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这下麻烦了
    想起少主,中年人的神色就有些复杂。

    其实说起来,自己与少主之间的关系在本质上并没那么和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以神魂之体,企图夺舍他的身体,不曾想被他克制,种下神魂烙印,反被控制。

    随后就过上了一段为人奴役的日子,那段时间,中年人表面温顺,忠心耿耿,实则无时无刻不想脱离少主的奴役,恢复自由之身。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年人也逐渐发现了少主身上隐藏的巨大潜力,虽然他的记忆并没恢复多少,可还是有眼力的。

    少主,不同于一般的武者,他身上笼罩了各种各样的神秘光环,即便是与他日夜相处,朝夕相对,中年人也未能看透这些神秘之处,反而越来越迷惘,才让他渐渐地收敛了小心思,暗暗期待少主的成长。

    再然后,在困龙涧下找到了这具魔体,少主更是很放心地让自己的神魂入主其中。

    说实话,那个时候自己是有些担心的,担心少主猜疑自己,如果他不允许自己入主现在这具魔体,那自己真的很可能会记恨他,想法设法地摆脱他的控制。

    所幸,少主允许了。

    这让当时的自己感激涕零!

    仔细想想,少主似乎待自己也不错,就为了这具魔体,自己也该多帮帮他,毕竟,自己的神魂中还有他的烙印,若是惹毛了他,只有灰飞湮灭一个下场。

    打定主意。中年人神色坚定起来,不再迟疑。

    不过……这么孤身一人过去,似乎有些不妥啊,万一少主问将起来,难不成告诉他自己在苍云邪地流连忘返,忘记刻在石壁上的约定了么?

    皱眉沉思了一下,中年人连忙将自己浩瀚的神识力量散开。

    本意也只是想看看附近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借口。但当神识铺散开之后,中年人的神识力量竟陡然波动了那么一瞬,似乎在远方的某一处。有一个熟悉的神魂波动传了过来。

    “咦?”中年人的神色不禁惊疑,遥望了那边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嘿嘿低笑一声,身形一晃,裹着一股黑芒,闪电般逝去。

    百里外,一群人正在仓皇逃窜。

    人数不多,也不少,足有三十人左右,但领头的一人也只有神游境四层而已,余下的也没几个神游境高手坐镇,大多都是真元境武者。

    在他们四周。好些道身影正在急速飞驰,将这群人团团包裹,可也没有立刻下杀手,只是这么寸步不离的跟随着。

    而这些跟在一旁的武者们,似乎也不是一批人马。共有好几批。这几批人马之间也在互相警惕。

    “这些人可真够讨厌的,跟了我们十几天也甩不开!”人群中,一个面容俏丽的少女一边飞奔一边抱怨。

    “这下麻烦了。”她旁边的一个男子苦笑一声,“这个样子我们怕是到不了战城的。”

    “师兄,我们怎么办呀?”那少女焦急询问。

    “走一步看一步吧。”那男子显然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跟在师门长辈身后飞驰。

    两人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神色清冷的女子靠了上来,这女子身段纤细苗条,腰身婀娜多姿,单看样貌,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但让人感觉奇怪的是,这个女子的一双芊芊玉手,却是被白带缠绕着,根本看不见她那一双手是什么模样。

    不但她如此,这一群人当中,有很多人都是用白带将双手缠绕住了,似乎那些人的双手上隐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陶师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此分开吧。”那女子的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寒光,这些天被追逐下来,她也动了真火,“那些人的目标是我们鬼王谷,我们分开的话,他们就不会找你们宝器宗的麻烦了。”

    陶阳闻言摇了摇头:“冷师妹,你想的太简单了。你真以为他们这些人是盯着你们鬼王谷去的?”

    “虽然不全是,但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冷珊神色一黯,她不是笨蛋,自然知道那群人追着不放,更时不时地口出威胁之言,却没有直接攻击的最大原因是不想得罪宝器宗。

    鬼王谷只是他们的名正言顺的借口而已。

    这次,恐怕是做错了!

    几个月前,夺嫡之战的消息传到苍云邪地,鬼王谷这些人自然也听到了风声。

    和陈学书那些人一样,当冷珊听到杨开的姓名之后,也是有些疑神疑鬼,不知这个杨家最小的公子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位。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这才确认下来。

    冷珊在鬼王谷的身份不低,当下便上言请求鬼厉允许她带领宗门之人参与夺嫡之战。

    鬼厉拒绝了。

    鬼王谷毕竟是苍云邪地的宗门,弟子贸然离开苍云邪地,肯定没什么好下场,中都杨家的夺嫡之战,他哪里敢参加?

    不但拒绝,还将冷珊关了紧闭,责令她不到神游境绝对不允许出来。

    后来,师兄沈奕和程英将她偷偷放了出来,三人集结了一批当初在凶煞邪洞内受过杨开恩惠的师兄弟,偷偷离开了鬼王谷,赶赴中都。

    只为报当初杨开以一己之力,三番五次的救命之恩。那一次在凶煞邪洞中,如果没有杨开,这些鬼王谷的弟子早就死了千百遍。

    但鬼王谷弟子的标志实在太明显了。

    那一双惨白毫无血色的鬼手,一旦被人看到,就会知道他们出身邪宗,邪宗之人在外面游荡,被人杀了也就杀了。

    所以众鬼王谷子弟便将自己的双手用白布缠绕了起来,虽然看着怪异,好歹也能隐藏下身份。

    这批年轻人除了冷珊离开过一次苍云邪地之外,其他人根本没出过远门,出了苍云邪地,顿时如无头苍蝇一般躲躲藏藏。

    最后想了想,沈奕决定先去宝器宗找陶阳,利用宝器宗的掩护,一起前往中都。

    在他想来,宝器宗的陶阳等人,肯定也会去帮杨开的。

    陶阳早就接到了杨开的信使传信,无奈说服不了宗门里的长辈,单靠他们几个与杨开认识的师兄弟,去了也出不上多少力。

    鬼王谷众人抵达宝器宗的时候,陶阳正焦头烂额,看到冷珊和沈奕等人,大为欣喜,连忙安排他们在宝器宗悄悄地住了下来。

    接下来一段时间,冷珊等人与陶阳每日软磨硬泡,轮番轰炸宝器宗高层人员,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说动师门长辈。

    连忙出发。

    才走出宝器宗,便被几批人马盯上了。

    宝器宗外,每一天都热闹非凡,正如药王谷的情况一样,前来请求炼器的武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这几批人马有些不太寻常,他们只跟踪,居然也不上来答话,让人非常在意。

    被他们追踪了一天之后,宝器宗的一位神游境高人按捺不住,直言询问。得知这几批人马居然是杨家几位公子派出来,拉拢他们加入的说客。

    药王谷的一群人已经被杨开收编,宝器宗这些精通炼器的高手自然就成了香饽饽。

    无论是杨诏,杨亢,杨慎还是杨影,甚至是杨威,都各自派出人手。

    陶阳等人哪会答应他们的拉拢?

    拒绝之后,这群人也不着急,一边互相警惕彼此,一边不依不饶地跟随,摆明了就算我无法拉拢,别人也别想得逞的态度。

    这么跟了几天时间,终于让那些人找到了机会。

    鬼王谷的一个弟子不小心暴露了身份,顿时让那几批人蠢蠢欲动。

    “伍先生,只要你能交出鬼王谷的那几个人,我等定不会与贵宗为难,毕竟贵宗炼器之术独步天下,说不得以后还要麻烦一二!”左侧的一批人马中,一个神游境六层高手笑眯眯地说道。

    这句话顿时让其他人附和起来,都是点头称是,纷纷表明自己的态度,明里暗里地暗示,只要宝器宗能把鬼王谷的人交出来,就不会将他们勾结邪宗的事情传扬出去。

    领头冲在最前方的伍岩轻哼一声,不愿搭理。

    他何尝看不出这批人的用意?正因为看出来了,所以才万分鄙夷排斥。

    “陶阳!滚过来!”伍岩一肚子恼火没处发泄,冲后面吆喝一声。

    陶阳脖子一缩,立马屁颠屁颠地冲到前头,恭声问道:“师叔,有什么吩咐?”

    伍岩嘿嘿冷笑两声:“你小子,长大了,胆子也肥了啊?鬼王谷的人你也敢接纳,你让师叔说你什么好?”

    伍岩也是在前几天那个鬼王谷弟子露出马脚之后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的。

    要是早知道,宝器宗的高层怎么会让冷珊等人住进宗门里?

    陶阳不以为意,嘿嘿笑道:“生死之交啊师叔,我和赵蓉师妹几个人上次去凶煞邪洞的时候,多亏了他们照顾,要不然师侄等人恐怕早就魂归西天了。”

    伍岩一瞪眼:“照顾你的人不是杨开么?怎么又变成鬼王谷的人了,你到底哪一句是真话?”

    “都照顾了,都照顾了!”陶阳一副没正经的模样,“再说了师叔,咱们宝器宗就跟药王谷一样,打开大门做生意,四海五湖皆朋友,什么邪宗正宗的,我们会在乎这个么?”

    “哼!反正你惹出来的麻烦,自己给老夫解决了,要不然,这次回去之后就把你逐出宗门!”

    “别啊师叔,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么?”陶阳顿时神色苦闷。

    “你最好能想到办法。”()

    ()c

    (无弹窗小说网)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