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七十二章 他不会炼丹……
    又一次全军覆没。

    连王齐人那种炼丹奇才都没能通过箫大师的考验,这结果大大地出乎众人的意料。

    王齐人黯然离去之后,现场静谧了许久,无人再敢登台。

    没人有信心能通过箫大师设下的考验,都不敢上台去丢人现眼。

    药王谷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不急不躁,无人登台他们也就站在那里等待着。

    杨开瞥了董轻烟一眼,发现她两只小手不停地攥紧,张开,分明是紧张到极限的表现,脸上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却也有些不自信。

    地级上品的炼丹师都失败了,她一个凡级中品的上去能成功么?

    “有些事情错过了可能会后悔一辈子!”杨开淡淡地道。

    董轻烟娇躯一震,扭头看了杨开一眼,眼眸中闪过一丝深思,旋即眼神就坚定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恩,我们上去!”

    杨开微微一笑,与董轻烟两人同时纵上高台。

    见还有人敢登台,底下顿时传来一片呼声,鼓励叫喊的声音遥遥传来,让董轻烟羞涩地笑了笑。

    不过旋即,便有人通过她胸口处的绣饰发现了她的品阶。

    “才是凡级中品炼丹师啊……”

    “品阶这么低,大概又要出丑了。”

    “可怜一个小丫头,这要是当中出丑,以后还哪有脸做人?”

    ……

    董轻烟将这些话听在耳中,紧咬着红唇一言不发。

    那三个药王谷的年轻弟子倒难得地冲她笑了笑。美丽的女子走到哪都能博得好感。

    “姑娘请!”

    董轻烟轻轻点头,深吸一口气,走到那药罐前,探手拿出一粒毒丹,回头看了看杨开,一脸的征询。

    杨开淡淡地点点头,道:“放心。我先在一旁看着。”

    董轻烟若真的通不过考验,自己肯定要将她掠走,总不能真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高台上除了药王谷的弟子。就只有董轻烟和杨开两人,而且杨开的装扮一看便是这女子的跟班,那几个药王谷的弟子倒没有立刻赶人。

    董轻烟深深地吸了口气。将毒丹放进嘴中,一狠心吞了下去,这才走到一旁盘膝坐下,运功化解药效。

    杨开背负双手,如标枪一般杵在原地,警惕地观察着董轻烟的动静。

    半盏茶过去了,她毫无反应。

    一盏茶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反应。

    杨开不禁眼睛一眯,偷偷地放开神识在董轻烟身上扫了扫,发现她体内的元气正在迅速流动。焚炼着经脉内的一些杂物。

    这些杂物,应该就是毒丹里蕴藏的毒素了。

    “咦,这丫头不错啊,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底下有人惊奇万分。

    之前上台的几百人,除了那几个大世家的炼丹师。鲜有人能坚持这么久,而且之前也不是没有凡级炼丹师上来过,那些人坚持十几息就已经不得了,但董轻烟的表现却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她怎么做到的?这又是一个适合炼丹的奇才啊,比之那王齐人也不逞多让。”

    “我认识她,她是董家的千金小姐董轻烟!”

    “什么。董家的小姐?”

    众人惊呼中,董轻烟的眉宇间突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黑气,迅速地,这一抹黑气变得浓郁起来,旋即,黑气快速地移动,隐没入她体内消失不见,反而是董轻烟突然张口,吐出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息。

    一口气息吐完,董轻烟愕然地睁开了大眼睛。

    秦泽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直板着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一丝笑容,连声赞道:“不错不错,总算有人通过了箫师叔的考验!”

    通过了?

    几百人鸦雀无声,几乎不敢相信。

    前前后后大概有三百多来自天下各地的炼丹师上台,其中不乏一些资质出色的奇才,更有地级上品炼丹师那样的存在,可那些人全都稀里糊涂的失败了。

    现在一个凡级中品的炼丹师,竟然毫发无伤地通过了?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玄机和奥妙?

    董轻烟也傻了,眨巴着大眼睛愕然地望着秦泽。

    杨开轻咳一声,道:“小姐,这位前辈说你已经通过了大师的考验。”

    “什……什么?”董轻烟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秦泽一改之前冷峻的神色,笑眯眯亲切无比:“姑娘,恭喜你已通过了考验,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箫师叔的弟子!唔……秦某也应该喊你一声师妹才是!”

    董轻烟怔了许久。

    这才突然一跃而起,喜极而泣,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眼眶立马红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小姑娘显然还没有心理准备。

    手足无措了半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水儿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扭扭捏捏许久,董轻烟才冲秦泽道:“烟儿见过秦师兄!”

    秦泽哈哈大笑:“师妹有礼!箫师叔能收下你这个弟子,也是我们药王谷的福气。”

    两人一番寒暄,气氛立马融洽不少,直把底下一群人看的目瞪口呆。

    啥时候见药王谷的秦泽对人这么亲切过?每次找他炼丹的时候,他都板着一张脸,好似天底下的人都欠了他的钱。

    可是现在,这厮笑的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原来不是他不会笑,而是自己等人没能入他的法眼。

    “师妹既通过箫师叔的考验,那便算做我药王谷的弟子了,若无事,等会这边事了,便可随我等一同进入药王谷,若是有事。还请早早处理。”秦泽笑着说道。

    董轻烟点头,她要拜进药王谷,总要知会一下董家才行。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她相信哥哥肯定不会再阻拦了。

    能进药王谷,对董家也是增长脸面的事情。想想吧,天下无论哪个势力都想与药王谷搞好关系,可董家的千金小姐就已经是药王谷箫大师的亲传弟子了。这可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任谁都比不了的。

    “师兄,烟儿这个护卫也想试一试。”董轻烟看了一眼杨开道。

    “护卫?”秦泽眉头一皱。淡淡地撇了杨开一眼,虽没表现出太多的厌恶,可那眼中的不屑却是显而易见。

    “烟儿这个护卫自小便保护着我。所以……”

    秦泽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显然是误会她日久生情了。

    也没去深究,只是点点头道:“既然他想试一试,也无妨,反正箫师叔炼制的毒丹数量不少。”

    说完,又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什么等级的炼丹师?”

    董轻烟红着脸道:“他不会炼丹……”

    “不会炼丹……”秦泽面色顿时有些不好看,斥道:“不会炼丹来试什么,真把炼丹当成儿戏了么,我药王谷可不是这么好进的,没有炼丹之心。如何能通过考验,不试也罢。”

    杨开淡淡地看着他,道:“敢问箫前辈在设置这个考验的时候,可曾说过没有炼丹经验的人就不能参与了?”

    秦泽嗤笑一声:“师叔倒没曾过说这话。但你既然以前从未习过炼丹之术,日后自然也不会在这一条道路上走多远。没有将一生都奉献给炼丹的打算,就莫要来胡闹,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杨开神色动了动,淡淡道:“据晚辈所知,箫大师本人也是二十六七岁的时候才接触炼丹之术的,晚辈今年才十七而已。比箫大师当年还要小十岁呢。”

    这些消息,都是刚才听人谈起的。

    秦泽眉头一皱,神色颇为不悦。

    底下顿时有人骂道:“你小子算什么东西,竟敢与箫大师相提并论。”

    “箫大师天纵之资,天生就是为炼丹而生,莫说他二十六七岁才接触炼丹,就算是四五十岁接触也不算晚,你何德何能与大师相比?”

    “别吵!”秦泽怒喝一声,底下立马安静下来。

    深深地望着杨开,一言不发,好半晌才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师叔既然没说必须由炼丹师来参加考验,你也算有资格,自去取一枚毒丹吧。”

    杨开点点头,在三个药王谷弟子的冷笑声中,取出一粒毒丹,直接丢进嘴中。

    董轻烟紧张地看着他,杨开微微一笑,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运转真阳诀,炙热的感觉四散开,秦泽看的眉头一挑,不禁暗暗点头。

    刚才他虽然有些看不起杨开,但现在一感受到他的真元,便知道这少年有些不简单。年纪轻轻便已到了真元境,这份资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媲美的,如果他不在炼丹之术上分心,而是专心武道的话,日后必有一番成就。

    区区一个护卫都这么厉害?董家底蕴不浅啊,秦泽实在惊讶。

    那枚毒丹一入腹,杨开便感觉它彻底化开,直接涌进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不愧是一代大师亲自炼制出来的,这种药效的发挥实在太快了,别说杨开现在有真元境两层,就算是刚抵达开元境的武者,只要运转元气,也能不费力气地将药效吸收。

    药效在经脉中流淌着,被真阳元气淬炼焚烧,不能伤自己一丝一毫。

    几个周天运转下来,杨开便感觉这些毒素彻底失去了作用,一路向上,直冲头顶,在口中汇聚成一股浊气。

    愣了一下,杨开暗叫糟糕。

    董轻烟刚才花费了一盏茶的时间才通过考验,就已经让秦泽有些失态,自己几个周天运转下来就通过考验,指不定要引出什么风波。

    速度太快了!

    想到此处,杨开将这一口浊气憋在口中,始终不吐,同时若无其事地继续运转功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