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零七章 后悔了吧
    杨家长老殿。

    殿堂巨大宽敞,地上铺着厚厚的软毛毯,四面墙壁上雕刻着许多精美的山水图画,殿堂中间的香炉内燃着可以凝神静气的宁神香,屋内一片暖洋洋的,殿堂的苍穹顶部镶嵌了许多宝石,闪烁着繁星点点。

    几位头发花白的老家伙身穿着简朴的衣衫,或坐或站,或研究面前的棋谱,或在参悟一本功法的奥秘,自得其乐。

    这些长老们看起来都稀松平常,一身精气神内敛至极,与外面的普通老头子并无太大的区别,实则个个都身怀绝技,威名鼎鼎。

    居中的位置,杨镇端坐在椅子上,虽然已年过古稀,可依然鹤发童颜,依稀可见年轻之时的意气风发。

    身为长老殿的负责人之一,再加上年纪大了,不方便外出走动,也不能象年轻的时候征南闯北为杨家建功立业,所以杨镇便常年坐镇在长老殿,与其他几位同样上了年纪的长老一起处理一些事务。

    这个时候,杨镇耷拉着一双眼皮,看起来颇没精神,两只手拢在袖子中,听着面前一个青年说着事情。

    过了好一会儿,那青年才说完,然后眼巴巴地望着杨镇,等待他给出答复。

    缓缓睁开双眸,看似浑浊的双眸中精光四溢。杨镇冷冷地盯了那青年一眼,一脸的不耐。

    “没出息的玩意!”杨镇哼了哼,“外出这些年,就给杨家带回来这些垃圾么?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垃圾还想换取血侍的追随?我看你比我还要老糊涂。”

    那青年被他一番训斥,顿时有些面红脖子粗。

    “你回去吧,这些功劳我给你记下,但是不足以换取任何一位血侍的追随。”杨镇挥了挥手。不耐烦道:“等到哪一天你有足够的功劳再说,不过夺嫡之战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怕你没时间准备。夺嫡之战,你还是尽早放弃好了,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那青年一脸颓然。无奈地叹息一声,看似还有些不太死心,出言央求道:“长老,我就换一位实力最低……”

    话还没说完,便被杨镇打断了:“不够就是不够,啰嗦什么,还不快滚!”

    一声怒喝,一股无形的气浪冲击在那青年的身上,直接将他打出了长老殿。

    整个长老殿都嗡嗡作响,那几位闲着无聊的白发长老们八风不动。似乎全都聋了一般,对这边根本未加理会,依旧在专注自己手上的事情。

    殿外,青年狼狈爬起,面上一片羞辱之色。脸颊通红,愤愤然离去。

    刚到殿门口的杨开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不禁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那青年,是杨家年轻一代排行第三的杨铁,算是杨开的三哥了。

    家族允许血侍参与夺嫡之战的命令下达各嫡府之后,年轻一代的公子们都在迅速行动。以自己这些年在外历练所得来换取血侍的追随。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杨铁这几年在外并没有得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才会被长老轰出来。

    “三弟不行了。”一人说话的声音传入耳中,带着一种惋惜感。

    杨开顺着声音望过去,正见到杨诏站在那边,面上挂着一丝悲凉的神色,望着杨铁离去的背影,摇头不已。

    “二哥!”杨开走过去招呼一声。

    “开弟。”杨诏呵呵一笑。

    杨开又将目光投向他身边的另外一个人,这人身形笔直如剑,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天塌不惊,地裂不变的沉着感,他的脸色淡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分毫,唯有杨诏在喊开弟的时候,转了下眼珠子朝这边望过来。

    “大哥!”杨开神色一凛。

    杨家年轻一代唯一一个抵达神游境的年轻高手,老大杨威!

    “开弟?”杨威的目光中有些讶然之色,在杨开招呼他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自身真元居然不受控制地波动了一下,这种情况只有当他在感受到压力的时候才会出现。

    刚修炼出来的神识在杨开身上扫了一圈,发现他只不过真元八层的水准,不禁眉头一皱,心中暗暗奇怪,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杨开会让他的真元波动了一瞬。

    “几年不见,开弟也成长到这等地步了。”杨威轻轻点头,眼中露出一抹赞许。

    话刚说完,忽然面上闪过一抹惊悚和骇然。

    五六年之前,面前这位年纪最小的弟弟还无法修炼,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现在再见,居然已到真元境八层!

    虽然他的境界比自己低两个小层次,可他修炼的时间却比自己短上七八年!刚才乍一见面,竟没想起这点。

    杨威终于意识到对方会让自己有压力,并非是毫无缘由。只怕给他点时间,他总有一日会超过自己!

    “你也是来上缴的?”杨诏轻笑地望着杨开,后者微微点头,苦笑道:“没办法,家族来这么一手,不得不来啊。”

    “哈哈!”杨诏大笑,亲热地拍着杨开的肩膀:“要不然你以为家族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储藏?全是我们在外面偷回来的。”

    “都是家族的东西,总有一天你们自己也要用到。”杨威似乎天生冷脸,在杨开的记忆中,他就没有笑过,言语不多,显得比较沉闷,但行事风格却是雷厉风行。

    听他这么说,杨诏和杨开也赶紧不再多说此事。

    “开弟是不是要把你带回来的那两个血侍换过来?我看他们对你也挺上心的。”杨诏有意无意地询问一声。

    杨开缓缓摇了摇头:“另有人选。”

    杨诏不禁愕然,似乎没想到他居然没想要屠峰和唐雨仙两人。

    不过杨开显然不想在多说下去。转头道:“五哥呢,怎么没看到五哥?”

    杨诏和杨亢两人是亲兄弟关系,向来形影不离,一般是不会分开的。

    杨威轻哼一声:“有我在,他敢出现么?”

    杨诏和杨开对视一眼,都不禁缩了缩脖子,不但杨亢惧怕这个天生冷脸的大哥。众兄弟都对他有一种敬畏感。

    这不单单是他年纪最长的缘故。

    “我先进去了。”杨威冲两人示意,背负着双手走进长老殿。

    不大一会,他便又走了出来。大步离去。

    杨诏苦笑一声:“大哥还是这么不爱说话,就连兄弟们想要跟他亲近亲近都不成。”

    “性格所致。”杨开缓缓摇头,其实说起来他比较欣赏杨威的那种个性。不废话,不拖泥带水,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干什么,快意无比。

    “二哥也先进去了,开弟你再等片刻。”

    “恩。”

    又过许久,杨诏一脸微笑地走了出来,显然对此行大为满意,待他走出长老殿后,杨开才施施然迈进。

    见到杨开进来。杨镇一双眼睛灼灼地盯着他不放,待他行到近前,行礼之后才嘿嘿笑了一声:“我记得你这小子,上次用一套玄级武技换了一只金羽鹰。”

    “是。”杨开轻轻点头,上次换金羽鹰的时候。也是杨镇给他开的文书,这才从杜成白那里将金羽鹰领回来。事隔不久,杨镇自然记得。

    幸灾乐祸地笑着,杨镇道:“后悔了吧?哈哈哈哈!老夫当时就知道你肯定会后悔的,一套玄级武技,居然想要换一只没多大用处的畜生。这笔买卖你亏大了!那可是能换到一位血侍追随的筹码!”

    似乎能见到杨开后悔,老家伙挺高兴的。

    杨开缓缓摇头,高深莫测地笑了下:“不后悔,再说了后悔也无济于事,只会自添烦恼。”

    杨镇冷哼一声,撇嘴道:“死鸭子嘴硬!”

    他显然是以为杨开在故作大方,其实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这次是否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杨镇双手依然拢在袖子里,一脸的漫不经心,“说说看,想换几位血侍?”

    “最多也只能换两位而已,那就是两位了!”

    杨镇面上的微笑慢慢收敛,冷峻地盯着杨开,神色渐渐变得严肃,就连旁边那些似乎耳朵聋了的白发老头子们,此刻也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扭头朝这边望来。

    刹那间,屋内所有的目光都盯在杨开身上,老家伙们讶然了一下,旋即个个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竟是翘首以盼起来。

    杨家在外历练的公子们,顶多也就是在一等势力里面历练,一等势力里面拥有的资源并不会太多,能给杨家公子们开放的就更少了。

    想要换取一位血侍的追随,最起码也要一套玄级或者三套天级上品的武技功法。

    上一次杨开已经用掉一套玄级武技,这一次他居然要换两位血侍。

    那就意味着他最起码还要用两套玄级武技,他有么?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玄级档次的武技功法如果这么好得到,那它们的价值也不高了。

    屋内的所有人,都不认为杨开能够如愿以偿,只当他不明白其中的规则,高估了自己的筹码。

    一个个全摆出看好戏的姿态。

    好半晌,杨镇才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随意道:“说说你的筹码,老夫自会评估你是否能够换取两位血侍的追随。”

    杨开微微点头,从怀里摸出两块洁白无暇的玉块,放在杨镇面前的桌子上。

    杨镇皱眉看了他一眼,面上涌出一抹不耐的神色,冷哼一声,将手从袖子里抽了出来,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便拿起了其中的一块玉,神识探入其中,查探起来。(未完待续)

    〖^~书^网∷Ww.qm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