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六十六章 赶尽杀绝
    ---------..

    匆忙间被制,然后又被抛回,少女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直直地朝地面落去。

    后面追过来的一群人见到此景,皆都神色大振,奔袭中四散开,待少女落下地面之后,众人已将她团团包围。

    “小蹄子!这下我看你往哪跑!”为首的一个大汉咬牙怒喝,满脸煞气。

    其余人皆是嘿嘿冷笑,更有好几个人上下打量着少女娇柔丰满的身躯,眼中闪过一两丝隐蔽的淫光。

    杨开察言观色,将这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脸色骤然阴冷下来。

    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少女神色愤懑,紧咬着红唇,万分忌惮地看着周边的大汉,动也不敢动。她的实力不算多强,只有离合境顶峰而已,现在被人包围,哪里还能逃脱。

    水濛濛的一双大眼朝杨开那边望去,尖声骂道:“你混蛋,你无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神魂俱灭,天打雷劈……”

    要不是被杨开丢回来,她现在已经冲进药王谷,早就安全了。想到此处,少女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杨开轻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虽然知道这一群大汉不是好货,可少女刚才的做法也让他微怒,打定主意要吓唬吓唬她。

    一见他如此绝情无义,少女浑身一片冰凉。

    见杨开欲走,那几个包围着少女的大汉互相交汇了一下眼神,当下有两人悄无声息地窜了出去。手持利剑钢刀便朝杨开摸了过去。

    不管这两人是不是表哥表妹的关系,既已被他撞见,就没有留下活口的道理。

    少女正欲开口提醒,一柄利剑便已架在了她的颈脖上,冰凉的感觉传来,少女立马将提醒的话咽回肚中。

    两个大汉都是离合境顶峰左右的实力,与少女境界差不多。速度如风,很快便来到杨开身后,两人手上的武器荡起一片森冷的幽光。直朝杨开要害处击去。

    少女忍不住惊呼一声,一双大眼睛都眯了起来,长长的眼睫毛抖动不已。这一刻她不禁有些后悔。

    自己真的不应该把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拖下水的,刚才也实在是被追的太急了,脑海中灵光一闪,也就那么喊了一声,却不想连累他遭此横祸。

    正往前走去的杨开背后仿佛生了眼睛,在那武器及身之前,身子猛地往前飘了出一截,神奇地避开了两人的袭击。

    转过身,杨开淡淡地看着两人,嘴角慢慢上挑。诡异地笑了起来。

    这番变故惊得两个大汉冷汗直冒,当下也知道这少年实力不弱,大喝一声,元气催动,施展杀招朝杨开袭去。

    半空中暴起两道拳影。两个大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子便被一股大力冲撞的往后飞去。

    半空之中,齐齐呕血不止,待落下地面之后,已命丧黄泉。

    “桀桀桀桀……”地魔怪笑出击,在那异地之中。他没发挥出多少作用,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自然是要大展身手。

    黑气破空而出,在那两个死人的身上打个转又飞了出去。

    那为首的大汉见自己的两个手下瞬间毙命,也是面色大变,长剑架在少女的颈脖上,冷喝一声:“上!”

    余下诸人皆都不禁吞了吞口水,齐齐怒吼,凶猛地朝杨开窜去。

    “桀桀……”地魔又袭来,几个人被这诡异的秘宝惊得面皮直跳,当下便分出一人与地魔的破魂锥战做一团,其他人余势不减地袭向杨开。

    碰碰碰……

    三声闷响,刚冲到杨开身边的大个大汉都是不由自主地应声飞出,每个人的胸口处都塌方一般地凹陷下去。

    自进入异地这一年来,与杨开交手的皆是各大小势力的精英弟子,这些精英弟子每一个都有越阶作战的能力,每一个都能斩杀超过自己境界两三个甚至更多小层次的敌人。

    但是这些精英在杨开手上依然处处吃瘪,就连实力最强横的武乘仪都难逃一死。

    现在碰到的这些杂鱼,哪里会是杨开的对手?

    一人一招,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实力低一些的直接毙命,稍微强一点的也是倒地不起,彻底失去作战的能力。

    三人的身体刚落下地面,地魔便很没节操地抛下自己的对手,直接去摄取别人的神魂了。

    地魔的那个对手甚至还没来得及逃跑,便被杨开一把抓了回来,双手卡住他的脑袋,狠狠一拧。

    咔嚓一声脆响,这个人的颈脖直接断裂,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丢下这人的尸体,杨开神色冰寒地朝那劫持少女的大汉一步步走了过去,一身真元透体而出,衣衫无风自动,宛若一尊威风凛凛的杀神。

    少女嘴巴圈成了一个圆形,惊异地看着杨开,似是没想到这个被她拖下水的少年实力如此强横!

    他看起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怎么这么厉害?

    她闪烁不已的大眼中已有一层深深的惧意和惊骇。相比较这群追了她好些天的敌人来说,杨开才更象是无恶不作的恶徒,血染满身的侩子手。

    他杀起人就象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轻松,从始至终那冷峻的神色都未曾变过丝毫,眼睛更是没眨过一次。

    人命对他来说轻如鸿毛,根本未被他放在心上。

    少女胆战心惊,那个劫持她的大汉何尝不是如此?

    他虽然有真元境四层的实力,此刻也是肝胆俱裂,神魂皆冒。自己的几个手下实力他最清楚不过,单对单,他也可以解决,但根本不可能象这个少年这么轻松,这么写意。

    “这位朋友,一切都是个误会!”为首的大汉额头上渗出一片冷汗,忌惮万分地望着一步步走来的杨开,脸上陪笑:“我们也没把你怎么样,朋友就此罢手如何?”

    杨开神色淡漠,一言不发。

    “确实是我等有眼无珠,有错在先,但你已经杀了这么多,难道还要赶尽杀绝么?”大汉连连后退,自始至终,长剑一直架在少女的颈脖上。

    见杨开依然不为所动,大汉深知今天是不可能善了,当下心中一狠,神色狰狞起来,咬牙低吼:“别再过来了,再过来我一剑杀了她!”

    “你杀!你杀你也死!”杨开依然不紧不慢地朝大汉靠近。

    大汉一瞬间汗出如浆,随着对面那个少年的靠近,他感觉就象是一堵大山朝自己压了过来,让他喘不过气,一身真元不由自主地运转起来,手上长剑微微一用力,少女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她感觉自己的颈脖一凉,有一缕温热从那里涌了出来。

    “你真当我不敢杀?”大汉色厉内荏地恐吓。

    话音未落,杨开双眼一眯,一股无形的力量自脑海中发出,直冲大汉的神魂。

    这是神识之力!

    神识,不但可以用来感知周边的情况,更可以用做攻击。只是杨开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现在也只是冒险一试。

    神识灌入,大汉的表情错愕了一瞬间,待他回过神的时候,却见对面的少年已经逼近了自己面前,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长剑。

    大汉怒吼,真元催动,狠狠往少女的颈脖处切去,欲要玉石俱焚。

    杨开眼疾手快,一掌袭向大汉的脸庞,同时一脚扫向那被制的少女,将她自剑锋前扫开。

    电光火石间,少女应声窜到一旁,几缕被割断的秀发在半空中飞扬,大汉匆忙后退,避开杨开的一掌,手上长剑拖动,在杨开另一只手上拉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鲜血飞溅,杨开神色冷峻沉稳,趁势欺上,握紧鲜血淋淋的拳头,一拳捣在大汉的胸口上。

    炎阳三叠爆!

    大汉好歹也有真元境四层的实力,猝不及防被杨开打中,倒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一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杀招迭起。

    正拼斗间,炎阳三叠爆的三股真元在他体内爆开,大汉闷哼三声,脸色骤然苍白。

    地魔直到此刻才有机会扑上,与杨开两人合力而战。

    十几招之后,大汉的胸口被杨开一指洞穿。

    双目渐渐失去神采,大汉面上满是苦涩,喃喃道:“疯子……”

    地魔怪笑,裹着破魂锥冲进他的体内,摄走此人的神魂,旋即化为黑气没入杨开体内。

    “少主,感觉到了没?”地魔轻声发问。

    “恩!”杨开甩了甩手上的鲜血,“这些人的元气很狂暴,看样子是修炼了邪恶功法的人,或者是坠入邪魔之道的武者。”

    武者在离合境的时候,心性会出现两级分化,所以这个境界才会被称为离合。

    享受力量提升的快感,无法压制自己情绪的爆发,被各种情绪左右,这就是所谓的邪士!这些人一般都比较凶残嗜血狂暴。

    有很多武者都是这样,实力越高,表现的越突出,最终走向与其他人不同的修炼之路,象杨开刚才击杀的这些人,就是如此。

    与正常的修炼方式比较起来,哪一种方式修炼起来更好,也没人能说得清楚,但总体来说,邪士还是不太受人待见的。

    而天下间,最大的一处邪士聚集地,便是苍云邪地!

    在那方圆几千里的范围内,大小魔头齐聚,邪恶武者遍地都是。

    当初凌霄阁大长老魏昔童给杨开下达的晋级令,便是让他去苍云邪地斩杀一名实力不低于自己的邪士,只不过被杨开拒绝了。

    只是……这少女怎么会招惹到这些人?RQ

    ---------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