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二百零六章 杜鹃鸟杨家(第一更)
    杨姓!很普通寻常的一个姓氏,上至达官显贵,武者世家,下至平民百姓,街头乞儿,天底下有无数人姓杨。

    但,普天之下唯有一家姓杨之人,会让董轻寒特意点出。

    那就是中都八大家中的杨氏家族!那个行事乖张,不可以常理理喻的杨氏,也是八大家中排名第一的顶尖家族!

    董家在这天下也算是一等一的势力,但与中都八大家还是有些差距的,更何况是实力最雄厚的一个?

    若说是其他大家族的公子会跑到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隐姓埋名当个普通弟子,风云双卫可能还不怎么会相信。那些公子哪一个不是皮娇肉嫩,享尽荣华富贵,从出生开始便一直顺风顺水,要什么有什么。

    但若说这个少年是杨家的人,风云双卫深信不疑。

    因为杨家培养弟子的方式就是这么古怪,每一代嫡系弟子,也都是这么成长过来的。在一些合适的时候,所有嫡传弟子都会被遣散,各自寻觅机缘去修炼,待到一定时候再召回。

    这种培养方式很危险,因为这些嫡系弟子在外修炼的时候,根本无法借用家族的势力和资源,一旦与人有什么冲突说不定就会被斩杀,其实这种事也发生过很多次,被遣散出去的杨家弟子还未长成就早早夭折。

    有弊端,也有好处。

    这样的培养方式让每一个杨家嫡传弟子都变得独立坚强。洗尽他们对家族的依赖。多年在外打拼,让他们知道世上唯有一个人可以信任,那便是自己!

    所以杨家的嫡系弟子,鲜少有那些公子哥的浮夸和纨绔,他们个个冷厉如刀,手段强横。

    而且,杨家借助这样的培养方式,也大肆收集了无数宗门的功法武技,填充自己家族的储藏。要说天底下哪一家储藏的功法武技最多,无疑就是杨家。

    世间有一种鸟儿。叫杜鹃。

    杜鹃鸟会将自己的卵产在别的鸟窝中,让别的鸟儿替它孵化,养育,小鸟儿也及其凶残。不仅贪食,还会将同巢养父母所生的小鸟排挤出鸟巢摔死,独享养父母的恩宠。

    杜鹃鸟的名声不好,正如杨家在外头的名声,因为两者的做法,并无太大的不同。

    每到杨家嫡系弟子快要被遣散之时,天下各大宗门,各大势力都避杨如避猛虎。生怕不小心收个杨家弟子,养大了之后又扑闪翅膀飞掉。

    杨家这种借窝养仔的做法,惹闹了不少势力。但奈何杨家身为八大家之首,腿粗胳膊长,纵然那些势力有怨言,也不敢找杨家的麻烦。

    据说百年前,有一个杨家弟子进入了一个叫汇天门的一等宗门中,这个杨家弟子天资出众,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汇天门的掌门和长老们对其也是甚是喜爱,自然大力培养,甚至商议将其列为接班人,种种不传之秘更是毫无保留地对其敞开。

    此子果然天纵之资。没用几年便尽学汇天门的各种武技功法,熟稔于心,让师长们大为欣慰。

    但,十年之后,这个耗费汇天门无数资源。被掌门和长老们寄以无上期望的弟子,竟在某一天夜间离开了宗门。

    直到那时候。汇天门的人才知晓这个弟子竟是杨家的人!

    汇天门的掌门和长老们齐齐吐血!险些没大病一场。浪费十年时间教导一个白眼狼也就罢了,可汇天门的许多不传之秘居然也被他给学走了,变成了杨家的东西,这如何让人不郁闷?

    汇天门的人跑到杨家来闹事,也只是得了些赔偿而已。

    正是因为这一桩惨事,天下宗门势力才万分警惕杨家的弟子。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啊,万一耗费十几年光阴,把杨家人培养起来,他又跑了,那不是重蹈汇天门的覆辙,轮为天下人的笑料。

    但无论怎么防备,杨开嫡传弟子该出去历练还是得出去,在他们未被遣散之前,这些嫡传弟子都是被雪藏着的,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很少有人见过他们。

    所以,杨家人防不胜防!

    风云双卫心思急转间,越发肯定了杨开的身份,因为就在差不多四年前,杨家确实遣散了当代的嫡传弟子。

    这么说来,眼前这个就是杨家最小的那位公子了?不是说他并不适合修炼么?怎么已到了离合之境?这实力虽然算不得多高,但也不是太差。

    不过自家公子能够认识他,风云双卫倒不意外,因为董家与杨家在上一代有过一次联姻,公子的亲姑姑便嫁给了杨家杨四爷为妻,公子小时候也去过杨家几次,两人之前肯定是见过面的。

    “进来说。”董轻寒的眼中有些恨铁不成钢,也有一丝意外和惊喜,冲杨开一扭头道。

    杨开微微点头。

    两人走进屋内,木屋依旧是那么简朴,不过多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酒水和菜食。

    “坐!”董轻寒言简意赅。

    “你这是在等我?”杨开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一桌酒菜。

    董轻寒眼中闪过浓浓的异色,微微点头:“在外几年,看样子你成长不少,杨家培养弟子的方式,果然有些门道!”

    “人总要成长的。”杨开提起酒壶,给他倒了一杯,自己再满上。

    “以前你见到我跟耗子见到猫一样,怎么现在不怕了?居然还敢打我。”董轻寒直到现在依然感觉嘴中有血腥味,杨开那一拳下手可够重的。

    “打你怎么了?小时候被你欺负多少次,现在总该讨还回来了。”杨开嗤笑一声。眼前这位表兄相当不满自己杨家。每次到杨家来做客都要修理自己一顿,可怜自己那时候根本未曾习武,他又长自己几岁,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每次都被教训的鼻青脸肿。

    想起这些杨开就恨的牙痒痒,只觉得刚才下手太轻了。

    “小时候……”董轻寒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口喝干了酒水,将酒杯推到杨开面前,示意再满上。

    表弟为表兄斟酒,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两人连喝了好几杯。这才互相看了一眼,皆都一声长叹。虽然小时候关系不太好,但杨开知道这位表兄只是恨铁不成钢而已,因为那时候自己根本不愿习武。他就想用拳头逼迫自己。

    总得来说,董轻寒给杨开留下不少童年阴影,却也是出于好意,只不过方式有些过激。

    “没想到你会跑到这种地方来!”董轻寒轻笑一声,“来到这地方,听到你的名字,我还真不敢相信,几经打探,才确定就是你本人。”

    “我爹让我来的。”

    “哦?姑父难道当年也是在这里历练的?”董轻寒有些意外。

    “不太清楚,他没说。只让我来这个地方。”杨开这些日子也疑惑不已,始终想不明白其中的深意。

    “我爹娘怎样?”沉默一会,杨开抬头问道。

    董轻寒看了他一眼:“姑姑很想念你,人都瘦了一圈。”

    杨开神色一黯,自己离开杨家的时候还只是个普通人,这几年没有回去,爹娘肯定很担心。

    “而且……姑姑还被你们杨家关了一次紧闭,足足半年,姑父更被杖责三十。”

    “啪”地一声,杨开手上的酒杯粉碎了。脸色阴霾到了极点,眉宇间一阵凶煞之气:“怎么回事?”

    董轻寒冷笑一声:“因为姑姑想念你,就想偷偷地跑出来看看你过的如何。然后被你们杨家那几个老不死的发现了,你也知道杨家的家规,嫡系弟子在外历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探望,违者必有重罚!若非姑父以身相替。那三十大板打的可就是我姑姑了。”

    三十大板,这可不是普通的三十大板!杨家刑堂有一件特质的秘宝,以元气催动,专门用来打人板子的。即便是真元境高手吃几板,也得在床上躺几天。

    这三十大板打下去,杨四爷估计得躺好几个月。

    杨开深吸一口气,平息下翻滚的气血,抓起董轻寒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那些老不死的,早晚会付出代价!”杨开声音冰冷。

    当年自己不适合修炼,更不想修炼,身为一个普通人,却还是被那些老不死的赶出了杨家,逼着自己与那些兄长们一起历练。

    十二岁的少年,还只是个普通人,千里迢迢来到凌霄阁,这其中遭遇了的苦楚,又如何为外人道?

    “我不喜欢你们杨家,也不喜欢你们杨家人,你们杨家太冷酷无情。”董轻寒撇了撇嘴。

    杨家培养弟子的方式很特别,虽然能磨练一个人,但正因为是这种方式磨练出来的,所以杨家人之间的亲情很淡。为绵延杨家之威,他们可以牺牲任何一个可牺牲之人。

    “杨家弟子在外历练,需满十年才可回去。现在才不到四年时间,姑姑还要等六年才能再见到你,不知她是否等的起……”董轻寒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凉。

    “你这次回去,替我跟爹娘带个口信,就说我一切安好,让他们放心。”

    “我会的。”董轻寒微微点头,“那可是我亲姑姑!”

    沉重的话题渐渐揭过,两人都不想多谈。

    “你这次来凌霄阁,也是为了传承洞天的事?”杨开问道。

    “当然了,要不然我跑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干什么?”董轻寒一阵猛撇嘴,话锋一转:“不过你们这个宗门还真有几个天才,尤其是那个叫苏颜的姑娘,据说不但实力高深,而且长的也是倾城绝色,美艳如冰,可惜一直无缘得见芳容。”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