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六十章 不知道起个啥标题
    咳,卖萌了。标题什么的无所谓啦……

    说个题外话,今天买东西,偶有心得,跟大家分享下。

    就说女人啊,绝对是口是心非的动物,男同胞们要切记啊,别不以为然,尤其是在买礼物这事上。

    今天终于领悟到这句话的真谛了,小莫刹那间顿悟,收获良多……向楚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振奋人心。

    雷光和飞虹院的一众人等本来凄凄惨惨,但一听到这话,神色立马就振奋起来。那谢荣和黎芙更是得意而仇恨地朝杨开望来,似乎已经见到他穷途末路的场面。

    “说的好!”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众人都是神色一惊,连忙扭头朝那边看去。

    百丈外,几匹踏云驹足不沾地,神俊至极,如风一般朝这边飞奔而来。

    踏云驹,三阶妖兽,实力不强,胜在一个持久力和速度!而且性格温顺,最适合用来充当坐骑。

    每一匹踏云驹都能日行几千里,好的踏云驹日行万里更是不在话下,这等风驰电掣的速度,比起一些神游境飞行起来还要快,而且不需要消耗真元。

    所以大世家中,一般都会驯养一些踏云驹用来代步。不过这种妖兽数量不多,每一匹都价值几十万两银子,除了一等势力之外,其他的势力根本豢养不起。

    某种程度上来说,踏云驹代表的是实力和身份。

    来的是三匹踏云驹。领头的一个年纪看上去跟向楚差不多大,也是生得英伟不凡,雄伟有力,他的身后,跟着两位神游境七八层的高手。

    百丈距离,只是顷刻便抵达。

    “几个月不见,向老弟脾气见长呀。”那领头的青年哈哈大笑着。来到众人面前也没下来,只是居高临下地端坐在踏云驹上,俯视着众人。只不过那一双眼睛在看向杨开的时候,微微有些凝重和惊诧之色。

    这等凶煞的邪魔之气,他自然无法无视。

    他身后跟着的两个神游境同样也对杨开频频侧目。一身真元暗暗催动,以防不测。

    “这家伙叫南笙!”方子奇知道杨开有些孤陋寡闻,连忙凑近过来对他解释道:“一等世家南家的公子,地位与向楚等同。南家与向家几代联姻,所以两家的关系一直很不错。你小心点他,他比向楚霸道很多,也很难缠。”

    “恩。”杨开微微点头,向楚应该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阴险人物,而这个南笙应该是心直口快之人。

    向楚铁青的脸色在见到这个人的时候终于缓和不少,轻笑着抱拳道:“南大哥。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在几百里之外的战线上么?”

    向家统管太房山这边的战线,而南家则统管几百里之外的另一处战线,同为一等世家,他们都有这个资格。

    南笙咧嘴笑着。翻身下了踏云驹,开口道:“这不是决战已经打完两天了么?中都八大家说咱们可以回去了,路过这里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便过来看看,倒没想到有一出好戏,怎么你们还没走?”

    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了杨开一眼。

    向楚神色微微一阵尴尬,道:“今日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本想回来之后就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却不想这里出了些变故,还没来得及说呢。”

    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都是神色一怔。

    决战已经打完两天了!

    这事若不是从南笙口中无意间听到,他们恐怕还被在鼓里!

    苍云邪地的武者怎么可能在决战打完之后两天,还会来偷袭这边的营地?

    哪个统帅会这么没事找事?

    而偏偏是在这个当口上,杨开这边就出问题了,这里面分明有些不可告人的猫腻。

    刹那间,众人便已想明白很多关键。

    “变故……”南笙微微点头,皱眉望着杨开,随手一指,道:“是他吧?”

    “不错。”向楚颔了颔首。

    “邪魔,嘿嘿,有意思。”南笙一手捏着自己的下巴,似乎象是在打量商品一般地看着杨开,“这么年轻的邪魔,居然有这么浓郁的煞气,看样子修炼的功法不简单啊。”

    “很不简单。”向楚神色一正,沉声道。

    南笙微微愕然,他很少见到向楚有这么凝重的神色,不禁好奇道:“怎么?”

    “两个神游境两层的高手,被他击杀!”

    “什么?”南笙勃然变色,他身后跟过来的两位神游境同样动容不已。

    “向老弟,你没开玩笑吧?”南笙愣了好一会才摇头苦笑,一脸的不相信,“他似乎也只有真元境六层的水准啊,怎么可能击杀得了神游境,而且还是两位?”

    “尸体就在这里,我怎么会跟你开玩笑,此地所有的死人,都是他的杰作。”向楚苦笑连连。

    南笙背后的一个神游境也走上前来,悄声道:“少爷,这人不能小觑,他的气血及其旺盛,非同一般,而且他身边的那头黑色蛟龙也诡异的很。”

    连自己家的神游境都这么凝重,南笙也连忙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轻声问道:“我若与他对上,胜算多大?”

    那神游境抿了抿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实话!”

    “毫无胜算!”那神游境硬着头皮道。

    南笙倒吸一口凉气,终于重新审视起杨开。就算对上中都八大家的年轻一代,也仅有那么几个人会让他毫无胜算,但是现在出现一个年轻的邪魔就能有这般造诣,岂不是说他的资质和实力。与中都那几个人都相差无几?

    双眼微微眯起,南笙沉声道:“这么危险的人,直接杀了就是,留着绝对后患无穷。”

    向楚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的。”

    “那还犹豫什么?”南笙一脸不解。

    向楚苦笑一声。

    南笙看了看他的神色,又扭头望了望,道:“这些人阻扰?”

    “哎,统管不周。”向楚无奈地点头。

    “谁敢阻扰。全都杀了!”南笙冷哼一声,“胆敢在这个时候与邪魔为伍,杀光他们也没人敢说什么。”

    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齐齐变色。警惕戒备地朝南笙望去。

    本来向楚这边两个神游境就足以将他们扫平,现在南笙又带了两个高手过来,真要是打起来。这边没一个人能够活命。

    “向老弟,难道这个时候你还要心慈手软?”南笙歪着脑袋朝向楚望去,嘴角噙着冷笑。

    向楚苦笑着:“有些人……我舍不得杀。”

    说话之间,目光灼灼地朝胡家姐妹望去,含情脉脉,不加丝毫掩饰。

    向家和南家几代联姻,向楚和南笙也是从小一块玩到大的,彼此间亲如兄弟,向楚一个眼神,南笙哪还不知道他的心思?

    南笙更知道向楚的个性和手段。当下心思一转,明白了不少事情。

    有些话向楚不方便说,南笙却可以说。

    ***,路过一趟居然还要帮这小子的忙,这小子家里几房娇妻。居然还不满足!南笙心中一阵郁闷。

    不过,这一对双胞胎倒是有些意思,难怪会让他动心。

    这么想着,南笙也没置身事外,随手指着胡家姐妹道:“两位姑娘,想死想活?”

    胡娇儿冷笑一声:“能活着谁会想死?”

    “那行。你们出来吧,这事跟你们没关系,向老弟只要杀那小子。”南笙微微点头,当下便做起主来。

    胡家姐妹一起摇头,坚定地站在杨开身边。

    南笙愕然万分,心中一阵痛骂,向楚这混蛋喜欢的两个女人原来已经有心上人了啊?怪不得闹得有些不可开交。

    原来如此!

    这一下,南笙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肉戏藏在这里。

    正了正脸色,南笙道:“你们想保他的性命?”

    胡家姐妹脸色不悦,好半晌才微微点头。

    “那更好办了。”南笙大笑起来,“你们两个,嫁给我向老弟,我南笙替你们保他的性命!”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向楚更是连连摆手:“南大哥,这不行,我对两位姑娘确实有意,可诛杀邪魔是大事,怎能混淆在一起?”

    南笙一板脸道:“怎么不行?这里的事,你能做主,你的事,我能做主,就这么办了。”

    脸一转,看着胡家姐妹道:“两位姑娘意下如何?”

    “痴心妄想!”胡娇儿快言快语,果断拒绝。

    南笙脸色一沉,目中微微有些不可一世和鄙夷,道:“你们两个看着似乎只是二等宗门的弟子吧?我向老弟出身一等世家,有权有势,人长得又英俊潇洒,嫁给他难不成还委屈你们了?区区两个女人罢了,装什么清高,早晚都是要嫁人的,一等世家的公子不嫁,你们还想嫁给谁,向老弟能看上你们,是你们的运气!”

    南笙说的这般难听,胡家姐妹顿时被气得不轻。

    “就这么说了,要么他死,要么你们两个嫁给我向老弟,我保他的性命!该如何选择,自己去想。”南笙霸道至极,丝毫没有给胡家姐妹回旋的余地,冷笑着道:“只有一炷香时间,时候若是到了,你们就算求我也无用。其他人若是再敢阻扰滋事,全部杀无赦!”

    说罢,垂首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起来。

    自始至终,向楚居然只说了一句话,然后便再也没动静了。

    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胡家姐妹就算再笨,也能反应过来了。

    “原来,你的目的是这个。”胡娇儿鄙夷地望着向楚,“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杨开,然后伺机来要挟我们,对吧?”

    向楚神色淡然,开口道:“娇儿你若是这么想,那便是误会我了。”

    南笙不禁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混蛋还是这么会装腔作势,换做老子早就直接霸王硬上弓了,还墨迹个屁。

    二等宗门的女子,上就上了,她还能怎么样?

    “误会不误会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胡娇儿冷笑不已。

    〖^~书^网∷Ww.qm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