,他认定了南笙及其惧怕杨开。

    “放开他吧。”康斩深吸一口气,缓缓摇头,南笙这人看着狠戾,实则也只是个知道捏软柿子的脓包。

    南笙的拳头紧握着,牙齿咬得嘎嘣响,有心一剑杀了这个挑衅自己不知死活的人,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康斩这话,顿时让他有些骑虎难下,放了他,就等于是承认自己没有胆量,身为一等世家的公子,南笙哪丢得起这个人?

    面色一狠,手上的利剑划出一道弧线。

    噗地一声,鲜血飞溅出来。

    苏木的右胸,被利剑洞穿。

    南笙的面色狰狞着,将苏木狠狠地丢到地上。

    凌霄阁众人大惊失色,连忙冲向前来,将其扶起。

    “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南笙唾了一口唾沫,脸皮抽搐着。

    “你混蛋!”康斩也呆了,怒喝一声,卷起一脚就踹在南笙的身上,将他踹了一个踉跄。

    刚才南笙打苏木,他没有怎么制止,毕竟那是外伤,就算打得再凄凉,也不会伤筋动骨,养些日子就好了,在杨开那里也说得过去,可现在,这一剑捅下去,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但也可以看得出来,南笙下手的时候犹豫了。

    他选择的是苏木的右胸,若是左胸心脏所处的位置,苏木恐怕会立刻毙命!

    叫嚷声,怒骂声从凌霄阁众人的口中传了出来,更有许多,疯狂地朝一旁的向南两家的武者发起攻击。

    “都他**不准反抗!”康斩冲向南两家的武者咆哮着,急步走上前去,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颤抖着手倒出一粒丹药,直接塞进了苏木满是血沫的嘴中。

    这期间,康斩也被凌霄阁的人猛攻了几下,所幸他身上穿戴了防御力不弱的宝甲,倒没受伤。

    察觉到他的用意,围聚在苏木身边的众人没再为难他,几位师叔更是赶紧替苏木运功化解药效。

    哗……

    一声脆响,忽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康斩扭头看去,赫然发现那一件玄级中品秘宝制造出来的禁制结界伴随着响动,化为点点光芒消失不见。

    漫天的风雪,消弭无形。

    在结界的正中心位置,杨开和之前的那个女子裹着一股寒风,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在他们附近,有四具冰雕一般的东西,摆出各种千奇百怪的造型,静静地矗立在那。

    那是属于康家秋家的四位高手!

    透过四具冰雕脸上僵硬的表情,似乎可以看出他们在被冰封之前是如何的不敢置信。

    康斩不禁头皮一麻,脚底板都有些抽筋。

    虽然他隐隐觉得四位神游境是拿不住杨开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围聚在结界四周的武者们,一见到杨开和苏颜的身影,皆都往后退去,一脸的惊骇恐惧。

    他们这些人中,已经没有多少高手了,即便有神游境,也只是四五层的而已。

    八大家出身的强者都被冻成冰雕了,他们哪还敢生出对抗的念头。

    为首的秋自若面色发白,嘴唇哆嗦着,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惊悚感。

    杨开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会死,不过他们若想从里面出来,最少也要半天时间。”

    秋自若无意识地点点头,牵强笑道:“多谢九公子手下留情!”

    杨开微微颔首,不再多说。

    那四人毕竟是中都八大家的人,给他们个教训,打伤他们都可以,甚至打成重伤,打残了都没关系,唯独不能杀。

    有时候,该手下留情还是得手下留情,正是因为这个,杨开才让苏颜留了他们一命,相信就算他们破开冰雕脱身,也得调养一两个月。()

    (无弹窗小说网)t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