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谁会第三个出局
    这就三月了啊,月初第一天,求几张月票和推荐票!!!

    将曲高义和影九两人的表情看在眼中,杨开暗暗点头。唯有剩下的三家还未表态。

    柳家自不必说,柳轻摇早就已经放出过话,杨家年轻一代,谁能打得赢他,他便给谁当盟友,传闻杨家老大杨威曾经与他打过一次。不过结果如何却无人知晓。

    但柳轻摇至今依然未明确表态要与谁结盟,那么那一次战斗的结果怎样,已经不言而喻。

    杨威怕是输了。

    至于霍家,霍星辰这个浪荡子弟也只是整日寻欢作乐,喝酒撒泼。似乎根本没打算参与到夺嫡之战中,让霍正老爷子头疼至极。

    霍正也想在夺嫡之战中掺和一把啊,无奈儿子不上道,整天胡作非为,正事不干,把他给气得够呛。要是老一辈的人能够参与夺嫡之战。那霍正早就自己撸膀子上了。

    倒是杨家的那些公子们听说霍星辰与杨开有些过节,纷纷找上了他做思想工作,却无一人成功,反倒是被他拉进春楼里快活了几晚,一个个头晕眼花地出来,摇头叹息烂泥扶不上墙。

    秋家。

    书房内,秋家家主秋守成端坐在椅子上,他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实则已过五旬,但天生一张细皮嫩肉的脸,肤色比起女子都要白皙许多,所以看容貌要比实际年纪小很多。

    下手两旁各坐一人,一男一女。

    女的是秋家大小姐秋忆梦,男的是秋家公子秋自若,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

    夺嫡之战要开始的消息传出,秋家自然也得选好队伍才行。

    但对杨家的各位嫡系公子,秋守成也不太了解,虽然一直在打探他们的消息,但得到的还是太少。

    七大家参与到夺嫡之战中,主要目的也就是磨练下自己家族中的子弟,胜负输赢对他们的根基影响不大。但能赢的话,谁想输呢?所以这事还是得甚重一些才行。[]

    秋守成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沉吟了好半晌才开口问道:“梦儿,对这次的夺嫡之战,你有什么看法?”

    听到父亲这般询问,秋自若面容微涩。

    在秋家,他虽然是第一继承人,但无论个人实力还是手段,都比不上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家族中有什么大事的话,父亲也都喜欢找姐姐商议,而是要自己坐在一边旁听,从中汲取经验。

    从小到大,向来如此!

    秋忆梦微微一笑,开口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杨家这一次要参与夺嫡之战的公子们好像有八位!除了排行第四的杨新武已经死亡之外,依长幼顺序排下来,分别为杨威,杨诏,杨铁,杨亢,杨慎,杨影,杨泉和杨开!”

    秋守成轻轻点头,也没插话,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其中,老二杨诏和老五杨亢是亲兄弟关系,老六杨慎和老七杨影也是亲兄弟关系,这两对亲兄弟不到最后关头大概是不会互相攻击的,只会守望相助,这便是血脉的亲疏之分了。”秋忆梦的思维迅速转动着,精准措辞着,侃侃而谈:“而迄今为止,得到另外七大家中人协助的,也有四位。其中孟家孟善衣是老大杨威的盟友,叶家叶新柔是老二杨诏的盟友,高家高让风是老五杨亢的盟友,康家康斩是老七杨影的盟友。七大家的力量不容忽视,很大程度上会决定夺嫡之战的最后结果。”

    “不错。因为杨家是在中都,在中都,就必须得和其他七大家来往。”秋守成轻轻点头,很满意自己女儿的缜密思维和情报能力,但一想起她是个女儿身,不免有些遗憾。

    看了一眼端坐在旁,显得有些愤懑的秋自若,秋守成暗暗叹息一声。

    “所以,从表面上的结果来看,现在无疑是杨诏和杨亢这一对兄弟占据的赢面比较大,因为他们二人都各有一个超级势力作为盟友。”

    “然后呢?”秋守成听出女儿的话外之音,微笑问道。

    “实际上并非如此。先不说他们二人是分开的,就算他们守望相助,在夺嫡之战中恐怕也不会所向披靡。历年历代,夺嫡之战中,七大家派出的参与人员,实力都不会太高,主要都是年轻一代。以免打破平衡,也是怕造成太多的伤亡,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所以除了杨家血侍之外。八大家是不会往夺嫡之战中投入实力超过神游境五层的高手。”

    “如此一来,那些公子们本身在外历练交结的朋友就很重要了,结交的人多。能拉拢的助力和盟友就多,而且,这些公子们的母亲,大多都是出自一等世家,那些家族必定会倾向于这些公子的。有了这些势力的帮助,他们也可以努力自保,不被人迅速击败。”

    秋守成投以一个赞许的眼神,面含微笑。

    “爹爹,女儿不知道谁会在夺嫡之战中笑到最后,但我却知道。杨家老三杨铁,必定是第一个出局!”

    “为什么?”

    “因为他没有血侍的守护!他在外历练这几年,并无什么收获,以他对杨家的功劳并没能换取到血侍追随。没有血侍守护在他身边,本身实力也不是很高……他前途堪忧。恐怕他挨不过一天就完了。”秋忆梦神态自信,语气笃定,“而第二个出局的,必定会是老八杨泉,他没有七大家的协助,而且他母亲也只是出身一个二等势力。娘家的人带不来太多的助力。”

    “第三个呢?”秋守成微笑着。

    “女儿不知道。”秋忆梦苦笑摇头,“剩下的人当中不是很好判断,老五杨亢,老六杨慎,老七杨影都有可能。”

    “恩?”秋守成不禁眉头一皱,面上涌出一丝不解之色,有些疑惑地望着自己的女儿。

    这下连呆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秋自若也轻笑起来,道:“姐姐,第三个出局的人连我都能看出来,怎么姐姐却没看出来?”

    秋忆梦微微一笑,望着秋自若道:“弟弟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秋自若淡淡地笑了笑,“但这个事情本来就很明显。”

    “自若你说说看。”秋守成神色淡然,冲儿子点点头。

    “是!”秋自若撇了姐姐一眼,这道:“第三个出局的人,必定是年纪最小的那个杨开了!”

    “理由呢?”秋忆梦浅笑嫣然,面色不变,似乎知道他会这么推断。

    “如姐姐刚才所说,这个杨开一没有与他守望相助的亲兄弟,二没有得到其他七大家的协助,就算他母亲的娘家有些人,顶多也不过是一等势力的助力而已,不足为惧。而且他的年纪最小,如今似乎跟我同年,肯定没什么手段的,所以,这第三个出局的,必定是他!”

    秋自若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宛若已经亲眼看到了杨开的结局。

    秋忆梦只是笑,并未反驳,望着秋守成道:“爹爹也是这么想的?”

    秋守成沉吟了下,微微颔首:“不错,我与你弟弟的想法一样。他说的两点是理由,而且据我得到的情报,他回到中都之后,似乎也从未与其他七大家的子弟接触过,并没有做出什么努力拉拢的举措。爹爹可以认为他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已经放弃了夺嫡之战!”

    秋忆梦坚定摇头:“爹爹,我不赞同你们的看法,相反的是,我还有意将我们秋家变成他的助力!”

    秋自若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望过来,喃喃道:“姐姐你没睡醒?怎么说这种糊涂话?”

    秋守成也是眉头一皱,道:“梦儿,我知道你与杨开认识,也曾经跟他同行过一段日子,这一事吕梁已经飞鸽传书给我了,他在吕家做的事,吕梁也已经事无巨细地回禀了我,所以我并不是太看好他。你想将秋家变成他的助力,就得有一个说服我的理由才行,若不然,爹爹是不可能答应的。夺嫡之战的输赢对我秋家根基不会有影响,但怎么说也会有些损失。”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