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影舞杀,黑暗中的幽灵
    向楚一眼就看出杨诏的口是心非,虽然是在斥责南笙,但显然也无比赞同南笙的观点,只是碍于情面才不得不那般说几句。

    这个时候就必须有人再添油加火,才能让外人看起来,是别人在帮他下定决心,日后说起来,别人也不会评价他不顾兄弟情面。

    所以向楚才敢继续怂恿提议。

    是个口蜜腹剑的主!向楚本身是这种人,自然能洞悉杨诏的想法。

    果不其然,杨诏看似为难地沉思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点头道:“恩,向兄说的不错,二哥我对老九也已经仁至义尽,既然老九不卖二哥这个脸面,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偏过脑袋,笑吟吟地看着杨慎,杨诏微笑着道:“老九不现身,老六,你自己去取令旗吧。”

    杨慎正满面笑容地准备看好戏,听杨诏这么一说,不禁怔了怔。

    旋即醒悟过来,自己居然在不着痕迹之中一头栽进了二哥的陷阱里,一时间悔得肠子都青了。

    刚才杨诏与他商量,他们一个要人,一个要令旗。

    现在杨开不出现,那也就只有令旗可以夺了,自然该有杨慎这边出人去抢。

    察觉到杨诏的用意,杨慎面上的笑容缓缓收敛,变得凝重起来。

    杨诏继续笑道:“你自去拿,二哥保证不打你主意就是。”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见得杨诏的诚意。杨慎皱眉思量了一会儿,点点头道:“那就多谢二哥承让了。”

    目光在自己带来的人群中转了一圈,随手指了一个神游境四层的武者,道:“进中殿,将那令旗拿出来。”

    这人是杨慎母亲娘家来的助力,也是出身一等势力,实力不算太弱。也不能算太高。见杨慎指着自己,他不禁神色一苦,为难至极地望了一眼站在中殿前方的曲高义。

    血侍堂高手的大名。威慑天下!

    “怕什么。”杨慎轻喝一声,“老九身边这两位血侍都是重创未愈,伤了根基。连平日的三成实力也发挥不出,更何况,他们还受杨家族规牵制,不能主动出击,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自然不会打你。”

    “我拿令旗他们也不管?”那神游境四层眼前一亮,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毫无顾虑了。

    “这自然不可能。”杨诏摇了摇头,“他们只负责被动反击,你去抢令旗他们自然会阻拦。不过只要你速度够快,拿了令旗便跑出来,我想以他们现在的状态,也拦不了你。”

    “还不快去!”杨慎不耐烦地喝道。

    那神游境四层高手面上一片无奈,硬着头皮走出了人群。一边警惕地注视着曲高义,一边将神识放到极限,企图寻找到影九的藏身位置。

    可无论他如何努力,也难以察觉影九到底藏在何处,这个血侍堂高手,似乎根本不在此地。

    霍星辰依然风轻云淡地摇着折扇。秋忆梦的俏脸上也挂着恬静的笑容,一双美眸盯在来人身上,眸中透着一股明显的幸灾乐祸之意。

    被她这么一盯,来人不禁更紧张了。

    步履缓慢,此人凝聚一身力量,暗暗戒备,绕过霍星辰和秋忆梦,又紧紧地盯着站在中殿前的曲高义,满面紧张。

    “哼!”曲高义忽然轻哼一声,吓得那人浑身一个激灵,险些将蕴藏的招式打出手。

    这一招要是打出来,曲高义就可以就地反击了。

    “哈哈哈哈!”霍星辰见到这幅场景,不禁仰天长笑,秋忆梦也是抿嘴,忍俊不禁。

    手下之人这般丢人现眼,让杨慎的面上很不好看。

    那人面上一阵青一阵红,似乎自己也有些无地自容,恼羞成怒之下,居然步履轻快地走进了中殿里。

    如入无人之境,根本没遇到阻拦。

    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很快,这人就满面喜色地拿着令旗冲了出来。

    “六公子,我……”

    报喜的话还没说完,黑暗中似乎有人影闪过,一切迅速平静下来。

    那人手上拿着令旗,站在中殿的门口处,半个身子已经出了中殿,可那一步却是永远也迈不出来了。

    杨诏和杨慎的面色陡然一变,他们身后的那些武者们同样勃然变色。

    “死了!”杨诏身边的一位血侍沉声道,目光在空中游离着,“是影九的影舞杀!”

    “好快!”杨诏声音中透着一股惊悚,低声询问:“看到影九的藏身之地了么?”

    “没看清。”那位血侍缓缓摇头,“影九这人的刺杀和藏匿功夫在血侍堂中首屈一指,便是两位正副堂主想要寻找他也不容易,我找不到。”

    顿了顿,又摇头不已道:“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影九不是应该重创未愈么,怎么还能发挥出这样的一击?”

    “他的伤该不会好了吧?”杨慎惊声询问,手下忽然死了一个人,杨慎的心情糟糕的很。

    “不可能。”杨慎身边的那位血侍也插话了,摇头道:“曲高义和影九二人的伤势及其严重,今天白天我们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依然气血虚浮,只是一个白天的时间,不可能恢复过来。”

    “那便是霸血狂术了!”杨诏自信地推断。

    之前说话的两位血侍闻言,也是默然点头,面上涌出一丝悲怆。

    影九现在再施展霸血狂术,恐怕是他生命的最后一次绽放,今夜之后,世上将再无影九此人。

    血侍们之间都是有感情的,虽然不会挂在嘴边,但这份感情却是比亲兄弟还要亲,那是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拯救对方性命的一份情感。

    “以他的状态。霸血狂术能坚持多久?”杨诏出声询问。

    纵然不太情愿回答,他身边的那位血侍还是低声道:“大概半个时辰,他仅有的生命力便会被透支完毕。”

    “那就等!等上半个时辰再说!”杨诏下定决心。

    府邸中一时陷入了短暂的平和,唯有霍星辰又坐回了太师椅上,一边饮酒作乐,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不紧不慢的模样让人看在眼中。怒火中烧。

    时间缓缓流逝,等待的感觉让人倍受煎熬。

    半个时辰后,杨诏才点点头:“差不多了。”

    杨慎精神一振。面上涌出一丝果决之色,开口道:“秋兄,这一次让你秋家的两位也上去。我就不信还抢不回令旗来。”

    秋自若闻言一笑:“但凭六公子吩咐。”

    说着,冲秋家的两位神游境五层打了个眼色,那两人同时迈步上前。

    还不等他们出动,秋忆梦忽然沉声道:“弟弟,我要是你,我就不会拿他们两人的性命开玩笑,你这个决定太鲁莽了。”

    秋自若眉头一皱,冷笑到:“姐姐,不要故弄玄虚了。杨开在今夜注定会出局,你看人一向很准。但是这一次你恐怕是要失望了,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你们拿什么抵挡?”

    “冥顽不灵!”秋忆梦失望至极地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

    杨慎等他们姐弟说完话,这才把手一挥。道:“全部上去,分出一半人,缠住那个曲高义,另一半人给我拿令旗!”

    刷刷刷一阵响动,十几道人影飞窜过去,这些人。有一半是神游境,其中实力最强的足有神游境八层之境,余下的也都不弱。

    十几人中,以那神游境八层为首,领着四五个,将一直站在原地没动弹的曲高义团团包裹。

    倒也没动手,只是将他围着。

    纵然知道他是重创之躯,这些出身一等势力的武者们,也不敢主动朝血侍发起攻击。

    曲高义如万年古山,岿然不动,只是神色淡漠地扫了他们一眼。

    余下的那些人齐齐奔赴中殿,朝之前死掉的那人冲去,想将他手上的令旗夺回。

    这几个高手面上都涌出一片激动之色,似乎已经胜利在望。

    影九此刻应该已经毫无攻击之力了,也就是说这一面令旗谁拿到就是谁的,夺了令旗,在杨慎那里也是大功一件,还怕没有赏赐么?

    七八只手,一起朝令旗抓了过去。

    就在这时。

    黑暗中爆发出一点幽光,一道瘦弱的身影忽然杀了出来,这人手上持着两柄流转黑暗光芒的匕首,在众人激动兴奋的当口,带出一道道森冷的光芒。

    这个瘦弱的身影一片朦胧模糊,骤然分裂成十几个,每一个都森冷幽暗,每一个都杀伐果断。

    影舞杀!

    惊呼声,惨叫声传出,有鲜血飞溅出来。

    那些企图抢夺令旗的高手们如何能抵挡得住神游境八层血侍的刺杀,只是瞬息间,便有三人被放倒在地。

    其他人见机的快,迅速撤退,依然也没能避免受伤的命运。

    刹那间,尘埃落定。

    影九孤身一人,手持双匕,如黑暗中的幽灵,站在中殿门口处,伸手取回那个死人手上的令旗,随手一抛,又将它挂回中殿。

    身形迅速模糊,消失在空气之中,无影无踪。

    “没有霸血狂术!”杨诏目光一凝,惊声呼道。

    血侍施展霸血狂术之后的特征很明显,一身气血都会泛出红光,可是影九根本没有这个迹象。

    “二哥!”杨慎睚眦欲裂,刚才他误信了杨诏的判断,导致自己手下的人死伤惨重,不禁一腔怒火。

    杨诏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皱眉道:“是二哥判断失误了。”

    “那我的损失……哎。”杨慎也知道想找杨诏赔偿自己的损失有些不太现实,恨只恨自己不多长几个心眼,这般轻信于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