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精诚合作?
    一行人往前走了许久。

    杨开忽然双眸如电,凝神朝一个方向望去。

    “等等!”杨开伸手拉住了冷珊。

    “停下!”沈奕察觉后面的动静,连忙举手,一群鬼王谷的弟子赶紧顿住步伐,个个如临大敌。

    “怎么了?”冷珊吃惊地问道。

    杨开没答,反而看得越发用心,片刻后神色一冷,身如闪电般飞窜出去,一身真元澎湃,大手探出,朝前抓去。

    虚空中,似乎有一道道波纹般的涟漪荡起,随着这一层涟漪的扩散,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这人面露一丝惊疑和骇然,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杨开,身形连忙往后退去,举起双手连声呼道:“喂喂喂……”

    杨开神色一愣,目光停留在他那惨白无色的双手上。

    鬼王谷的弟子,每个人的双手都是这种颜色,似乎没有鲜血流动,看起来骇人至极。

    “啊……杨兄住手!”沈奕也是急忙喊了一声。

    听到喊声,杨开也赶紧停住身子。

    “自己人自己人。”沈奕和冷珊匆匆赶了上来。

    “看出来了。”杨开讪笑一声,本来以为是有人埋伏在旁边伺机偷袭,却不想这个也是鬼王谷的弟子,这么说来,刚才的那声音便是此人发出去的信号。

    那人被逼出身形之后,一直震惊万分地瞅着杨开,待到沈奕过来之后才惊叫道:“我草。这家伙什么人?”

    “冷师妹的救命恩人。”沈奕简单地介绍一番。

    杨开这才知道这个鬼王谷的弟子程英是在前面探路的。

    “抱歉,是个误会!”杨开冲他抱了抱拳。

    “我草,你牛逼啊!”程英大叫着,“我带了隐蔽身形的秘宝,又施展了鬼隐武技,沈师兄他们一个人都没看出我的藏身之地,怎么被你一眼就看穿了?”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醒悟有些不对劲。

    若不是程英能够完美地隐藏住自己,他们也不会让其孤身一人在前方探路。这种秘宝加武技的隐蔽之术,就算是一般的神游境高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也正是依仗这个,程英才能在前面如鱼得水地刺探各种情报。

    却没想到还没到神游境的杨开居然清晰洞察!

    这怎能让他们不诧异。

    “是啊,杨兄你怎么做到的?”沈奕也是满脸好奇的样子。

    杨开皱了皱眉头。淡淡道:“可能我的感觉比一般人要敏锐很多吧。”

    “这样也行?”程英显然有些不太相信,但杨开既然这么说,他也不好再追问。

    冷珊狐疑地打量杨开,美眸中若有所思,也没有去刨根问底,而是叉开话题道:“程英你传讯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程英这才回过神,一抹嘴巴神色振奋道:“有!那两个妞……”

    “恩?”冷珊神色骤冷,身为女子,妞这个字眼听起来实在有些刺耳。

    “咳……那两个女子的行踪暴露了。”程英嘿嘿笑着。手舞足蹈地说道:“不过她们厉害的一塌糊涂,两个人的境界明明不是很高的样子,但联手起来却是实力大涨,应该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逍遥宗那群傻逼不知道厉害。死了好几个,余庆那二货险些被其中一个女子给阉了,那场面……啧啧,惨不忍睹!”

    这程英看起来也是个活泼的人,一边说一边形象万分地在自己胯下比划一刀,打了冷战道:“看得哥们胯下凉飕飕的。一阵后怕!”

    “咳咳……程英师弟,别胡说!”沈奕见冷珊面色不太好看,赶紧打断他的胡言乱语。

    “嘿嘿……”程英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又装模作样地拍拍自己的嘴巴:“是是是,嘴贱了,该打,师妹莫要生气!”

    冷珊轻哼一声,也知道他天性如此,狗改不了吃屎。

    沈奕神色一转,变得万分幸灾乐祸,道:“那余庆到底有没有被……被阉了?”

    程英有些沮丧地道:“没有,太可惜了,不过吃了那一击,我估计他十天半个月怕是硬不起来了……嘿嘿,嘿嘿,该打,该打!”

    后半句却是对冷珊陪笑着说道。

    “哎,是可惜!”沈奕也是好一阵长吁短叹,“后来呢?那两个女子怎样了?”

    “后来跑了,跑到更里面去了。”程英神色陡然严肃起来,“里面有紫邪灵在活动,而且……数量很多,我估计她们也快要到极限了。”

    “这样啊……”沈奕眉头一皱,“余庆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自然是要抓活的。所以,要我们前去配合他们,先把那些紫邪灵给杀了,然后把那两个女子抓出来。”

    “他妈的!”沈奕愤怒地骂了一声。

    鬼王谷这些年在逍遥宗面前连连吃亏,但是因为逍遥宗占据的一处黄泉池对鬼王谷的弟子修炼大有裨益,所以鬼王谷纵然气恼愤懑,也得退让礼避。

    为了那一处黄泉池,鬼王谷这些年也不知道陪嫁多少女弟子进逍遥宗,供逍遥宗的男人发泄**。

    两宗之间早就势如水火,但又不可能直接开战,勉强维持着一种脆弱的平衡。

    所以冷珊等人纵然不愿意掺和这一次的事情,也不得不奉师命赶过来协助逍遥宗,因为余庆许诺过,若是能活抓那两个女子,可以将那一处黄泉池开放一个月。

    一个月,足以让上百鬼王谷的弟子实力大涨!冷珊等人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余庆现在要鬼王谷的人赶过去,分明是想利用他们来清理紫邪灵,好尽量减少自己人的损失。

    两宗弟子常年打交道,对彼此的伎俩都相当熟稔,沈奕和冷珊哪里还猜不透他的心思?

    “那我们去不去?”程英望着沈奕和冷珊问道。

    沈奕咬了咬牙,不吱声,只是看着冷珊。

    冷珊冷笑道:“去,当然要去!就算是看看他们的惨状,也该去一趟!”

    沈奕顿时精神大振,点头道:“不错,师妹说的有道理。”

    一群人商议完毕,当下便在程英的带领下朝前方走路。

    一路很清净,并没有出现邪灵,想来应该是早先就被清理了的缘故。

    走了许久后,前方出现了一群人马,在数量上丝毫不少于鬼王谷的一群人,而且看附近的痕迹,应该是才发生过一场大战,地面上隐有鲜血的痕迹,还有几具尸体横呈。

    一个相貌阴邪,面色白皙的男子双腿间一片鲜红,他毫无形象地坐在一旁,额头上汗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滚落着,阴邪的面容上满是怨毒之色,阴鸷着双眼盯着凶煞邪洞的深处,嘴中喃喃出声:“两个贱人,早晚抓到你们要你们好看,居然敢伤我,居然敢伤我这里!”

    昏暗的光芒下,可以清晰地见到,他大腿正中间的位置处有一道半尺长的伤口,此刻正在潺潺流着鲜血。

    在这男子的面前,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子正跪坐在他面前,低头给他敷药疗伤。

    即便是在这种环境下,这阴邪的男子的胯下也依然一柱擎天。

    鬼王谷的弟子走过来后,冷珊厌恶地撇开了目光,倒是沈奕饶有兴致地凑过去打量几眼,揶揄道:“这伤得也不重啊,只是皮外伤,余庆你嚷嚷什么呢。”

    余庆顿时大怒:“他妈的要不是老子运气好,这就不是皮外伤了,那两个贱人一定要付出代价,我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余庆叫嚣着,看起来愤怒至极。

    杨开抬眼朝逍遥宗那边打量过去,赫然发现这宗门里的男子,一个个都是面色白皙,似乎有些气血虚浮的样子,而且他们每个人都生得异常俊俏,只不过那白皙的脸色却完全破坏了俊俏的美感。

    每个逍遥宗的男弟子身边都有一些如花美眷相伴,和男子的白皙脸色,气血虚浮不一样,这些女子个个红光满面,巧笑嫣然,似乎是被滋润的很不错。

    她们在看向鬼王谷弟子的时候,也是丝毫不加掩饰眼中的春情流动,甚至还有一个女子还放肆大胆地冲鬼王谷男弟子骚首弄姿,香舌吞吐,一副极尽放荡的模样。

    她身边的逍遥宗男弟子非但没有吃醋,反而还大乐着捏了一把她的翘臀,顿时惹的娇喘声连连。

    杨开面色一沉,他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碰到的人,全都是精通男女之道的货色,扇轻罗和碧洛就不用说了,两个人修炼的是媚功,虽是处子之身,对房事也相当熟悉。

    这逍遥宗的弟子看样子干的也是采阴补阳的勾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采的这么虚浮,其中大概也隐藏了什么奥秘。

    “虽然你们鬼王谷的人看起来蛮丑的,但是这逍遥宗的人看着更恶心。”杨开悄悄地在冷珊耳边说道。

    “谁丑了?”冷珊顿时恼怒。

    “哦,我是说你们的手,白惨惨的跟死人一样。”

    “你晓得什么,等过几年,修炼有成,颜色就会变回来,别把我们鬼王谷和逍遥宗的垃圾们相提并论,哼!”

    杨开耸耸肩,不再多言什么。

    “废话别说了,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前方的紫邪灵有些多,单靠我们其中一宗的力量恐怕无法通过,所以必须得大家精诚合作才行。”余庆将裤子提起穿好,站起身对沈奕说道。

    沈奕冷哼一声:“希望你们逍遥宗可以真正地做到精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