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魑魅魍魉
    青衫老者提着杨开迅速朝凶煞邪洞内部冲去,其他三人也紧随在一旁。

    邪主的邪,已经超脱了邪的层次,阴冥鬼王说过,那是魔!是真正的魔!

    所有的邪在魔面前,都只是小打小闹。

    “小子,我最后问你一次,知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若敢说不知道,老夫就将你禁锢在此地,任你自生自灭,你若告诉我,老夫便放你一条生路。”青衫老者将杨开放了下来,淡淡地看着他。

    杨开脸色平淡,神色自若地看了他一眼,这才皱眉道:“这是邪灵泉眼里蕴藏出来的东西。”

    “邪灵泉眼?”魑魅魍魉四人皆是面色一变,那青衫老者的声音都陡然拔高了许多。

    邪灵泉眼这四个字,无疑对他们也相当有吸引力。

    “是。”杨开点了点头,也没隐瞒,当下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讲述了一遍。

    四个老者越听越是心头火热,眼中精光大炽,原本对大茧的忌惮也缓缓被贪婪取代,个个都熠熠生辉地朝大茧望去。

    等到杨开说完,几人的呼吸无疑有些不平静了。

    “怎么办?”其他三人紧张而又期待地望着青衫老者,等他拿主意。

    青衫老者的内心显然也极为波澜起伏,邪灵泉眼很少会出现,但每一次出现必定都会带来好东西,是众多神游境高手拼命抢夺的宝贝。

    可是这一次邪灵泉眼居然孕育出这样的东西,实在超出了他们的见识和认知。

    青衫老者不知该不该将身家性命赌在这里。

    “我们距离突破神游境九层也不远了,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能量源泉,这一次若是错过,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紫衫老者明显想冒险一搏,神色间也是一片跃跃欲试。

    “是啊。”绿衫老者和黄衫老者同时点头,认为他说的在理。

    三人都有这种意向,青衫老者也不好独断专行,更何况,他本人也是偏向于冒险一试的,只是心里有些忌惮而已。

    沉默了一会儿,青衫老者眼中精光一闪,神色坚毅起来,沉声道:“那就做!”

    说话间,随手将杨开一抛,直接将他抛飞出百来丈左右。

    还没落地,杨开便感觉到体内一股蛮横的力量忽然爆开,这股力量中充满了种种阴森毒辣,真阳元气自主反击,仍然没能抵消。

    咔嚓几声脆响,骨头断了好几根,半空中呕出一口鲜血,待落下地来,杨开连动也不动了,脸色白如金质。

    青衫老者的阴笑声传来:“嘿嘿,老夫说话算话,放你一条生路!”

    杨开怨毒无比地朝那边望去,眼中满是仇恨和森冷。

    青衫老者哪里是放他一条生路,若不是体内真阳元气足够精纯雄浑,刚才那一招暗手足以击溃杨开的丹田,彻底废去他的修为,沦为一个普通人。

    没有实力的普通人待在这里,除了死路一条之外再无其他结局。

    好在现在距离足够远,青衫老者也不知道杨开并未被废去修为。若是让他知道,以这老家伙的毒辣本性,恐怕会立刻痛下杀手。

    不敢有丝毫怠慢,杨开赶紧强撑着身子,盘膝打坐调息,同时伸手沾了一滴万药灵液放进嘴中,化解药效。

    不一会儿,那边便传来了激烈的战斗声。

    魑魅魍魉实力高深,四人合力,神游境之中堪称无敌,此刻正凶猛攻击着那个大茧。

    一声怒吼从大茧内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挣脱了束缚。

    旋即,响起青衫老者惊恐而惊喜的叫声:“果然是真正的魔,是魔灵!”

    一声喊叫,战斗越发激烈了,应该是大茧里面的东西被四人强行打了出来,正在与他们激战。

    一时间,整个凶煞邪洞都阴风阵阵,魔气翻腾,本就不太光亮的地底洞穴,越发陷入黑暗,似乎已经沉浸到了地府之中。

    杨开心无旁骛,专心疗伤。

    但受到那滚滚魔气的牵引,杨开分明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个东西,正在突突地跳动个不停,连带着一身真元也鼓荡翻腾。

    微微一怔,杨开连忙查探,待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被魔气引起了反应之后,神色顿时变得古怪。

    沉思许久,杨开慢慢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着那边的情况。

    战斗的场面异常激烈,杨开虽然看不见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魑魅魍魉口中传来的声音却能推断出,他们纵然趁大茧内的魔灵还未完全成熟便将其打了出来,四人联手也没讨到任何便宜,反倒是被对方攻得节节败退。

    魔灵之强,远超他们的想象。

    可高手过招,纵然察觉不妥,他们一时半会也无法脱身,只能咬牙苦撑,各自将实力发挥出十二成。

    时间流逝,杨开的伤势在迅速恢复。

    蓦然间,那边传来一声震天响的怒吼,似乎是魔灵吃了什么大亏,而与此同时,魑魅魍魉四人也是齐齐惊呼,其中有两人的声音嘎然而止,很是短暂急促。

    死了!

    杨开眼前一亮,心中大爽。

    “走!”那青衫老者的喊叫声传来,相当惊慌失措,还有些疲惫不堪。

    紧接着,两道衣袂猎猎的动静传来,显然是还活着的两人匆匆逃窜。

    那魔灵也没去追,只是停留在原地发出不甘的怒吼。

    杨开霍地起身,眸中精光四溢,心绪起伏。

    体内的那个东西,依然在跳动,比起刚才越发的剧烈,似乎是在催促着他。

    只是迟疑了一会儿,杨开便迈开大步,迅速朝魔灵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