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三十二章 轮到我了
    说个事情,好像这个月29号,也就是明天开始,月票会双倍计数,也就是投一张变两张,小莫恳请各位书友,手上若是有月票的话,留一下,等到明天投给我,拜谢……

    **************

    剑气纵横,齐剑星的身形似长虹贯日,裹着剑光袭至杨开身前,手上长剑抖出一片剑幕,当头朝杨开罩下,封死方圆十几丈的空间

    铮铮的声响不绝于耳,虚空之中似有人在轻弹着琵琶,锐利的破空声嗖嗖传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小剑气纵横交错,将杨开团团包裹

    寒光闪烁间,杨开神色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凝重,凶猛催动一身元气,整个人散发着逼人的炙热,双掌上元气迸发,猛地朝外推去

    两人的元气碰撞在一起,半空中传出一声爆响,数以百计的剑芒瞬间湮灭大半

    齐剑星神色一冷,轻喝道:“不自量力”

    长剑卷动,还剩下的剑气竟齐齐汇聚一处,凝为一柄长剑的模样,当头朝杨开斩下

    杨开眼帘一缩,大手张开,一滴阳液逼出体外,在意志的引导下,化为一片血红的盾牌,挡在自己的前方

    “碰”地响动传来,剑气正中盾牌,血红盾牌泛起一股涟漪,裂出一道缝隙,并未破损,反倒是齐剑星的招数消弭无形

    电光火石中,杨开将血红盾牌举在自己面前双脚一错便朝齐剑星扑去,后者轻啸一声,急后退,杨开紧追不舍两人皆都身形如电,一个借助了精妙的步法,一个借助高深的修为,单在度上竟是不分上下

    两人的身影交错纠缠,各自的凶猛杀招齐齐绽放

    齐剑星神色微微有些错愕,万没想到这个出自二等宗门,实力只有离合境七层的武者能爆发出这般实力,自己一时间竟拿不下他

    心中恼火手上越发卖力,长剑被舞得密不透风,剑尖上三寸剑罡如灵蛇出洞,吞吐不已招式实虚变换,诡异莫测

    四周的树木成片成片的倒下,两人所过,处处飞沙走石,打的激烈万分

    短短十息的功夫交手三十招,谁也奈何不得谁,但场面上却是齐剑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十招中有八招是在进攻

    伴随着一声冷笑齐剑星将长剑抖出朵朵剑花,一剑点在杨开的血红盾牌之上

    咔嚓一声脆响一滴阳液形成的血红盾牌终于承受不住这高强度的攻击,轰然碎裂

    杨开面色大变急欲跳出齐剑星的攻击范围,但对方哪会给他这个机会?

    那柄长剑如有了灵性,击碎盾牌之后,直接绕上了杨开的一只胳膊

    “唰唰唰……”衣衫尽碎,布片飞舞

    杨开怒喝一声,元气磅礴喷发,借助元气的抵挡,不退反进,凶猛的一拳捣出,拳头上一片火光熊熊燃烧起来,灼的空气都扭曲了

    察觉到这一拳中蕴藏的恐怖杀伤,齐剑星目露骇然之色,长剑点在杨开的肩膀处,刺入三寸,借助这一刺的反弹力道,迅退后

    可依然迟了一点,杨开的炎阳三叠爆已经爆发出去

    蹬蹬蹬蹬……齐剑星连退十几步,卸去这一拳的劲道,同时真元催动,化解侵入体内的炙热元气

    好片刻,齐剑星才面色一白,深吸一口气

    无往不利的炎阳三叠爆,竟被他彻底化解干净,未能伤到他分毫

    反观杨开,右臂上的衣服已经被长剑搅成了碎片,裸露在外的臂膀上,无数道细小的血线密密麻麻,瞬间就将胳膊染红了,看上去骇人至极

    就在齐剑星化解掉炎阳三叠爆的劲气的同时,杨开也是轻喘一声,晃了晃胳膊,将对方侵入他体内的剑气焚炼无形

    “嘿嘿……”齐剑星目光阴冷中透着一股狰狞,死死地盯着杨开,“区区离合境七层,竟能有如此实力佩服佩服”

    说话间,长剑遥遥一指:“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离合境武者,你的元气精纯度已经不亚于一般的真元境,甚至比我都不逞多让但……出身差就是出身差,我九星剑派的剑技,威力无穷,岂是你这种人可以破解的”

    神色高傲,声音冷漠,齐剑星低沉道:“刚才的我,不过只出了七成实力罢了若我动用全力,你又能抵挡到何时?”

    双手持剑,竖在胸前,齐剑星神色凝重,真元迸发,沉喝一声:“剑身”

    铮……嘹亮的剑鸣传出,他手上的长剑抖动不休

    一股锋锐的气势自他身上爆发,整个人如一柄绝世长剑,体外真元窜动,顷刻间气势便到了顶峰,一头长发无风自动,无数道细小的短剑在他身体外流转不停

    放眼望去,就好像这个人被万剑守护

    九星剑派的剑技,果然玄妙

    杨开眯起了眼睛,神色变得严肃万分

    齐剑星显然是刚才被打了一拳有些恼羞成怒,才会施展这所谓的“剑身”武技有那真元凝成的万剑守护,齐剑星现在就象是个刺猬,杨开再想用拳头打他,势必要先伤到自己

    “能逼我动用剑身,你足以自傲了”齐剑星冷冷地望着杨开,神色间有着一股俯瞰芸芸众生的高傲和不屑,说话间,一步步,风轻云淡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杨开不敢怠慢,连忙施展不屈之敖

    离合境七层的气势瞬间攀升到离合境顶峰

    在离合境一层的时候,杨开就能用不屈之敖让自己暂时拥有顶峰的实力,现在到了七层依然只是如此

    由此可见真元境是武者的一个巨大分水岭,体内元气彻底转变为真元,对一个武者实力的提升,绝不是一点半点那么简单

    察觉到杨开气势的攀升齐剑星神色一愣,旋即微微笑了起来,不屑道:“不错,原来你刚才也没用全力,不过现在的你,也只是离合境顶峰,不是我的对手……”

    “是不是对手,打过才知道”杨开嘿嘿冷笑着手上一张,又是一面血红盾牌出现

    齐剑星面色冷了下来,刚才他就吃了这面盾牌的亏,攻击许久也没打破现在见杨开又轻而易举地凝出一面,自然愤怒万分,怒喝道:“看我破了你的垃圾盾牌再好好教训你”

    步伐加快,奔袭间长剑一撩,体外的真元剑气如臂使指刷刷地窜出好几道,凶猛朝杨开袭来

    杨开错身一躲,哪知那些真元剑气跟刚才的有些不太一样,竟能随着齐剑星的意志而拐弯追踪

    匆忙躲避三四次齐剑星已杀至眼前,狞笑声中使出一招威力巨大的剑技凶猛朝杨开劈来

    杨开举盾去挡,轰地一声盾牌晃了几晃,几乎有些立足不稳,齐剑星哈哈大笑着,一招接着一招,间不容发地打出来,配合那神鬼莫测的真元剑气,直打的杨开狼狈逃窜,叫苦不迭

    战斗中,两人的元气都飞流逝

    如此高强度的生死拼杀,对任何一个武者的身体都是不小的负荷,体力倒是在其次,元气的使用是最关键的问题

    一个强大对战斗娴熟的武者,会精打细算自己的每一份元气,会以最小的付出取得最大的杀伤

    这一点无论是杨开还是齐剑星暂时都无法做到,两人的实力境界未到那个层次,唯有肆意挥洒元气以维持自己的招数和气势

    短短半炷香的时间,杨开未曾攻出一招,始终都是在防御,倒是齐剑星杀的兴起,在大笑中不停地揶揄嘲讽,一副吃定了杨开的架势

    躲避中,杨开看似有些虚脱,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齐剑星见此良机,哪里肯错过?手上长剑横向切出,直取杨开的颈脖

    杨开慌乱地举起盾牌就挡,齐剑星却早有防备,长剑中途中一抖,变扫为刺杨开的盾牌也随即应变,猛地朝下杵去

    齐剑星冷笑不止,杨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从容不迫

    就在盾牌即将斩到长剑的瞬间,那血红的盾牌一阵变换蠕动,竟迅收缩化为一柄匕首的形状

    齐剑星神色错愕和不可置信起来,眼睁睁地看着血红的匕首切过自己的长剑

    咔嚓一声,长剑直接断开

    当初在开元境的时候,杨开就能用阳液凝成的武器毁去一件凡级防御秘宝,现在实力到了离合境,元气加精纯浓郁,齐剑星手上的长剑只是精钢锻造的利器,连秘宝都不算,哪里承受得住这样一斩?

    杨开等这个机会等了许久,匕首穿花似地舞动

    一声声轻响传来,齐剑星手上的长剑断裂成好几截,若不是他退的快,连握剑的手都要被斩下

    “你……”齐剑星眼眸颤抖,震惊万分地望着杨开,他之前出剑相当灵动,根本不会用长剑与杨开正面相碰,所以也无需担心武器损坏,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防御用的盾牌居然还可以变化

    一时不察,武器瞬间被毁

    没了长剑的九星剑派弟子,实力注定要打个折扣

    “现在轮到我了”杨开深吸一口气,一改刚才狼狈的表情和虚弱的神色,双眸中精光四溢,战意无穷,睥睨着齐剑星

    后者恍然醒悟,刚才对方只不过是在演戏罢了,包括此前被自己粉碎掉的那一面盾牌,都是他故意为之,好麻痹自己,减轻自己的提防,隐忍这么久,只为废掉自己的长剑

    好深沉的心机,好犀利的手段齐剑星头一次正视起杨开来

    但他依然不惧,将手上的剑柄丢弃,傲然道:“就算没有武器又如何?你同样不是我的对手”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