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二十八章 局势
    杨开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都是此前在湖边曾经见过的。

    万花宫的那四个少女赫然就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问心宫,水月堂,九星剑派,烈火教,飞羽阁……

    各门各派的弟子齐聚此处,总人数大概在三十多人,皆都是这些势力的翘楚一辈。

    只不过此刻这些人的状态看上去都不是很好,真元消耗巨大,而且很多人身上都有些轻重不一的伤势。

    刚刚激战完一场,这三十多人大部分都赶紧打坐调息,只有一个人正在战场中穿梭,收拾那些妖兽死后留下的血珠。

    一道目光朝杨开撇来,顺着这目光回望,杨开见到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正神色冷冽地望着自己。

    这青年身形健壮,卓尔不群,一身衣衫虽多有破损,却依然周整,没有丝毫褶皱,他的身上多有血迹,更为他平添一份峥嵘和冷酷,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锐气凌霄。

    对望片刻,这青年淡淡地收回目光,与刚才那个在战场中穿梭收集血珠的人交谈起来,并将其收集到的血珠拿在手上。

    陈学和舒小语走了过来,两人面上都露出一片劫后余生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杨开皱眉问道,他实在是看不明白眼下这局势到底是如何展的。各大势力的年轻一辈来到此处异地历练,彼此本就是对敌和竞争的关系。若非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和变故,就算不会互相为敌,也不至于联合到一起。

    “说来话长!”陈学咬了咬牙,招呼杨开坐下。

    杨开见他受伤不轻。鲜血直流,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瓶子,从中倒出几粒丹药递了过去。

    “疗伤丹……”舒小语眼前一亮。

    陈学赶紧给她打了个眼神,悄声道:“杨兄,赶紧收起来!”

    杨开眉头皱的更厉害许多,虽不明原因。却也悄悄地将瓶子塞进怀中,将倒出来的丹药放到陈学的手上。

    心中万分不解,不就是几粒疗伤丹么?舒小语怎地如此大惊小怪?会进来历练的年轻弟子,肯定都会备用几瓶携带在身,以防不时之需。

    自己的乾坤袋内放了十几瓶丹药。都是师公凌太虚之前准备的,不过一直没有用上。

    舒小语扭头四顾,又吐了吐香舌,一脸的不好意思。

    “陈师兄,你们怎么会聚集在一起的?”杨开轻声问。这是他最大的不解。

    “逼不得已!”陈学苦笑不迭。

    “有人威胁你?”杨开面色一冷。

    “这倒不是。”陈学连连摇头。“我们聚集在一块,都是出于自愿,也是出于自保,因为不汇聚到一块的话,在此地根本无法生存。”

    “难道说这里出现了什么危险,让你们不得不联手?”杨开惊疑问。

    “恩。”陈学点了点头。

    “是人还是妖兽?”

    “有人。也有妖兽。”陈学喟然长叹,抬眼问道:“你还记得当初在湖畔边。有一个宗门的人穿着打扮和样貌与我们大汉的武者有些许不同之处么?”

    杨开怎会不记得,对那一群人他可是记忆深刻。当下颔道:“那是天狼国的武者。”

    陈学愕然地看着他:“杨兄竟然知道他们的出身!我们也是付出了好大的代价,才打探到那一群人并非是我大汉的武者。”

    “师公之前告诉我的。”

    陈学震惊不已,一脸佩服:“凌前辈果然见多识广。”

    “跟那几个天狼国的武者有什么关系?他们确实很强,可总不过只有四人,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么?”杨开迷惘,不禁皱了皱眉头。

    “若只是他们四个人,我们怕个球啊!天狼国的武者敢来我大汉放肆,简直是自寻死路,我们这里随便拉几个人出去,也能把他们给灭了。”陈学愤愤不已,说罢又苦笑一声,“可他们不只有四个人啊,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修炼了什么样诡异的功法,竟能奴役妖兽为其而战!他们四个人,每一个人手下都有百来只妖兽,这让我们如何打?”

    杨开听的面皮一跳,骇然道:“之前你们被妖兽包围,还有刚才那一群妖兽,都是天狼国武者驱使过来的?”

    “不错。”陈学沉重地点了点头,“大汉上百个宗门势力的弟子进入这处异地历练,却不想天狼国那一群人早有准备。最开始的一两个月,那一群贼子还没什么动静,任由我们大汉的武者在此地猎杀妖兽和互相残杀,但两个月一过,等他们奴役了相当数量的妖兽之后,立马便对我大汉各大小势力的弟子难。许多人根本未曾防备,便被那些妖兽猎杀了。而天狼国那几个人,甚至根本无需出手,便将我们的武者吃的死死的。”

    杨开惊愕万分,心头久久无法平静。

    不过心中的一个疑惑也就此解开。怪不得之前见到的两群妖兽都种类不一,各种各样的都有,原来是有人奴役!

    “这几个月打下来,天狼国那几个人手下的妖兽是越来越多,根本杀之不尽,反倒是我大汉的武者,越来越少。之前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有五十个人,现在已经死了十几个了,除此之外的那些人,我估计都已经不在人世。”

    也就是说,现在在异地中存活的,只有天狼国那四个武者,和此地的三十多人了。

    杨开深吸一口气,也有些失神。当日进来的人足有两三百之多,大半年时间下来,竟只剩十分之一。死掉的那些也都是各大小势力的精英啊,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说着说着,陈学懊恼万分,脸上一片通红:“这次可真是丢人丢大了,传扬出去这里所有人的宗门恐怕都颜面跌尽……”

    大汉这么多宗门的年轻翘楚,齐聚一堂,却被远来的天狼国力压群雄,独占鳌头。这事要是真的传出去,只会沦为世人的笑柄,也难怪他会脸红。

    “师兄,又不是你的错!”舒小语轻声安慰道,“不是我们不够厉害,是那群人太奸诈,准备的太周全了。”

    “哎。”陈学意兴阑珊,垂头丧气道:“我现在只希望这鬼地方快点关闭,然后我们能出去就好了。”

    杨开皱眉沉思,突然开口问道:“你们现在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听谁号施令呢?”

    大家都是精英,在各自的势力里肯定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样的人个个都桀骜不驯,傲气凛然,自视甚高,没有一个能力压众人的统领,肯定也只是一盘散沙。

    陈学朝一旁努了努嘴道:“那个,九星剑派的武乘仪,真元境七层高手,在此地历练的诸人当中,他的实力最强,暂时大家都听他的。”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杨开撇了一眼,赫然现正是此前与他对视的那个青年。

    怪不得给人一种出鞘的利剑般的感觉,原来此是九星剑派的精英。杨开暗暗点头。

    九星剑派,门下弟子以修炼剑技为主,也是大名鼎鼎的宗门,在大汉境内享有盛誉。

    世人称九星剑派为中都八大家下第一势力!也就是仅次于中都八大家的宗门,由此可见九星剑派的强大。

    武乘仪本身实力高强,出身又不凡,由这样的人物临时担当个话事人倒真是没得说,除他之外,这群武者当中怕是没有人能够服众了。

    杨开暗暗点头,道:“此人的气质和神色倒颇有一副领袖的风范,看样子九星剑派没在他身上少下功夫。”

    舒小语听了在一旁猛撇嘴,悄声道:“那家伙高傲着呢,一直把我们当手下使唤。而且击杀妖兽之后获得的血珠,全都得经由他的手往下放。也不知自己贪了多少。”

    陈学瞪了舒小语一眼:“别乱说话,要不是他牵头搭线,我们恐怕也聚集不到一块,早就被天狼国的人逐个击破了。他实力最强,出力最多,多拿点好处也是应该的。更何况,现在这里的妖兽有八成都被天狼国的人奴役了,我们本就得不到多少血珠。他愿意拿就拿去,我只希望咱们能平安出去,其他的不做多想。”

    舒小语不服气道:“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他根本不把其他人的性命当回事呀,我们这一次不就是被派出去牵制十几只妖兽,要不是杨弟弟过来相救,师兄你就……”

    想起刚才的危险,舒小语泫然欲泣,眼圈儿都红了。

    “你哭什么啊,叫杨兄看了笑话,我们不是有惊无险么?”陈学一边安慰一边冲杨开歉然一笑。

    杨开皱了皱眉头道:“你们陷入妖兽包围,是被他派出去的缘故?”

    陈学苦笑一声:“轮流来的,这次是我师兄妹运气不好,多遇到了几只,险些没能生还。”

    轻叹一口气,杨开也能体会到陈学的无奈,现在这局势,纵然他对武乘仪有所不满,也只能隐忍下去,脱离这个大队伍,以他和舒小语两人的实力,只怕会死的更快。

    心思再一转,他也总算明白刚才自己拿出疗伤丹的时候,舒小语为什么那么惊喜了。

    这几个月来,一群人肯定遭遇了无数次战斗,虽然每人都有备用的丹药,但肯定早就已经用光了,此刻又没有什么奇花异草,自己拿出来的疗伤丹就显得弥足珍贵了。(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