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一十三章 梦无涯的强大(四更)
    ---------..

    轻轻地求几张月票待到杨开离去,凌太虚的神色才渐渐凝重起来。

    杨开身上的暴戾气息虽然于他本身无碍,但凌太虚却不得不考虑到了更深远的层次。

    想了许久,凌太虚才一声长叹:“难道这小子要以杀证武道?”

    那种让他都心悸不安的血腥暴戾气息已经深入到了杨开的骨髓中,日后想要窥探武道真谛,唯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将这一身气息泯灭消除,换修另外一种平和的功法。

    但杨开先天不足,好不容易有了今日的成就,万一换了功法又沦为平凡之资,他如何能承受?

    永远的站在最底层看不到高处也就罢了。可一旦人站到了高处,又突然被打落到最底层,这种打击没人能承受得住。

    不能换修功法,那只有让那血腥暴戾的气息发挥到极致,随着他的实力增长而变强。如此才能一窥武道奥秘。

    一个是破而后立,不破不立,一个是以杀入道,前途多舛,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神魂俱灭的下场,古往今来,以杀证武道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

    因为以杀证道之人,敌人永远比朋友要多,更有可能会在杀戮中迷失本性,走火入魔。

    他一个孩子,能坚持下来么?

    从掌门那离开,杨开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取出夏凝裳给自己炼制出来的丹药,吞服丹药来增进实力。

    尘封已久的香炉也再次被拿了出来,燃起异香压制真阳诀的运转速度。

    接连十多天,杨开一直都在洞府内闭关,一来是吞服丹药,二来则是温养自己才炼化的两件秘宝,修罗剑在与白云风一战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千蕊血海棠虽然没有动用,但既然同为海外一等宗门的镇派秘宝,千蕊血海棠的威力肯定不会太差。

    每一日日出东方,紫气东来之时,杨开都会习练一遍傲骨金身诀,现在实力增长,身体素质增强起来,习练傲骨金身诀的进度也是大大的增加,差不多已到了三分之一的进程,但越往后习练越是艰难,每一次招式展开,一身骨头都如抄豆子一般密集地爆响。

    洞府内幽宁静谧,确实是个闭关的好地方,夏凝裳这个小师姐也会时不时地跑过来,带些好吃的东西与杨开分享。闲暇无聊时,两人也会说说话。

    偶尔有时候,夏凝裳会在石床上小睡一会,每当这个时候,无论杨开怎么唤她也是唤不醒的。

    这一日,杨开正在修炼中,耳畔边却突然传来了掌门的声音:“你会杀人么?”

    声音蓦然出现,杨开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从原地窜了起来,待回味出是凌太虚的声音之后,这才明白虚惊一场。

    “师公!”杨开左右打量,没发现凌太虚的身影,倒是敏锐地察觉到一道神识在自己身边游离。

    凌太虚又开口问了一声。

    杨开这才答道:“会!”

    “什么样的人该杀?”

    杨开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道:“对我图谋不轨者,杀之,对我亲朋不利者,杀之,阻我修行者,杀之,夺我宝物者,杀之!人不惹我,我不杀人!”

    也不知道凌太虚是不是听到了,杨开回答完之后过了许久都没有声音再传来。

    直到半日之后,凌太虚才开口道:“你准备一番,半个月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是!”杨开没有多问,但隐隐也猜到了凌太虚仿佛是有了什么打算,而且还是个比较难以抉择的打算,否则在自己回答完那个问题之后,不会沉默那么久。

    想了片刻,杨开没去深究。

    凌太虚是自己的师公,而且实力高深,若真对自己不利早就动手了只有半个月时间,不长不短,杨开越发用心地修炼和吞服丹药了。

    时间匆匆,半月一晃而过,这半个月来,苏颜有一天夜晚来了一次,两人翻云覆雨,激战良久,雨露滋润之后用心双修。

    双修的好处杨开现在已经很明显地体会到了,〖体〗内元气越来越精纯,未到真元境,却不逊于一般的真元境武者〖体〗内的真元,否则那一日与白云风大战的时候,自己的掌刀根本破不开他的天罗网。

    无论是杨开还是苏颜,都食髓知味,双修勤勉,虽然次数不多,但质量却高的吓人。

    半个月后,杨开也已将夏凝裳炼制出来的丹药全部吞服,不但如此,在困龙涧这里打坐修炼,丹田内也积攒了一些阳液,本身实力更是已突破到了离合境三层的程度。

    夜间,杨开在洞口处打坐,半空中传来一阵衣袂猎猎的声响,旋即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窜进自己的洞府。

    “师公!”杨开站起来行礼,看了看另外一人,疑惑道:“梦掌柜?”

    “嘿嘿嘿!”梦无涯笑得很有节奏,一张老脸都挤成了一团。

    杨开皱了皱眉头,不知梦无涯在开心什么。

    蓦然间,梦无涯的笑容收敛,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杨开,旋即眼中精光闪烁,一掌拍在杨开的肩头上,另一掌印在他的丹田处,沉声怒喝道:“给老夫滚出来!”

    凌太虚诧异地朝梦无涯望去,显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冲杨开下手,但因为没察觉到梦无涯的杀机,也并未阻止。

    杨开闷哼一声,浑身动弹不动,离合境三层在梦无涯这等老怪面前,犹如婴儿一般不堪一击。

    庞大的吸力传来,杨开听到了地魔的惊呼和挣扎。

    在白天的时候,杨开就已经将地魔给招了回来,却没即便他躲藏在自己身〖体〗内,也依然没逃过梦无涯的法眼。

    掌门凌太虚都没能窥探到的秘密,在梦无涯面前却根本无法隐藏,两人实力高下,一眼可辨。

    梦无涯单手成爪,如龙吸水,狠狠往外一扯,一道黑气便不由自主地被他拉扯了出来,正是裹着破魂锥的地魔。

    察觉到梦无涯的杀机,地魔惊恐地大叫着,黑气翻涌不定,幻化出一张狰狞的人脸模样,却始终摆脱不掉梦无涯的束缚。

    凌太虚勃然变色。

    “梦掌柜手下留情!”杨开赶紧出声,生怕梦老头把地魔给灭杀当场。

    梦无涯看了看杨开,沉声道:“你可知这是什么?”

    “魔头的神魂!”杨开点了点头。

    “你知道还敢把让他进入〖体〗内!不怕被他吞了?”梦无涯愕然,本以为是杨开少年不懂事,误遭此魔神魂的暗算,却不想他比谁都清楚。

    “他吞不掉我的。”杨开苦笑一声“地魔已认我为主,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

    “认你为主?”这下梦无涯也震惊不已,他虽然将地魔的神魂给扯了出来,可也依然能感觉到此人生前的强大,现在不过是太虚弱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罢了,若是他能恢复过来,整个凌霄阁都不够他一招灭“如何认主的?”事关重大,梦无涯也不得不谨慎确认。

    杨开赶紧将认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罢,梦无涯神色变换起来,微微点头:“不错,如此一来,他确实在你掌控之下,倒不虞担心他会害了你。”

    “快放了我,老夫对少主一片忠心,此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你凭什么把老夫抓在手上,你这小东西,若老夫在全盛时期,你又岂能如此放肆!”地魔好歹是个万年老魔,刚才吓得半死,现在察觉没有危险立马又嘴硬起来。

    梦无涯阴邪地打量着他,嘿嘿冷笑:“若老夫在全盛时期,你又岂能如此放肆?”

    与地魔刚才说的话一模一样,一字不差,但细细品味,其中的深意却是大不相同。

    地魔惊愕,旋即失声道:“你……原来你……”

    梦无涯冷哼一声,松开束缚,地魔仿佛耗子见到猫似的,赶紧裹着一团黑气冲进杨开〖体〗内,再也不敢露头了。

    吓坏了,他么的老夫躲的这么深,居然也没瞒过这老匹夫的查探,这老匹夫根本不象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整个过程凌太虚一直没有出声,此刻才开口道:“魔头不可轻信,定要小心提防。”

    “弟子有分寸的。”杨开点点头。

    “准备好了吧?”

    “恩。”

    前些日子已经跟苏颜和夏凝裳都打过招呼了,现在也没什么要准备的。

    “那就走吧。”凌太虚大手一探,将杨开抓了过来,然后飞身窜出洞府,一头朝下方栽去,梦无涯紧随其后。

    风声呼啸,底下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困龙涧,杨开眯眼朝下打量,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师公说要带自己去的地方,难道是困龙涧深处不成?不对,当初他可是说过,底下危机重重,即便是他也不敢贸然深入,不可能还会带自己去犯险。

    坠落几百丈,凌太虚突然又折了个方向,朝一旁飞去。

    再飞片刻,总算是停了下来。

    黑夜中,凌太虚和梦无涯凌立半空,盯着前方的石壁。

    “就是这里?”梦无涯出声询问。

    “恩。”凌太虚点了点头:“你我一同出手,往内灌入真元既可。”

    “好!”

    “这次有劳你了。”

    “你我客气什么?太见外了。”梦无涯嘴巴裂到了耳后根,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只要能把杨开这小子送走,别说耗费区区真元,让老夫喊他亲爹都成。所以当梦无涯听凌太虚说要他出手相助送杨开去一个地方的时候,梦老头当机立断毫不迟疑一口答应了下来。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