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她是女子
    神秘高手的事,地魔并不清楚,当下好奇地询问起来。

    </p>

    杨开简单地将两次与其交手碰面的过程说了一遍。

    </p>

    地魔听完之后,也是觉得有些惊诧,愕然地望着梦无涯:“连你都没看出那家伙的底细?”

    </p>

    梦掌柜缓缓摇头:“那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息,隔绝了外人的查探,我估计就算是神游之上想要窥探也相当不容易,这个人如果想隐藏自己,无人能寻觅。”

    </p>

    “厉害!”地魔赞了一声,又嘿嘿轻笑:“不过从这家伙与影九和少主交手的情况来看,他本身的实力似乎也并不是太出色。”

    </p>

    在丹房附近,那人吃了影九一击影舞杀,受了点轻伤,在破镜湖上,杨开一剑袭去,那人也没能全部避开,如果实力真的高深到梦无涯和地魔这种程度,根本不会出现这些情况。

    </p>

    杨开微微颔首:“但也不差,绝对是个高手。”

    </p>

    “少主想要怎么做?”地魔神色振奋,狞笑不已。

    </p>

    “我先说好,这事别指望老夫插手。”梦无涯看了杨开一眼,“老夫会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要保护凝裳那丫头,战城这乱七八糟的事,老夫一概不会管的。”

    </p>

    说完,又嘀咕了一句:“老夫一大把年纪了,可没脸面插手年轻人的事。”

    </p>

    “没要你插手。”杨开轻笑一声,“我只是想问问两位,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将那人从暗处揪出来。”

    </p>

    梦无涯微微摇头。地魔也顿时哑火。连梦无涯拿那个人都没办法,地魔可不敢打什么包票,除非那人再一次出现在杨开府,才有一线可能的机会,但上次已经打草惊蛇,只要那人脑子还正常,短时间内应该都不会再有行动。

    </p>

    “少主。那人的信息一点都没有,老奴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地魔嘿嘿讪笑。

    </p>

    “信息……倒是有一个。”杨开沉吟了下忽然道。

    </p>

    “什么?”梦无涯和地魔同时朝这边望来。

    </p>

    “她是女人!”杨开的目光深邃。

    </p>

    “你怎么知道?”梦掌柜皱了皱眉头。

    </p>

    杨开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缕青丝。放在两人面前道:“这是我在破镜湖从她身上斩下来的。”

    </p>

    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不知道她的头发。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两位修为精湛,见识渊博,有没有见过这种颜色的头发?”

    </p>

    梦无涯和地魔同时朝那一缕青丝望去,都不禁神色惊愕。

    </p>

    因为这一缕青丝,与一般女子的头发完全不一样,一般人,无论男女,头发全都是黑色的,可是这一缕。却是淡蓝色的。

    </p>

    犹如清澈的湖水般,柔顺光滑,唯独这发色有些特立独行。

    </p>

    怔了那么一瞬之后,梦无涯和地魔竟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面上涌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p>

    杨开察言观色。暗暗猜测他们怕是想到了什么。

    </p>

    沉吟了一会,梦无涯才道:“我不知道这女子是谁,也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发色的人,但我估计跟她修炼的功法和体质有关。杨开,不要小觑了这个人,这个女子可能来历不凡。”

    </p>

    梦无涯话中有话。虽然没有点破,但杨开还是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p>

    他也根本没有小瞧对方的意思。

    </p>

    地魔却是忽然嘿嘿贼笑起来:“少主,如果这缕头发真是从那人身上斩下来的,那老奴可能会有办法找到她!”

    </p>

    “哦?”杨开闻言大喜,“有把握?”

    </p>

    “桀桀……追魂索命可是老奴的拿手好戏!有这一缕自她身上斩下的头发,她在老奴面前根本无所遁形!”地魔信心百倍。

    </p>

    “邪法魔修!”梦无涯轻哼一声。

    </p>

    地魔非但不以为意,反而笑得更愉悦了。

    </p>

    杨开也不在乎他到底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把那神秘女子找出来就行,急问道:“需要多久?”

    </p>

    “十天左右可以准备好,不过也得看机缘,若是那女子不靠近老奴,老奴也寻觅不到她的踪迹!”

    </p>

    “那就尽快准备吧!”杨开沉声道。

    </p>

    不管那女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接近丹房,既然第一次没有成功,肯定会来第二次,而且从她在破镜湖中现身的事情来推断,这个人绝对是个胆大妄为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的人,这样的人自信,自大,不会因为一点小挫折而退缩,等她想到办法完全隐藏自己的气息之后,必定会再次光临。

    </p>

    等到她下一次光临,便是自投罗网的时候!

    </p>

    将那缕淡蓝色的头发交给地魔,杨开匆匆离去。

    </p>

    在炼器房附近寻到正在忙碌的秋忆梦,和她暗暗交代了几句,没人知道杨开跟她说了什么,只看到秋忆梦神色激动,态度坚决,反驳不已,甚至还双手拉着杨开的胳膊,怎么也不松开。

    </p>

    秋大小姐很少会做出有失礼仪的事,出身的高贵和良好的家教让她具备超出旁人的教养,大庭广众之下拉着杨开不放,似乎杨开对她始乱终弃了一般,惹得过往武者侧目不已,暗自揣测。

    </p>

    最终,杨开还是挣脱了秋忆梦的束缚,大步离开,徒留下秋大小姐一人,满面担忧又一脸愤怒地跺脚不已。

    </p>

    “秋小姐,我师弟怎么了?”蓝初蝶刚炼化完一件秘宝,出来透透气,恰好瞧见了这一幕,不禁有些好奇。

    </p>

    “没什么。”秋忆梦很快收敛好神色,缓缓摇头。

    </p>

    蓝初蝶微微一笑,也不再多问,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没资格接触太多高层的秘密。

    </p>

    另一边,胡家姐妹依窗远望,也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p>

    “看到没?这臭男人就是色痞一个,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跟那姓秋的女子打情骂俏,真不要脸,小妹你小心点,别着了他的道!”胡娇儿一边咬牙切齿一边警醒自己的妹妹。

    </p>

    胡媚儿手托着香腮,神游九霄,恍若未闻。

    </p>

    看到自己妹妹这幅花痴的模样,胡娇儿不禁摇头叹息,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捏住妹妹小巧的鼻子,左右晃了晃:“修炼啦!”

    </p>

    “哦。”胡媚儿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p>

    虽然血战帮和风雨楼是稍后来投靠杨开府的,但在丹药供给上面,秋忆梦依然没有亏待他们,有了丹房里提供的玄丹帮助,胡家姐妹的修为进展比以往要迅速很多,这还没几天时间,同气连枝神功便又快有突破了。

    </p>

    而且服用了那些丹药之后,胡家姐妹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内部似乎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变得比以往更加容易吸收天地灵气,经脉更加坚韧稳固,功法运转起来也比以往要迅捷。

    </p>

    杨开的资质和强大让她们感到了压力,知道如果不努力的话只会被他远远地抛在身后,在修炼一道上自然不敢有什么松懈的地方……入夜,战城正东方,杨威府。

    </p>

    正在炼化刚入手几天的玄级秘宝的杨威,忽然听到外面有一阵敲门声,眉头不禁一皱,朗声询问:“什么事?”

    </p>

    “大少,有人来访。”孟家孟善衣的声音从外传来,声音中透着一股奇怪的感觉。

    </p>

    “什么人?”杨威的目光闪了闪。自己在炼化玄级秘宝,孟善衣不是不知道,若不是来人的身份非比寻常,他断然不可能来打扰自己。

    </p>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孟善衣的语气变得这么怪?

    </p>

    “我想,大概是杨开!”

    </p>

    “老九?”杨威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许,也是有些不可置信的味道。

    </p>

    很快,房门被打开了,杨威一脸肃容地出现在孟善衣面前,背负着双手问道:“真是老九来了?”

    </p>

    孟善衣苦笑:“我没看清,但他身边的是影九前辈,我想,除了杨开出行之外,影九是不可能跟随的。”

    </p>

    杨威的神色一凛,点点头:“既然影九在这,那就肯定是老九了。”

    </p>

    顿了顿,轻笑着道:“这般大胆行事,老九还是让人看不透。”

    </p>

    虽说自己在破镜湖夺宝战中有意示好,但说到底两人还是对手,杨开敢只带影九就跑到自己府上,这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p>

    “大少,这是一个机会!”孟善衣声音低沉,面上蠢蠢欲动,“以杨开自夺嫡之战开始到现在的表现来看,他未来必定是比二少爷还要强大的敌人,不妨趁他今夜孤军深入……”

    </p>

    说着,手上比划了一个手势。

    </p>

    杨威冷笑一声,缓缓摇了摇头。

    </p>

    “大少!”孟善衣的语气急促起来,显然不理解杨威为什么不把握这么好的机会,“成大事不拘小节啊!现在不让他出局,恐怕就没机会了。”

    </p>

    从一开始的不被任何人看好,到现在的声望如日中天,夺胜呼声日益高涨,杨开府的变化和发展几乎是惊人至极。

    </p>

    他的优势,正在一步步地扩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优势将会越来越大,直到吞并消灭所有的敌人,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p>

    孟善衣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天,他是杨威的盟友,怎能不着急?

    </p>

    但大少却放着眼前的大好机会不利用,似乎在顾忌什么兄弟之情,简直愚昧至极。

    </p>

    “我自有计较,不用多说了!”杨威摆了摆手,大步离去。

    </p>

    孟善衣郁闷,苦笑不已,想了想,神色忽然坚毅起来,转过身,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rq</p>

    ()f

    (无弹窗小说网)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