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八十章 玄极上品算个屁
    箫浮生考较夏凝裳的时候,杨开和董轻烟也端坐在一旁静听。

    箫老显然是想自己的徒弟也从中学习点炼丹的知识,至于杨开,大概只算个陪衬。

    这一考较,便是整整一天时间,箫老就炼丹之道上的各种情况提问,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由易到难。

    夏凝裳一一作答,态度认真,一丝不苟。

    半日后,箫老的神色变得惊喜,一日后,变成了惊骇,看着夏凝裳的眼神也变了味道。

    就好像发现了一块绝世瑰宝,两只眼睛嗖嗖地往外冒着绿光,满是贪婪之色。

    梦无涯在一旁嘿嘿怪笑。

    董轻烟也是满眼钦佩崇拜地看着夏凝裳,唯有杨开神色如常。

    一日后,箫老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怎样?”梦无涯斜瞄着箫浮生,一脸得意。

    箫浮生神色凝重,沉吟不语,好半晌才一正脸色道:“基本功和理论所知很扎实,很多经验比起我这个老头子也不逞多让。”

    在考较夏凝裳的过程中,箫老也从她的各种答案中获益不少。这一番与其说是考较,还不如说是互相切磋,只不过是箫浮生在提问,夏凝裳作答而已。

    “那是自然!”梦无涯淡淡地道。

    但那骄傲和得意之色却是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的,嘴角都快扯到耳后根了。

    箫浮生轻笑,大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道:“理论是理论,有时候理论再好,动起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梦无涯当即就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阴阳怪气道:“箫老头你直管出题,老夫这徒儿要是不能让你心服口服,老夫就跟你姓,管你叫亲爹!”

    董轻烟忍俊不禁。当时就笑场了,手捂着肚子,肩膀抖个不停。

    箫浮生也是苦笑叹息。看着夏凝裳问道:“迄今为止,你炼制出来的丹药最高是什么等级?”

    “玄级下品吧……”夏凝裳轻声作答。

    箫浮生身躯一震,老脸立马变了颜色。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仿佛想从她的神色中看出丝毫开玩笑的神色,可那双星辰般纯真的眸子不掺一点杂质,明亮无比,哪有什么说谎的痕迹?

    玄级下品……

    岂不是说她年纪轻轻的,就到了玄级下品炼丹师的水准?

    药王谷第一天才秦泽今年都三十五岁了,才天级上品啊!论年纪,秦泽差不多是她的两倍大了。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等奇才!

    “你炼制玄级下品丹的成功率是多少?”箫浮生正色问道。

    “就炼过一次……而且炼制起来有些吃力。”

    “哦……”箫浮生不禁呼出一口气,心想这还算合情合理,看样子那一次也是运气好才能炼制出玄级下品的丹药。算不得数。

    连忙换了个问题:“那天级的呢?”

    “未曾失败过。”

    “什么!”箫浮生一脸震骇,“没有失败过?”

    夏凝裳微微点头。

    “不可能!”箫浮生的眉头皱了起来,“即便是老夫亲自出手炼制,也无法确保百分百的成功率。”

    炼丹术总是伴随着一定的风险,箫浮生虽然在炼丹一道上登峰造极。可也无法完全地避免这一点,只能说他的失败几率很小很小。

    梦无涯怪笑一声:“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箫兄你若怀疑,只管试一试便知。”

    箫浮生的脸色阴沉不定,好片刻才站起身来,冲众人一招手道:“随我来!”

    他当先而去。众人急忙跟上。

    随他进了他平时居住的屋子,屋内有一条暗道,直通地底,显然这云隐峰的地下也是大有名堂的。

    一群人都是武者,轻飘飘地便落了下去,在底下绕了几个弯,突然来到一个巨大的石室中。

    这个石室足有十几间房子大小,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炉鼎,四周还有许多药架,药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数量之多,储藏之丰令人乍舌。

    “你这里东西不少啊。”梦无涯一进来便四下打量,捡起这个看看,摸起那个看看,怎么也不愿松手了。

    箫浮生丝毫不以为意,轻哼道:“这是老夫一生辛劳所得。”

    但凡请求箫浮生炼丹的人,总会送上许多天才地宝以做酬劳,这些年慢慢地储藏下来,这才有了眼前的盛况。

    在石室中站定,箫浮生看着夏凝裳道:“师侄,这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用,选你最拿手的丹药来炼制,让老夫好好看看你的手段。”

    “是!”夏凝裳应了一声,这才在石室中转悠起来。

    董轻烟和杨开也连忙上去帮忙,夏凝裳找到什么药材,两人便替她拿着。

    不大一会功夫,几人走了回来,箫浮生上前检查药材,不禁皱眉:“这些材料可都是炼制天级中品丹药的。师侄你有把握?”

    夏凝裳微微点头。

    “那开始吧,看中哪一个丹炉就用哪一个,老夫这里的丹炉可不少。”箫浮生微微一笑。

    “不用的……”夏凝裳轻轻地道。

    “不用丹炉……”箫浮生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夏凝裳一身真元突然涌动。

    小手捡起其中一味药材,真元化为缕缕晶莹的丝线,渗入手上的药材中,药力迅速从这株药材中凝练出来,悬浮于半空,一滴晶莹雨滴,香气怡人的药液很快成型。

    屈指一弹,这一滴药液便转交到另外一只手上,在那洁白的手心中悬浮着。

    夏凝裳再拿起另外一株药材,如法炮制,很快又是一滴晶莹的药液出现。

    但凡被抽取了药力的材料。纷纷都失去了灵性,变成一截枯木般的样子。

    “我的天……”董轻烟眼中满是骇然,脸上也是一片震惊。

    这简直就不是在炼丹,种种神奇手段惊世骇俗。

    箫浮生也是神色惊疑不定,嘴中喃喃不已:“药液还能这么提炼,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到一刻钟。所有的药材都已被凝成出药液,汇聚在夏凝裳的一只小手上。

    她舞动着双手,一道又一道真元打入那些药液中。片刻后,突然把手一握,天地能量迅速汇聚过来。也不知其中发生了怎样的转变,待她再张开手的时候,一粒绿色的丹药赫然成型。

    通体圆润,颗粒饱满,不掺丝毫杂质,丹上,有一道道纹路般的线条,让整颗丹看起来充满了灵性和玄奥。

    “丹纹!”箫浮生的双眼突兀地瞪圆了,忽然惊声喊道。

    杨开心中一动。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箫浮生的时候,他刚炼制完一枚丹药。当时他拿着那一枚丹药走出来,嘴中喃喃自语的一句话也跟丹纹有关。

    “师叔请检查!”夏凝裳捏起那一枚丹药,将之朝箫浮生递了过来。

    “轻点,轻点,我的小姑奶奶。你的指甲别坏了那丹纹……”箫浮生双手伸着,颤抖地接过那一枚丹药,仿佛朝圣一般,面带虔诚之色。

    “没出息!”梦无涯适时地揶揄一句。

    “门外汉,你懂个屁!”箫浮生怒骂一声,这才轻手轻脚地捏起丹药。放在眼前看着。

    “真的是丹纹……真是丹纹啊。”此刻的箫浮生哪还有一丝大师的风范,浑然象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突然走进了大城池,一惊一乍,风度丢尽。

    “师傅,丹纹是什么?”董轻烟轻声发问。

    “丹纹……”箫浮生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丹纹是炼丹师最高造诣的表现,是丹药上面的纹路,就如我们体内的经脉,丹纹是丹药的经脉!”

    “丹分玄天地凡,但是同一等级的丹药,有丹纹跟没有丹纹是有很大区别的。出现丹纹的丹药便是夺天地造化,药效比起没有丹纹的丹药足足要超出一倍!而且,这些丹纹的存在,还可以阻止丹药灵气的流逝,无论它放上多少年,药效不会遗漏分毫!”箫浮生感慨万千:“老夫炼丹多年,最近几年一直在研究丹纹,但也只能在炼制凡级丹药的时候偶尔出现几颗有丹纹的,地级的基本不会出现,至于天级的……一次也没有过。”

    话锋一转,目光灼灼地看着夏凝裳:“师侄你炼制的天级丹药,有多大概率能出现丹纹?”

    夏凝裳咬了咬嘴唇,怯怯地看了一眼梦无涯,不知该如何作答。

    箫大师今天受到的打击够多了,她实在不忍心说出真实答案。

    梦无涯嘿嘿笑道:“直管说。”

    “大概五六成的样子!”

    “嘶……”箫浮生倒吸了一口凉气。

    五六成的丹药都能出现丹纹,每一颗丹纹的丹药都是其他的两倍药效,这等手段……

    神乎其技!

    神色一震,箫浮生又问道:“丹云呢?丹纹之上的丹云有没有出现过?”

    夏凝裳缓缓地摇头。

    “恩,应该是实力不够,若是你能到神游境,应该就能炼制出丹云了。”箫浮生连连点头,手足发颤地在石室内度着步,过了一会,突然道:“你们全出去,我与梦兄有些话要说!”

    三个年轻人神色一正,连忙施礼告退。

    片刻后,底下传来了梦无涯的怒喝:“做你的春秋大梦!老夫平生就这一个徒弟,怎么可能让给你,早知你是这么个白眼狼,当年就不应该救你性命,让你死在那几只六阶妖兽口下,一了百了。”

    箫浮生道:“一码归一码,你又不会炼丹,能教给她什么?那么好的一块美玉,在你手下简直是暴敛天物,拜入老夫门下才是正经的。”

    梦无涯怪笑连连:“我不能教,你就能教了?”

    “我可以将我平生所学,全部传授!我能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玄级上品炼丹师!”

    “玄级上品算个屁,你也太小看我家徒儿了。”(未完待续)RQ</p>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