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知者不怪嘛
    这么一想,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中都杨家的公子啊,这是何等尊贵的身份?

    所谓的一等世家,在中都八大家面前根本不够看,更何况,杨家还是八大家之首,地位更加尊崇。

    搞不好在此地的那位杨家公子就有可能是日后的杨家之主。现在在他实力低微的时候去交好,以后自然好处多多,哪有人肯得罪?

    不自觉地,向楚和南笙都收敛了自己跋扈的气势,目光凝重地在人群中巡视着,似乎陡然之间,他们就矮了一截。

    倒是血战帮和风雨楼诸人,惊疑而又期待地朝杨开望去,他们都知道杨开的姓名,此刻自然会将他和杨家公子的身份联系到一起,只是又不方便直接询问,个个都满眼期待地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

    杨开脸色平淡,神情自若,也没有丝毫不同平常的地方,越发让他们猜疑不定。

    向楚苦笑一声,环抱一拳,朗声问道:“谁是杨公子?”

    倒不是他不知道杨开的姓名,只是潜意识地不敢将他和杨家公子扯到一起,向楚现在只期望那位隐藏起来的杨家公子在自己的阵营中就好了。

    一声询问,无人应答。

    杨开嘿嘿怪笑两声。

    刷刷刷……

    无数道目光朝他聚集了过来,众目睽睽之下,那一直盘旋在他头顶上的漆黑蛟龙,忽然直冲下来。

    眨眼的功夫。二三十丈长的蛟龙便钻进了杨开体内,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那冲天的煞气也尽数退去,再呈现在众人眼帘之中的,只是那个平常的真元境六层武者。

    向家和南家的人神色阴晴不定起来。

    杨开在这种时候散去了最后的依仗,由不得他们不联想些东西。

    抬头看了看天空,银血金羽鹰依然在盘旋着。口中发出急促的啼鸣声。

    杨开圈起手指放进嘴中,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

    仿佛是得了什么命令,盘旋的银血金羽鹰欢快地回应一声。展开双翅,从几百丈的高空俯冲直下。

    顷刻,便来到众人头顶上方。那一双明亮的鹰眼,警惕而仇视地盯着南家三人,慢悠悠地落到了杨开的肩膀上。

    收拢翅膀,银血金羽鹰冲南家三人示威似的啼叫。

    南家和向家诸人陡然间脸色就白了不少,向楚更是脸皮微微抽搐地看向杨开,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杨家独有的银血金羽鹰,此刻落到了杨开的肩膀上,那杨开的真正身份已经无需再去多想。

    胡家姐妹一霎不霎地盯着杨开,仿佛才刚认识他似的,美眸中泛着异彩。

    那雷光的谢荣和飞虹院的黎芙却是身子一软。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他们两派费尽心机,一力讨好向楚,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极力污蔑杨开。却没想到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得罪的竟然是连向楚都不敢得罪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有眼无珠,鼠目寸光!

    他们两派都死伤惨重,更是各有一位神游境长辈死在杨开手上,本指望向楚替他们报仇雪恨。顺便也能抱上向家这颗大树,可是现在……

    一切都成枉然,别说报仇了,那么往死里得罪杨家的公子,他们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两说。

    怪不得他说得罪他的代价,两派承受不起。

    果真承受不起!

    “杨公子?”向楚尴尬地望着杨开,手心里全是汗水,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了一声。

    南笙张了张嘴,一肚子后悔郁闷。

    他这次可真是无妄之灾,自己只是回南家路过这里,随便掺和了一下,没想到就惹出这样天大的麻烦。早知道还来看什么热闹啊?骑着踏云驹飞奔回南家不就得了。

    面对向楚的询问,杨开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专心地伸手梳理着肩膀上那只银血金羽鹰的羽毛。

    这一只五阶飞行妖兽生得相当特别,那一身羽毛就如黄金浇注,金光灿灿,而且在杨家豢养了这么多年,也被杨家人打理的相当好,每一根羽毛都锋利如刀,坚硬度和锋利度丝毫不逊于一般的地级中品秘宝,再加上它那弯勾般的鸟喙和锐利的双爪,一般的真元境对上它,可能还不是对手,最起码也要真元境六七层以上的武者,才能赢得了它。

    杨开不说话,向楚纵然一肚子委屈和愤懑也不敢表露分毫,就那么抱拳干站在那里,一脸的小心翼翼。

    南笙的脸色红了红,厚着脸皮道:“杨公子,南某有眼无珠了,刚才的事是南某的不是,还请杨公子不要往心里去。”

    胡娇儿不禁鄙夷一笑,刚才的南笙是何等霸道嚣张,面对二等宗门的十几个弟子们,生杀予夺,丝毫不容反抗。

    可是现在在面对一个超级势力的公子时,表现的却是这般卑微,就差没跪下给杨开磕头认错。

    前后判若两人,态度差别之大让人为之侧目。

    笑声传入南笙耳中,越发让他心里不是滋味,脸色也是精彩纷呈,干笑道:“姑娘你也不要见怪,南某给你道歉。”

    “哼!”胡娇儿冷笑,撇过脸蛋不去看那现实的嘴脸。

    南家和向家的四个神游境也不得不拉下脸皮,齐齐抱拳道:“杨公子大人大量,还请原谅我等刚才的无礼!”

    杨开轻轻地呼了一口气,神色淡然地看了他们一眼,轻笑道:“不知者不怪嘛。”

    听他这么说,向家和南家诸人皆是面色一喜。

    今天的事,只要杨开不去追究,那便万事大吉了,而且杨家夺嫡之战即将开始,杨开身为杨家的嫡系公子,自然也是要拉拢助力,集结党羽才能有希望夺取下一任家主之位的。

    向家和南家,都是一等世家!这样强大的助力,只要杨开还想在夺嫡之战中获胜,就必定会去拉拢。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日的事杨开也没什么损失,气量大些,自然可以轻描淡写地带过去。

    搞不好,今日还能与杨家的公子交好呢,成就一段不打不相识的佳话。

    脑海中飞速转着,种种念头划过,向楚和南笙都是神色喜悦而又期待。

    正开心的时候,杨开肩膀上的那只银血金羽鹰忽然又凄厉地惨叫了一声,似乎被人给伤到了一般,扑腾着翅膀就飞上了高空。

    “怎么回事?”向楚急切地问道,话一问出口,便神色愕然地看着杨开,一脸的迷茫和不解。

    其他人也一样如此。

    只见杨开手上此刻正捏着两根金色的羽毛,这两根羽毛闪烁金光,如精打细磨而成的刀片,长短一般,造型流畅,分明是从银血金羽鹰身上拔下来的。

    怪不得那只雄鹰忽然受惊飞了起来。

    拔下羽毛,杨开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将它们丢在地上。

    “杨公子,你这是何意?”南笙一脑袋的雾水,皱眉看着杨开。

    这银血金羽鹰生得神俊,卖相极佳,而且又是珍惜宝贵的异兽,更是寻找到他杨开的功臣,就算杨开再不喜欢它,也不至于突然对它下手吧。

    搞什么呢?南笙想不明白。

    向楚比起南笙却是心思玲珑不少,看着杨开手上的两根金羽,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但还不等他想个透彻,两道人影已经飞速地朝这边接近过来。

    两人的速度极快,身上具是华光流转,一看便知实力不低。

    几百丈距离,转瞬就已抵达。

    来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魁梧,神色冷酷,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横贯左右,如一条蚯蚓般,狰狞在鼻梁上,浑身气势如刀,杀气凛然,一看便是身经百战之辈。

    女的风华正茂,身材婀娜,看不出多大年纪,生得端庄美丽,一双凤眸隐有精芒闪过,瓜子型的脸蛋上无悲无喜,神情冷漠。

    无论男女,都是神游境高手,但他们给人的感觉,却比向家和南家的高手要强势很多。

    在见到他们的那一瞬,所有人都不禁地将他们和南家向家的四位神游境比较了一下,但却都得出了一个同样的结论,单打独斗,那四人没一个是这一男一女的对手。

    杨家的每一只银血金羽鹰身后,都会跟着杨家的高手,以方便一旦找到杨家的嫡系公子,便将其护送回家。

    眼前这两位,显然是一路跟着银血金羽鹰才来到此处的。

    两人的腰间,都挂着一块玉牌,上书一个血红色的杨字。

    “杨家血侍!”那方老不禁低呼一声。

    杨家血侍,世代侍奉杨家,对杨家忠心耿耿,他们中间的每一个人都天资出众,从小便开始培养,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助其成长。

    他们的出身可能不比那些世家公子小姐们高贵,但是他们能取得的成就,却绝对不比那些公子小姐们低。

    杨家有一位神游之上的太上长老,当年便是血侍的身份。可是如今,杨家将之奉为上宾,即便是嫡系弟子见到了他,也得行大礼叩拜。

    所以杨家血侍也代表了强大的战斗力,所有的血侍,都几乎具备了越阶作战的能力,在同等境界中,他们基本堪称无敌。

    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的忠心,为了杨家,他们可以奉献出一切。

    毕竟,从小的时候,杨家就给他们灌输了这种家族至上的思想,为了培养他们,也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