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六十二章 你死我亡
    ---------..

    剑身加持,武乘仪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他站在那里,象是一柄出鞘的绝世利剑,森然的剑意笼罩方圆几十丈范围,空气中游离的剑气发出刺啦刺啦的轻响,如刀片一般切割着天地,大地上瞬间便多出一道道细小的划痕。

    杨开冷笑,怡然不惧,一身真元也被催动到极限,狂暴的力量从身体中涌出,不算强壮的身体内传来一阵密集的炸响。

    无匹的气势,也随着这一阵炸响,在迅速提升,直至顶峰。

    两人的气势截然不同,武乘仪显得无坚不摧,杨开却是疯狂霸道,未交手,气势已交锋,平地里卷起一阵阵狂风,在两人中间的位置上聚而不散。

    “来!”武乘仪怒吼,神色狰狞中透着疯狂,长剑舞动,凌厉劈出两记。

    空间仿佛被切出一个十字形标记,在武乘仪气沉若渊的怒吼声中,这个位置陡然浮现一道交叉的十字形剑气,如一颗天外流星朝杨开袭了过去。

    杨开猛地一跺脚,大地骤然一颤。

    凶猛的力量,自脚底爆发,地面四分五裂,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以他的双脚为中心朝外蔓延,长达十几丈范围。

    身如疾风,已朝武乘仪冲去。

    身在半途,出拳,正中那一道十字形剑气。

    轰然爆响,剑气粉碎,杨开身形丝毫未受阻,余势不减。

    武乘仪瞳孔一阵收缩,各种精妙剑技再也不肯保留。长剑舞动中,刷刷刷地朝杨开劈去。

    杨开连连躲避,实在避不开的唯有用拳打碎。

    三息时间,杨开已欺近武乘仪身旁。

    狂暴的气息如迎面袭来的一堵城墙,压的武乘仪几乎喘不过气,一身实力毫无保留地展现,身形急速退去!

    “哪里跑!”杨开狞笑。一路追上,包裹着真元的铁拳一刻不停地朝武乘仪身上招呼,武乘仪举剑格挡。剑法飘渺灵动,妙到巅峰。

    一团团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和剑技在两人所处的位置上爆发出来,朝四周激射。

    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身影还不快不慢,但旋即,两道身影都模糊了起来,再过片刻,彻底交融到一起。

    密密麻麻的声响传出。

    短短半盏茶功夫,不知已交手几百记!

    “轰!”

    两人的身影纠缠着,窜至十几丈高空,旋即又猛地坠落大地,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咻咻……

    腾挪跌宕,杨开和武乘仪已窜到了几十丈开外。继续激战。

    紫陌在远处看的舍不得眨眼,美眸中一片异彩闪烁。

    她根本就不担心杨开的生死,只为他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而感到心惊。

    “这臭小子又强大了许多!”紫陌轻咬着红唇,心中暗恨,嘴角却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上次分开的时候。他与自己的师兄赤血正面对拼还有些不是对手,最后还是依靠那诡异的武技控制住了六阶妖兽才得以掌控全局。

    可如今再见面,他居然能和武乘仪拼个旗鼓相当了。

    单论本身的战斗力,武乘仪比起赤血恐怕还要强一些。

    杨开成长的速度,让紫陌又是羡慕又是佩服。

    一个恍惚,杨开与武乘仪已冲出了几百丈之外。紫陌跺跺脚,也急忙跟上去,她可不愿意错过这种激烈精彩的战斗。

    尤其这还是跟她差不多年纪,同等级武者之间的战斗。

    沿路有一些血迹,也不知道是杨开的还是武乘仪的,反正两个人肯定都已经打出了真火,不拼个你死我活是不可能收手的。

    等到紫陌赶到那边的时候,正见到两人再次分开,相隔三十几丈对望着。

    武乘仪脸上一片铁青之色,原本的沉稳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疯狂,眼眸都有些颤抖,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

    他的嘴角溢出一缕殷红的鲜血,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显然是受了些轻伤。

    反观杨开,身上也是剑伤好几道,血肉翻卷,鲜血淋淋,尤其是两只拳头,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细小的剑痕!

    武乘仪剑身加持,攻防兼备,杨开想伤他,势必会先伤己。

    但他依然在笑,笑的无比邪气。

    迎着落日的余晖,浴血满身,黑发飞扬,帅的稀烂,紫陌看的俏脸一红。

    “我自八岁开始修炼……”武乘仪突然开口说话,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颤抖,“至今已有十四年,从小到大,在同辈武者之中堪称无敌。没有人有资格做我的对手,没有人能击败我!就算是中都八大家的那些公子,也不是我的对手。剑锋所指,莫敢不从。”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武乘仪的脸色凝重起来:“你很厉害!真元境一层,竟能与我战成平手,我武乘仪今日涨见识了,原来不是天下无奇才,只是我太过孤陋寡闻!”

    “死前醒悟,也不枉你这一生。”杨开狞笑。

    武乘仪眉头一扬,冷哼道:“你真以为能胜得了我?我还未出全力!”

    “我也未出!”杨开双眸冰寒,嘴角微微挑起,噙着一抹莫名的微笑。

    闻言,武乘仪双眼一眯。

    “那我们再来,看看是你死还是我亡!”武乘仪彻底被激起了好胜心,厉喝一声。

    从小到大,他享受的都是长辈们的赞誉和同辈的仰视,九星剑派将他当成未来的希望来培养,曾有人断言,若武乘仪真正地成长起来,那九星剑派便有真正跨入超级势力的资格。

    这般高傲的一个人,今日却被境界远低于自己的对手打伤,武乘仪哪里能接受?

    最开始是杨开想取他的性命。

    现在就算杨开想要罢手,武乘仪也不可能会答应。

    两人之间,势必要分出胜负,势必会有一人死在这里!不是他武乘仪,就是杨开!活下来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天才!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在武乘仪的观念中,年轻一代他就是第一!谁企图染指他的地位,就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人。

    厉喝之后,武乘仪疯狂的脸色骤然平静下来,一股让人心悸不安的剑意蔓延。

    紫陌俏容一变,毫不迟疑地往后飘出,又退出几十丈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杨开的神色也陡然沉静下来。

    “我只有一招,接得下来便是你胜,接不下来……便是你死!”武乘仪嘶吼,一身真元突然化为利刃,齐齐从身体内各大要穴处飞出,加持在外的剑身,也陡然崩散。

    他放弃了防御,将所有真元化为攻击。

    刹那间,武乘仪身边便被百道剑气包裹。

    这些剑气每一道都是真元所化,蕴藏了巨大的杀伤和不容小觑的破坏力,百道剑气齐发,无论是谁都得避其锋芒。

    但这还没完,随着长剑再次一抖,又是百道剑气涌出……

    紧接着,又是百道……

    遮天敝地的剑气,萦绕在武乘仪身边,这整片天地都仿佛变成了剑的世界。

    杨开深吸一口气,不敢藏私,伸手一招,修罗门的镇宗秘宝,修罗剑出现在手上。

    经脉中的真元倒退进丹田内储藏起来,傲骨金身中的能量凶猛磅礴地涌出。

    黑气缭绕,种种让人心悸不安的气息,自杨开身上爆发出来。

    傲骨金身内的能量,是与至刚至阳的真阳元气截然不同的邪恶能量。

    这种充满了杀戮毁灭气息的能量与修罗剑本身的气息,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杨开的本意只是想最大地发挥出这一件秘宝的威能而已,却不想当手持着修罗剑动用傲骨金身内的能量时,这柄修罗门的镇宗秘宝竟宛若活了一般,疯狂地吞噬着来自傲骨金身内的能量。

    刹那间,修罗剑便迸发出一股红黑交杂的光芒!

    这抹光芒仿佛是一个黑洞,当它爆发出来的时候,吞并了所有的光明,整个世界都在这一霎失去了色彩。

    远处的紫陌竟觉得眼前一暗。

    武乘仪的剑气光芒也陡然暗淡下去。

    铮……

    一声剑鸣从修罗剑上传出,传出的声音和能量涟漪,波及了武乘仪的那无数道剑气,让这数之不尽的剑气也在同一时间共鸣起来。

    道道剑气抖动,仿佛要脱离武乘仪的控制激射出去。

    武乘仪面色大变,匆忙稳住心神,控制自己的剑气,不让它们为修罗剑影响。

    杨开愕然地感受着这一切,旋即,眼中爆射出一团欣喜的光芒,继续往修罗剑中灌入能量。在这一刻,他洞悉了这件天阶密保中蕴藏的奥秘,人与剑之间产生了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

    修罗剑仿佛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血乳交融。

    对战的双方,都在拼命地蓄积着最后一击,相隔几十丈,蓦然无情地注视着对方。

    武乘仪体外围绕的剑气已多达两千多道。

    随着最后几道剑气从他体内迸出,这个九星剑派的高徒脸上骤然失去了血色,变得苍白万分,不停地喘着大气,好似在这一瞬间,他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这是我九星剑派的不传之秘,万剑归一!”武乘仪冷声喝道,脸上有一抹遗憾之色,“可惜以我的实力,只能化出两千多道剑气!这是我所有的真元所化!”

    杨开握着铮鸣不已的赤血剑,嘿嘿笑道:“我这一招不知道是什么名堂,但威力肯定不小,你小心了!”RQ

    ---------

    ∷@书\网wWw。qmsh.c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