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九十五章 这是什么地方
    ---------..

    不一会儿,杨开眼前一亮,已离开了虚空甬道。

    下一刻,秋忆梦和骆小曼两人在旁边不远处现身,两人出现的位置相距不远,突然来到一处陌生的环境,美眸皆有些迷茫失措,怔怔地打量四周,竟忘记再对杨开下手。

    刷……又是一个人影显现出来,待场中三人看清这人之后,不由自主地浑身冒出一股凉意。

    这个人是秋忆梦带来的一位家族高手,实力足有神游境五层。

    但是此刻,他竟只有一半的身子被传送了出来,还有另外一半不知身在何处,就好像是被一位绝顶高手一剑从中劈开了似的,切口整整齐齐。

    身子落下来,五脏六腑散落满地,鲜血溅射,看上去及其惨烈。

    “怎么……”秋忆梦的美眸剧烈颤抖起来,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切,骆小曼更是脸色一白,险些没呕吐出来,一边捂着嘴巴,一边朝秋忆梦那边靠拢。

    “是你动的手脚?”秋忆梦突然抬头,神色冷厉地朝杨开望来,一身真元也慢慢不平静了。

    她不清楚虚空甬道的奥秘,只当杨开在那混沌一片的地方设下了什么陷阱,所以才能将自己家里的这位高手斩杀,自然芳心震怒。

    神游境五层,秋家培养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居然这么稀里糊涂地就死了。

    杨开没理会她,而是阴沉着脸打量四周的一切。

    这附近除了自己和对面那两个女人之外,竟再没有其他人的踪影。不提那些之前从虚空甬道中离去的凌霄阁师叔和师兄弟们,就连先自己一步的苏颜也不在此地。

    而且,此地一片陌生,并非是杨开上次跟凌太虚横渡虚空时落足的位置。

    神识放开,细细地查探方圆二十里范围的一切,片刻后,杨开一颗心沉入谷底!

    这方圆二十里确实还有人。但都不是凌霄阁的人马,而是对面那两个女子带来的真元境和神游境高手,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他们从虚空甬道中出来的位置,与这边相隔有些远,林林散散地分散在四周。人数也不是那么多了,大概只有十几个的样子,其中也只有两三位神游境。

    是因为刚才在虚空甬道中大战的缘故么?杨开沉着脸思付。

    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真元在虚空甬道中碰撞,导致虚空甬道崩塌毁坏,然后将里面的人传送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上。

    而地上的那半具尸体,应该就是在虚空甬道中被截留了一部分肉身的缘故。

    好险!想到这里,杨开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看样子横渡虚空这种事也不是随便玩玩的,稍有不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抹杀。

    不过苏颜应该已经安全与凌霄阁其他人汇合了,她毕竟走在自己前面。想到这里,杨开暗暗呼出一口气。

    “喂,问你话呢。”骆小曼脸色有些发白,见杨开大刺刺地站在那里,不禁心中反感。

    一个小宗门的弟子。狂什么狂!就算有些手段,也是很有限的。秋姐姐俏丽明艳,声名远扬,平日里就算是中都八大家的公子们相与她说话,她都不见得会搭理,现在秋姐姐主动跟他说话。他竟然不吱声,给脸不要脸。

    杨开神色阴霾地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两个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寒意。

    若不是这群人突然出现从中阻扰,自己现在跟苏颜已经远离万里之外了。

    才刚与伊人约定携手云游天下,就因为她们的出现而横隔两地,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寻找苏颜,杨开的郁闷心情可想而知。

    “这里是什么地方?”秋忆梦扬了扬秀气的眉头,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美眸盯着杨开轻声问道。

    她身材高挑,双腿修长,柳腰纤细,脸蛋精致动人,尤其是那柔若无骨的曼妙腰肢,被紫色的束腰紧紧地勒缚着,只堪盈盈一握,最是惹人遐想。

    而且她身为中都秋家的大小姐,气质更是高贵傲慢,平日里同辈的年轻男子任谁见到她都有一种淡淡的压力,不敢表露出丝毫放肆。

    从她口中问出来的问题,也向来都是有答案的。

    杨开面上流露出一丝厌恶和不耐,冷笑一声:“什么地方?***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粗鄙的话语骂出口,对面的两个女子都是微微一愣。

    骆小曼气的花容失色,酥胸颤抖,咬牙娇叱:“臭小子你敢这么跟我们说话!”

    秋忆梦那明艳的脸蛋上浮现出一片讥诮的笑容,从容不迫,轻笑着道:“有意思,从来没有哪个男人骂过我,你是第一个。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等我擒住了你,会慢慢逼问出来的。”

    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切都是杨开动的手脚,殊不知杨开还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何处。

    杨开冷哼一声,一步跨出,真元激荡起来,下一刻,自创的步法展开,原地留下一道残影,迅速朝两女接近过去。

    他能察觉的到,周边那三个神游境高手已经发现秋忆梦和骆小曼的踪迹了,也正在迅速朝这边赶来,所以杨开必须得擒住她们中的其中一人作为筹码,要不然孤身一人被那几个神游境包围住就万事皆休了。

    眼看他竟然这般大胆,骆小曼娇叱一声:“讨打!”

    一圈圈蓝色的光环突然从她的娇躯中荡了出来,每一道光环中都蕴藏了一股灵巧的柔劲,一边阻扰杨开的速度一边侵蚀进杨开的体内。

    杨开去势不减,真元凶猛催动,骆小曼的这一招武技根本阻挡不了他的步伐,眼看他宛若流星一般冲撞过来,骆小曼终于微微变色。

    “小心!”秋忆梦连忙开口提醒,同时素手一扬,也不知打出了什么武技,同时拽着骆小曼的肩膀迅速后退。

    杨开的步伐忽然顿住,凶猛朝旁边捣出一拳,真元在虚空中迸发碰撞,传来一声剧烈响动。

    反弹来的力道竟让杨开身躯微微一震。不待他反应过来,那边秋忆梦突然咯咯轻笑着,娇柔的身躯宛若一叶浮萍,双脚在虚空中轻踩着,看似毫无痕迹却迅速至极地逼近了杨开。

    这是一套及高明的步法,步法施展开,秋忆梦整个人似真似假,完全无迹可寻。

    杨开神色凝重,神识探出,瞬间洞悉秋忆梦藏身之处,一记炎阳三叠爆就打了出去。

    秋忆梦忽然显行,美艳的脸蛋上闪过一丝错愕,体内的真元也是凶猛催动出来。

    一声闷哼,杨开不禁倒退出好几步,反倒是秋忆梦神色平淡,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上下打量杨开,好整以暇地道:“有点本事,但也不过如此。如果你只有这么点本事的话,我劝你最好乖乖地束手就擒,否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难缠!

    听她侃侃而谈,杨开面色阴沉,他本想擒住骆小曼作为人质,可这个秋家大小姐果然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自己若是实力全开,应该可以胜她,但短时间内肯定做不到。

    对方的三个神游境正在迅速逼近,杨开已没有多少机会。

    “你想走?”秋忆梦一双美眸忽然闪起一抹得意和狡黠,洞穿杨开的心中想法,也不等他回答便又欺身扑了上来,“有我在,你走得了么?”

    “滚开!”杨开怒喝,双掌推去,白虎印和神牛印同时打出。

    虎啸牛哞,两只火红的妖兽窜了出来,迎着秋忆梦龇牙咧嘴地扑咬上去。

    秋忆梦不惊反喜,巧笑盈盈:“果然有一套,难怪白云风会败给你!”

    说话间,两只素手挥舞起来,一道道真元肉眼可见地涌现出来,化为一只只遮天大手从空拍下。

    两只兽魂还未扑到秋忆梦眼前,便已被拍散。

    杨开狞笑着,修罗剑已握在手上,一身的真阳元气倒退进丹田内,傲骨金身中的邪能全面迸发。

    冲天的邪戾之气降临,杨开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团黑雾之中,唯有那一双猩红的眼眸散发着渗人的光芒。

    修罗剑在手,杨开宛若变了一个人。

    感受着那邪恶澎湃的气息,秋忆梦终于面色大变,惊骇道:“凌霄阁内果然有邪功!”

    说话间,伸手朝前一指,指尖上凝出一个巨大的闪电球,间不容发地朝杨开抛了过来,闪烁的电弧劈里啪啦炸响着,其中蕴藏着恐怖的威能。

    杨开持剑劈去。

    一剑扫出,闪电球应声碎裂,其中的细小电芒如灵蛇一般游走不停,直将方圆十几丈范围全部笼罩。

    秋忆梦急速退走,再也不敢有丝毫轻视,神色凝重至极。

    杨开行走在电弧的世界中,游离的电光在他身上闪烁,却不能阻他分毫,步伐加快,瞬间欺近到秋忆梦面前,当头劈下。

    感受着其中蕴藏的杀机和邪恶,秋忆梦花容失色,低呼一声:“阻!”

    小手上突兀地出现一面古朴的盾牌,盾牌泛着氤氲的光芒,将她包裹在其中。

    这显然是一件防御用的秘宝,而且以秋家的财大气粗,这件秘宝的档次绝对不低。

    铿锵一声,修罗剑劈在盾牌上,两人的真元剧烈碰撞,原地卷起一股狂风。

    一声轻哼,秋忆梦猛地退出十几丈,娇躯一阵摇晃,这一番交锋,她显然是吃了些小亏。

    咬牙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盾牌,秋忆梦轻笑一声:“你果然有些手段,只是区区真元境三层,竟能让我如此窘迫,看样子还是小瞧了你!”RQ

    ---------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