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零七章 听着就是了
    蛛卵内,杨开狐疑地打量扇轻罗,神色古怪道:“美女……你不会看上我了,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扇轻罗脸色微微一红,嗔了他一眼:“那又怎样?”

    杨开哭笑不得:“你这不是要老牛吃嫩草么?嘶……疼疼疼!”

    扇轻罗嘴角噙着冷笑,扭着杨开的胸口肉不放,咬牙道:“老牛吃嫩草又如何?本座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我消受不起啊!”杨开匪夷所思地望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就算被你看上,我又不能真把你上了,你何必来勾引折磨我?”

    扇轻罗阴寒着脸,用一副杀人的目光看着他,“你对我做了那么多坏事,人家的身子都快被摸遍了,亲也亲了,现在还搂着我不放,你还想赖账不成?”

    “不就摸几下么,有必要赖上我?”杨开苦笑,一正脸色道:“再说了,我年纪这么小,又未经人事,在碰到你之前,身心俱是洁白无暇,你也亲我了,真算下来还是你占了便宜,咱们谁也别提,就当扯平了。”

    “小混蛋一肚子坏水,手法那么娴熟,哪里是未经人事了。”扇轻罗气恼地看着杨开,忽然盈盈一笑:“毒寡妇一脉,一生只会对一个男人动情,你让我动情过,所以这辈子你都别想跑了!”

    “妈的,还有没有天理了!”杨开叫苦不迭。

    “咯咯……”扇轻罗抿嘴娇笑着,笑靥如花。神色得意中透着一股狡黠。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所有醒转过来的人皆是神色大变,侧耳倾听起来,只听到那边一阵噗噗噗**被切的动静,透过层层蛛网,似乎还能看到殷红的血水飞溅。

    “公子……不要轻易出来,它们就守在外面。啊……”一人凄厉地大叫着,很快就没了动静。

    片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咀嚼的声音传来。

    扇轻罗的花容微微有些失色。水蛇般柔若无骨的身子不禁往杨开怀里缩了缩。

    “是白家的人……”右边传来骆小曼轻微的哭泣和惊呼,这小妞虽然胸脯很大,但胆子却很小。这一个月来精神惶惶地逃窜,神经已蹦到极致。

    平时有秋忆梦安抚她倒还没什么,现在突然被蛛网包裹,与秋忆梦相隔甚远,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顿时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了。

    “小曼别哭,要不然可能会惊动了那些蜘蛛!”秋忆梦压低了声音,急切地呼唤着。

    但骆小曼哪里忍得住?虽然双手捂着嘴巴,但那哭泣声却是越来越大,一只牛犊大小的八脚蜘蛛在她面前晃了晃。受此惊吓,骆小曼嘶声裂肺般的大叫一声,骤然昏厥过去。

    完了!所有人都觉得这女人怕是要被蜘蛛给干掉了。

    就连杨开也不禁屏住了呼吸,仔细倾听周旁的动静。

    哪知那一只走到骆小曼面前的八脚蜘蛛,居然只是转悠了一下。便慢悠悠地离去。

    “呼……”秋忆梦那边传来一阵放松的轻呼,一阵后怕,待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衣衫湿透,浑身冰凉。

    “看样子只要不破开蛛网,就算大声说话也没有关系。”杨开若有所思。

    刚才那个白家的武者。分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离开了蛛网,才会横遭杀祸。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不禁微微有些放松,四面八方都传来粗重至极的喘息。在此之前,众人可是使劲地压制呼吸和心跳声。

    “郭兄,郭兄……”那袁石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这里!”郭元明很快回应,轻声喊道:“诸位都没有大碍?”

    “没有!”古天罗也应了一声。

    “只是被这蛛网包裹着,暂时动弹不得。”袁石阴冷的声音传来,“想要破开也是可以的,但郭兄,外面那些蜘蛛怎么办?我等如何抵挡?”

    郭元明也是一筹莫展,二三十只六阶妖兽,他们总共也才只有五六个神游境,根本不是对手。而且这些蜘蛛喷网的准头真是没话说,就算他们能御空飞行,也不见得能逃脱。

    “***,这次真是亏大了!”袁石愤愤地骂着,“这里怎么会有一窝蜘蛛?”

    听到这气急败坏的声音,扇轻罗咯咯一声轻笑,讥讽道:“报应!”

    郭元明忍不住咒骂:“贱婢!你最好祈祷老子不要脱困,若是老子能够脱困,早晚有一天要把你活活干死,让你在老子的胯下求饶!”

    扇轻罗面色一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本想再说什么,却又忍了下来。

    大家现在不能动手,光打嘴仗女人永远不是男人的对手,各种污言秽语骂过来,吃亏的永远是扇轻罗。

    “哈哈。”见她沉默,袁石也大笑起来:“郭兄,那贱人艳名远扬,你一人上阵恐怕不是对手,小心她把你吸成人干啊。”

    古天罗也插嘴道:“郭兄可不是一人,我等这么多兄弟在此呢。”

    “那是那是!等到脱困了,咱们这里兄弟十几人排着队上去,轮番操她,一刻也不要让她停歇,我倒要看看,这天下最妖媚的女子能坚持几天几夜。”

    “对了于兄,你修炼的不是采阴补阳之术么?也不知是你的功法厉害,还是咱们大人的媚功更甚一筹。”

    那于兄笑道:“论功法优劣,于某哪敢与那贱人相提并论,据说那贱人夜夜笙歌,寝宫内养了许多俊俏面首,每一天都有许多被吸干阳元而死的年轻男子被抬出来丢进乱葬岗。不过若不运转功法,于某倒是有信心让那贱人一泄如注!”

    “哈哈!于兄好气魄!”

    “班兄过奖。于某前些日子又收了几个义女,个个完璧之身,清纯貌美,待此次脱困之后,于某愿将那几个义女贡献出来,让诸位兄弟尽情享乐。”

    “于兄够义气!”郭元明大赞一声,虽身陷囹圄。也不禁有些呼吸粗重,猥琐地笑道:“那到时候咱们就将女王大人废去功力,然后给她喂上媚药。兄弟们一边与于兄几个义女玩乐,一边来欣赏她的反应。”

    “嘿嘿,到那时候。女人大人只怕会哭着喊着求咱们来干她!”

    “玩她千百遍,然后卖到天下最低贱的窑子中去,让那些贩夫走卒,乞丐浪儿也能品尝她的美妙,过个三年五载,什么天下最妩媚的女子,只怕会变成一块连野狗都不愿意闻的腐烂臭肉!”

    “哈哈哈……污言秽语,越说越是难听放肆,这群苍云邪地的高手无法脱困,竟苦中作乐。不停地调戏挤兑起扇轻罗来了。

    那些话听在耳中,扇轻罗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慢慢加重,娇躯忍不住簌簌发抖,美眸中满是杀机。显然被气得不轻。

    杨开也是听得面色阴沉。

    “我要杀了他们!我早晚要杀了他们!”扇轻罗紧咬着贝齿,两只拳头紧握着,嘴中喃喃有声,她身为妖媚女王,平时根本没哪个男人敢正眼看她,更不要说一次听到这么多肮脏不堪的字眼。偏偏这次虎落平阳,被几个兽王座下的小杂碎在言语上百般凌辱。

    “我帮你出出气!”杨开轻笑一声。

    “什么?”扇轻罗抬头看着他。

    “听着就是了!”杨开神秘一笑,脸色慢慢冷了下来。

    那群人还在放肆,口中秽语不断,正发泄的酣畅淋漓间,突然一声惨叫传来。

    众人的谈话嘎然而止。

    “袁兄,你怎么了?”郭元明大惊失色地问道,他听出这声音正是袁石的,喊了一声,那边竟是无人应答。

    “袁兄!”

    好几个人呼唤着,袁石依旧毫无反应。

    一种不详的感觉慢慢地笼罩在众人头顶,还不等他们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一声惨叫。

    这一次却是那个于兄,他尖叫着,嘶喊着:“滚开,老子又没出去,好好地待在这里面怎么会被攻击?”

    说话间,那姓于的一招武技打出。

    这下可不得了,四面八方的八脚蜘蛛闻风而动,齐齐朝那边爬去,姓于的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彻底分尸。

    众人噤若寒蝉,再无人敢开口说话了。

    扇轻罗美眸中异彩连连,狐疑地看了一眼杨开,不知这一切是不是与他有什么关联。

    杨开咧嘴一笑,轻声道:“还没完呢。”

    说话间,那边传来惊恐的呼喝:“班兄,有一只蜘蛛去你那边了!”

    “什么?”惊叫中,那班兄也不愿坐以待毙,仓皇地运转真元,暴力撕开蛛网,才刚冒出一个脑袋,一条锋利如刀的蜘蛛脚便劈砍下来。

    眼前一花,脑袋滚落到地面上,鲜血如喷泉般喷出。

    “这是怎么回事?”郭元明失声叫道。

    本以为说话不会有什么问题,却没想还是引起了这些蜘蛛的注意。

    前方传来一阵动静,透过朦胧的白色蛛网,郭元明看到一只庞然大物站在自己面前,那分明就是一只牛犊大小的六阶妖兽。

    “诸位,这些蜘蛛开始杀人了,赶紧走!”郭元明不明所以,大吼一声,轰地一声破开蛛网,与面前的那只八脚蜘蛛交手一招,借力翻滚,猛地朝天上飞去。

    其他人见郭元明如此果断,也不敢再有迟疑,皆是各自施展手段脱困,紧随他的步伐。

    噗噗噗……

    底下二三十只六阶妖兽虎视眈眈,齐齐往空中喷出蛛网,那些飞起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还没飞出多远,便又被捆缚起来,下饺子一样朝地上落去。rq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