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应该这样的呀
    云隐峰上,梦无涯一脸悲愤欲绝,夏凝裳搀扶着自己的师傅,抿嘴轻笑。

    箫浮生神色古怪,看看夏凝裳,又看杨开,眼中闪过一丝原来如此的神光。香姨和兰姨如坠云端,一头雾水。

    董轻烟却是悄悄地凑到杨开身边,拿手指捅了捅他:“喂……别这么盯着人家看,把人家脸都盯红了。”

    “你们认识?”箫浮生笑眯眯地望着众人。

    杨开微微点头,微笑颔首,行弟子之礼:“梦掌柜……”

    转过头,一脸温柔:“小师姐!”

    夏凝裳精致的耳垂满是红晕,微低着脑袋,轻轻地应道:“师弟……”

    声音轻颤,内心显然极不平静。

    “咳咳……”梦无涯赶紧咳嗽两声,打断了柔情蜜意的氛围,连招呼都不想跟杨开打了,翻着眼:“箫老头,远来是客,你就这样把老夫堵在门外么?”

    箫浮生哈哈一笑:“梦兄请,里面说话!”

    虽然一肚子疑惑,可箫浮生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来梦无涯这个徒弟对杨开有些意思?当年见面的时候,这小姑娘才只有十二岁左右,梦无涯把她当宝贝一样供着,现在少女情窦初开,梦无涯恐怕正是因为这事而揪心。

    可以理解!这般标致纯真的女娃娃,若是拜在自己门下,自己肯定也担心她会看错人而吃亏。

    梦无涯与箫浮生联袂前去,夏凝裳冲杨开微微颔首。紧步跟上。

    轻轻地,梦无涯的声音随风传了过来:“徒儿啊,你看这混账小子,真够风流的,走到哪里都有美人相伴,十足的色胚一个,你可得仔细擦亮眼睛看清楚了。”

    夏凝裳温顺地点头。

    “这老头……”董轻烟顿时噘起小嘴。一脸的不满。

    香姨和兰姨抿嘴轻笑不已,诧异地看了一眼杨开,也随了过去端茶倒水。

    “表哥……那位是谁呀!”等到众人进了屋子。董轻烟才一脸好奇地问道。

    “凌霄阁里的一位师姐。”杨开淡淡地应道。

    “只是师姐那么简单?”董轻烟嘿嘿低笑着。

    杨开白了她一眼,径自走回自己的屋子。

    董轻烟站在原地,酥指点着红唇。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好片刻才道:“哼,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人家又不是小孩子!”

    想了片刻,突然又嘿嘿笑个不停。

    梦无涯和夏凝裳会来到药王谷倒出乎杨开的意料。

    虽说炼丹大会召开在即,杨开也曾想过凌霄阁那边会来人参加,但小师姐的体质特殊,炼丹术根本不是年轻一代的炼丹师能够比拟的,她若参加,这个炼丹大会也不用召开了。第一名非她莫属。

    片刻后,门外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杨开微微一笑,站起身打开房门,正见到夏凝裳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师弟!”夏凝裳星辰般的眸子里闪动着久别重逢的欣喜和开心。轻轻地喊了一声。

    “进来说。”杨开侧开身子。

    夏凝裳轻轻点头,夹着一股香风迈步走了进来。

    杨开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杨开一边倒了杯水递过来,一边开口问道。

    “师傅说这里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炼丹师,让我来讨教一番!”夏凝裳恬静地坐在那里,一年多不见,此刻她显然有些紧张拘束。但更多的却是开心。

    “恩,箫老确实是天下最好的炼丹师。”杨开微微颔首。

    “师弟你怎么在这里?”夏凝裳抬头问道,“你不是去了幽冥山么?”

    “说来话长。”杨开苦笑一声,也没去细说,只是道:“来这里有一件事要办。”

    “什么事,我能不能帮上忙?”

    杨开倒也不想瞒着她,但这屋内有一道飘渺的神识正在飘荡着,不用想也知道是梦无涯在监视。

    杨开嘿嘿一笑,冲夏凝裳招了招手,将嘴巴凑了过去,悄悄贴近她的耳畔。

    夏凝裳芳心一颤,身子顿时紧绷起来,俏脸一片通红,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屏住了。

    杨开没管她,依然凑进那红彤彤的精致耳边,轻声道:“我要去丹圣峰一趟,看看那万药潭。”

    “唔……哦……”夏凝裳蚊蝇般无意识地应着,十指捏紧了茶杯,根本没听清楚杨开在说什么。

    “咳咳……咳咳……”不远处的房间内传来了梦无涯剧烈的咳嗽声。

    “梦兄!”梦无涯对面,箫浮生无奈地看着他,哭笑不得地劝慰道:“有些事情,顺其自然的好,防是防不住的。”

    “是是。”梦无涯神色尴尬,连连点头,老脸通红地将神识收了回来。

    他虽然关心徒弟,可也总不能时刻去窥探徒弟的**。但一想起就在十几丈外,自己的宝贝徒弟正那混账小子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两人还那般亲密,梦无涯就心里不是滋味。

    哎,眼不见为净!

    屋内,夏凝裳的身子僵硬了好半晌,依然还能感觉到耳畔边那炙热的呼吸,胸腔内心跳剧烈,神游了好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啊……师弟你要去……”

    “嘘……”

    夏凝裳赶紧噤声,忽然道:“我也要去那里一趟。”

    “你也要去?”杨开惊奇地看着她。

    夏凝裳微微点头:“师傅说那里暗藏玄机,里面可能真有一代炼丹大师的心得,所以想让我去看看,就是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否通融了。”

    “若是小师姐你的话,箫老说不定会应允!”杨开皱眉沉思起来,想着想着。不禁眼前一亮。

    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万药潭中到底隐藏了什么,如果借夏凝裳之手先打探清楚,倒也方便行事。

    如果自己能亲自去一趟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箫老纵然待自己不错,也不可能随便将万药潭开放,梦无涯救过他一命,夏凝裳又是药灵圣体。能破例对其开放万药潭就已经是底线了。

    小师姐真是救星啊,来的太是时候了,杨开乐不可支。

    正开心间。杨开突然瞅向门外,轻哼一声,弹指就是一道劲气袭出。

    碰地一声。紧闭的大门洞开。

    “哎吆……”董轻烟正侧着耳朵倾听屋内的谈话声,一时不察,一头栽了进来,跌倒在地上。

    “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杨开瞪了她一眼。

    董轻烟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拍干净身上的灰尘,嘻嘻笑着,饶有兴致地打量夏凝裳。

    “这位是……”夏凝裳款款起身,疑惑问道。

    “我表妹……董家的千金小姐。”杨开轻语。

    “董家?上次有一个董家去过凌霄阁……”

    “就是那个董家,上次去凌霄阁是她哥哥。”

    “原来是董小姐。”

    “客气客气,见外见外……”董轻烟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凑到夏凝裳面前,仔细地打量着她,直把夏凝裳的脸都盯红了,这才微笑道:“你是……嫂子吧?”

    夏凝裳一愣,芳心大乱。偷偷地瞥了一眼杨开,连忙摆手:“不……不是的,你嫂子……另有其人……”

    “我看早晚也是。”董轻烟老气横秋地微微点头,语气笃定。

    直起身子,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然后走到一旁搬了个椅子过来。在夏凝裳和杨开面前坐定,瞪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嬉笑道:“你们就当我不存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小丫头也是情窦初开,对男欢女爱甚是好奇,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一对金童玉女,自然想好好研究研究。

    夏凝裳囧的手足无措,慌张道:“师傅唤我,我先走了。”

    说着,便急匆匆地离开。

    董轻烟愕然,一脸的失望懊恼,皱眉不已:“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那你觉得应该怎样?”杨开怪怪地看着她。

    “你们久别重逢,不是应该……应该情意绵绵,情话不断,然后天雷勾动地火……再然后……”

    说到后来,董轻烟也有些承受不住,满脸羞红,不好意思起来。

    杨开幽幽一叹:“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你来了,就不是这样了,懂了么?”

    董轻烟娇躯一颤,顿时愧疚万分,懊悔道:“表哥我错了,下次你们在一起,我再也不打扰你们了。”

    “恩,知错就好,滚吧!”杨开淡淡点头。

    “哦。”

    另一间屋内,梦无涯和箫浮生对席畅饮。

    喝了好几杯茶,梦无涯才嘿嘿一笑,道:“箫老头,老夫这次来有什么目的,你应该知道吧?”

    箫浮生呵呵一笑,放下茶杯,点了点头:“我自然知道,从我这里讨教炼丹之术,老夫义不容辞。但另外一件事……”

    “怎么?不方便?”

    “倒不是不方便,只是不知道你那徒儿有没有那个资格!若是没有资格,辛苦开万药潭的话也是无用之功,开一次万药潭,花费也很大的。”

    闻言,梦无涯哈哈大笑:“我的徒弟怎会没有资格?她若不行的话,那天底下也无人有这个资格了。”

    “你就这么自信?”箫浮生眉头一皱。

    梦无涯微微笑着:“不是我自信,是我对她有信心。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考教她一番!”

    箫浮生神色一震,沉声道:“好!老夫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徒儿!”梦无涯张口高呼。

    “在!”夏凝裳赶紧应道。

    “箫老头要考考你的炼丹功底,好好表现,别叫他失望了。”梦无涯嘿嘿怪笑。

    “是!”(未完待续)</p>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