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零九章 若不信,你自己来看(内附通知)
    说一下,明天早上就要出发,去珠海参加起点年会,大概有个四五天的样子,年会期间,我尽量保持一天三更,如果没三更的话大家见谅,毕竟人在外地也不方便码字,不过总不会断更的就是。

    *********************

    心神惶惶中,也不知道白云风怎么想的,忽然大叫道:“杨开,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发什么神经!”杨开恼火万分。

    “嘿嘿……”白云风惨笑一声,声音尖锐道:“若不是你打穿了地面,我们怎么会落到这里来,被这一群蜘蛛抓住?”

    “我若不打穿地面,你们早就被郭元明那些人给杀了,还能活到现在?”杨开冷笑一声,知道白云风恐怕有些神智不清了。

    “老子是白家的人,他们那些杂碎敢杀我?”白云风嘶吼道,“只要我报上真实身份,他们只会拿着我去白家讨赏,怎会伤我性命。”

    “你或许不用死,不过秋大小姐和骆姑娘若是落到那些人手上,嘿嘿,清白恐怕就保不住了,我想她们更愿意被困在蛛网中也不愿被那些人抓住。”

    “她们的清白与我有屁的关系,老子只要活着就行!”白云风口不择言地怒吼一声。

    话一出口,似乎意识到不该说出这样的言语,突然又缄默下来,闷闷不吭声。

    “白云风……没想到你是这么想的。”骆小曼痛心的声音传了过来,其中蕴夹着无比的失望和厌恶。

    一个女人的清白,有时候比性命还要重要。那时候如果真的被苍云邪地的武者给活抓,骆小曼只会在被凌辱之前自绝生命。

    秋忆梦淡淡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曼不用在意!”

    声音古井不波,听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贪生怕死,白家的人果然都是软骨头!”骆小曼讥讽道。

    “懒得跟你们说。”白云风嗫嚅一声。呐呐不已。这一下他算是彻底与两个女人撕破脸皮了,虽然不至于刀刃相向,但就算能够脱困而出,恐怕也不会再走在一起。

    杨开和扇轻罗两人彼此对视着,也是好一阵无语。

    沉默许久,杨开才皱了皱眉头道:“你若想走,现在就可以走了吧?那蛛母也没有要留下你的意思。”

    扇轻罗缓缓摇头:“可它不放你走啊。”

    杨开的神色顿时古怪起来,严肃地打量着她。迟疑道:“我们的交情好像也没好到这种程度吧。就跟那秋忆梦说的一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扇轻罗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

    “你不会认真的吧?”杨开微微动容。

    “我说了,毒寡妇一脉的女人,一辈子只会对一个男人动情,你当我骗你?”扇轻罗幽幽一声叹息,道:“若不是你上次在我的识海中留下气息。我才懒得管你死活,你这小混蛋又流氓又好色,早就应该被人杀掉。免得糟蹋那些清白的姑娘们,但事已至此,我有什么办法。”

    除非扇轻罗不想自己的功法大成!情种已在心间生根发芽。成长饱满起来只是时间问题。

    情种饱满之时,便需要与所爱的男子一夜**。

    而且,毒寡妇一脉的女子,一旦动情,比起其他女人更加的刻骨铭心。

    所以这一脉的女人。从来都是极其悲凉的一脉。

    一面是至死不渝的爱念,一面是所修功法的大成。

    即便因为爱念舍弃所修的功法,也抵挡不住彼此间的吸引和诱惑。

    扇轻罗的母亲寒妃烟,就是在一天夜间,无意中与她父亲欢好,待到清醒之后,爱郎横死身旁,痛苦一生。

    杨开的神色凝重至极,深深地盯着扇轻罗的双眸,似乎要穿透她的心扉,直视她的记忆深处。

    扇轻罗微微一笑,毫无顾忌,主动放开的识海的防御,轻声道:“若不信,你自己来看!”

    杨开也没有犹豫,神识直接深入到她的识海中。

    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和上次见到的情况一般模样。

    大海上方,扇轻罗娇柔的身躯迎风而立,笑吟吟地注视着杨开的神识,轻声道:“你可别碰我,这是我的神魂,若是碰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我知道。”杨开沉声应道。

    两人的神魂若是交融,或许可以品尝到那比肉身交融的美妙千百倍的魂交滋味,但若心智不稳的话,只会在魂交中迷失自我,瞬间变成白痴。

    其中的利害关系杨开也是清楚的。

    扇轻罗素手挥动间,一团团光束打进杨开的神识中。

    窥探着这些光束中蕴藏的信息,杨开洞悉了这妖女所有的情感经历和一切心中所想,毫无保留遗漏,毫无遮掩的可能。

    也看到了她们这一脉体质的特殊和所修功法的危害,更意识到了自己将来的命运。

    一幕幕的场景在眼前划过,犹如亲身经历,活灵活现。

    许久,杨开才慢慢退出她的识海。

    双方眼神交汇在一起,扇轻罗娇笑道:“现在信了吧?”

    杨开面色沉重地点点头,万没想到这妖女所修的功法这么特殊。

    苦笑一声,杨开道:“我是该说荣幸呢还是该说倒霉?”

    她对自己有感觉不假,但到最后要了自己的命也是真的。

    扇轻罗神色微微一黯,轻声道:“我们这一脉的女子,没有哪一个会真的想杀掉自己喜欢的男人。但是这种吸引是根本无法抵挡的,即便相隔再远,也能牵扯彼此走到身边,在混乱和无意识中用自己的清白之身杀掉中意的男子!”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这不过是一句说辞,真到那时候,恐怕没哪个男人会含笑而终。

    “你们就没想过化解?”

    “自然想过,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扇轻罗缓缓摇头。

    “算了。先不说这个。”杨开有些意兴阑珊,不想再谈下去。

    “嗯。”

    “既然你不愿意把我丢下离开,我们还是先想想办法从这里逃脱。”

    “等五天后,蛛母醒来我再跟它说说吧。”

    “要是不行呢?”杨开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行,那我再走呗。”扇轻罗抿嘴笑着,毫无担忧之色。

    杨开的目光闪了闪,轻声问道:“如果你能恢复全部实力,能不能离开这里?”

    “当然可以离开。”扇轻罗点着头。“不过我现在才只有真元镜三层。想要完全恢复,没有几个月是不可能的。”

    “我或许有些办法。”杨开嘿嘿一笑,窥探到了扇轻罗心中的很多念头,对她也放心不少。

    这妖女看着放荡,艳名远扬,所修功法。使用的秘宝也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实则在遇到自己之前,身心一片空白。

    她对男女之事懂的比大多数人都要多。可并没有亲自实践过。

    “你有什么办法?”扇轻罗好奇地问道。

    杨开探出一只手,手上捏着一小块万药灵膏:“张嘴!”

    扇轻罗嗔了他一眼,不知他在弄什么玄虚。却也依然张开了薄嫩的嘴唇。

    万药灵膏直接被丢了进去。

    “运功炼化吧!”

    无需杨开多言,在万药灵膏入口的瞬间,扇轻罗的神色便惊异起来,赶紧闭上双眸,运转所修功法。

    她的实力会下跌。主要原因还是受功法反噬,说到底只是内伤。

    有那么一小块万药灵膏相助,这种伤势应该能够恢复过来。

    蛛母五日后会再次醒来,扇轻罗有万药灵膏相助,恢复绝对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左右无事,杨开也养精蓄锐。

    随着时间的流逝,扇轻罗身上传出的气势和真元波动越来越猛烈,明显正是迅速恢复中。

    察觉到这边的变化,一直沉默不言的秋忆梦霍然抬头朝这边看了看,一双美眸闪烁着,神色微微有些挣扎,也不知在想什么。

    被困这么多天,她的实力也早已恢复,但是外面有那么多六阶妖兽,纵然她可以破开蛛网,也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

    扇轻罗的动静,无疑让她窥探到一线生机。

    只是一想起她之前提出的条件,秋忆梦就有些举棋不定。

    她好歹是秋家的大小姐,怎会给一个无名小辈当什么婢女?不说她,就是骆小曼的身份也比那个男人高贵许多,这要是传扬出去,秋家和紫薇谷的脸面让哪里放?

    而且还是一年之期,一年时间,谁知道那流氓混蛋会干出什么事。

    三日后。

    扇轻罗忽然睁开了双眼,水盈盈的眸子中熠熠生辉,柔软丰腴的身子中似乎蕴藏着极其恐怖的力量。

    “恢复了?”杨开急忙问道。

    “嗯。”扇轻罗神色欣喜地点点头,饶有兴致地打量杨开:“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宝贝。”

    称赞一声,又伸手捏住了杨开的胸口肉,狠狠一拧,咬着银牙:“有这好东西,怎么之前没给我用过?你这混蛋,果然对我还有提防之心。”

    杨开神色尴尬,干笑不已。

    若不是洞悉了她心中的念头,杨开哪敢让这妖女恢复实力?

    “恢复了咱们就赶紧走吧。”杨开捏住她的小手。

    扇轻罗神色迟疑了下,开口道:“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我想把蛛母的毒液也取了,要不然这次带你离开,肯定会触怒蛛母,以后就不能来了。”

    “有把握么?”

    “有一点吧。你是不是控制了一只蜘蛛?”

    “嗯。”

    “让它制造些骚乱出来。”

    “好!”杨开点点头,然后给自己控制的那一只蜘蛛下达了命令。

    (未完待续)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