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完了
    昨天早上七点就开始坐车,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到家,累的半死不活,今天睡到十一点半才起来,匆匆码完一章。

    比较悲剧的是,电脑系统貌似坏了,蓝屏了两次,我还得去重新做个系统。

    *****************

    “看她以后表现了。”见芸丽这么为碧洛说清,杨开也不好再说什么。

    更何况,他本就没想再提之前的事,所恼怒的也只是碧洛算计自己,平白让自己卷入一场麻烦事。

    相信经过这件事之后,碧洛也不敢再不分轻重。

    芸丽又道:“公子之前买回来的丹药都放在你的卧室里了,账目也已结清。”

    杨开淡淡点头。

    心里想着有个大靠山就是不太一样啊,买这么多瓶回复神识力量的丹药,也不用自己付钱,难怪那些大势力的公子小姐们修炼起来速度要比一般人快很多。

    有那么庞大的资源供他们挥霍,在同一个资质的起跑线上,他们能取得的成就永远会比别人要高。

    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么的不公平。

    “还有就是乐家前日派人送来些东西。”美妇笑吟吟地继续回禀。

    “哦?乐家?”杨开眉头一挑,有些意外之色。

    “恩,送来了一瓶玄级的丹药,也是恢复神识用的。”芸丽盈盈地望着杨开,捂嘴轻笑,“听说是乐家连夜从百里之外的家族中调拨过来的。并嘱咐奴婢一定要让公子你收下,奴婢见公子正在疗伤,便自作主张留了下来,公子你看……要不要还回去?”

    “不还!”杨开嘿嘿一笑,“还回去干什么,人家送上门来的东西,自然要收下。”

    似乎知道他会这么说。芸丽也微微点头:“这倒也是,若是还回去,只怕会落了乐家的颜面。如此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了。公子果然是海量之人呢。”

    这马屁拍的……

    杨开一阵汗颜。

    乐家会送这么珍贵的东西,杨开倒也能理解,无非就是想化解那次风波而已,不过乐家好歹也算是大势力,如此委曲求全倒让杨开颇为意外。

    “扇轻罗威风挺大的啊。”杨开轻声嘀咕一句,他只当乐家是看在扇轻罗的面子才这么好说话。

    殊不知乐家只是猜不透他的来历,并不想得罪了他才这么做。

    如果能悄无声息地把杨开给灭了,乐家哪会这么大方?但关键是杨开与乐煜的一战就发生在飘香城内,那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呢。暂时不敢得罪,唯有这样忍气吞声。

    一瓶玄级丹药虽然贵重。可对乐家来说也出得起。

    美妇芸丽听他这么说,也是微微一笑,继续道:“还有一事需要回禀公子。”

    “什么事?”

    “城内许多大势力的少爷小姐们都想请公子过往府上一叙,怕是想与公子结交一番……”

    杨开的来历太过神秘,不想引起别人的关注都难。这几日飘香城的各大势力都在打探杨开的出身,可打探来打探去,别说他的来历了,就是他的名字也没打探清楚。

    这才想邀请杨开,藉此刺探情报。

    若是他来头真的不小,自然要好好结交。若是他没有什么来历,也无妨,这么有潜力的年轻人,任何一个势力都愿意伸出橄榄枝。

    “不去。”杨开皱了皱眉,“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见他拒绝的这么果断,美妇神色一怔,旋即盈盈笑开:“如此也好。”

    “我去修炼了。”跟她说了一声,杨开直接迈步窜上二楼。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美妇芸丽神色古怪,苦笑地摇了摇头,她还从未见过这么修炼成痴的人。

    这么看起来,他的强大也不是毫无缘由的。

    接下来的几日,杨开一直在窥探炼丹真诀的奥秘,进展很慢,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一窥全貌。

    不过杨开并不在意,他只是借助窥探炼丹真诀来修炼神识力量,得到炼丹真诀里的知识只是其次。

    一瓶瓶恢复神识力量的丹药消耗下去,神识果然显著地增长起来,不但变得有韧性强劲,而且覆盖的范围也比以前大了很多。

    丹药消耗的很快,实在是因为这些丹药的品质都不高,品质不高,发挥的药效就不理想,杨开想要迅速恢复神识,只能以数量来弥补。

    唯独乐家最后送来的一瓶玄级丹药,支撑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也消耗完全。

    从来没有哪一个人敢像杨开这般修炼神识力量,肆无忌惮地将神识力量耗尽,然后狂吃丹药补充,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就出问题了,不是神识错乱便是变成白痴,哪还有活命的道理。

    可在温神莲的作用下,杨开并不用担心这些。

    十日后。

    丹药耗尽,杨开自觉神识增长不少,尝试着去破坏扇轻罗留在自己体内的追魂印,可惜依然无法撼动它,倒是惹出这妖女留在追魂印中的一道神念,娇喘连连,幻象丛生,勾引的杨开直冒火。

    早晚有一天要把她衣服剥光,吊起来毒打一顿!杨开心中暗暗发狠。

    笃笃一阵轻响,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杨开沉声喊道。

    房门被推开,碧洛一身火红的衣衫,脸蛋妖娆,**火辣,嘻嘻笑着走了进来。

    看得出来,她刻意打扮了一下,而且这一身衣服的选择,也有些模仿扇轻罗的味道,眉宇间一股淡淡的妩媚流动着。

    杨开微微一怔:“怎么是你。”

    自从那一日回到行宫之后,碧洛就一直没在杨开面前出现过。倒是美妇芸丽时不时地帮她说几句好话,让杨开不要再追究之前的事情了。

    不曾想,今天她竟主动来寻。

    不过现在的碧洛再无之前的倨傲和盛气凌人,在面对杨开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就有些紧张和压抑的感觉。

    “过来看看你啊。”碧洛酥声软语,罕见的温柔万分,怯怯地打量杨开。

    杨开莞尔一笑:“若是你还在意那事的话,可以不用担心了。我不会找你麻烦的。”

    “你不生气啦?”碧洛惊喜地看着他。

    “只要你别再算计我!”

    “恩恩恩,我保证不会再那样了,那天也只是个意外。”碧洛娇笑着。跑到杨开面前俏生生地站着,轻声道:“要是大人问起那天的事……”

    “一时手痒,跟乐煜切磋了一下。”杨开闻弦歌知雅意。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

    碧洛嘻嘻一笑,纤细雪白的手掌放在酥胸上拍了拍,深吸一口气,彻底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由衷地道:“你这人真的挺不错,我以前看错你了!”

    刚赞完,就发现杨开目光火辣地盯着她的酥胸,赶紧将手臂挡在前方,脸红道:“喂,你别乱看好不好!”

    说完。似乎又想起什么,把手臂放开,刻意挺起高耸的胸脯,一脸无所谓道:“看吧看吧,就当给你赔罪了。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她这般大大咧咧的,倒让杨开有些承受不住。

    娇笑一声,碧洛直接窜上香床,来到杨开背后,半跪着身子,然后伸出双手。将杨开脑袋摆正,十指探了上来,轻轻地揉捏起来。

    “你怎么……”杨开诧异起来。

    “每天这个时候不都是芸丽姐姐来帮你缓解疲劳么?今天这活被我揽下了,本来是想跟你道歉的,没想到你这么好说话,本姑娘难得侍奉你一次,满怀感激的享受就好了。”

    杨开不禁愕然,这才知道碧洛对那天的事是真的挺愧疚的。

    要不然也不会这般来讨好自己。

    自从那天芸丽帮杨开揉捏之后,杨开便食髓知味,每天都要跟她来上一场。

    修炼神识带来的疲惫,每每都能被那纤细修长的十指驱散,让人如坠云端,轻飘飘的舒坦。

    碧洛肯定是一开始就打探清楚了,这才知道这些。

    她的手法不如芸丽高明,但也捏的很是用心。

    好半晌,碧洛才忽然开口问道:“很舒服么?”

    “还好。”杨开实话实说。

    “只是还好?”碧洛挺受打击,“比起芸丽姐姐怎样?”

    “不如她!”

    “哼!”碧洛轻哼一声,满脸的不服气,转了转眼珠子,嘿嘿奸笑一声。

    蓦然,一声嘤咛响在杨开耳畔边,似乎带着无尽的媚意和诱惑,随即,四面八方都响起了一阵阵糜烂而**的呻吟,杨开霍地睁眼,只见眼帘前视野中,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妙龄少女穿着暴露,罗衫半解,玉体横呈,如水蛇一般朝他缠绕过来。

    霎那间,杨开的鼻息便粗重了,整个人也是欲火熊熊燃烧。

    察觉不妙,连忙运转合欢功,背后的碧洛轻哼一声,忽然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美眸霎那间迷离。

    阴阳合欢功,貌似能破尽一切媚功,上次杨开被扇轻罗的气息影响的时候,也是借助合欢功才脱离幻境。

    这次一试,果然也驱散了幻象。

    “你搞什么?”杨开转过头,只见碧洛双腮酡红,美眸水盈盈的,春水一片,显然是受到了本身媚功的反噬。

    幸好她才刚施展开,本身对杨开也没有敌意,所以反噬程度很轻微,只是影响了她的心神,并未让她受伤。

    “让你舒服啊……”碧洛娇喘连连,整个人软绵绵的没力气,骇然地望着杨开:“倒是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被反噬了?”

    “你修炼的是媚功?”杨开哭笑不得地望着她,很诧异她修炼的功法居然跟扇轻罗一样。

    “唔……”碧洛轻轻地应着,那妖娆的模样和如嘤咛的呻吟撩拨着杨开的心神。

    这是比媚功更加有效的诱惑。

    杨开嘿嘿狞笑:“你完了,才刚跟你说不要算计我,你又这么做,看样子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未完待续)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