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七十一章 全军覆没
    短短十息的功夫,便有一个服用毒丹的炼丹师脸色青白起来,毫无征兆地,整个人突然簌簌发抖,额头上冷汗直冒。

    </p>

    台下众人惊呼一片,万没想到箫大师炼制的毒丹药效如此强劲。

    </p>

    惊呼声未落,台上竟传来噗噗噗三声劲响,紧接着,一股离奇的恶臭随风飘荡过来。

    </p>

    却是那炼丹师一不留神,放了好几个响屁。

    </p>

    不少靠的近的人一时不察,将这恶臭嗅入口鼻中,险些没当场吐出来,个个都流露出厌恶之色。

    </p>

    那个参与考验的炼丹师,苍白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通红无比,这倒不是药效的作用,而是臊的。

    </p>

    众目睽睽之下,放了三个恶屁,情何以堪啊。

    </p>

    见无数道充满怜惜厌恶鄙夷的目光朝自己望来,这个炼丹师顿时无地自容,匆忙就站了起来,从高台上跃下,惶惶逃窜如丧家之犬。

    </p>

    “没本事竟然还要参与箫大师的考验,不自量力!”

    </p>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p>

    “这是哪家的炼丹师啊,传扬出去日后还如何做人?”

    </p>

    背后传来的嘲讽声如芒刺背,让他根本不敢停留,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p>

    众人还没从那人的丑态中回过神,高台上突然传来“咚”地一声轻响,定眼望去,只见刚才服用了毒丹的两个炼丹师竟然仰面倒了下去,眼珠子瞪得老大,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彻底不省人事。

    </p>

    药王谷的三个年轻弟子对视一眼,皆是冷哼,然后走到这两人身边,卷起一脚将他们给踢了下去。

    </p>

    态度冷淡,神色倨傲,踢的仿佛只是两个物体,而不是人。

    </p>

    但无人敢指责他们什么。事先人家已经告诉过他们,箫大师炼制的这一罐是毒丹了,既然敢上来服用。就要做好被毒倒的心理准备。

    </p>

    “没死!”当下有人上去试探了下这两人的气息,发现他们并没有死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定住不动。喊也喊不醒。

    </p>

    “好热好热!”又有一个炼丹师突然从高台上窜了起来,整个人裸露在外的肌肤赤红如血,散发着滔天热意,头顶上热气腾腾,不停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不大一会功夫便光着上身,可他仿佛不知,依然撕扯。

    </p>

    董轻烟俏脸上一片红晕,赶紧伸手捂住了双眼。

    </p>

    高台下窜上几个武者,脸色铁青地将那人拖了下去。这几个武者应该与那炼丹师是同一个家族的,不想再看他丢人现眼。

    </p>

    前后不到三十息时间,第一批上次试丹的炼丹师,全军覆没!

    </p>

    众生百态,中毒之后的症状也是千奇百怪。如此惨烈的遭遇。不但没有阻止那些炼丹师拜入云隐峰的决心,反而越发让他们热情洋溢。

    </p>

    箫浮生炼制那一罐毒丹,分明就是同一种丹药,但却能产生这么多种效果,果然不愧是大师的手笔。

    </p>

    正因如此,这些前来的炼丹师才觉得箫大师炼丹手段神鬼莫测。非常人能揣度。

    </p>

    待这一批人黯然退场之后,刷刷刷又上去三十个。

    </p>

    时间流逝,不断地有人被毒倒,或昏迷不醒,或丑态百出,前前后后两百多人上场,竟没有一个安全通过箫大师设下的考验。

    </p>

    整个考验现场一片愁云惨雾。

    </p>

    又一批人被毒倒,其中一个中毒之后浑身僵硬如石块,意识却清醒的炼丹师大叫大嚷:“我不服,我不服!只是一枚毒丹如何能测出我的非凡资质?我不服!我要上云隐峰去见箫大师,箫大师,请给晚辈一个机会!”

    </p>

    “拖下去!”秦泽冷喝。

    </p>

    那三个药王谷的年轻弟子神色冷酷,走到这人面前,直接将他丢下高台。

    </p>

    那人兀自叫嚷不休:“箫大师,我能继承你的衣钵,请给晚辈一个机会啊!”

    </p>

    “这群人都疯了。”杨开冷眼旁观,摇头不已。

    </p>

    董轻烟轻声道:“你不知道箫大师在炼丹界的威望,所以才会这么说。你看看那人,纵然这般丑态,不堪入目,可曾有人嘲笑他?”

    </p>

    杨开转头看去,发现确实没有人嘲讽于他,大多数人表情平淡,更有不少面带同情之色。

    </p>

    “大师在我们炼丹师眼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为拜入他的门下,吃点苦头,丢些人又算得了什么?”董轻烟轻咬着红唇,脸上满是紧张和期待之色。

    </p>

    “你确定要上去服那毒丹?”杨开嘿嘿一笑:“你也看到那些人的反应了,直接昏迷倒地还算是好的,你若通不过这考验,当场扯开自己的衣服……”

    </p>

    董轻烟的俏脸立马白了不少。

    </p>

    “恩,此地聚集的都是年轻人,我想他们肯定愿意看到那一幕,啧啧,董家千金小姐衣衫凌乱,这个饭后谈资很不错。”

    </p>

    “不至于吧……”

    </p>

    “就算不会这样,若是当众放几个响屁……”

    </p>

    “别说了!”董轻烟花容失色。

    </p>

    无论哪一种丑态,都不是她这种小姑娘能够接受的,这可是一辈子的阴影,一旦发生,日后就别想再抬起头了。

    </p>

    恶狠狠地剜了杨开一眼,董轻烟挥舞着小拳头:“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想让我回哥哥那,但我偏要试一试这考验,为了这一天我可是准备了好长好长时间,都已经到了这里又怎能放弃?”

    </p>

    说着,声音又软了下来,红着脸道:“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可得早点把我带走……”

    </p>

    杨开微微摇头,自己这个表妹看样子是铁了心要上台,现在再怎么劝阻也无济于事。

    </p>

    人群中又传来一阵哗然之声:“地级上品炼丹师!这不是王家培养出来的炼丹天才王齐人么?他也来了?”

    </p>

    “若是他的话,恐怕真能通过箫大师的考验。”

    </p>

    “不错。这下有些看头了。”

    </p>

    “看那个,地级中品的炼丹师,是熊家培养出来的。”

    </p>

    “那个,也是个地级中品炼丹师,是常家的。”

    </p>

    “大世家的炼丹师终于要出手了,好戏上场了。”

    </p>

    这一批上去的炼丹师,竟都出自于那些大世家大势力自己培养出来的年轻炼丹师。来到此地就是为了继承箫浮生的衣钵。

    </p>

    刚才上去的人,都是些小地方来的炼丹师,没人能通过考验倒也正常。现在一见这群人上场,不少人都翘首以盼。

    </p>

    人群议论纷纷,一片嘈杂。声音传入台上十几个地级中上品炼丹师的耳中,这些年轻人皆是面露得意之色。

    </p>

    他们也显示出良好的教养,上了高台,先是冲秦泽一拜,行了个弟子之礼,这才一一上前,走到那药罐前方站定。

    </p>

    “王兄先请,诸位之中就只有王兄一人到了地级上品炼丹师的水准,理当先来。”常家的那位炼丹师面含微笑,伸手示意。其他人也都附和。

    </p>

    王齐人微微一笑,抱拳道:“既如此,那王某就却之不恭了。”

    </p>

    说罢,还转身冲云隐峰的位置遥遥行礼,这才伸手取出一枚毒丹。毫不在意地放进口中,径自走到一旁坐下炼化。

    </p>

    他这番姿态,分明是对这考验志在必得,成竹在胸,否则也不会冲云隐峰的位置行礼了。

    </p>

    那可是箫浮生居住的山峰。

    </p>

    三个药王谷的弟子察言观色,都忍不住冷笑一声。

    </p>

    地级上品又怎样?箫师叔祖炼制出来的毒丹。就算是天级炼丹师服下,资质不够一样会出事。

    </p>

    这王齐人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三人对视一眼,暗暗冷笑,静待着事态发展,准备看王齐人的笑话。

    </p>

    不多时,这群人都服下了毒丹,找好位置坐下。

    </p>

    台上众人化解药效,台下的看官们也都屏气凝声,一个个伸长脖子观望,比自己参加考验还要紧张万分。

    </p>

    不愧是来自大势力的炼丹师们,个个都造诣不凡,资质不菲,先前上去参加考验的人,最多也就坚持了半盏茶时间。

    </p>

    可是这群人,却是在足足一盏茶之后才有反应。

    </p>

    最先是一个地级下品炼丹师,突然口吐白沫人事不醒。

    </p>

    紧接着有人窜出高台,遥遥地几声闷屁声传来。

    </p>

    接二连三,这些大势力的炼丹师们都出了问题,这番结果,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p>

    不是这些人浪得虚名,而是箫大师设下的考验难度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p>

    一炷香后,高台上只剩下王齐人一个在坚持,其他人全部黯然退场。

    </p>

    无数人的心情紧绷,如果说王齐人都通不过这个考验,那他们真不知道到底还有谁可以了。

    </p>

    许久,王齐人突然身躯一动,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黑气。

    </p>

    自从考验开始一直端坐在那里八风不动的秦泽突然双目一凝,眸中精光一闪,紧紧地盯着王齐人的反应。

    </p>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一抹黑气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凝实。

    </p>

    忽然间,那黑气又消失无踪,反倒是王齐人哇地一声,张口呕出一道黑血!

    </p>

    人群中传出一片惊呼,王齐人的这个反应到现在还算是头一次看到,也不知道有没有通过考验。

    </p>

    王家的武者赶紧窜上去几个,急匆匆来到王齐人身边。

    </p>

    王齐人摆摆手,艰辛地站起身,面带一丝期待朝秦泽看去。

    </p>

    秦泽轻叹一声:“失败!”

    </p>

    王齐人面色一黯,却也不死心,抱拳问道:“敢问前辈,如何才算通过考验?”

    </p>

    秦泽见他也算是个炼丹之才,倒是耐心地多说一句:“其实你刚才只差一步便可以通过了,只可惜……功亏一篑!”

    </p>

    “晚辈受教!”王齐人苦笑一声,随那几个武者跳下高台。(未完待续)RQ</p>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