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谁收获最大
    一路行来,府邸中碰到的人皆都神色古怪地冲杨开打招呼,尤其是万花宫的四个少女,每个人在看杨开的时候,眼神里都有一种别样的意味。

    蓝初蝶同样嘻嘻笑着,笑容暧昧非常。

    杨开的神色一丝不苟,也懒得去解释什么,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

    “开少,这日上三竿,你起的真够早啊,怎么不在被窝里多休息休息?”霍星辰不知从哪蹦跶了出来,鬼祟地笑着,挤眉弄眼道:“这几天怎样?”

    “什么怎样?”杨开一脸茫然。

    “嘿嘿,你跟我就别装了。”霍大公子一脸我早就看穿你的表情,猥琐至极,压低了声音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还一连呆了五天,难道没发生点什么?”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杨开摇了摇头,装傻充愣。

    “算了,我明白。不过开少,本公子现在还真有点佩服你了。虽说我阅女无数,可还从没试过接连五天不下床,这方面你比我厉害,改天咱们得好好探讨下才成。”霍星辰脸上洋溢出真诚的笑容。

    “懒得理你!”杨开撇撇嘴。

    “你们在嘀咕什么?”秋忆梦正好从前面走了过来,待看到杨开之后不禁轻哼一声,面色不悦,冷声道:“身为参与夺嫡之战的公子之一,杨开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温柔乡,英雄冢,这点你比我清楚。”

    杨开皱了皱眉,道:“我自然知道。无需你提醒。”

    秋忆梦张了张嘴,还是把下一句话给咽了下去,她已经摸清了杨开的脾气,自然不会再去指责反驳他,这一次的事给他个提醒就行了,再说的话,这臭男人恐怕要恼羞成怒。直接翻脸。

    “见过开公子!”秋忆梦旁边有一个长相俊美,看起来英俊潇洒的年轻人,等两人说完之后这才上前见礼。表现的也相当谦虚恭敬。

    “这位是……”杨开狐疑地打量着他,这人看着面生,自己似乎根本没见过。

    “天元城的少城主柳飞生。上次跟你说过。”秋忆梦解释了一句。

    柳飞生面含微笑,态度谦和,道:“承开公子接纳,天元城上下万分感激。”

    杨开看着他,淡淡地点点头:“姓柳,跟柳家什么关系?”

    “不敢高攀。”柳飞生苦笑一声。

    秋忆梦道:“说没关系那也没关系,说有关系,其实还是有一点关系的。八大家这几百年与外界的势力都或多或少有些联系,柳公子的家族本来应该也是柳家的一个旁支,不过在百年前因为一些事情被逐出了柳家。真的算下来,柳轻摇应该是他堂兄。”

    柳飞生神色微微有些凄楚,姿态也是放得极低:“被逐之人,不敢再提柳家,这百年来。我们一直以重回家族为目标在奋斗着,如今家父虽然已成为一城之主,但还没到被接纳的程度。”

    霍星辰嘴角挑起,微笑道:“跟着开少就行了,如果你们能辅助开少赢得这一次夺嫡之战,我想柳家应该可以再把你们接纳回去。”

    听他这么说。柳飞生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抱拳道:“那就借霍公子吉言了,我天元城上下必定唯开公子马首是瞻!”

    杨开微微点头,也没太多表示,只是望着秋忆梦道:“我八哥现在败了么?”

    秋忆梦讶然地回望着他,轻笑一声:“你也早看出来了?”

    “当然,如果药王谷那一批人不出现,可能我八哥还能继续撑一段日子,但药王谷那批人的到来,肯定让我的几个兄长感觉到了危机,这个时候他们要是再不取得一些胜利,只怕没人再敢去投靠他们了。”

    “恩,如你所说,杨泉已经出局了。”

    “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夜晚!”

    秋忆梦将所有的情报娓娓道来。

    药王谷三十多位炼丹师的出现,确实让杨家的那几位子弟慌了一阵,他们一方面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来打响自己的声望,另一方面,也在想办法遏制药王谷这些人给杨开带来的帮助。

    前天夜晚,杨诏,杨亢,杨慎,杨影四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杨泉府。

    杨泉府上只有一位神游境八层的血侍,除此之外,只有杨泉母亲娘家的一个二等势力作为盟友。

    绝对劣势,他根本守不住。

    一番大战,杨诏得了令旗,而杨慎擒住了杨泉,至此,第二位杨家子弟在夺嫡之战中出局。

    “那一晚的战斗说起来也有意思。”秋忆梦抿嘴笑着,“与其说是他们在攻击杨泉,不如说他们在自相残杀。杨泉府的防备,在第一波攻击就已经瓦解了,除了那位血侍护着杨泉本人之外,其他人基本没有还手之力,几乎可以用溃败来形容。”

    “而且,你的四位兄长结成了两个阵营互攻,都各有损失。杨诏和杨亢是亲兄弟,杨慎和杨影也是亲兄弟,可谓是针尖对麦芒啊。”说着,大有深意地望了杨开一眼,“不过,你猜猜这一次的战斗,是谁收获最大?”

    霍星辰也面上含着微笑,等待杨开的答复,似乎是认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杨开冷笑一声:“他们一边收获令旗,一边收获我八哥,但这些收获,差不多只能与他们互相攻伐的损失持平,他们真正收获的,只不过是这一次胜利带来的声望而已。若论收获最大的,除了我……还能是谁?”

    秋忆梦和霍星辰面上的微笑渐渐收敛,都是惊愕而又诧异地望着杨开,显然没想到他居然洞悉先机到了这种程度。

    那柳飞生也是一脸震惊,没来由心中生出惊恐,他赫然发现尽管自己已经高估了杨开,却还是不够。

    “你知道?”秋忆梦迟疑地询问,“你怎么知道的?”

    “你说呢。”杨开微微一笑。

    秋忆梦顿时醒悟了,想起前些日子,大家探讨杨开为什么不趁势追击坐大坐强的时候,杨开曾经说过,自己不愿意木秀于林,但还有一个原因,当时他没说,只是告诉大家等些日子就明白了,现在说出来只会被人认为自大。

    原来当时他就已经想到了。

    “要不是我知道你待在屋内五天没出,只怕我会以为有人提前跟你说过这些。”秋忆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苦笑道:“你这男人,果真让人无力招架,不错,收获最大的依然是你,虽然你没得到令旗也没得到人,甚至这次的事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但你依然收获了一位血侍!”

    “杨泉府上那位血侍在杨泉出局之后,主动来投靠了!”秋忆梦沉声道,“那位血侍的实力,不比屠峰和唐雨仙差。”

    “受伤了吧?人在哪里?”杨开连忙询问。

    血侍是无比忠臣的一个团体,杨泉都已经被打出局了,跟在杨泉身边的那位血侍又怎么可能平安无事,他没战死当场已经算是实力强劲了。

    “重伤,正在疗养,一两个月内是没办法发挥出战斗力的,不过我想以你的神奇手段,想治好他也不费什么事对不对?”秋忆梦轻哼一声,至今她都没想明白,杨开到底给曲高义和影九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让他们能在一天之内完全康复。

    甚至那一夜曲高义再次重伤之后,第二天又是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就算有这种神奇的灵丹妙药,也该是无比珍贵的吧,怎么能这么肆无忌惮地使用?

    “等会我去看看他。”杨开轻轻点头。

    “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那位血侍不去投靠其他的公子,唯独只选择了你?为什么你早在十天前就能断定,杨泉出局之后,这位血侍会来找你。这其中不可能没有原因的吧?”秋忆梦接连发问,显然心中有不少疑惑。

    血侍堂那一次的风波,只在杨家高层和诸位公子之间有流传,其他人并不知晓,秋忆梦当然也不太清楚。

    她哪里会知道,杨开当初冒着巨大的风险,选择起用伤到根基的曲高义和影九两人而得到了整个血侍堂的尊敬?

    得到了血侍堂所有强者的尊敬,当跟随的公子出局之后,这些血侍不选择杨开,还能选择谁?

    “无可奉告。”杨开咧嘴一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以后出局的血侍,都会来我府上。”

    语气自信,神情张狂。

    秋忆梦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随着那些公子的出局,一位又一位实力强横的血侍汇聚到杨开府,不禁面露骇然。

    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没有哪位杨家子弟能够将所有的血侍尽数揽于麾下。

    如果事情真的如杨开说的这般发展,那他不啻于创造了一个奇迹。真到了那时候,有这么多血侍在此,杨开又怎么会败?他等于已立于不败之地,到时候还剩下的敌人,就只能祈祷杨开别去进攻他们了。

    “我突然有些同情你的那几位兄长了,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秋忆梦苦笑一声。

    “夺嫡之战,本来就不公平!如果真的公平,杨铁和杨泉又怎会这么早就出局?”杨开冷哼一声。未完待续)()

    〖^~书^网∷Ww.qm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