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零二章 祭拜夫人
    无奈之下搬出云霞宗,苗化成也只是希望杨开有所忌惮,就此收手,自己还可能留下一条性命。

    但对方显然并未将云霞宗放在眼里,瞬息间便来到自己面前,看似平淡的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处,轻飘飘地又退了回去,眼眸中一片冷酷无情。

    心脏仿佛被一只滚烫的大手攥住了,一阵剧烈的收缩,旋即又凶猛膨胀。

    哇地一声,苗化成呕血不止,一身的肌肤都变得通红,如被开水烫过一遍。虽然未死,却也身受重创。

    地魔趁其不备,痛下杀手,破魂锥冲进苗化成体内,给了他致命一击。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跑到苗家来大开杀戒……

    苗化成临死之前,还在一门心思地思索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招惹过这个年轻人,却始终不得要领。不得不说,如此糊里糊涂的被人击杀,苗化成有些死不瞑目。

    海城上空风云际会,庞大的天地能量在杨开身边疯狂汇聚。

    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又可接受天地能量的洗礼了。

    杨开展开身法,迅速离开苗家,很快便出现在大海边。

    这一夜,狂风呼啸,海浪阵阵,海城无数武者惊恐地朝海边望去,他们知道那是一个人刚刚突破,引起的天地异象,但这等庞大可怖的异象却让他们连靠近都不敢,只能远远地看着,面带膜拜和羡慕之情。

    这人,定是一个高手!极有可能是由真元境突破到神游境,否则哪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海城的武者整体实力不高,自然不敢去捋神游境高手的虎须。

    但谁也想不到,这样的异象,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由气动境突破到离合境的洗礼罢了。若叫他们知道,只怕会惊掉一地的下巴。

    疯狂的动静整整持续了大半夜才渐渐停歇,狂风暴雨过后,有人隐约看到一团火光自海边飞出。前往大海深处。

    透过那火光,依稀可见一双宛若翅膀似的东西。不过即便有人看到,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当是眼花了产生幻觉。

    黎明,云霞岛。

    杨开来到右半岛处,站在当初与姜家夫人分别的山峰上,举目望去。

    整个云霞现在一片惨淡,即便是在右半岛上。也几乎可以嗅到空气中流淌的血腥味。入目所及,满地的尸体横呈,处处皆是大战留下的痕迹和一滩滩暗红还未干涸的鲜血。房屋倒塌,断壁残垣。

    天空中飞鸟掠过,大地一片呻吟。

    云霞满门被屠!

    杨开的面前。有一具枯骨,枯骨的身上,穿的是一件破烂的青白色衣裙,正是当日姜家夫人穿的那一件。

    枯骨静静地端坐在这山峰上,如不朽的礁石。

    杨开几乎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一日自己与姜家夫人分别之后,她便一直坐在这里没动过,只是把目光投向海城苗家的方向。

    微风拂来,吹动了姜家夫人的秀发。她的双眸一片灰暗,犹如被乌云遮蔽住的天空,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

    她就这么看着,直到生命的终结也未闭上眼睛。

    直到昨夜,她看到了苗家的覆灭,看到了苗化成死在杨开手上。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恩怨已了!恶人终有恶报。

    杨开取出一壶酒,在夫人面前祭拜了一番,伸出手去,想将她的骸骨葬下,可他的手才触碰到这具枯骨。她竟突然崩散,摔落在地。化成一滩齑粉。

    平地里起了一股狂风,风吹着这摊齑粉,洋洋洒洒,飞过云霞右半岛,撒落在大海之上,了无音踪。

    杨开双眼微眯,面上有些悲怆,有些凄凉。

    当日,他很想将姜家夫人带走。但,夫人不愿,她的心已死,活着只会饱受折磨,终生凄苦。追随亡夫,亡女而去,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杨开顺了她的意,现在回想,却不知自己当日的做法是否正确。

    感受到杨开心中的凄凉,地魔憋了半晌才开口安慰道:“少主,你不是这位夫人,又怎知死亡对她来说不是一种解脱呢?”

    杨开没出声,过了许久才转身,展开阳炎之翼,朝海边飞去。

    或许,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但对自己来说,却有一丝遗憾。

    接下来的两日时间,杨开取出不少从隐岛搜集过来的奇花异草,在海城中与人换取阳属性的东西,将之炼化成阳液储存到丹田内。

    两日后的夜晚,杨开提着两个大包裹,一路向北飞去。

    就在杨开离去海城不久之后,海外各大岛屿,各大势力全都接到一个让他们震惊而又兴奋的消息。

    太一门:“什么?古云岛找回了化生破月功?消息可属实?”

    修罗门:“什么?古云岛找回了化生破月功?可有我镇派之宝修罗剑的消息?”

    落花教:“化生破月功被找回来了?那千蕊血海棠呢?这可是我教的根基啊,当年与化生破月功一起丢失的!”

    赤练宗:“去古云岛,打探我宗宗主信物的下落。”

    云龙岛:……

    十几家大势力,在听闻古云岛的无上功法被寻回之后,顿时无法淡定了,大家的东西都是一起丢的,没道理你古云岛找回来了,我们的却毫无消息,一时间风起云涌,各大岛屿上的高手们齐齐出动。

    古云岛在一天之内人满为患,来者皆是海外大势力的高手们,古风和古云岛上的长老们应酬的疲惫不堪。

    将找回化生破月功的事情详细道来,这十几家势力又匆忙赶往云霞宗。

    可怜云霞不过是个三流势力,只因为一本化生破月功被灭满门也就罢了,可那十几家势力随后竟又将云霞岛犁了一遍又一遍,企图寻回自己宗门三百年前丢失的东西。

    但那些东西早已被杨开带走了,他们又哪里能找得到?找不到自然会发火,发火就要出手打人,没人可打就攻击岛屿。

    不到三天的时间,整个云霞岛消失在了世人的视野中,彻底被轰碎。

    杨开自然不知在自己走后云霞还惨遭如此厄运,此刻的他,已经快要接近凌霄阁了。

    在海城中积攒了不少阳液,让他能够很快地飞回宗门。

    特意寻了个夜晚,在距离凌霄阁只有五十里的地方,杨开降落下来,展开步法继续前进。

    一个时辰后,望着阔别近半年时间的凌霄阁,杨开微微一笑,因为姜家遗孀一事而有些郁结的心情总算好转起来。

    他对宗门没有归属感,但他却知道在这里,有一个可以陪伴自己一生的女子正在等待着自己。

    背着两大包东西,偷偷摸摸地进了宗门,才刚踏足,杨开便眉头一皱。

    “少主……”地魔悄悄喊了一声。

    “不管!”杨开的眼睛眯起了起来,他刚才分明察觉到有好些道神识在自己身上一扫而过。

    换做以前,杨开也不可能感觉到这些,毕竟能用神识查探自己的人,实力至少也到了神游境,比自己高出好几个大境界。

    但自从收了五彩温神莲之后,杨开的感觉异常敏锐,这些神识覆盖过来他便已经有所察觉。

    很陌生的神识,绝不是凌霄阁的长老们。

    所幸这些神识只是查探,并无恶意,一扫而过,便没再关注杨开。但这个发现却让他心中一突。

    凌霄阁为什么突然多了这么多高手?心中隐隐有些猜测,不由一阵叹息,看样子,现在的宗门并不安宁。

    几乎就是在杨开回到凌霄阁的一瞬间,一栋小阁楼内,正在闭关的苏颜就猛地睁开了眼睛。

    “回来了么?”苏颜轻声呢喃着,轻抿着红唇,脸上不由自主地浮起一抹红晕,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声音,正在呼唤着自己,让自己朝那个人的方向靠近过去,这种呼唤撩人心神,让苏颜有些心慌意乱,再也无法静心打坐。

    真是克星啊!他不在的这段日子,自己虽然有些时候很难熬,但冰心诀运转起来,也能让心情平复下去,并且借助这种考验和抵抗,心境也在迅速提升。

    可当知道他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冰心诀就仿佛彻底失去了作用,连平心静气都无法做到。

    想了片刻,苏颜没再坚持,而是站起身来,推开房门,裹着一身寒意和出尘,身子化为一道洁白无暇的长影,迅速朝困龙涧接近过去。

    困龙涧旁,杨开回头望了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地魔,自己玩去吧。”杨开随手就把地魔和破魂锥给扔了出去。

    “哎……咳咳……”地魔一阵无语,心想老夫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少主怎么这般打发我?

    但困龙涧下的邪魔之气对地魔有着很大的吸引,他也没迟疑,直接就冲了下去。

    站在困龙涧边静待了片刻功夫,一道洁白身影便迅速接近过来,身影一顿,在距离杨开三丈左右的地方停住。

    四目相对,皆都含情脉脉。

    杨开的目中一片思念,苏颜的剪水双瞳内满满的温柔。

    静静地互相看着,打量彼此在这几个月时间的变化。

    他强了许多,也壮了一些,但那眼中却有了一丝掩藏不住的沧桑和黯然神伤,这种饱经风霜的沧桑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纪的人身上,却平白让他增加了一丝成熟稳重。看着这一丝淡淡的沧桑,苏颜的芳心隐隐一痛。

    她知道,这几个月在外,杨开定是遇到了不少事。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