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夫妻本是同林鸟(第一更)
    ---------..

    恩,早早的起来了,神清气爽。

    今天如果不停电的话,会有五更,小莫已开足了马力,冲冲冲离开云霞岛半个月后,大船仿佛迷失了方向,俞修平急的嘴角都起了燎泡,他掌管龟壳,负责带人去那隐岛,可以说一船人的性命都拿捏在他手上,任重道远,但是现在他竟找不到正确的行进路线了。

    心情急躁,他也无法再象之前那样平心静气地对待苗林。杨开时常看到他在甲板上对苗林大吼大叫,逼问苗林所掌握的信息。苗林自然不敢有所隐瞒,将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

    海中妖兽的袭击也越来越频繁猛烈,云霞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已三番两次地参与战斗,若非有他们出手,这只大船恐怕早就被妖兽们撞成碎片了。

    即便如此,云霞宗也是损失惨重,带过来的五十弟子死掉十几个,那七十多个普通人此刻也只剩下一半而已,另外的一半全都在危机关头被云霞宗抛下大海吸引妖兽的注意力。

    在这船上,只要生病,就等于被抛弃。

    杨开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心狠手辣,面对那些毫无反抗之力的普通人,在他们不断哭喊哀求的时候,云霞宗的武者象丢牲口一般,将他们丢进海中妖兽的利齿下,为的只是拖延一点点时间。

    人命在这里,轻贱如草芥。

    剩下的普通人每日都活的提心吊胆,惶惶不安。

    又过了三日,船上的人员越发稀少。可大船仿佛是在一片海域中打着转,始终找不到隐岛的正确方位。

    苗林被愤怒的俞修平扇了几个巴掌,打的他满嘴血污,却不敢有丝毫怨言。

    这一日,当夜色离去,日升东方之际,正在船舱底下休息的杨开突然听到甲板上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隐岛,隐岛!”

    这喊声透着一股绝境逢生的喜悦和振奋,几乎是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蹬蹬蹬……

    云霞宗的所有武者都行动起来,急急朝甲板上奔去,那些普通人也是如此,杨开随着人群登上甲板,抬眼看去,不禁神色一振。

    在初生的骄阳下,大船前方几百丈之处,有一片虚幻飘渺的景色悬浮在半空中。

    那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场景,高山流水,崇山峻岭,飞鸟在天空中成群结队的飞过,耳畔边似有山泉叮咚之声传来,入眼所见,这景色美不胜收,分外妖娆,处处都透着一股出尘的气息。

    它就好像是成千上万年来无人踏足的宝地,许多珍稀花草,绝世灵药迎风招展,茁壮成长,一片郁郁葱葱,鸟语花香。

    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动物在众人的眼帘中一闪而过,奔跑中甚至还带出一串五彩缤纷的华光。

    海市蜃楼!

    杨开之前在海城曾经有幸见过一次这种美景,此刻再见,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传闻在海市蜃楼里出现的景色,都是真正存在的,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折现到千万里之外,让世人看见。

    但这一次见到的海市蜃楼与上一次看到的有些不同,因为它太真实了,真实的仿佛伸手可触,真实的仿佛它就在自己眼前。

    俞修平情绪激动,双手捧着那巨大的龟壳,仔细地查看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海市现时,才是入岛之际,怪不得遍寻无门,原来如此!”

    云霞宗的两位太上长老此刻也有些情绪激动,那老者丁甲子沉声问道:“修平,现在情况如何?”

    老妪霍香兰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俞修平不敢怠慢,面上挂着兴奋的笑容,恭声道:“回两位师叔,我想,我们已经到了隐岛所在。”

    “哪里?”霍香兰看似浑浊的双眼中闪出一抹精光。

    俞修平指着前方那海市蜃楼道:“就在那!”

    说完,又赶紧将手上的龟壳递给两位太上长老:“请两位师叔往这岛引中灌入元气,有此岛引协助,才能打开入岛之门!”

    丁甲子和霍香兰对视一眼,也没迟疑,共同接过那巨大的龟壳,然后运转元气,凶猛地朝龟壳中灌入。

    这龟壳看似普通,实则大有名堂,平日里无论别人如何试探,都感觉不到有什么异常,但此刻当丁甲子和霍香兰往内灌入元气的时候,赫然发现这龟壳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正在疯狂地吞噬他们的真元。

    短短片刻时间,两个年纪一大把的太上长老就有些摇摇欲坠,面色苍白了。

    “不好!”丁甲子惊呼一声,冲云霞宗的武者们喊道:“尔等还看什么,速来助我一臂之力!”

    云霞宗的武者们一听,连忙都奔了过去,将自身元气往龟壳内灌有了这些人的协助,丁甲子和霍香兰才稳住阵脚,不大一会,那平淡无奇的龟壳突然绽放出道道虹光,龟壳内似是响起了呢喃之声,刻在上面的路线图也宛若活了似的,流转不停。

    一个又一个武者被抽干浑身元气,疲惫不堪地撤了下来。

    只等到云霞宗这位武者轮流上去了二十多个,龟壳才仿佛饱满,那从龟壳里射出来的虹光已如明日一般耀眼。

    蓦然间,丁甲子和霍香兰同时发出惊呼,一团氤氲的光芒从龟壳上爆出,让两人不得不往后退避。

    那龟壳化为一道流光,直冲天际。

    “两位师叔!”俞修平大惊,丁甲子和霍香兰站稳脚跟,面上有些苍白,却摇手示意自己无碍。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那龟壳飞出几百丈,正好落在海市蜃楼之上,随着一道道虹光激射而出,这美轮美奂的海市蜃楼竟慢慢地崩散离析。

    随着海市蜃楼的消失,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被打破众人的视野中,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座比云霞岛还要庞大许多的岛屿。

    “隐岛!”俞修平的声音在颤抖。

    船上,云霞宗的武者们沉默片刻之后突然雀跃欢呼起来,大声叫嚷,发泄心中的兴奋。他们此次出行的目的就是寻找隐岛,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虽然路途上也经历了不少危机,却也是有惊无险。

    如今,隐岛就在眼前飞黄腾达,名扬天下,指日可待!

    不但云霞宗的武者们兴奋,那些普通人也是振奋不已。隐岛的传闻他们多少听过,可谁又能想到,在有生之年自己会亲眼见到?

    “开船!目标,隐岛!”俞修平压制着喜悦之情有条不紊地下达各种命令。

    但,还不等船上的人各就各位,一股及其不安的情绪在每个人的心中升起,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起了些波澜,船边的海水中冒出气泡,隐有沸腾之象。

    “怎么了?”有人惊慌地询问。

    丁甲子和霍香兰面色凝重神识蔓延开来,神色陡然一变,同时惊呼:“小心!”

    话音未落,大船左侧冲起一股巨浪,一只看起来象是触手般的东西突然从海下仲了出来,那只触手庞大无比,长达十几丈夹着雷霆万钧的力道直接打在大船的甲板上。

    几个躲闪不及的普通人,当场被拍成肉泥。

    伴随着一声巨响,甲板化为碎片,四下飞散。

    云霞宗的武者们在两位太上长老的率领下齐齐朝那触手打了过去,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武技和武器,漫天飞舞。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打中那触手都无法伤其分毫,甚至就连两位太上长老的手段也根本奈何不得它。

    “哗……”

    大船的另一边,又有一只触手腾空而起,狠狠地拍下,这一击打在船头上,长达二十多丈的大船,船尾处往上一翘。

    剧烈的震动让所有人都立足不稳,真元境以上的高手御使真元飞上空中,其他的武者和普通人如丧考妣,仓皇逃窜。

    “稳住,都给我稳住!”俞修平嘶声竭力地大喊,可又如何能安抚人心?

    哗哗哗……

    七八只触手同时从海下伸了出来,直接卷住大船,将大船往海底下拖去,巨力传来,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迅速下沉。

    “定是护岛妖兽!”丁甲子看到这一幕,面色骇然,这只护岛妖兽的实力超过他的想象,以他的手段根本无法应付,当下招呼一声霍香兰:“你我一同出手,看是否能将它赶跑!”

    霍香兰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还未出手,双眼便瞪圆了,冲丁甲子惊呼:“丁师兄,背后!”

    丁甲子神色错愕,只感觉到背后一股风声袭来,旋即后背被狠狠地拍了一击,整个人如遭雷噬,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似坠落的陨石朝大海中砸去。

    不等他落进海中,海下又探出一只触手,精准地将他卷起。

    丁甲子口中发出耸人听闻的惨叫声,身体内更传来咔嚓嚓骨头断裂的动静,拼命催动真元,却依然摆脱不得,张着一只手遥遥伸向霍香兰,悲戚地喊道:“兰妹救我……”

    云霞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年轻时有过一段孽缘,曾经爱的死去活来,更结为夫妻。可后来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两人再也不如以前那般亲密,私底下虽然还有来往,却不复当初的融洽。

    现在面对丁甲子的求援,霍香兰竟是一愣,旋即展开身法,头也不回地朝隐岛那边冲去。

    这妖兽能在举手投足间重创丁甲子,自然不是她能应付的!

    为保性命,霍香兰哪还敢再此停留?丁甲子她顾不上了,满船的云霞宗武者她也顾不上了,如今最重要的,只是自己活命。

    丁甲子霍霍惨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贱人!”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