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零五章 给我个解释
    今天家里来客了,下午被拉着陪打了一下午的牌。

    明天还有客人要来,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批人了……书房内,杨四爷正襟危坐,董素竹嘻嘻轻笑,另外还有一男一女坐在一旁,男的魁梧,女的俏丽,正是迎接他回到中都的两位血侍,屠峰和唐雨仙。

    见杨开回来,连忙从椅子站了起来,冲杨开抱拳:“小公子!”

    杨开含笑应对:“坐吧。”

    屠峰和唐雨仙这才落座,再看一眼杨开,都不禁讶然万分。他们发现杨开居然又突破了一层境界,抵达了真元境八层的水准。

    这才多久啊,距离上次突破顶多也就是不到两个月的样子,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上次杨开突破真元境七层的时候,他们也是在场的,那时候大家是第一次见面,当时两位血侍只觉得小公子资质不错,现在再看,何止不错,简直不要太好。

    可为什么传闻他只在化龙池里待了半天就出来了呢?想到这事,屠峰和唐雨仙都是暗暗摇头,有些不太明白。

    “开儿你也坐。”杨四爷沉声道,“有些事要与你商议一番。”

    “好。”见他说的这么严肃,杨开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寻常,连忙与董素竹两人坐到一旁。

    落座之后,众人都是一片沉默。唯有杨应峰眉头紧皱,好片刻才道:“先说第一件事吧,昨日长老院给各嫡府下达一个指令,与夺嫡之战有关。算是个好消息,夺嫡之战,血侍堂的血侍会参与其中!”

    杨开眉头一挑,不禁面露喜色。

    血侍堂中的血侍。每一位都是强者中的强者,基本上在神游境这个境界上,他们很难碰到对手。除非是那些资本雄厚的大势力中出来的高手。

    有血侍相助,在夺嫡之战中将会轻松很多。

    “这是好事啊。”杨开讶然,不明白为什么屠峰和唐雨仙连带着杨四爷看起来都有些愁眉不展。

    “是好事。”杨应峰点点头。“不过长老院有命令,血侍堂的血侍会参与到夺嫡之战中不假,但他们的任务,却只是保护诸位公子的安全,不得负责其他事宜。”

    杨开眉头微皱,想了一会道:“也就是说,他们只能被动反击,不能让他们主动出击对吧?”

    “不错,血侍的实力太过强大,若是主动出击的话。很容易就会将一个对手解决。”杨应峰点点头,“这也是顾虑到你们拉拢不到太强大的助力的缘故。”

    “我明白。”杨开笑望了屠峰和唐雨仙一眼,“不过想要得到血侍的帮助是不是还有什么条件?”

    两位血侍不禁讶然,没想到杨开连这一点都能猜到。杨应峰也是微笑颔首:“是有条件,必须得给家族贡献上一定档次一定数量的功劳才行。比如你们这几年在别的宗门里学习到的力量!”

    长老院下达这个命令,无疑是要杨家嫡系子弟将那些宗门里的不传之秘统统上缴了。

    这也是每一次夺嫡之战之前,家族必定会做的事情,借此来收集天下珍藏。

    所以杨家储藏的武技和功法才那么多,那么丰富,普天之下。论武技功法的储藏量,杨家绝对第一,就算是其他的七大家,在这一点上与杨家也没法相提并论。

    “上缴的东西越多越好,能得到的血侍就越强大,拥有的选择余地就越多!”

    血侍虽然都很强大,但在血侍堂中,彼此之间还是有强弱之分的,屠峰和唐雨仙在血侍堂中属于比较强大的存在,在他们之上,还有更强的血侍,那是足有神游境九层的强者。

    “而且每个人,得到的血侍最多不超过两位!这是极限。”杨应峰补充道。

    “嘿嘿……”杨开怪笑两声,“爹你是不是在担心我没有足够的东西去换来两位血侍的帮忙?”

    杨应峰正色点头。

    上次杨开为了一只金羽鹰向家族上缴了一套玄级武技,在杨应峰想来,儿子在外这么多年,能学到一套玄级武技就不错了,哪还有富裕的地方?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有准备的。”杨开自信一笑,在场的都不是外人,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故弄玄虚。

    杨应峰忽然想起万药灵液,皱眉道:“难道你想用那个东西?”

    万药灵液实在太神奇了,如果杨开将它暴露出来,肯定可以换来两位血侍的帮忙,但家族也不会坐视不理,说不定会引起一些麻烦,身为父亲,杨四爷自然担心。

    杨开摇了摇头。

    杨应峰终于动容,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明白儿子到底有多少底蕴。

    看了屠峰和唐雨仙一眼,杨开笑道:“屠峰,雨仙,看样子我们果然要在一起共事了。”

    他以为两位血侍这一次过来,是为了这个事的。之前一路回中都的时候,屠峰和雨仙就已经表态,日后家族若是允许血侍参与夺嫡之战,必定跟随杨开左右,以效犬马之劳。

    那日的约定,言犹在耳,屠峰和雨仙不会忘记,杨开自然也不会忘记!

    如今便已到兑换诺言的时候。

    没想到杨开说完之后,屠峰和唐雨仙居然没有流露出丝毫欣喜之色,反而还一脸愁容和苦笑,目光闪烁,根本不敢与杨开对视。

    杨开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眼神逐渐转冷,轻轻地哼了一声,道:“两位是不是要给我个解释?”

    他们两人的神色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不过无论是屠峰还是唐雨仙,都不是那种出尔反尔之人,杨开心中虽然有些不太愉快,却还是想听听他们到底会说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表现出牵强的神色,躲避的眼神。

    “开儿。”杨四爷低喝了一声,打圆场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误会。”

    董素竹也急忙道:“是啊儿子,别这么说话,我跟雨仙私下里都有交情,时常在一起探讨武技,知道这次是她把你接回来的,娘不知道多高兴呢。”

    眼见杨开有些发怒的迹象,董素竹不禁吓了一跳,她还从未见过杨开有这种表情,以前的杨开无比乖巧,与现在的他判若两人。

    看到他的神色,董素竹都不禁心中惊怕,心中知道儿子是真的长大了,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一时间心中又是难过又是高兴。

    二老都在说情,杨开面色稍霭,吸了一口气道:“我若是误会的话,现在只会赶人,什么话都不会说了。”

    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你们还是得给我一个解释。”

    屠峰和唐雨仙都是苦笑,对视一眼,缓缓站了起来,半跪在地,面有愧色,沉声道:“并非我与雨仙不想为公子效力,若是可以的话,属下二人愿为小公子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杨应峰听在耳中,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屠峰居然在自己儿子面前自称属下!

    而唐雨仙也没有反驳!

    血侍堂在杨家是个很特殊的团体,血侍不但意味着身份,也意味着荣耀和忠诚。但是他们的忠诚,是对整个杨家的忠诚,并不是某个人。

    当年也有两位血侍迎接他回族,可对他的态度那真的是不冷不热,一路归来也只是本分地完成任务。

    不说当年,就说现在,杨四爷也没得到哪一位血侍这么尊敬,也没哪个血侍对他表现出臣服之意。

    可自己没做到的事,儿子居然做到了,杨应峰怎么不震惊?

    反观杨开,一脸淡然,没有丝毫荣辱之色,表现的相当平常。一时间,杨四爷不禁生出一种父不如子的挫败感,又有些高兴欣慰。

    难怪屠峰和唐雨仙会急急地找到自己府上,本来杨应峰还有些不明所以,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不可以为我效忠了?”杨开冷着脸询问。

    “并非不可以。”屠峰面色痛苦,羞愧难挡。

    唐雨仙连忙接过话头:“只是在此之前,属下二人有一事相求!”

    “起来说吧。”杨开皱眉道,他顿时醒悟,让屠峰和唐雨仙二人纠结的,定是与他们要求自己的事有关。

    这个发现不禁让杨开欣慰,这两人果然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倒是自己刚才的表现太急躁了。

    不过也跟自己对他们的期待有关系。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缓缓起身,都神色尴尬,唐雨仙一张精致的小脸都红了。

    “此事本不应该麻烦小公子,只是我等已无路可走,只能厚颜来求,望小公子不要见怪。”屠峰深深地叹息。

    “到底什么事?”

    “这事刚才跟四爷也说过,属下现在有些口齿不伶俐,让四爷说吧。”屠峰说完,闷闷地坐了回去。

    杨开将目光投向杨应峰,后者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这才开口道:“开儿你晓不晓得现在有多少兄弟回到中都了?”

    他突然问这么一句,杨开颇有些摸不着头脑,倒也不着急,只是点头道:“差不多知道。”

    “那你四哥杨新武的事,你知道么?”

    杨开沉思了下,想起上次在那间酒楼里杨诏说过的事,不禁颔了颔首:“听说了。”

    杨应峰微微讶然,没想到杨开看样子两耳不闻窗外事,消息居然也挺灵通的,知道他自己也在做前期工作,打探各种消息,当下不禁有些欣慰。(未完待续)

    〖^~书^网∷Ww.qm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