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吕斯
    吕梁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跟杨开彻底说不明白呀。虽然他是吕家的家主,但人家杨开的身份也不低,吕梁纵然心中气恼也不好当场发作,只能这般温和地说话,期望这位杨公子能听懂自己话中的意思,与人方便,也与自己方便。

    偏偏这个杨公子根本不是个明白人,似乎脑袋里面一根筋,一根肠子通到底,吕梁话中的意思那么明显,他居然还愕然地询问了一声:“为什么要去别处?”

    吕梁额头上的青筋微微跳了一下。

    压着心中的火气和郁闷,神色凝重道:“不瞒杨公子说,此地是我吕家一位高人的闭关之处,平日里无人会来打扰,我们这般说话,我怕会惊动他老人家,若是那样……呵呵。”

    “高人?”杨开连忙站了起来,声音陡然提升不少,如炸雷一般响了起来。

    吕家诸人脸色陡然变得难看无比。

    这家伙……故意的吧?

    杨开似是丝毫不知情,四下打量,兴趣满满,转了一圈,满面含笑地望着吕梁道:“有多高?”

    “杨公子!”吕梁的脸色阴沉起来,轻哼一声,他实在是忍到极限了,“请自重!”

    能把吕梁逼得说出这样的话,也实属不易。

    若不是此地是吕斯的闭关之处,吕梁怎么也不可能冒着得罪杨开的风险摆脸色。

    杨开神色一怔,呵呵笑了起来。

    笑容倒是坦然。也没有什么别的意味,只是微微有些意外而已。

    他是真没想到,这里是吕家的一处重地!

    他知道这里肯定住着一位高手,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大费周章,让金羽鹰把豪猪丢下来,自己再借机跑到这里了。

    但尽管知道这里有高手,杨开也是直到吕梁等人急匆匆出现的时候才晓得。自己恐怕触动了吕家不能触动的神经。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好装疯卖傻,免得双方尴尬。

    杨开并非不知进退之人。吕梁这些人一现身,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了,现在吕梁摆出脸色。他自然可以确定是何人在此处闭关。

    吕家唯一的一位神游之上!

    要不然,吕梁不可能这么紧张,这么慎重其事。

    有意思,自己感兴趣的那件东西居然在这样的高人屋子里,这倒是有些难办了。

    皱了皱眉头,杨开正在考虑是不是就这样算了的时候,旁边一座屋子的大门忽然大开。

    吱呀一声轻响。

    吕梁等人皆都浑身一颤,脸色肃然,连忙转身面向大门的位置,齐齐行礼。

    “那位小友。进来说话吧。”屋内传出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声音平淡无奇,听不出喜怒哀乐,却让外面的一群人都露出惊容。

    杨开目光闪了闪,呵呵一笑。也没客气,迈步朝那边走去。

    吕梁眼巴巴地看着,一脸羡慕,也是缓慢跟上。

    来到屋前,杨开顿住了步伐,回头看了吕梁一眼。示意道:“吕家主先请。”

    吕梁苦笑不迭,连连摆手:“不敢不敢,斯长老只唤你一人,你且去就是。”

    这么说着,便领人分散在门外,直挺挺地杵在那,神色一丝不苟。

    杨开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并不是在说什么客气话,微微点头,迈步走进屋内。

    屋舍简陋,里面甚至连床榻都没有,只有桌椅,桌子上摆着一个紫砂壶,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物件。

    但杨开一进屋子,两只眼睛便散发出灼灼的目光,无比贪婪地盯着屋内老者屁股底下的一个东西。

    目光肆无忌惮,丝毫不加掩藏!

    屋内的老者显然就是吕家的最强者吕斯,吕斯的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发须皆白,气质上与凌太虚有些相似,却不及凌太虚的淡然和万事不萦于心。

    不过总体来说,吕斯还是有那种高人独有的风范。

    这是杨开迄今为止见到的第二位神游之上。

    实力到了神游之上,似乎给人一种超脱于万物之外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玄妙无比。

    任何一位神游之上,都是凌立在顶峰的高人。

    而此刻,吕斯就盘膝坐在一块巨大的宝玉上,这块宝玉通体金黄,一道道华光在玉上流转不休,犹如鱼儿在水中欢快游荡。

    这一块宝玉仿佛是天然生成的床榻,足以容纳一个人睡在上面。

    吕斯就这么端坐在上面,一身气息悠长连绵。

    宝玉中的能量及其内敛,纵然杨开站在它面前一丈处,也感受不到丝毫波动,但是杨开胸口处的阳源印却是突突地跳动不停。

    阳源印,只会感应到阳属性宝贝的存在,有了这个东西,杨开就可以精准地去寻觅阳属性的天才地宝。

    自进入吕家的那一刹那,杨开便已经察觉到这一大块宝玉的存在。

    所以他才会跟屠峰和唐雨仙说,吕家有一样东西让他很感兴趣。但说到底他只知道那是阳属性的宝贝,却不知具体是什么。

    现在一看,果然不负所望。

    这么大的一块天然宝玉,若是全部吸纳进丹田,搞不好能让实力直接晋升一层。

    丹田内的阳液自从在凶煞邪洞内挥霍过之后,便所剩不多。若是阳液耗尽,杨开不知道傲骨金身内的邪恶能量是不是会全面爆发出来,从而影响到自身,而且阳液耗尽,种种依靠阳液才能施展的手段也无法发挥。

    所以这段时间,杨开最想做的便是补充阳液。

    但阳属性的天才地宝难寻觅,纵然回到杨家。杨家也不会给他提供任何帮助。要参与夺嫡之战的公子,所有的人才和物资,全部都得靠自己积累。

    现在碰到这么个大好机会,他怎会轻易放过?

    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觊觎的宝贝,居然是一位神游之上的床榻!

    杨开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心里琢磨着该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让出来呢?

    而且,这还是空手套白狼,越发增加难度。

    一时间。杨开心里也彷徨起来,不过表面却是不动声色,依然直直地盯着人家屁股下的宝玉。

    吕斯自杨开进门之后便在看他。初始神色淡然,古井不波,片刻后,忍不住讶然失笑,道:“小友的意图这般明显,果然是有备而来!”

    杨开总算收回贪婪的目光,嘿嘿笑了一声:“献丑了!”

    自己的种种手段和小心思,在一位神游之上高手面前,只怕早就已经被他看穿了,事到如今。杨开也不会去狡辩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盘膝在吕斯面前坐了下来。

    屋外,吕家的高层们个个都支起了耳朵,屏气凝声,想听听屋内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杨家的公子。果然不凡。”吕斯微微点头,面露一丝赞赏之意,“到底是大世家出身,这等气韵和沉稳,可不是吕家能够培养出来的。”

    杨开咧嘴一笑:“前辈谬赞了,吕家其实也不差。”

    吕斯笑了笑。

    自己好歹是一位神游之上。除非中都八大家的公子来了,其他任何人见到自己,恐怕多少都会有些拘谨小心,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是丝毫不以为意,一进门便把目光咬在自己屁股下面,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中,若不是见过大世面,若不是大世家出身,哪会表现这么沉着镇定?

    “你为它而来?”吕斯单刀直入,手指了指自己下面。

    “是!”杨开坦然承认,“并非有所预谋,只是临时起意,嘿嘿!”

    “怎么会需要它?”

    “就是需要,而且很需要,急需!”杨开神色严肃地道。

    “老夫明白了。”吕斯微微点头,忽然一笑:“虽然明白,但也不能给你。”

    “这一点我明白。”杨开并无失望之色,显然早就预料到了,坐直了身子,道:“所以我想跟前辈谈谈条件。”

    吕斯玩味地望着他,道:“就算你是杨家的公子,老夫也不想,更不能跟你谈什么条件,所以你注定要失望了。”

    杨开摇头:“前辈说的未免太武断,世间万物,只要它是个东西,就有能让前辈忍痛割爱的价钱,只看我能不能出得起了。”

    吕斯还是摇头,坚定无比。

    吕家一众人等在外面竖着耳朵倾听,听了一会儿,个个都神色怪异起来。

    屋内一老一少说的话虽然一字不落地听进去了,但听着云里雾里,越听越迷糊。

    怎么感觉这位杨家的公子似乎盯上了咱家什么宝贝一样?

    有所预谋?

    还临时起意?

    忍痛割爱的价格?

    这到底是要买啊,还是要抢啊!

    吕家一群人面面相觑,一脑袋的雾水。

    屋内,吕斯呵呵一笑:“杨公子就不用白费力气了,我叫你进来,也并非要跟你说这个。”

    “前辈当然不是要说这个,这一节我心里清楚。”杨开微微点头,咧嘴一笑,道:“但我就看上你这宝玉床了!”

    吕斯还没什么表示,屋外听到这句话的吕梁却是面色陡然一变,语气恼怒,扬声插嘴道:“杨公子,斯长老座下的那阳晶玉床是我吕家最重要的一样东西,任何人都不得打它的主意。”

    今天三番两次被杨开气得火冒三丈,吕梁都硬生生地忍了回去,但现在一听他看上的东西居然是阳晶玉床,吕梁再也忍无可忍,当下便轻喝起来,语气也相当直接干脆,大有杨开再敢这样便要翻脸的架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