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变故
    恩,停电了,你们懂的而且据小莫亲自下楼去找那位电工打探来的可靠消息,明早还要停电一上午我尽量弄自动,若明早没,肯定是qd的问题

    另外关于黑书,很多人在问,我只能说该出现的时候会出现的

    *****************

    这些武者身负守护之责,不可能如此掉以轻心

    那唯一剩下的解释便是被人下了迷药,身不由己

    想起之前吃晚饭时那中年人对自己的态度和刹那间神色的放松,杨开隐隐有些明白了

    自己在他眼中,不过是个普通的小乞儿而晚上的饭菜肯定是被下了药的,如果自己与那些人一样将饭菜吃下肚子,肯定不用片刻就会被迷倒,毕竟普通人的抵抗力不可能有武者那么强大

    一旦自己倒下,势必会引起人的怀疑

    虽然事实不是这样,但这绝对就是中年人的担忧,所以他才会凶神恶煞地威胁自己,不让自己吃晚饭,当自己转身离开之后,他也放下了心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那中年人图什么?钱财还是美色,又或者是其他?

    杨开希望自己的推测是错的,这家小姐心地善良,翠儿待自己也不错,好人总该有好报

    可当他悄悄地朝武者聚集那边打量过去之后,心中不禁一凉

    摇曳的篝火旁几个身影鬼鬼祟祟地爬了起来然后缓缓抽出自己腰间的刀剑,对着这些日子与他们同吃同住,此刻昏迷不醒的同伴颈脖处一划

    轻微的响动传来,有鲜血飞溅

    无声无息地,便有几条性命魂归地府

    杨开没敢动,虽然已经晋升了气动境,但这些贼子人数不少,而且那中年人也是个真元境的高手,轻举妄动只会让自己丢掉性命

    何况,他也不知道这群贼子还有没有人隐藏在人群中

    吴老是不是他们一伙的呢?如果是以吴老的本事,那所有人都注定在劫难逃

    眯眼朝吴老所在的那辆马车上打量过去,杨开心头不禁一松,旋即又紧张起来

    因为他看到那个中年人此刻正阴冷而警惕地朝吴老摸去脚下无声,一身气息收敛到了极致,手上的长剑侧在身旁,月黑之天,无丝毫反光

    吴老不是他们的人但此刻生命也一样受到了威胁

    杨开心思急转,悄悄地伸手在地上摸出一粒小石子,扣在指尖,猛地弹了出去

    本想弹中吴老,看是否能将他打醒,但杨开不敢动用太多的元气暴露自己这一下竟是弹偏了,也是误打误撞,石子弹中了中年人的长剑

    “铿……”地一声,清脆的剑鸣传出,在这杀人夺命,静谧无比的夜间显得无比突兀

    中年人显然没想到会有如此变化,声音响起的瞬间,他神色骤然一冷,再也不迟疑,长剑一抖便朝吴老刺去

    就在这危机关头吴老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几乎是本能地一偏身子

    一蓬血花乍现,吴老的肩头被洞穿,疼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手上的马鞭甩出一声清脆的炸响当头朝中年人罩去,口上怒喝:“张定你在作甚”

    张定不答,抽回长剑,面色冷峻,与吴老战做一团

    杨开悄悄地打量四周,发现那些熟睡的武者此刻都已经被惊醒,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看样子中年人张定给他们下药的时候也是小心谨慎,不敢下太明显的致命毒药或者药效太猛的迷药

    毕竟这种药,药效猛,味道也大,很容易被人识破

    不过他这种小心,却在那一声剑鸣传出之后被坏了全盘计划

    若非那一声剑鸣,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被张定和他的几个手下无声无息地杀死

    那些熟睡的武者被惊醒之后,皆都茫然四顾,有些摸不清头脑

    不多时,惊呼声传来:“孙坚铭死了谁干的?”

    话还未落音,这人便感觉胸口处一凉,低头看去,只见一柄剑尖透体而过

    “刁宏,你在做什么?”

    吼叫声中夹着不可置信的质问

    这种情况下,最怕的便是被信任的同伴在背后捅刀子,这群武者刚醒来没一会,便被张定的几个手下麻利地解决好几人直到此刻,他们才反应过来,嘶吼一声,夹着无与伦比的愤怒与他们打了起来

    战场分做两团,一团是杂兵们的混战,一团是张定和吴老的单挑,打的是不可开交,咒骂,愤怒和质问声不绝于耳

    杨开此刻正趁着夜色,悄悄地朝第三辆马车中摸过去

    他本来是想跑的,这也是最稳妥安全的办法但是想起翠儿这几日对自己的照顾,杨开于心难安

    马车内的三个女人显然也被外面的动静惊醒了,杨开摸到这里的时候,正听到翠儿有些不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大半夜的吵什么呀”

    随即便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杨开也没耽搁,将车帘一掀,便直接闪了进去

    “谁啊”翠儿大惊失色,扬起两只粉拳,劈头盖脸地就朝杨开打了过来

    “别打,是我”杨开拿捏住翠儿的两只手,用力地攥着

    “小乞儿?”翠儿总算是听出杨开的声音,旋即又咬牙道:“你这登徒子,滚下去”

    一边说,一边拿脚朝杨开踹来车房内,夫人和小姐也被杨开吓得不轻,瑟瑟发抖,如寒冬中的鹌鹑

    “闭嘴”杨开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摁倒在车板上

    正欲说话又猛地咽了一口口水

    近在咫尺,杨开分明看到翠儿此刻就只穿了一件贴身小内衣,外面的衣衫还没来得及整理,春光无限

    “张定反了你们自己听”杨开赶紧说道

    这话是对车房内三个女人说的,毕竟深半夜自己冲进来,确实有些唐突,总要解释下缘由抬眼朝夫人和小姐望去,杨开又赶紧撇开目光

    他发现这三个女子还真是大胆,晚上在车房内睡觉的时候竟都只脱的只剩下内衣那小姐还好一些,夫人身上的衣物比起翠儿还要少许多虽然光线昏暗和杨开现在的目力也非同寻常,该看的不该看的,全看到了

    车内的三女一愣,仔细听去果然听到吴老训斥怒骂张定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张定阴冷的笑声

    “怎么会这样?”翠儿呆了

    夫人和小姐此刻拿着被褥挡在自己身前,面色有些惨白

    “你们先把衣服穿好,我带你们离开这里”杨开咬了咬牙,他不知道吴老和那些武者还能支持多久,也不知道这一场战斗谁会笑到最后,但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车房内

    杨开的镇定稍微感染了一下三女,听到他的话,她们才想起此刻应该如何做

    夫人面色有些红,颤声道:“小乞儿你能不能先下去,待我们穿好……”

    杨开扭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耐道:“夫人,你若还想活命,此刻就别顾虑太多,我现在下去只会暴露行踪”

    听他如此说,夫人才微微点头

    三女赶紧在车房内穿起衣物,虽然杨开背对着她们,可夫人和小姐也依然面色通红母女两人在一个男人面前穿衣服,这事她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形势所逼,也只能按捺心中的羞赧了

    翠儿倒是好些,她本就比较放得开,与杨开也熟悉,不多时便已穿戴整齐又去帮夫人和小姐的忙

    不大一会功夫,三女便已穿好衣物

    “我们赶紧逃”翠儿声音有些颤抖

    杨开正欲掀开车帘动作又是一顿,面色阴沉:“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吴老的惨叫声传来,几息功夫之后,外面战斗的动静也渐渐停歇

    吴老和那些守护的武者,显然已经失败了中了迷药,吴老那些人根本发挥不出全力,张定和他的手下又偷袭在先,纵然人数比较少,也占尽优势

    “咳咳,老不死的”外面传来一声虚弱的轻咳,正是中年人张定的声音,与吴老一战,显然他也受创不浅

    这咳声,让杨开看到了一丝活命的希望

    “怎么办怎么办?”翠儿紧紧地抓着杨开,带着哭腔问道,夫人和小姐也眼巴巴地朝他望来

    此时此刻,这个被三女认定为小乞儿的少年,倒成了救命的稻草

    “都别慌,夫人你拿话套他,我找机会出手”杨开轻声道,深吸一口气,屏住自己的呼吸,压制心跳

    夫人到底是夫人,虽面临险境,面色苍白,听到杨开的话也依然点了点头,不象翠儿和小姐那般已经乱了阵脚

    沙沙的脚步声从外面接近过来,杨开仔细聆听,推断出这些人还剩下五个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翠儿靠的杨开越发近了许多,娇柔的身子瑟瑟发抖,在这漆黑的夜晚,接近的脚步声就如索命的厉鬼,让人心头恐慌

    脚步声终是停在了车房之外

    张定又咳了一声,声音虚弱道:“夫人,小姐,请下车”

    夫人重重地吸了一口气,颤声道:“张定,我家老爷生前待你如亲兄弟,你为何要这么做?”

    可以听得出来,夫人的质问痛心疾首,显然没想到张定会如此决绝

    外面沉默了许久,好半晌张定才道:“夫人见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爷已去,却留下这偌大家产,夫人和小姐手无缚鸡之力,如何守得住?”

    “只是为财?”夫人惨笑,又质问道:“其他人呢?也是这么想的么?”

    张定道:“不错”

    夫人苦笑不迭:“既如此,你们便拿了财物自去张定,你若还念些旧情,就请放过我母女二人我二人只求今日能活命,别无他想”

    夫人这般说,显然也是没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杨开身上,虽然他表现的很镇定,但在夫人眼中,他就只是个小乞儿,如何能抵挡实力高强的张定?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