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玄级中品的宝玉
    依稀记得,当初留下的那个灵阵是有几率提升丹成品阶的阵法。

    但如今杨开也洞悉了不少炼丹真诀的奥秘,现在让吕斯带过的,是一个可以提升炼丹成功率的灵阵,而且档次要比之前的那个高出不少,所以他才会那么自信。

    以箫浮生的炼丹水准,再配合这个灵阵,自当万无一失。

    “肯定能丹成?不会失败?”吕斯不放心地问了一声。

    “绝对!”杨开郑重点头。

    “万一……”

    “没有万一!”

    吕斯苦笑,真不知该说什么了。

    杨开已经搓着手站了起来,笑吟吟地对吕斯道:“斯长老,事不宜迟,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去云隐峰要紧。”

    “对对对!”吕斯被他这么一提醒,也是心头火热起来。

    炼丹的材料早就已经备妥,虽然这些材料寻觅不易,可吕家的资本怎么也不是太弱,为了吕斯,自然倾尽全力。

    吕斯倒也果断,说着便站了起来,从屋子里摸出一些玉盒,这些玉盒里都是盛放着收集来的药材。

    打包好,才转过身,便看到杨开已经旁若无人地将他原本坐在屁股下面的那阳晶玉床抗在了肩膀上,笑得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斯长老,合作愉快!”杨开呵呵一笑,毫不客气,扛着玉床便大步走了出去。

    吕斯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如今。也只能希望他说的是真的了。

    吕梁等人正垂首等待,头一抬,正见到杨开霸气无双的造型,当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这……这……

    斯长老用来救命的阳晶玉床,就这么被人扛走了?再看看杨开身后,斯长老却是一脸无奈纠结地跟了出来。

    吕家诸人无不惊骇莫名。

    “诸位留步!”杨开呵呵笑着,冲众人招呼一声。然后仰首阔步,朝外走去。

    活脱脱一个入室抢劫,满载而归的强盗。吕家这些主人们。只能眼巴巴地望着。

    走没几步,便感觉被人拉住了。

    回头一看,正见到吕斯一脸愁容地望着自己。期期艾艾,欲言又止。

    “怎么了?”杨开顿时不耐烦起来,为了一个阳晶玉床,跟吕斯纠缠了这么久,实在是掉身份。

    “杨公子,老夫最后再问一声,真的能成功?”他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说这话的时候眼巴巴地望着杨开肩膀上的玉床,似乎拉着自己的初恋情人,怎么也不愿意撒手。

    “你若不敢赌。那便把信还给我,我也不想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杨开面露不悦,冷哼一声。

    吕斯顿时头疼起来,纠结了好一会,才狠狠地咬了咬牙。道:“老夫信你!”

    “这就对了。”杨开轻哼着,“撒手!”

    吕斯尴尬地收手,万分留恋地望了玉床一眼,这才不舍地撇开目光。

    杨开大步离开!

    待到他的背影消失,吕家一群人才万分担忧起来,吕梁连忙上前:“斯长老。这是不是有些草率了呀?”

    “那你说怎么办?机会摆在我面前,难不成我要让它从指尖溜走么?”吕斯也是一肚子郁闷,说完叹气道:“就这样,是生是死,在此一搏!老夫且去几日。”

    说罢,身子拔空而起,闪电般消逝。

    待吕斯消失之后,吕梁才阴沉着脸想了许久,沉声道:“你们几个,亲自去监视下那位杨公子,看看他这几日会做些什么,可不要暴露了。”

    几位高手神色凝重地点头。

    ……

    吕家后院。

    杨开雄赳赳气昂昂地归来,才一进门,便看到秋忆梦和骆小曼坐在院子中百无聊赖,屠峰和唐雨仙两人作陪。

    待看到杨开之后,秋忆梦顿时愕然,无比惊讶地望着他扛回来的阳晶玉床。

    “小公子!”屠峰和唐雨仙也连忙走了上来,他们两人经过这几日的疗伤,也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从外面上根本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你从哪弄来这么大一块宝玉?”秋忆梦讶然失笑。

    “吕家的宝贝。”杨开随意回应了一句,走到院落中的石桌前,将玉床放了下来。

    “真好看。”骆小曼有些不太识货,走上前来摸了摸玉床,啧啧称奇,“还挺暖和,看样子可以睡在上面呢。”

    秋忆梦却是神色忽然凝重起来,刚才只以为杨开从吕家拿了一大块宝玉而已,但现在凑近一看,这分明是一种能量及其内敛的天才地宝。

    若是用来炼器的话,绝对能发挥出大用。

    芊芊玉指在阳晶玉床上轻轻抚摸着,越是感受神色越古怪。

    这宝贝……似乎档次不低呀。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同样也在观摩,一边看一边脸色慢慢地就变了。

    这么大块的宝贝,即便是在杨家都不多见,天知道吕家耗费了多少钱财,才弄来这东西。

    “这是……玄级中品的阳玉?”好半晌,屠峰才脸色一变,确定下来。

    听他这么说,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脸色骇然。

    玄级中品……这样的品质已经出奇的高了。在这个世界,所有的天才地宝,玄级上品是最顶级的,中品与上品之间,也只差距了一个小层次而已。

    最为难得的是,这一大块阳玉似乎是天然生成,温热徐徐散发,用来当坐床榻之用是最好不过,即便修炼的不是阳属性功夫,长年累月坐在上面修炼的话,也会获得不少好处。

    “真是玄级中品?”秋忆梦惊讶地望着屠峰询问,虽然她的眼力也不差,但比起神游境高手来说还是有些不如。

    “是玄级中品。”唐雨仙也确定了,说完之后美眸中泛着异样的光芒,直直地瞅着杨开,“小公子,你真是从吕家弄来的?”

    “当然。”

    秋忆梦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我记得吕家的神游之上吕斯在晋升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导致经脉不畅,当时我秋家的太上长老曾经告诉过他,最好是用阳玉制作成暖床,以温和的阳元之气疏通经脉,要不然时间久了,不但实力会下跌,甚至连性命都会受到威胁……难不成,这是吕斯的玉床?”

    想到这个可能,秋忆梦芳心微颤。

    杨开略有些惊讶地望了她一眼,道:“你知道的挺多啊。”

    “真是啊?”秋忆梦当即捂住了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

    这下连屠峰和唐雨仙也震惊起来。吕斯,他们自然知道,作为有数的神游之上高手,早已闻名天下。

    只是,众人怎么也想不明白,杨开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通天手段,居然让吕斯把堪比自己性命的玉床让了出来。

    该不会……杨开把吕斯给干掉了?

    “小公子……”唐雨仙神色怪异,望着杨开道:“你付出了什么代价?才从吕斯那换来这个的?”

    秋忆梦和屠峰也是好奇地望着他。

    先不说这玉床本身的价值无可估量,再加上它对吕斯的特殊用途,若杨开不付出些巨大的代价,怎么可能平安无事地将它扛回来?

    “帮了他一个小忙,他就让给我了。”杨开淡然一笑,并未多说。

    秋忆梦目光闪烁着,似乎是在沉思什么。而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显然对杨开的说法也不太相信,都是惊疑不定。

    “哼,我自己去问吕梁!”秋忆梦见他不想多说,轻哼一声,得意洋洋地说道。

    以秋家和吕家的关系,她去询问吕梁的话自然可以知道实情。

    “随便你!”杨开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忽然满脸期待起来:“我们还在这里逗留几天再走,秋忆梦你们若是等不及的话,就自己先回中都。”

    “我等你一起!”秋忆梦甜甜一笑。

    杨开又扛着阳晶玉床,回到自己屋子,闭关去了。

    “哼,神神秘秘!”秋忆梦轻哼一声,甩了甩衣袖,领着骆小曼朝外走,显然是真准备询问吕梁去了。

    “秋小姐,问出来了,跟我们也说一声。”屠峰嘿嘿笑道。

    “恩。”秋忆梦随口应着。

    待到秋忆梦和骆小曼离去,唐雨仙和屠峰两人才对视苦笑。

    “我发现,跟在小公子身边越久,越是看不透他。”屠峰低声道。

    唐雨仙也深以为然地点头:“似乎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能给人带来些惊艳。”

    最初寻到杨开的时候,他便当着四位神游境的面痛下杀手,面不改色心不跳,盛气凌人的一面让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感觉颇合胃口,更栽赃嫁祸,逼迫他们和南家的公子自断一指,随后收服金羽鹰的过程让人刮目相看。

    回到凌霄阁,他们才知道杨开与邪主居然同出一源。

    在凌霄阁内,秋忆梦更是在言辞间大力推崇杨开,越发让人震撼莫名。

    再到这里,感受他练功时,自己两人身受创伤,他却平安无事,而现在,他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从一个神游之上的手上拿了块价值连城的宝玉回来。

    一桩桩一件件,哪一样不让他们惊叹?

    屠峰和唐雨仙默默地计算了一下,从找到杨开到现在,满打满算不过一个月而已。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在有意无意之间已经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手段,无形之中,两位血侍也不敢再小觑他分毫。

    不提小公子的出身,单是他本人,似乎很不一般!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