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服软了?
    轻飘飘的感觉传来,美妇芸丽那修长的十指似乎带着一些神奇的力量,所过之处,驱散着杨开身心的疲惫,让人不由自主地全身放松,舒畅至极。

    温柔乡,英雄冢,这话一点都不假。

    杨开也泰然自若,闭目享受着这让人心神沉醉的感觉。

    他不是矫情的人,扇轻罗派遣芸丽和若雨若晴来服侍他,并且名明要满足他的任何要求,杨开怎么不知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以对她们三人为所欲为。

    这三个女子,一个成熟丰腴,一个温柔恬静,一个典雅端庄,风情各异,却都是一样地吸引男人。

    现在美妇主动来服侍,杨开自然也没有拒绝的必要,真要是那样就显得心虚做作了。

    屋内一时静谧下来,杨开不开口说话,美妇芸丽也缄默不言,只是专心地揉捏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杨开分明察觉到半跪在身后的美妇呼吸略有些粗重起来,连她身上的体温也渐渐升高,吐气如兰,胸腔内的心跳更是慢慢急促。

    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揉捏的过程中,那饱满充满弹性的胸脯,竟是时不时地与杨开的后背摩擦起来,若即若离。

    两粒樱桃般的凸起擦过脊梁骨,带起一阵阵敏锐的感觉。

    杨开神色微微一愕,不禁神色古怪。

    这美妇芸丽该不会真像碧洛说的那样,久旱孤寂,未逢雨露,此刻正是如狼似虎,空旷幽怨之时吧?

    要不然怎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美妇的异样反应,连带着让杨开也有些心猿意马。

    说起来芸丽的年纪也不大,顶多只有二十五,虽不算什么花样年华,却也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她比那些少女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要成熟。真要是跟她发生什么,她也不会纠缠不清。

    此女在十年前就已经成过亲,但夫君不过一个月便已死去,守了十年的活寡。

    十年前,她才只有十五岁,品尝到那种美妙之后,这么久未曾再续,怕是真的有些情动。

    似乎是察觉到杨开的反应。美妇芸丽盈盈一笑。主动远离了杨开一些,软语道:“公子,碧洛姑娘应该一会就会过来了。”

    “恩。”知道她是在提醒自己。杨开只是点点头,不再多言。

    美妇诧异地看了看杨开,没想到他竟这么好说话。心中不禁微微有些失落。

    片刻后,阁楼外传来碧洛咬牙切齿的咒骂声,似乎她刚才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却被若雨若晴惊动,但扇轻罗的命令在那,她又不得不赶紧过来,一肚子不爽和郁闷。

    “杨开!”来到阁楼下,碧洛双手掐着小蛮腰,仰着光洁的下巴娇喝一声。

    杨开站起身。来到窗边,直接翻身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到她面前。

    “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你这么凶神恶煞的干什么。”杨开皱了皱眉头。

    “要你管!”碧洛咬着银牙,上下打量杨开,恼火道:“别以为你上次讨好了我,我就真的不讨厌你了。告诉你,要不是大人的命令在那,姑奶奶才懒得理会你。”

    “那把东西还给我!”杨开一本正经地伸出手。

    “什么东西?”碧洛讶然询问。

    “那一对耳环。”

    碧洛连忙后退几步,不可思议地望着杨开,苦着小脸道:“你不会这样吧?”

    “我讨好你没有用处。干嘛要讨好你,东西还来!”杨开冷着脸道。

    “喂喂喂。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碧洛顿时懵了,讥讽道:“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哪有索回的道理,你也太小家子气吧?”

    “那是你孤陋寡闻!”杨开冷笑一声,“谁说送出去的东西就不能讨回来了?”

    “我说的!”碧洛梗着雪白的脖子,“我不给!打死我都不还给你!是你那天自己送给我的,送到我手里面那就是我的东西了。”

    “你给不给!”

    “不给!”

    “行!”杨开点点头,迈开大步就朝外走去。

    “你干嘛去!”碧洛察觉不妙,闪身挡在他前方。

    “我去告诉你家大人,说你从她的宝库里偷了件秘宝出来!”杨开挑衅似的望着她,嘿嘿冷笑。

    “你……你……”碧洛踉跄后退几步,一根手指颤抖着指着杨开,满面通红,“你怎么这么无耻无赖?那分明是你从宝库里取出来丢给我的,那天你还说……”

    “那天我什么都没说!”杨开嘴角边噙着一抹得意的微笑。

    小丫头,你还嫩了点,真以为本少这么好心送你东西啊。

    “而且那天我除了两瓶丹药之外,什么都没拿。”杨开神色淡定地补充。

    “你不要这么不讲理好不好。”碧洛彻底萎靡下来,她总算明白什么叫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了,虽然心里恨不得将杨开碎尸万段,但脸上却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委屈巴巴地望着杨开,泫然欲泣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对不对,人家之前态度不好,跟你认错了啦,难道你就忍心我被大人误解,然后责罚么?”

    碧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说着说着,眼圈儿都红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杨开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冷着脸道:“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无耻无情无义的人,而且……还特别的睚眦必报,所以招惹我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你……我记住你了!”碧洛眼见软的不行,也懒得再摆那副寒酸样,恨恨地咬牙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是太无聊,准备去找你家大人说说话!”

    碧洛一身真元凶猛涌动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杨开,似乎是忍不住要出手来教训教训他了。

    杨开神色淡然地望着她,嘿嘿轻笑着,碧洛这真元境七层,还真没被他放在眼里,她要是敢在这里动手,杨开正好以此为理由跟扇轻罗大闹一场,彻底摆脱这妖女的束缚。

    两人对峙了好片刻时间,碧洛一身气势突然崩散,有气无力地道:“提出你的条件吧,本姑娘认栽了!”

    从小到大,第一次收到一件礼物,居然成了致命的掣肘!

    以后打死也不收别人的礼物了,尤其是男人的!碧洛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被深深地伤害了,彻底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要么对我尊重些,要么把东西还回来。”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我知道了!”碧洛有气无力地应道,“还有呢?”

    “我要出去逛逛,你随我一道。”

    “哦。”

    “这才乖!”杨开得意洋洋,哈哈大笑走出去。

    待到两人离来,美妇芸丽和随后赶来的若雨若晴都没回过神,依然诧异万分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碧洛姑娘……服软了?

    在这飘香城内,碧洛向来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扇轻罗之外,从未有人能让她那么听话。但是现在,杨开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居然让她服软了?

    美妇和两个丫头都生出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愣在那儿不知说什么好。

    “对了,扇轻罗有没有跟你说,我如果想买什么东西,是不是她付钱?”走出行宫,来到大街上,杨开忽然开口问道。

    “恩。”碧洛没什么精神,只是淡淡地点头。

    忽然又想起什么,气恼道:“大人的名讳是你能称呼的么?”

    话没说完,便被杨开敲了一记。

    “当着你家大人的面我也敢这么喊她,她都没意见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啰嗦什么。”

    “你……”碧洛张牙舞爪,“我警告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杨开没理她,依旧在前面走着,背后传来一阵磨牙的声音,杨开分明感觉到一双怨毒的目光死死地咬在自己后背上。

    在城内转了一会,便来到一个药坊内。

    这是飘香城内一个还算不错的势力开的药坊,两人一踏进去,药坊的掌柜便跌跌撞撞地从柜台里跑了出来,来到碧洛面前连连作揖,额头上冷汗涔涔:“碧洛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掌柜的这么一喊,药坊内的伙计们个个都是人仰马翻,那些客人也如避蛇蝎一般仓皇逃窜,眨眼间药坊便只剩下掌柜一个了。

    杨开愕然地注视着这一切,心知碧洛这丫头在飘香城内的名声怕是不怎么样。

    “恩。”碧洛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碧洛姑娘今日来是想……买些什么?”掌柜地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不买东西,他买,这位才是爷!你招呼着吧。”碧洛没好气地指了指杨开。

    “额?”掌柜的有些不大明白,看了看杨开又看看碧洛,一脸狐疑。

    “有没有滋养神魂,恢复神识的丹药?”杨开直接开口问道。

    “有!”掌柜的连连点头,“养神丹,补神丹,回神丹,这些都是客官需要的,您要哪一种?”

    “有多少?”杨开问道。

    “这种丹药一般不多,每一种小店也只有三四瓶的样子,只有回神丹是五瓶。”

    “都要了!”杨开大手一手,阔气万丈。

    反正有扇轻罗当冤大头,不买白不买,再说了扇轻罗统领这方圆千里,身为一代邪王,这点钱财对她来说还不是小意思。

    (未完待续)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