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九十七章 牡丹花下死
    银光闪过,刚才把杨开逼得走投无路的三大神游境宛若麦子一般倒在血泊中,竟是毫无反抗之力,在迷茫中齐齐被杀。 .)

    银光去势不减,欲要将秋忆梦和骆小曼也赶尽杀绝。

    生死危急关头,秋忆梦精致耳垂下佩戴的耳环上散发出一道幽光,幽光冲进她的脑海,瞬间让她清醒过来。

    电光火石间,秋忆梦连忙将自己的那面古盾取出,挡在前方。

    叮地一声,秋忆梦口吐鲜血倒飞出去,银光总算被拦下。

    女子眉头一皱,娇躯簌簌发抖,红艳艳的殷唇几欲滴血,似乎刚才动了一下真元,让她越发难以忍受现在的状态。

    也没再继续出手,她急忙提着被丝带捆住的杨开,纵身离去,竟是有些迫不及待。

    骆小曼脸色红润,一双美眸迷离,喉咙里不断地传出压抑而**的轻微呻吟,两条美腿紧紧地夹笼在一起,无边的快意好似电流蔓延,让她下身麻痹,娇躯不自主地轻颤,小腹内很快便滚出一滩滚烫莹白的琼浆玉液,打湿了底裤。

    一声高亢压抑频死般的呻吟从她口中传出,骆小曼浑身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双腮泛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酥胸上下起伏,享受着高峰之后袭来的阵阵余韵。

    “小曼……咳咳……”秋忆梦倒在一旁虚弱地呼唤着。

    “恩……”骆小曼这才猛地回过神,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和下身的潮湿。当即惊的花容失色。

    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那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她便陷入了梦幻旖旎的幻境之中,在那幻境内,她抛弃了自己的自尊和羞涩,仿佛变成了欲求不满的深闺怨妇,索求不断。极尽放肆的本能。

    而那索求的对象,竟是她们一群人追杀到这里的杨开!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幕,骆小曼羞愤欲绝。一双美眸颤抖着,很快便闪过无边的恨意和耻辱!

    “小曼……过来扶我一把!”秋忆梦一身真元翻滚,气血逆流。根本动弹不得,见骆小曼还傻在那里不动,不禁又喊了一声。

    “哦……”骆小曼这才踉跄起身,风吹来,下身处一片凉飕飕的,淡淡的冰凉又带来一些酥麻的快意,让她身子微微一颤。

    “你怎么了?”秋忆梦疑惑地看着她,似乎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没……没什么!”骆小曼匆忙答道,红着脸赶紧走到秋忆梦身边,在她的指示下从她怀里取出一瓶丹药。从中倒出一粒塞进她的嘴中。

    怔怔地看着面前那三个神游境高手的尸体,骆小曼一阵后怕。

    好半晌,秋忆梦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秋姐姐,那女人是谁?”骆小曼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地上,弱不禁风。心有余悸地问道。

    秋忆梦缓缓摇头:“不知道,但不管是谁,这都是一个妖女,下次再碰到,定要小心。”

    “喔……”骆小曼有些心虚地应了一声。

    单纯的一句话,便让一个不谙人事的少女变成了怨妇。明显那女子修炼了什么不得了的媚功,会修炼媚功的女人能好到哪去?

    不多时,分散在四周的十几个真元境总算赶了过来,他们也是听到这边有打斗的动静才被吸引的过来。

    白云风也在其中,这小子运气不错,不但没在崩坏的虚空甬道中陨落,也没遇到刚才的大战,幸运地捡回一条命。

    双方一汇合,互相了解了下彼此的情况,秋忆梦一颗芳心顿时沉入谷底。

    自己这边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了,而且三个神游境全部被杀!

    “先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然后再做打算!”秋忆梦从容不迫地下达命令。

    ……

    虚空中,一道红影掠过。

    正是刚才的那名妖冶至极的女子,她的实力确实很强,飞行的速度快如疾风,杨开被她用一条粉红色的丝带束缚着,浑身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被动地被她提在手上。

    才离虎穴,又入狼窝了,杨开心想。

    这女人杀那几个人的时候眼皮都不眨一下,不问缘由直接出手击毙,分明不是好说话的人,但她为什么把自己掳走呢?

    杨开百思不得其解。

    暗暗催动真元,却发现一身真元也提不起来,唯独只有神识可以动用,但在这等高手面前,杨开哪敢轻易放出神识。

    “别费力气了,中了我的吹魂香,你只会全身无力,真元封锁,除非你实力比我高!”头顶上传来那女子酥软的声音,杨开的心脏不争气地猛跳几下。

    “吹魂香?”杨开咧嘴一笑,“好名字!”

    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跟媚药一样?杨开心中暗骂,果然是个放荡的妖女,而且刚才她分明脸蛋泛着淡淡春情,好似**涌动的模样,这次落到她手上,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吸干一身真元,脱阳而死!

    杨开本能地觉得这女人应该是修炼了什么采阳补阴的邪恶功法。

    真要是这么死了,也太悲惨了!

    “你不知道吹魂香?”那女子微微有些诧异。

    “我应该知道?”杨开不答反问,旋即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翻滚的气血:“算了,你还是先别跟我说话,我怕我把持不住把你给上了。”

    女子本来忍的及其艰辛,听到杨开这般大言不惭又放肆大胆的言辞,竟是不禁咯咯一声媚笑,美眸微微往下扫了一眼,暗想这小子竟然不知道吹魂香的大名,难道不是圣地的弟子?

    这一眼扫过去,正看到杨开也抬头朝她望来。

    女子巧笑靓兮,泛着红晕的香腮无比诱人。

    杨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偏了个方向,正好瞄到此女裙下的旖旎风光。

    心脏跳的更猛烈了!

    这女子的亵裤竟是一条镂空带着花边的黑色底裤,下身的芳草茵茵之地透过那镂空之处若隐若现,美妙无边,两条修长美腿如羊脂凝玉,洁白无暇,泛着瓷器般诱人的光泽。

    这两条美腿好似不是人间拥有,钟天地之灵秀,夺万古造化,牵引着杨开心中最原始的本能,双眸瞬间迷茫空洞,直喘着粗气。

    也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杨开竟糊里糊涂地伸出一只手,直接摸在女子的小腿肚上,好一阵搓揉把玩。

    女子如遭雷噬,本就忍耐的及其艰辛,猝不及防被杨开这般亲密触摸,花容顿时变色,双腮上的朵朵红晕更加美艳动人,喉咙里忍不住迸出一声蚀骨**的呻吟,娇躯似寒冬里的鹌鹑般簌簌发抖。

    “臭小子!”女子气急败坏,咬牙嗔骂一声,虽然知道杨开的冒犯并非出自他本意,也有自己的一大部分原因,可这种抚摸揉捏她还是有些吃不消。

    粗糙的大手拂过的地方,似乎产生了一道道电流,电的女子一阵阵麻痹,即便她是神游境高手也无法安稳飞行了。

    带着杨开在半空中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

    “放手!”女子轻咬着贝齿,抬起一只芊芊玉足踹在杨开的肩膀上,然后手上的丝带往上一提,直接将杨开提到身旁。

    杨开迷茫炙热的双眸,突然迸发出一股疯狂和狡黠之意,咧嘴朝她一笑,用尽全身的力气,伸手搂住了她的曼妙腰肢。

    “你……”女子勃然变色,似乎根本没想到杨开竟还能保持理智的清醒。

    杨开已彻底放肆开了,两只手死死地箍着女子的嫩腰,香软的感觉传来,这女人的腰肢好像真的没有骨头,入手弹性极佳,稍微用些力气仿佛就能将她给勒断。

    十根手指.97ks.net上下弹跳,尽一切可能地挑逗抚摸,一张大嘴更是毫不客气,隔着女子的红色衣衫,直接咬在左边那饱满颤巍巍的胸脯上。

    这一口啃咬没有丝毫真元,杨开甚至使不出多大的力气,但却是最致命的攻击。

    炙热的男人气息穿透衣衫烫在女子的娇躯上,让她彻底酥软发颤,那啃咬也似乎变成了吸吮,女子一身真元周转不灵,与杨开两人斜斜地朝地上栽去。

    “快放开我!”女子咬牙低呼着,强忍着心头的悸动和蠢蠢的**,红艳艳的殷唇都快被咬破了,双手抱着杨开的脑袋,想将他推出去,但那酥麻的感觉袭来,让她也使不出多少力气,倒是这个姿势越发惹人遐想。

    “不放!”杨开嘴里咬着一颗殷红的小颗粒,不停地往里面吹着热气,舌头似灵蛇一般卷动,含糊地回答。

    这妖女现在的状态不对,好似是中了天底下最霸道的媚药,轻微的抚摸和触碰都能让她难以自持,她实力太高,根本无法匹敌,想要从她手上活命,杨开唯有用这种龌龊的手段。

    “你想死么?再不放开我们两个都得死于非命!”女子一边轻颤,一边呻吟出声,两人距离地面已经越来越近了,从百丈高的高空坠下,纵然女子实力再强也会砸成一滩肉泥。

    “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杨开不知死活地调笑着,一点也没有把生死放在心中的意思。

    女子终于变了脸色,暗骂臭小子无耻无赖,深吸一口气,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心头的冲动,暗暗凝聚真元,猛地缓了缓下坠的趋势。

    但这一口真元很快又被身体传来的感觉冲击的溃散。

    碰地一声,杨开和女子坠落到地上,两人搂抱纠缠着,翻了好几个滚这才渐渐停止下来。RQ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