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南北不相望,天下第一城
    杨开早已醒来,甚至可以说,他是一夜没有休息。

    两位血侍在炼化药效疗伤,秋忆梦和骆小曼是女子,这监察四周警戒的事自然就落到了他身上。

    望着杨开,两人血侍心中不禁生出些微妙的暖意。

    正欲开口道谢,杨开却是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问道:“这附近是哪个势力所属?”

    屠峰想了想,开口道:“我记得这里应该是天元城的势力范围。”

    天元城,是城池的名字,也是一个势力的名字。

    “天元城是几等势力?”杨开皱了皱眉头。

    “一等势力,小公子怎么问起这个?”屠峰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对天元城这么关心。

    杨开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冲他一笑,那笑容中竟有些狡狯的味道。

    秋忆梦睁开眼睛,在一旁猛撇嘴道:“他又多了一个可以打劫的目标了。”

    “形势所逼,无奈之举!”杨开耸耸肩膀。

    见他没有否认,两位血侍都不禁一头黑线。

    想想也是,连远在万里之外的吕家都因为昨天的事遭了无妄之灾,再过不久吕梁恐怕就要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中都来给杨开送礼了,这附近的天元城又岂能置身事外?

    再怎么说,杨开也是在天元城的势力范围内遇袭,天元城的责任可大可小。

    就看这个势力的高层们识相不识相了。

    在这种敏感时期,任何一点小事都可能会演变成大事件。

    “需要传信给天元城么?”屠峰显然已经颇有经验了。闻言不禁有些跃跃欲试,“若是需要,我现在就去走一趟,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就连唐雨仙此刻也露出一脸兴奋的神色,似乎想和屠峰抢下信使的差事。

    “不用了,这种事,他们自然会知道的。”杨开摇了摇头。[]站起身道:“好了咱们就走,路上也耽搁了不少时间,真不知道中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两位前辈的伤势打不打紧?要不要再歇息几天?”秋忆梦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地询问。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交汇了下眼神,连忙摇头:“不要紧的。”

    见他这么说,秋忆梦也不坚持。

    没有了踏云驹。五人也只能飞行赶路,速度上自然慢了不少。

    一日夜后,几个年轻人的实力差距便一目了然,纵然飞了这么久,杨开也是表情平淡,脸不红心不跳,似乎还没使什么力一样。

    秋忆梦却是微微有些气喘了,为了赶上两个神游境的步伐,她的真元消耗颇为严重。

    至于骆小曼更是不堪,脸蛋红红的。额头上热汗直冒,胸前的两只玉兔在呼吸的节奏中上下起伏,蔚为壮观。

    但也紧咬着牙,一言不发地跟在众人后面。

    若不是唐雨仙看不下去,有意照拂着她。骆小曼早就被众人给甩开了。

    走的是偏僻的道路,倒也再没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夜晚停下歇息,一夜之后再程出发。

    日升月隐。

    足足八天,众人才遥遥望到一座巨大的城池。

    中都!

    似乎是整个天下的中心,中都城的庞大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即便隔着几百里,众人也依然能看到它的轮廓。

    那雄伟的气势迎面扑来,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

    世人想起中都,不由自主地就会想起一句话。

    南北不相望,天下第一城!

    站在城的南边,根本望不到城的北边,整个中都,似乎就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大海,波澜壮阔,占地广袤。

    时常会有这样一种情况发生,在城的这一头阴云密布,闪电雷鸣,可是在城的那一头却是艳阳高照,碧空如洗。

    纵然是神游境高手,想要完全飞过整座城池,最起码也要耗费两三个时辰的时间!

    由此可见这座城池的庞大和规模。

    天下第一城,名至实归!

    很难想象,这样一座庞大的几乎能成为一个小国的城池是如何建立起来的,似乎在史籍记载之中,它便已经存在于世,这么多年来,中都八大家牢牢霸占着这个天下最大的城池,不断地扩建巩固,越发让它的面积变大不少。

    也造就了今日的奇迹!

    一行五人的步伐顿了下来,都遥遥望着中都。

    “虽然一直在生活在里面,但每次外出回来,我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唐雨仙有些感慨。

    屠峰神色凝重地点头。不止是他们,任何一个来到中都外面的人,都会为之惊叹,为之驻足,无论是长久生活在此的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

    望着那阔别了好几年的巨城,杨开的神色平静,唯有在想起家中二老的时候,心绪才会微微有些起伏。

    秋忆梦捋了下耳边的碎发,将其别在耳后,望了一眼杨开道:“我与小曼就在这里跟你们分开走,现在这个时候,若是被别人看到我们走在一起,恐怕会引起什么猜疑。”

    “恩。”杨开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屠峰忽然微笑地望着秋忆梦道:“秋小姐,这一次的夺嫡之战,你们秋家会站在小公子这一边?”

    秋忆梦呵呵笑着,目光一霎不霎地盯着杨开,道:“虽说我与你们家小公子相识,但夺嫡之战事关重大,我得仔细考虑考虑才行。”

    “还考虑什么呀。”唐雨仙抿嘴一笑,趁热打铁道:“除了小公子之外,秋小姐你与其他的公子并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的深浅,贸然将秋家押在他们身上。怕是不妥呢,虽说就算输了,以秋家的底蕴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小公子这样的人物,无疑值得秋小姐你赌一把。”

    秋忆梦笑吟吟地望着杨开,似乎在等待什么。

    可等了半晌,也没见杨开要说话的意思。不禁心中微微有些气恼,轻哼一声道:“那就看你们家小公子表现如何了。”

    这话说的大有深意。

    表现,到底是在她面前的表现。还是在夺嫡之战中的表现?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眼珠子一转,忽然都神色怪异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紧盯着秋忆梦不放。

    秋忆梦面色不变,依旧淡然。

    屠峰继续添油加火,神色猥琐道:“小公子与秋小姐若是联手,那必定珠联璧合,中都的未来恐怕就是你们两人的,搞不好还能成就一段佳话呢,啧啧……”

    唐雨仙连忙接过话头:“我也这么想,秋小姐你就别犹豫了。”

    “呵呵……”秋忆梦平淡地笑着,仿佛没听懂屠峰话中的意思,不尴尬。也不脸红,只是有意无意地撇了杨开几眼。

    正当屠峰抹着嘴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杨开忽然开口道:“后会有期了。”

    这句话说的相当突兀,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本还想再努力努力,趁机为杨开先敲定一个大盟友。却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要告辞了。

    说完,果然就这么走了。

    两位血侍怔了好一会儿,这才冲秋忆梦一抱拳,急忙追上杨开的步伐。

    望着杨开迅速离去的背影,秋忆梦也愣在原地,好半晌没回过神。似乎没想到他的动作这么干脆麻利,毫不拖泥带水。

    “这家伙!”骆小曼愤愤不平,“太没礼貌了,怎么说也是同甘共苦过来的,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就这么走了?”

    秋忆梦目光闪了闪,若有所思。

    他看出来了么?

    他应该是看出来了,所以才没有丝毫努力,干脆地离开。

    这男人,果然不好糊弄。

    “秋姐姐,你就不生气?”骆小曼颇有些替秋忆梦打抱不平的意思,跺脚道:“他怎么能无视你呢?”

    “好啦。”秋忆梦深吸一口气,拉着骆小曼道:“走,先跟我回秋家。”

    “哦。”

    “等到了秋家,先给你们紫薇谷传个信,免得他们担心。”

    “恩,我知道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范鸿师兄,有没有想他?”秋忆梦笑着问道,似乎想找些话题来化解自己心中的失落。

    “没有。”骆小曼红着脸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似乎也没想他了。”

    “那是因为你见到外面的精彩了!”

    两个少女在一年之前还不认识,但自从去了凌霄阁一趟,从那到现在,期间遭遇了种种危险,每次都化险为夷,一直形影不离,从未分开过。这么长时间患难与共下来,无论是秋忆梦还是骆小曼,都把彼此当成了亲人一般看待,早已情同姐妹。

    所以对秋忆梦的话,骆小曼也是言听计从,从未反驳过。

    另一边,杨开与两位血侍朝中都的南面赶去。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紧随在杨开身后,一言不发,却都满腹疑惑,不知道杨开为什么对秋家那么大的助力一点都不上心。

    若说吕家他看不上眼,两个血侍还觉得理所当然,但是秋家不一样啊,同为八大家之一,拉拢了任何一家,都是庞大的助力。

    只要脑袋还清醒,就没理由这么白白放过。

    更何况,秋忆梦在秋家的地位还不低,搞定了秋忆梦,就等于是搞定了秋家。

    屠峰和唐雨仙有心询问,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一路跟在杨开后面,心里憋的要死。

    好一会之后,唐雨仙才悄悄地弹了一道劲气,正打在屠峰身上。

    后者正皱眉思考,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口中发出一声低喝。

    唐雨仙不禁翻了翻白眼,好一阵无语。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