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六十一章 美女,你处境不妙啊
    武乘仪的强大紫陌深切地领教过了,不愧是出身九星剑派的高徒,当日赤血骑着一头六阶妖兽追杀他一个多月,也没把他怎么样,紫陌现在又怎是敌手。

    贝齿紧咬,紫陌轻声道:“我若是把奴兽之法交给你,你能不能放我离开?”

    “我可以给你个痛快!”武乘仪神色冷酷。

    紫陌变色,冷声道:“我给了你想要的你也要赶尽杀绝?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武乘仪森冷一笑:“人性?强者为尊,我何须跟你谈什么人性?”

    说话间,神色一变,双眸中精光闪烁,弹指就是几道剑气袭出,正中他脚边一尺外的地面。

    隐约可听到剑气穿透了什么东西,一点点殷红的血水从地面冒了出来,那是几只被紫陌暗中布下的控魂虫。

    “贱人!”武乘仪怒骂一声,虽然他一直在提防天狼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人,却没想还是差点着了道,要不是他足够警惕,被这虫子钻进体内就糟了。

    “这是你自找的。我会擒住你,然后敲断你的手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武乘仪脸上杀气一片,手上长剑一抖,身子裹在剑光中,以迅雷之势朝紫陌袭来。

    “混蛋!”

    紫陌咬牙暗骂,碰到武乘仪这种冷血的男人,她实在是有些无计可施。

    匆忙间避开那惊天一剑,腾挪间,素手飞扬,几柄造型奇特的回旋利刃应声飞去。

    武乘仪长剑抖出几道剑花,将那几柄回旋利刃挡开,当当当当扫起一片火花。

    紫陌脸色铁青,咬牙苦撑。好不容易避开要害位置,肩膀上又被剑气扫中。

    应声惨叫,酥肩上一抹殷红。

    彻底落入下风,紫陌却也不愿坐以待毙,背对着武乘仪,将自己剩下的所有控魂虫全部撒入地下,只期待能以这些控魂虫狠狠地阴武乘仪一把。

    但武乘仪刚才才险些吃了亏,此刻哪会大意?

    剑光卷起一道匹练般的光芒。直接粉碎了方圆十几丈范围的大地。剑气肆虐中,所有的控魂虫全部被击杀。

    控魂虫若是种在人的体内,确实强大,除了热之外其他无所畏惧,但没种进人的体内之前,它们也就是几只虫子而已。武乘仪的剑气足以斩灭它们。

    紫陌俏脸一白,失去了控魂虫这样的暗棋,她真不知该如何与武乘仪周旋。正芳心焦急间,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浓浓的诧异之色,不着痕迹地朝武乘仪身后看去。俏脸上也洋溢起一抹兴奋和喜悦。

    细微的神色变化,并没有逃过武乘仪的眼睛。

    心知不妙,武乘仪脸色骤然转冷,不准备再浪费时间,长剑一扬便欲施展最后一击。

    不等他将剑招放出来。背后却有一股气机锁定了自己,武乘仪眉头紧皱,回手一剑荡去,漫天剑影封锁了偌大一片范围。

    剑光闪烁中,一只火红的拳头探了出来,拳风扫过,漫天剑影轰然崩碎。

    一道人影落了下来。

    武乘仪飘出十几丈,这才不慌不忙地转身朝来人看去,待看清对方容貌之后,不禁讶然:“是你!”

    “嘿嘿,没想到?”杨开一边怪笑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武乘仪。

    之前在异地中历练的时候,他就一门心思想把武乘仪给找出来干掉,但后来碰到赤血,追着他冲进了白雾之中,阴差阳错的失去了机会。

    却不想现在在这里竟然又碰了面。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压住心头的惊喜,杨开冲一旁的紫陌挑了挑眉头,模样轻佻道:“美女,你处境不妙啊!”“恩,你再来晚一点,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紫陌嗔了他一眼,芳心暗喜。

    时隔几个月又碰到杨开,紫陌也不知该作何感想,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与他照面,再也不担心别人折磨自己的神魂。

    可是现在,人生的轨迹又一次重合到一起。不过紫陌现在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神魂被控,反而有些高兴,无论如何,自己的性命算是保全了,至于其他,活下来再做打算。

    杨开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她,道:“你不是森罗殿的精英么,怎么搞成这样?”

    “你懂个屁!”紫陌咬牙,“你小心点这个人,他很强大的,真元也比我精纯雄浑很多。”

    “他不强大就不是武乘仪了!”杨开冷笑一声。

    至于真元比紫陌精纯雄浑,倒也可以解释。武乘仪身上肯定是有琉炎液的,服用过这种淬炼元气的宝贝,他的真元不精纯才是怪事。

    “没想到你这种货色竟能活着出来,运气不错!”武乘仪轻蔑地望着杨开,一如第一次见面时,面色冷硬,不屑一顾。

    “运气不好的话,早就被你师弟杀了。”杨开的眼神如刀锋一般冷厉。

    “既然你知道我想要你的命,就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一直好下去。”武乘仪神色平淡,并没有因为齐剑星的死而有什么波动。

    “要打就打,你们男人怎么那么多废话!”紫陌刚才吃了武乘仪不少亏,现在杨开现身,底气立马足了不少,迫不及待想要找回场子。

    她可是深知杨开的强大,有他相助的话,两人联手足以稳压武乘仪一头。

    “说的不错!”杨开点头。

    “正有此意!”武乘仪冷哼一声,剑意缓缓提升。

    “杨开你在一旁协助,我来对付他!”紫陌厉声道。

    “不,你协助!”杨开言简意赅,话音刚落便已朝武乘仪冲了过去,奔袭中,原本波澜不惊的身体内突然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波动。

    “你……”紫陌的眼中一片惊诧,愕然万分地感受着来自杨开的压迫。

    他晋升真元境了?四个月前分开的时候,他才只有离合境八层,而且是刚晋升离合八层。四个月不见,居然就已到真元境。这突破的速度……好快。

    不过转念一想,紫陌又释然了,这可是一个变态般的男人,能这么快突破这道分水岭也不足为奇。

    眨眼间,杨开便与武乘仪碰撞到了一起,武乘仪剑技展开,剑气肆虐。杀意腾腾。杨开双拳似闪电般轰袭。身形腾挪,在漫天剑影中起舞,整个人体外散发着炙热的气息,如火一般燃烧。

    天地能量凌乱,狂风四起,紫陌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有心想要助阵,却根本不知该如何插手!

    两个人一上来就是全力拼斗,毫无保留。所有的杀机和气机都交融在一起,此刻紫陌就算强硬地插手进去,也势必会引起两人的同时反击。

    她哪有这个胆子?

    杨开叫她协助。看起来是给了她面子的说辞,现在的紫陌只能在一旁观战,连掠阵的资格都没有。

    “臭男人!”紫陌苦笑,倒也果断,轻飘飘地往后荡去。如一片柳絮,一连飞出百丈之远,这才停了下来。

    激战中,武乘仪的面上有着骇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被他视作垃圾废物一般的存在,竟有与自己对战的实力。剑影一起,便被他狂暴的拳风扫灭,对方的招式大开大合,自己的剑招灵动飘渺,各有千秋,一时间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双方已互拼了几百招,真元肆意挥洒,武乘仪越战越是心惊,反倒是杨开越打越狂暴,脸上的表情也是兴奋无比,看起来就象是色中恶鬼遇到了脱光的绝色美人。

    碰……地一声,两人轰然分开。

    武乘仪闷哼,仰面飞出,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杨开同样受创,腹部被武乘仪的长剑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各自退出三十丈有余,这才慢慢站定脚跟。

    “哈哈!痛快!”虽受伤流血,杨开依然大笑。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让人酣畅淋漓,欲罢不能的男人之间的战斗。虽然打心眼里讨厌这个武乘仪,也与他有冤仇,但杨开不得不承认,这人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毕竟真元境八层的境界摆在那,单论真元的精纯和雄浑,比起自己不逞多让!

    “你很厉害!”武乘仪深深地凝视着杨开,眼中有些痛楚之意,似是不愿意相信这个出身二等宗门的小子,竟能与自己战个平分秋色。

    “过奖!”杨开神色冷漠。

    “我承认,之前小觑了你!看样子我师弟并非因为什么意外而死,而是死在你手上。”武乘仪缓缓转动着长剑,一身剑意再次提升。

    “你派他来偷袭我,应该就能想到了这一点。”

    “你承认就好!”武乘仪继续转动自己的长剑。

    “想报仇?”杨开冷笑。

    “他死,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谁!但今日你胆敢于我作对,就别想活着离开!”武乘仪的脸上突然浮现暴戾的气息,冷声喝道:“我九星剑派的尊严不容践踏!我武乘仪的尊严不容践踏!就算是中都八大家的公子们,也只能仰视我,你算什么东西!”

    “剑身!”一声沉喝,游离在武乘仪体外的丝丝剑气突然铮鸣不休,化为实质,飞绕在他的身外,穿梭不已。

    这一招攻防兼备,杨开曾经在齐剑星那里领教过一次,此刻由武乘仪施展出来,看上去更加的赏心悦目。

    不过这缭乱的剑身中却蕴藏了巨大的杀伤。

    “滚过来受死,我给你一个痛快!”武乘仪象是吃了什么春药,突然就亢奋起来,长剑遥指着杨开,盛气凌人地冷喝。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