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见夫人(第四更)
    ---------..

    接下来的日子,地魔在“闭关”杨开在炼化那半药篓天才地宝的药力。

    反正都是没毒的,自己的傲骨金身也是海纳百川,什么样的能量都吸收,也不担心这些不同的能量被吸收之后会产生什么冲突。

    足足十几日,价值上百万两银子的天才地宝被杨开给吃了个干净。

    有付出自然有收获,自身实力从气动三层顺利晋升至气动四层。

    来到这个云霞岛不过两个月左右,就已经接连晋升,这一趟真没白来。

    右半岛的天才地宝被已经采集的差不多绝迹,此地的邪魔之源也被地魔吞噬,杨开估计再过些日子,这右半岛就不会再象以前那样,成为云霞武者的禁地了。

    是时候离开了!

    杨开下了山头,一路朝海边走去。

    想要离开云霞岛,唯一的出路便是坐船,这也是杨开头疼的问题。自己造船肯定是不靠谱的,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便是抢夺云霞宗的船。

    但是怎么抢,抢到了之后如何摆脱,才是最大的问题。

    正在考虑一些细节的时候,杨开突然听到一些悉悉索索的动静从不远处传来,侧耳倾听,还能听到一个人粗重至极的喘气声,另外还夹杂着一个女子反抗挣扎的求饶声。

    杨开的脸色沉了下来,连忙朝那边赶去。

    等到了地方一看。果然如自己猜测的那样。云霞宗又派那些被抓来的普通人到右半岛来采摘黑玄果了。

    但就在自己眼前不远处,有一个彪壮的大汉,正骑坐在一个女子的身上,双手不停地撕扯着她的衣物,喘息如牛,嘴上还发出嗬嗬的淫笑声。

    那女子被他压在身下,挣扎不已,却始终摆脱不掉,不停地求饶,哭泣不止。

    杨开能从那个大汉身上感受到一些邪气!

    身形一闪便冲了过去。一脚卷在那大汉的腰眼上,将他踢飞了出去。那女子摆脱了大汉的纠缠,连忙从地上爬起,手抓着凌乱的衣衫。瑟瑟发抖地躲到杨开身后。

    大汉身在半空,惨呼一声,等落地之后,又急忙站了起来,目露凶光地朝杨开望来。

    他的双目是赤红的颜色,脸上一片戾气,显然快要被入体的邪魔之气吞噬心智了,恶狠狠地瞪着杨开,鼻孔中喷着一股股热气。

    “哎!”杨开叹了口气,这大汉本应是个穷苦人。可三番两次出入云霞右半岛,此刻已迷失了本性,也是因为如此,刚才杨开才没有下死手,只是踢飞了他而已。

    “臭小子,滚开!”那大汉眉宇间隐有些痛苦之色,但杨开坏他好事,他哪里肯善罢甘休?

    杨开神色淡漠地看着他,好片刻之后,大汉才嘶吼一声。状若疯牛朝杨开冲过来,脸上一片凶狠。

    “早点解脱也罢。”杨开站在原地,等大汉冲至面前,才伸出一指,点在他的胸口处。

    真阳元气灌入。瞬间便让他的心脏停止跳动,没感受到丝毫痛楚。这大汉便倒在了地上,生机断绝。

    背后传来那女子嘤嘤咽咽的哭泣,杨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转过身,正要安慰一句,可待他的眼睛扫过这个女子的面容之后,不禁震在当场,眼珠子都颤抖起来,面上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个女子,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原本应该生的端庄艳丽,这一点,从她白嫩的肌肤上就可以推断出,但是此刻,这女子的脸上,纵横交错的一道道狰狞可怖的疤痕,这些疤痕每一道都长一指左右,每一道,都从左半边脸横穿到右半边脸,淡红的血肉往外翻卷着,伤口虽然愈合,可这疤痕却永远地留在了这艳丽的容颜上,将之破坏殆尽。

    女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容貌太恐怖,一手捂着被撕开的衣领,一手遮着自己的面容,浑身颤抖,哭着道谢不已。

    一边道谢,一边怯怯地往后退去,仿佛是怕自己吓到杨开。

    杨开浑身冰凉,神色冷峻,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不……不要……”那女子挣扎起来,她以为自己刚逃离虎口,又入狼窝。她的脑袋低垂着,散乱的黑发遮挡着自己的脸,泪水一滴滴地往下滴落,口中哀求。

    杨开不为所动,探出另外一只手,缓缓地伸到女子的下巴处,将她的脑袋抬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那女子的泪水已打湿双颊,无力地仰望着杨开,面上的疤痕越显狰狞可怖。

    杨开的眼中没有**,有的只是痛心和迟疑,抬起她下巴的那只手,微微有些颤抖地拨开了她遮挡脸面的黑发,让她的面容清楚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女子闭上了眼,不知是因为自己的容貌被人看清而自卑,还是杨开的举动吓到了她,泪水淌个不停。

    杨开的瞳孔收缩了,仔细看了好半晌才失声道:“夫人?”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女子缓缓地睁开了眼帘,泪水满布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再仔细看看杨开,那一丝狐疑渐渐消失,旋即变得惊讶,欣喜。

    “你真是夫人?”杨开无法置信,在看到这女子第一眼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面善,所以才会有刚才那般看似鲁莽的举动,但现在他已可以肯定,这女子是自己见过的那个。

    女子也总算是听出杨开的声音了,脑海中闪出两个多月前那一张满布污垢的脸,颤声道:“你……你是那个小乞儿?”

    杨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这女子说出小乞儿三个字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

    这女子,竟是那位姜家的未亡人!

    知道自己是小乞儿的,除了翠儿,就只剩下眼前这位夫人和姜家的小姐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脸……”杨开有太多的疑惑,翠儿她们不是应该已经投靠了海城的苗家么?那一天分别的时候,苗化成还亲自前来相迎。两家还有婚约,姜家小姐应该已经嫁入苗家才是,眼前这位夫人也应该在苗家享清福啊。

    怎么……怎么事情发展成这样了?

    “少侠……”知道了杨开是那个曾经救过她的小乞儿之后,夫人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以头扣地,发出咚咚的声响,悲恸万分道:“请少侠为我姜家主持公道!”

    杨开眼疾手快,赶紧将她扶起,绕是如此,夫人的额头上也撞出一片血痕,可见她用力之猛。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里。”杨开搀扶着她,急匆匆往自己来时的路上走去。

    夫人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模样,她为什么又会被抓到云霞岛来,翠儿和那小姐身在何处?海城的苗家又发生了什么事?他有太多的疑问了。

    虽说这些事与他的关联不大,但怎么说当时也与姜家的遗孀共处过几日,与翠儿更是相谈甚欢,这丫鬟有些零食也会拿来与他分享,更俏皮妩媚,好心人应该有好报才是。

    带着夫人急匆匆走了许久,两人才来到附近一座小山头上,这里已经算是云霞右半岛的深处了,普通人根本没法抵达这里。

    两人寻了个地方坐下,本已绝望的夫人再一次奇迹般地碰到杨开,心情激动之下竟一直哽咽不停。

    杨开没安慰她,也没打断她,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知道,不但自己有很疑问,夫人肯定也有很多事要告诉自己。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夫人才渐渐停止哽咽,头发依然遮挡自己可怖的面容,抱着身子瑟瑟发抖。

    杨开脱下自己的外衣,替她披上。

    “谢谢!”纵然身陷囹圄,夫人也显现出良好的教养。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夫人的双眸中陷入回忆的神采,声音低沉,叙述着与杨开分别之后,在她们主仆三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声音低沉。

    “我与环儿和翠儿,跟着苗化成去了苗家。最开始的几日,苗化成待我们还算不错,但当我与他谈及环儿的婚事之时,他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阻三推四。我有些疑虑,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又过了些日子,我再与他说起这事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了下来,但却说,他儿子身份尊贵,我家环儿与之不配,想要嫁入苗家也可以,但只能当个小妾。我当时很愤怒,却也没发作。”

    “第二日,我招呼环儿和翠儿收拾东西,想要离开苗家。我们孤儿寡母,千里迢迢跑到海城来,历尽千辛万苦,可不是为了给他苗家当小妾的。更何况,这是老爷生前与苗化成定下的亲事,他又怎能违信背义,出尔反尔?”

    “但是,还没等我们走出苗家,苗化成便翻了脸,将我们主仆三人关押起来。”说到这里,夫人脸上划过一丝恐惧的神色,显然当时的变故把她吓得不轻。

    语气哽咽,神色凄楚道:“我自是不知苗化成为何会变成这样,一番询问之下,这才知道,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指使的。老爷的死,也是他买通了通州的那些人,将老爷击杀,随后传信与我,叫我带环儿来海城完婚,可笑我竟毫不知情,带着环儿踏入狼窝虎穴。”

    “他为什么这么做?你家老爷与苗化成不是至交好友么?”杨开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那一日与夫人他们分别的时候,杨开也见过苗化成,他当时悲恸的语气和神色并不象是装出来的。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