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四十六章 入瓮(二更)
    听罢,杨开有些担忧道:“你师兄赤血在不在他们身边,如果赤血也在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赤血是真元境七层的高手,而且还奴役了一头六阶妖兽,很难对付。

    紫陌叹息道:“希望不在。”

    一个时辰后,三人总算是赶到了地方,紫陌也从杨开的背上滑了下来,感激地望了他一眼,整理了下衣服和凌乱的头发,然后俏脸寒霜,当先朝那边走去。

    遥遥地,杨开便看到了好多妖兽和十几道聚集在一起的身影。

    随着紫陌的接近,那边站起了两个人,正是森罗殿的姚河和姚溪,这一男一女正笑吟吟地朝这边望来,面上没有丝毫愧疚之色,一声令下,上百只妖兽分散开,将紫陌的妖兽大军团团包围。

    “师姐终于来了。”姚河面色轻佻,丝毫没有将紫陌放在眼中的意思,轻笑地打着招呼,那姚溪也是咯咯一笑,不屑地看着紫陌。

    “不是你们让我来的么?”紫陌神色冰冷地望着他们,在距离他们十丈左右的地方站定。

    森罗殿的三个弟子互相对峙着,空气中火药味十足。

    杨开站在紫陌身后,把眼一扫,看到了好多熟人。

    十几丈外,万花宫的四个少女,神色灰败地盘膝在地,修罗门的夜青丝和周霸,映月门的陈学书和舒小语都围聚在一起,除此之外,双子岛。水月堂,问心宫,飞羽阁等许多宗门势力的弟子也都还有存活。

    见到杨开之后,陈学书和舒小语两人冲他苦笑不已。皆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凉。

    杨开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们这群人还剩下十六七个,不过本来人数应该不止这些,这段日子恐怕也死了不少。

    “你们两个,滚到一边去!”那姚河看了杨开和冷珊一眼,颐指气使。

    紫陌微微点头。

    杨开这才与冷珊两人朝陈学书等人那边走去。

    双方一汇聚,万花宫的一个少女看着杨开轻叹一声:“你也没逃过厄运。”

    杨开笑笑:“是啊。请教姑娘芳名?”

    上次碰面,武乘仪为难他的时候,万花宫的这个少女还帮他说了一句话,杨开对其还是有些好感的。她们四姐妹春兰秋菊,容貌出色,各有千秋,坐在一起,倒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那少女苦笑:“寒小七!”

    另外一个看起来俏皮点的少女顿时噘起嘴巴:“你这人。都沦为监下囚了,怎么还有心情打探女孩子的姓名?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杨开冲她挑了挑眉头道:“姑娘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叫男子本色?还未请教姑娘你的芳名呢……”

    少女噘嘴道:“夜晗!”

    那边夜青丝抿嘴笑道:“跟我一个姓呢,若能活着回去,定要与晗妹妹结为金兰。”

    寒小七笑着介绍另外两位师妹。其中一个恬静些的姑娘叫花若隐,另外一个妩媚些的叫柳青如。

    同为天涯沦落人。多了杨开这个生面孔,其他诸人也都纷纷自我介绍。

    水月堂的风浅痕。问心宫的左方和厉心远,飞羽阁的储景山……

    各门各派的精英弟子汇聚一堂,场面一片其乐融融,多日来的忧虑和担心倒被冲散了不少。

    “哼,死到临头,你们居然还有心情寒暄,能活下命来再说这些不迟。”一个不应景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笑声,显得及其突兀。

    杨开扭头看了一眼,正见到一个男子冲自己鄙夷地笑着。

    目光闪了闪,杨开也不以为意。

    夜青丝冷笑一声道:“毕修明,自从被抓之后,你就三天两头的泼冷水,到底什么意思?”

    毕修明冷笑:“没什么意思。不就来了一个废物,值得你们这么高兴么?难不成你们还指望他能救下我们?”

    陈学书皱眉道:“你若觉得自己毫无生还的希望,自己了断了便是,何必来怀别人的兴致?更不要来污蔑杨兄,杨兄不过是境界低了些而已。[]”

    毕修明没说话,他身边另外一个人却是呵呵一笑:“境界低,就是废物!老子真不知道象他这样的废物怎么活到现在的,早就应该死掉,何必苟延残喘。”

    这个人,应该与毕修明是同一个宗门的,两人为师兄弟,自然会站在同一阵线上。

    寒小七冷声道:“你们话太多了。”

    夜晗和花若隐柳青如三女也是愤愤地瞪着他。

    毕修明和他身边的人虽然看不起杨开,却也不想触众怒,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被他们两人这么一闹,原本的气氛顿时被破坏殆尽,众人心头都有些沉甸甸的。

    夜晗鼓着腮帮子安慰道:“杨开是?别在意他们,这两人整天悲观消极,见不得别人好心情。”

    杨开摇头:“我没在意,当狗在叫就是了。”

    一旁的寒小七一愣,抿嘴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毕修明和他身边的那个人同时睁开眼睛,一脸不善地望着杨开,杀机腾腾。

    “你若是耳朵没聋,应该能听得清楚。”杨开沉着脸看着他。

    “你找死!”毕修明怒喝一声,腾地站了起来。

    “你们都想死是?”那边,姚河怒声叱喝,“若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们!”

    毕修明满是忌惮地看了姚河一眼,这才不甘地坐了下来,一脸愤怒地看着杨开道:“你等着,早晚要你好97看!”

    “恩,我等着!”杨开淡淡点头。

    大汉的武者这边气氛火爆,天狼三人之间的气氛也相当微妙。

    自紫陌回来之后。姚河与姚溪便只是笑吟吟地望着她,一言不发。

    良久,紫陌才微微地呼出一口气,冷声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姚河轻笑一声:“为什么?紫师姐难道想不明白么?”

    “就因为在门中。师傅关照我多一些?”紫陌鄙夷一笑。

    姚河与姚溪面色皆是微微一变,冷下了脸。

    紫陌道:“你们比我早入门,可实力增长的却没有我快,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只能称呼我为师姐,这就是你们不岔的理由和借口?”

    “你真当自己资质出众?”姚溪嗤笑一声:“若非师傅给你的资源多一些,你哪里能后来者居上?单凭各人资质,我们哪点比不上你?”

    “你们从来就不如我!”紫陌毫不退让。针锋相对。

    姚河面上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神色:“是嘛?那敢问师姐,如今这局面你可曾想到过?”

    “我确实没想到你们竟如此歹毒,对我也敢下手!”紫陌面上一片痛恨。

    姚河冷笑:“算了,也不跟你多说。你毕竟是师姐!我们把你唤来,没别的意思,只是暂时还离不开这鬼地方,这里又没有敌人,所以我们就想。师姐你要那些妖兽也没有用处了?”

    紫陌俏脸冰寒:“你们想要我的妖兽?”

    “不错!”姚河点头,“我与溪儿还差那么一点就要突破晋升了,又有些舍不得宰杀自己的妖兽,只能希望师姐贡献一二了。”

    紫陌悲戚万分:“就因为这个。你们甚至不惜毁了我的一缕神魂?”

    姚溪娇笑着:“谁让师姐你躲起来了呢?你若不躲起来,我们也不会这么做。现在留在这里没有多少乐趣,本来想与师姐你的妖兽来一场捕猎大赛。却不想天不遂人愿,是你逼我们的。”

    “好!”紫陌神色沉痛,眼中有一丝决绝:“你们想要我的妖兽,全给你们就是!”

    姚河大笑不已:“就知道师姐好说话,请师姐下令让它们别反抗,要不然真打起来,恐怕不好收场!”

    紫陌闭上了眼睛,酥胸一阵起伏。

    虽然在来到这里之后,她就已经将被两人拿走的控魂虫上的神魂丝线收了回来,也不用再担心姚河姚溪毁去自己的神魂丝线,但对方依然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不提他们手上掌握的妖兽众多,就说那被控制的十几个大汉的武者,也是一股相当强悍的战斗力。

    真打起来,紫陌毫无胜算,连突围都没多少希望,所以即便心不甘,紫陌也只能暂时妥协。

    盯着紫陌高耸的双峰,姚河眼中闪过一丝隐蔽的淫光,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

    “好了!”紫陌睁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姚河姚溪对视一眼,心中下达指令。

    刹那间,无数妖兽惨嚎的声音响起,血光飞溅,一只只毫不反抗的妖兽被扑倒在地,被它们的同类咬断颈脖,倒地毙命。

    大汉的一群武者面色骇然,看的心惊肉跳。

    前后不过十几息功夫,三四十只妖兽就这么被击杀。

    “哈哈哈哈!”姚河放声大笑。

    有了三四十颗血珠,他与姚溪的其中一人就可以突破当前的境界,晋升为真元境五层。

    剩下的,只要逼问出大汉那群武者所学的不传之秘,这些人就可以统统宰杀掉了,到那时候又是一大笔血珠入手。

    尤其让姚河动心的是大汉的那几个美女,个个姿色不凡,身段妖娆,这些天他想方设法地想要亲近她们,奈何姚溪在一旁看得太紧,与他寸步不离,让他根本找不到机会。

    两人虽然是堂兄妹,但远不止这么一点关系……

    得想个办法把自己的堂妹支开,然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姚河望了一眼寒小七等人,不禁吞了吞口水。

    恩,这几十颗血珠暂且让她先用,她炼化吸收,突破真元境五层总该是要点时间的,这些时间也足够自己放肆了。

    姚河越想越是心情激动,恨不得立马就将大汉的美人们拥入怀中,肆意玩弄,品尝那**蚀骨的滋味。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