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谁敢动
    血战帮和风雨楼这群人这段日子过的很不好,不但在与苍云邪地的作战中每每被安排到最危险的位置上,就连在此处营地歇息的时候,也时常会有人来针对讥讽。

    此地聚集的势力也有五六个,除了为首的向家是一等世家之外,其他的全都是二三等宗门。

    这些势力,论战力和人员优劣,与血战帮风雨楼相差无几,有的甚至还稍有不如,但依然敢处处落井下石,心情好的时候过来讥笑几声,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是会叱喝叫骂。

    仿佛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欠了他们似的。

    胡蛮和箫若寒还在这里的时候,还有人威慑,等他们这群高手走了,留下来的尽是一些年轻一代弟子之后,情况俞演俞烈。

    而其中更以雷光和飞虹院的人马最为恶劣。

    这些日子,风雨路和血战帮的人已经不止两三次被他们这般挑衅嬉骂了,但因为弟子们死伤众多,只活下来十几个,所以也只能忍下去。

    方子奇他们这群人本就处在风口浪尖上,自然不愿意去招惹什么麻烦。

    三番两次的忍耐退让,越发让雷光和飞虹院的人以为他们好欺负,今日见他们在这里生篝火,喝酒吃肉,逍遥快活,哪里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

    反正此地已无战事,不寻点乐子,长夜漫漫如何度过?

    风雨楼血战帮十几个人的虎视眈眈并未影响那谢荣和黎芙分毫,两人依旧一脸淡定不屑的笑容。似乎根本就没把众人放在心上,那回望过来的眼神也是耐人寻味。

    “都坐下!”管迟乐老脸阴沉着,翻了翻眼皮,沉声对众人道。

    十几个年轻一代的弟子恨得牙痒痒,拳头也捏得劈里啪啦响,却不得不忍气吞声,缓缓坐了下来。

    他们虽然血气方刚。却也知道真要跟对方起了什么冲突,最后受苦受难的,依然是自己这群人。

    先不说真打起来能不能赢得了。就算能赢得了,事后也要遭到向家的追究。到那时候,两个宗门的处境将会更加不妙。

    十几个人一个个地坐了下来。方子奇是最后一个落座的,脸上的笑容颇有些狰狞,脸皮上的肉更是一阵阵地抖动着。

    心中就算有万般不岔,他也必须得忍耐下去。

    杨开神色平淡,抖掉了手上烤肉的几粒尘土,一脸平静地望着来人。

    这群人有一些是真元境,也有很多是离合境,实力算不得多高。但在杨开敏锐的感知下,此刻有好几道神识,正笼罩在这片土地上。

    其中有两道神识有些警惕和敌意。应该是谢荣和黎芙的长辈在监视这边的动静,防止管迟乐动手伤人。

    另外还有两道神识强大不少,是向楚身边的两个高手的神识。

    察觉这一点,杨开咧嘴,无声地笑了笑。

    以往风雨楼和血战帮的人忍耐之后。谢荣等人也不会再继续挑衅,但今日他们显然不愿就这样善罢甘休。

    待到一群人又坐回去,谢荣和黎芙不但没有离去,反而还往前走了两步,那黎芙掩着小嘴,笑望着胡家姐妹二人。开口道:“两位妹妹别来无恙呀。听说两位是从苍云邪地里逃回来的,姐姐倒是很好奇,这苍云邪地内邪魔遍地都是,两位又都长的这般天香国色,引人瞩目,这……是怎么能逃回来的?”

    胡娇儿黛眉微蹙,有些不悦地看着黎芙,淡淡道:“你想说什么?”

    黎芙咯咯一笑,娇声道:“姐姐说了呀,就是对两位妹妹如何安全回来一事挺好奇的,若是方便,能不能跟姐姐好好说说,比如这一路上到底遇到了些什么人,又遇到了些什么事,两位又出卖了多少次色相才能在那些邪魔手上活下命来……”

    胡娇儿和胡媚儿听她这么一说,脸色陡然阴沉下来。

    “不好意思,姐姐说错话了。”黎芙轻笑着,口上虽然道歉,但神色间却丝毫没那个意思。

    她身后的那些男人,此刻再看向胡家姐妹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了,仿佛在看着两双破鞋,个个的目光中都有唾弃鄙夷,还有隐藏不住的贪婪和**。

    “我也很好奇。”谢荣嘿嘿笑着,“不但我们好奇,这里所有的人都好奇,两位能从那个地方活着回来,到底是凭借了什么样的手段。”

    胡娇儿脸色阴沉着,酥胸不停地起伏,忽然又嫣然一笑,道:“这关你们什么事?”

    “自然关我们的事。”黎芙轻笑着,“两位若不是依靠出卖色相平安逃脱那个地方,那便是与那里的邪魔有勾结,要不然他们为什么放你们离去?搞不好你们就是那些邪魔安插在我们这里的眼线呢,若你们是苍云邪地的眼线,那身边就必定还有人监视!”

    “不错!”谢荣神色骤冷,目光忽然转向杨开,灼灼地盯着他,沉声道:“这位朋友看着面生的很,来自何处?”

    杨开正吃着东西,听他这么一问,眉头不禁一皱,这才猛然醒悟,对方这群人原来是冲自己来的。

    之前的挑衅,全都是铺垫而已。

    “不方便说!”摇了摇头,杨开神色冷漠地道。

    “是不敢说还是不方便说?”黎芙也冷笑地发问。

    谢荣沉着脸,望着胡家姐妹:“他是你们两人带过来的,对于他的来历你们应该清楚吧?”

    “不知道,路上碰到的。”胡娇儿把头一扭。

    杨开的出身哪里能随便去说?风雨楼血战帮只是因为毗邻着凌霄阁就遭此大难了,若是把杨开的师门告诉他们,指不定要出什么大乱子。

    随口编排一个出身更是不靠谱,说不定就会被当场拆穿。

    “果然有问题!”谢荣厉喝一声,不由分说地大手一挥:“抓起来!”

    “谁敢!”方子奇怒喝,刷地站了起来,一身真元磅礴喷发。

    他这一动,其他人也立马动了起来,个个都警惕地盯着雷光和飞虹院的人,后者自然也不会示弱,蹭蹭蹭武器出鞘,真元暗暗催动。

    场面刹那间剑拔弩张。

    “嘿嘿!”谢荣阴笑着,“你们胆敢包庇来自苍云邪地的人,你们全都死定了。”

    他笑得相当诡谲,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笑容再一敛,沉声道:“动手!”

    话音落,那两道盘踞在这片土地上的神识忽然化为犀利的攻击,带着果决的杀意,直冲杨开的脑海。

    察觉不妙,管迟乐面色大变,惊声道:“小心!”

    两道无声无息的攻击,破进杨开的脑海中,还未深入进去,便在**之宫中迷了方向。

    杨开的面色一沉,眼神也冷冽起来。

    他本以为这群人只是想挑衅滋事,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样。

    顺着两道来袭神识的方向,紫色的幽光在夜空中一闪而逝。

    一种刺骨的冰寒感忽然荡开,旋即消失无踪,在场众人都以为自己产生了什么错觉。

    噗噗两声闷响从不远处传来,两位分别属于雷光和飞虹院的神游境高手面色皆是一白,眼眶中瞬间布满血丝,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在这一瞬间,他们两人同时遭到一种神魂技的攻击,这种诡异的神魂技中掺杂了大量的邪恶和冰寒,几乎将他们的识海冰封。

    幸亏他们察觉不妙,立刻反击防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匆匆缓过神,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骇然和惊恐之意。

    外面,杨开已经动了起来。

    以神魂技反击了那两个神游境高手之后,身如疾风,瞬间就来到了谢荣面前。

    谢荣脸上的诡谲和得意还未消失,一只大手便卡住了他的脖子,炙热的真阳元气冲击过来,烫得谢荣颈脖处巨疼无比。

    惨叫声才刚出手,迎面便轰来一只封眼捶,正中眼眶,刹那间谢荣便头晕目眩,双目不能视物。

    “啊……”黎芙俏脸莜地变色,万没想到杨开居然能在两个神游境高手的袭击下活下命来。

    还未来得及反应,杨开另一只大手也已经捏住了她的修长颈脖。

    两只手同时用力朝中间靠拢,谢荣和黎芙碰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道和速度下,两人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

    匆匆运转起来的真元,也在这一撞之下轰然退散。

    两人都是各自宗门中的精英,但此刻在杨开手上却脆弱的如两个孩童,竟是毫无反抗之力。

    碰碰……

    两人都如陨石一般被投掷在地,地面上直接多出两个人形凹坑,有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出,惨叫声同时响起。

    直到此时,在场的所有人才回过神。

    刷刷刷……

    雷光和飞虹院的弟子们个个都警惕凝重地望着杨开,各自招式催动。

    “谁敢动!”杨开一脚踩在黎芙的花容月貌上,将她的半边脸蛋都踩在泥土里,粗暴野蛮的动作让所有人的眼皮子直跳。

    另一只手上真元吞吐,几乎凝成了实质的真元,犹如一柄匕首,抵在谢荣的胸口处。

    黑夜下,跳动的篝火印得杨开的脸色阴沉无比,分外可怖。

    风雨楼和血战帮的人都看傻了,怔怔地站在原地,一脸的不敢相信。

    “谁敢动!”方子奇最先醒悟过来,怒喝中将一坛酒扔在篝火上。

    哗啦一声爆响,在酒精的作用下,篝火如一条火龙,往天上窜出几丈高,让场面越发火爆紧张。(未完待续)

    〖^~书^网∷Ww.qm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